我是美国人,我在中国教论语
gezhong2022-09-20  91



我是美国人,我在中国教论语

彭寒在澳大利亚待过一段时间,所以他的英文非常好,有的时候聊起来,他会给大家秀一下澳大利亚口音。

美国黑人口音。

但实际上国际交流是一个双向的事情,您可能没有注意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可以说中国的方言。

比如说陕西关中话,大家好,我是蹦蹦啊。我是美国人,饿死了。在北京人没打算写中国的哲学,这位说关中话的就是我们今天的故事。主人公。

本集名gm中文名笨笨,他今年29岁,是美国芝加哥人,现在在北京读博士那口关中话,是他几年前在西安读硕士的时候顺便学的笨笨。这个中文名是他刚到中国的时候起的。

因为我英文名字叫班,就是bmi本级m那个班。

后来我问一个中国朋友,这个笨子韩语里边啥意思,他就说有好几个意思啊,当时没有概念本,本来的本人愿意一般吧。

说什么奔跑的奔,他也没意思。他说这个奔蛋的奔我说,哦,这个奔还可以。 我说,我能不能叫这个名字就叫笨。他说不行,你要叫这个名字,必须得再加一个。

还是好,那你就可以就叫这个笨笨就行,然后一直就是用这个名字,然后大家都开始叫我笨笨。

一直到现在,我在中国读硕士,我硕士毕业证上就写了笨笨这两个字挺好玩的。我无所谓,就是一个名字。

我是一个一点儿都不爱学习的人,从小到大,好像就没有把一本完整的英语书看完了,从来没有高中,也从来没有每次有考试那些书我都不看我就是听课,然后自己想象基本书应该讲的什么内容。

我们高中就是这样,从来没有真正的学习过。这,这是真的,就是我爸爸是歌手,我妈妈是舞蹈老师,爸妈就说,你必须得过去参加合强团左页,可以不写书可以不看。

但是不能不参加这些小活动。

这也就是几乎都没怎么学习,然后一直都不喜欢学外语的就没有这些概念,就知道在美国大家都是在说英语的。

我说到中国来以后才开始学习上大学之前笨笨对中国的认知,仅仅来源于电视里的古装片,中文对他来说是全人陌生的语言。

直到大学二年级,他在社团里认识了一群中国留学生,出于好奇,才跟着他们开始学习论第一句中文,妈呀,我说,这第一句汉语肯定是仁者生规。

对我很喜欢忍者生规,然后还有一个举例好运。

因为这是美国口头强。有一个google,这个口头强,有汉语说这句话,然后举例好运,还有一个晚安,然后你好好像是后来然后三角游泳裤,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些。

这大概是这些我喜欢的东西。我先问这些,怎么说中国就是耳濡目染,或者潜移默化,就是一直在听别人说,然后就说,哦,你怎么说我也就怎么说。

然后有一个中国朋友说,你应该去中国,到中国去找我吗?是行,那怎么办?他说你去申请到中国去留学。

然后我就去申请了,然后我一申请就申请下了,因为没人没人生前。

因为我们学校,当时北坡大学和莎士亚有这个合作关系,然后就能来相识的,然后这些都想知道来了。

妈呀,我刚到中国来的时候,就是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也没有去过国。我也不知道国外是什么样子,更不知道亚洲是什么样子的。

然后那个房言我根本听不懂,一点儿概念都没有。 我在美国学了一句,你在做什么呢,挖点儿玉堆。

你在做什么。

然后到中午我就一次都没有听到我一到想气,或者说你在做什么。然后他说,啥?

啥意思啊,是你在做什么啊,你想说你弄砸你啊。他说,哦,不是我的,我想去,你在做什么呢?你浓三年什么意思啊?我学的就是你在做什么,从来没听过一个什么你农杀你,你干啥呢?

那我说,我这个根本不是我学的那些普通话,那些普通话去哪儿了?有人说吗啊,太多,那就是刚开始方言也是中国条件,也是吃的呀,喝的呀,全都喝的热水呀,谁喝热水,我们外国全都是冰雪。

一开始我真的不知道咋吃,后来找到一个包子店,是天天吃包子。

耳朵是那种素包子,你不敢吃别的东西,洗澡就不要说了,要去澡堂,然后就干嘛呀,刚开始去澡堂,然后就干,然后大概是这样,西藏。

嗯,都在一块儿洗,挺不错的,我们外国就就没有这种情况。

然后那时候就是刚开始,真的很难受,就一点都不适应,很多听不懂也一点儿都不了解。然后有一两次就是我想回去。

也有一次我就特别难受,然后就坐在那哭,然后我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没有人。

突然我也不知道十来个阿姨可叔叔就出来了。哎,你看了要楼外,你看啊,这边一样诶,不加去。

他好像是一个怪兽,我不知道那个是个人。哦,太好在洋人在那哎,你过来看看,然后说啊,我妈真的找不到就没有人的地方,就是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 但是这是慢慢的,慢慢的就适应了。大概可能到第三个月,第四个月就慢慢的有理解哦,我们是在中国,我们要过中国的日子,这个不是美国。

就是你要完全变成一个中国人。

你要知识跟穷苦人基本上是一模一样,你才能舒服的在这边儿生活,然后就在那儿想了一个学期,我是跟您很多,就是学了两年三年的汉语的人在一块儿上课。

他们水平还比较高,我是刚开始的,所以刚开始就非常认真的,每天都在看书,每天都在背很多很多大字。我第一次见到汉字,我就感觉诶这个是不是我自己的语言,这个事情很奇葩,就是真的很奇怪,就是感觉诶,这些汉字感觉在哪儿见过,让我一开始学汉族特别感兴趣的时候。

很快就能记住就看一眼,但是我就不知道为什么,然后我就是我想知道这汉字怎么来的,然后是怎么学,然后问了一个中国朋友,就你必须得研究甲骨文?

我也感觉很奇怪,我第一次看加工感觉特别很熟悉的感觉,真的是感觉我在哪儿见过这些这个很奇怪的,这个也是为什么我现在才能读中国哲学,因为我看到第一次我这个人诶,这些图片非常不错。

一看就感觉很很熟悉,很亲切的一种感觉,就跟雅这这种文字是可能是我自己,因为我我是比较讨厌英语,从小到大英语没学好。

这样子也不会拼,然后也没有看过书,然后一看到这些中国的汉字都跟哎,这写东西就是突然有那种鬼抒感。

所以后来我买了一个什么甲骨文字典那些各种记载,然后天天看看了一两年,然后开始读硕士。

我的专业就是古文字学。

专门研究汉字,那你能看懂家国,你能看懂金文,你就了解古代人的那种思想。

后来我们就开了一些课,我硕士的第一个学期开的一本课叫十三经。导读就是把所有儒家经典都要学一遍。

这是因为我是从小到大就没有街区过这些哲学。

但是我思考了很多,从小到大思考了特别多,然后后来就发现诶中国的这些思想,跟我小的时候,这些思想特别像,像论语轮儿有一句话,丧人心。彼有我实言。

知其向之而从之,岂不向之而改之。

像这句话,我一看,看了第一眼,我跟哎,这句话很有意思的,我们讲大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你给你的父母,你长大以后就是他,也有很多东西可以教你,但是我们也可以教他很多人,我父母做的不对。

我就改变。我父母觉得对了,我就向他学习,然后庄子也是。这是庄子里边第一句话,他说很奇怪,我是裤子睡觉特别难受的睡觉。

但是做的梦特别开心,然后起来的时候,这个诶很开心呢。 只是这种现实和梦界里边的一些庄子写的,我也在看这些话之前就自己已经想过这些事情。

我永远都是最积怨的一个人。

就是我们老师给我们就是这个。今天我上的课是尚书哦,本本您来丢一段,然后给我们翻译一下那些中国学生会翻译的特别正式,然后遇到我,我就说,哦,这个谁,这个叫雨顺嘛。

有一句话叫什么柔远能耳。我说,哦,他的这个意思就是他要让这个各个国家各个部落就好好玩儿在一起,还要开一些圈儿里还要嗨起来呀。什么什么那老师。

那古代好像没有,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变形也可以,我就反正我是怎么反应的。 言二的时候,我把论语翻译了,就是把论语这本书就翻译成美国的礼语。

按照我自己的思想去给他们讲,到底什么叫仁不治而不允,不以君子乎。然后我就说,仁不治,就是没有人知道我干嘛了,没有人知道我帮助了多少人,我对多少人好,我也不会去难受,也不会去生气。

这个不是一个君子的行为吗?

让我他们说,那你研究的君子是什么?

我说哪知是美国的那种蜘蛛侠,蝙蝠侠,仁者深闺,这些人为什么呢,因为住了他们,没有人知道蜘蛛侠是谁,没人知道超人是谁,没人知道仁者神龟的存在,但是他们每天帮助多少人,每天救多少人的命就是这种概念。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产品会不会去生气,会不会去难受不会?

所以这个就是君子的那种精神。

严三的时候,他们那个汉学院过来嚼我说你要不要开一个课程,这时你现在不是对国学特别感兴趣的,你也认识一些做国学,你也不要开一个课程。然后我说,好啊,那他他们,他们问你要讲什么内容,说我就先去说文解字。

然后是论语大学,中庸,孟子,然后就讲的这些,然后大概就是可能七次七八次,然后给中国学生讲,然后就是后来很多人知道,然后就开始做很多讲座,到处都做好玩的好玩的讲座。因为我想让中国人知道外国文化是什么样,美国文化是什么样子的。

我也想通过中国的文化去让他们理解外国文化就是严点。三就是这个就回美国了。

回美国一年,然后就想了,我要么是回来读博士,要么是在美国找工作。

然后我在那一年就是在美国大学北佛罗里达大学,我毕业的那些学校给他们讲了一年的国学给美国学生,每个星期就大概也是八九字给美国学生。我当时我爸爸妈妈也过来了,我侄子也过来了,很多朋友都过来听,他们是没有感觉,他们觉得我们这个孩子从小不好好学习,他是个傻子,怎么可能对中国感情,怎么可能会学汉语。 然后突然就有一天我回家,他说,哎,爸妈,我会说汉语了,他说啥不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现在在学什么。我要想用英语给他们解释,这根本不懂。

去年也去听我的讲座,也干点还行,但是有点难懂。 回美国待了一年之后,机缘巧合之下,奔门认识了几个国学圈儿的老师。

通过他们的推荐,他再次申请到中国来,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攻读中国哲学专业的不是穴位。

我们这个今年人大就教了两个外国博士,一个是我,一个是马来西亚来的一个比丘尼。

这是一个尼姑除嫁人,然后我每天跟他在一块儿。

我们这个学期第一天上课,你知道吗,就是我坐在最后面,我后面儿一个法师男法师,我旁边儿是我那女法师。

我右边儿就是一个法师。然后我们老师就说了一个,我老师就说,哎,我们班里边儿好像就是不是也有几位法师了,然后就看他们几个,然后我也合奖了。然后他说,你,你也是法师也是,也可以是。

无所谓欧美托福,欧美,托福。

然后最有意思的是,我跟中国的牧师,中国的神父,他们在给我讲一些基督教,所以这个基督教还挺有意思的。但是我们后来就发现了,是你们作为中国人,有给我讲几度教,然后我现在作为一个美国人,有给你们加五十家思想,我们是不是电导的,他说世界现在就是这种多元文化的,现在就是多元的。现在就是讲。

我已经十年就基本上都没有看过英语,也没有看过英语书,全都是汉语,全部都是汉字,因为我就很喜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奇怪,但是这是这样,我们采访快结束的时候笨笨提到。

他第二天要去见一位研究中国礼仪的清华教授,几天前,他还跟着几位道士朋友去了趟白云观。

他觉得在中国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奇妙,不断有新的事儿在发生,退回到十年前,他万万也不会想到。

将来有一天,自己会穿着皱巴巴的道袍,念着知乎折页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如鱼得水,这是命运,是缘分,也是属于他的道法。自然,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另外还有感谢听众鹏鹏的引荐,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的话,请帮我们随手转发一下。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9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