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当陪审员:一个隐藏双重国籍的特工
gezhong2022-09-21  88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一个隐藏双重国籍的特工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有一部电影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可能很多人都看过他的名字叫十二怒汉,讲的是美国的一个案件审理过程当中十二个陪审员讨论和裁判的过程。

我觉得英美法系当中的这个陪审团制度特别有意思,你想啊,从普通老百姓中抽出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的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和性格脾气可能截然不同。

但他们却必须要围坐在一张桌子面前激烈的辩论,克服自己的偏见。

最后达成一致的意见去决定一个陌生人是否有罪,很少有场合会让你体验这样的碰撞。

今天故事讲述者因为特别喜欢足球,所以它的外号就叫球迷。

球迷很早就移民美国了,那在2014年的春天,他收到了一封信,要他作为候选陪审员出庭。 我今年45岁了,我是2001年啊。技术移民到美国,这些年基本上一直是在华盛顿特区附近工作,因为美国的正式的通知基本上都是通过信件的形式的,特别是从政府来的。

他不会打电话或者是什么电子邮件这种形式的,那么实际上我们那天是邀请了六十位陪审员的候选。

那天去的时候其实心情还挺矛盾的,因为那个当天下午还有一场世界杯的1/4决赛,那是2014年的世界杯。然后再想我要再选中了,我就就看不成球儿了嘛。 但是去了以后,法官大致就先宣读了一下说这个案件的基本情况。然后我一听,我就觉得这个挺兴奋的,因为这个很像是一个间谍案。

他这个描述就是说,美国政府现在起诉一个美国的高级特工,因为你要做高级特工接触国家的高级机密的话。

你是要通过像中国说叫正审十七年的特工生涯中,他一直隐瞒了他具有外国国籍,并且在这些情节被发现之后,还有利用特工特权来妨碍司法公正。

那我一听这个描述就感觉很有趣,而且加上我也没有陪审团的这种经历,确实很希望能够参与这个过程。按照美国的制度,这个做陪审团是公民的一个义务吧。 那像我们公司是每个人一年,他是有几天的时间,就是说你做陪审员正常的,拿工资就像休假一样,而且不占用你的假期。

各个州的规定也不同,我们当时是收批成员,是每天有四十美金的补贴。

当陪审员呢,是一次难得的体验不当呢,就有时间看世界杯了,那是我私有想球迷,最后决定还是听天由命算了。

因为陪审团最后是从这六十个候选人中选出十二个人,自己能不能被选中还不一定呢,进入了这个陪审员的这个领选阶段呢,东方的律师都可以无理由的排除一些陪审员不需要告诉说为什么就让这个人出球,就不要这个人就会下来一批,那我就是第二批上去,我不是第一批被选中的那么第一批十二个人。

其中最后呃,有好几个都被排除出的都是很明显的是。

传统的美国白人换上去的几个很明显都是移民,因为这个被告是一个有双重国籍的人,你是一个移民,你就更能理解他这个想拥有两本儿浮躁的心情。

最后双方拍板说这一批人看着就双方都同意了,那双方都签字,最后就是认可这十二个人实际上是十四个人。

因为这个案子是十二个陪审员和两个后补陪审员,我们十二个人里边有十一个人,本人或者是直系亲属,是第一代移民。

选完了当天马上就开始了,那法官就开始传唤证人,在美国基本上想做的联邦这一级的法官年龄都是比较大的了。这个法官看上去至少也得有五十多岁吧。 很威严,看上去呃,很睿智的样子。

这个案子一共传唤了十八个证人,其中只有少数几个被告的一个表外生。 被告的妈妈,还有一个智利政府的工作人员,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是特工或者是前特工,而且他们基本上是从世界各地或者美国各地赶来的。

仅仅是出庭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肯定是要由政府出钱的。

这个当时一个很明显的很深的体会,就觉得这个,这是美国政府在控告一个美国政府内的特工。

却需要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

庭审之前接受了一些这个陪审员的一些基本的培训吧。 我们被告知,在整个进行呃庭审的过程当中。

我们不要去思考,被告有罪还是无罪,你就听就好了。

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人一旦有了一个观念之后,听任何其他的证据,哪怕是明明是和你的关键截然相反的证据,你也会把它理解成。

是支持你的观念的证据,这个叫做确认偏误吧。

我们必须要达成一致,才能决定这个被告是有罪还是无罪。 嗯,你只有十二个人都同意他有罪,他才有罪。然后十二个人都同意他无罪才无罪。

被告是生于1970年,所以当时就是44岁,非常壮。光头一看着就是在街头混的人。 这个美国司法制度的这个设计给了店方很大的主动权。

他的一个设计初衷,就是说避免政府去迫害一个公民店方的很多的关键的辩护。

都是放在最后一天的最后的时间,所以在之前,控方和我们是不知道辩方要具体做什么辩护的。

在辩方没有做任何辩护之前,控方可以说把他们能打的牌都打出来了。

当时在我们看来,控方的证据实在是太充分,太缺做了,你就根本看不到辩方有能做无罪辩护的可能性。 首先,美国政府在发现这个被告可能有双重国籍之后,他们就取得了搜查令,然后突袭了被告的家,从他家家里边搜走了很多的证据。

包括他从出生起,一直到现在,四十多岁当中呢,很多份,他的自立护照和自立身份证,其中最近的一次是2007年,而且那个身份证是他本人亲自回到治理到了治理的。这个政府机关亲自填了表,按了指纹申请了这个治理身份证。

还有一份关键的证据是在他的儿子2009年出生之后。

他本人亲自于自立驻美国大使馆联系,为了给他的儿子办理资历护照,而且他还给这个自律大使馆发了电子邮件。

申请了他儿子的智力护照,附上了本人的护照复印件。

被告本人也承认这个电子邮件是他发的,护照的复印件也是他发的。

但是在他作为特工的长达十七年的时间里面,所有的面试和问卷里边,他都明确否认了。

他曾经拥有过其他国家的护照或者国籍,在这个政审当中撒谎,这个本身就是刑事重罪,可以判最高五年入狱。

现在政府控告他了,就是这个罪名有意的,在政府的政审当中隐瞒了真实的情况,做了虚假的陈述。

按照空方做的人色呢,就是说这个人他一贯就藐视规则,那么其中就有这么几个例子。 被告曾经在哥伦比亚工作过一段时间,他的工作是。

保卫哥伦比亚大死的安全,他们坐飞机的时候是不允许带枪上飞机的。

他那个枪要交给航空公司到了目的地之后,航空公司再把这个枪还给你。

但是这个被告就把他的枪放在自己的行李里边,他特意把弹匣拆下来,然后把淡霞塞到了那个大死夫人的包里边。 但是大使夫人并不知道这个事情,大使夫人就把自己的行李托运了。

结果人家机场通过x光发现了这个包,里面有弹夹,结果就把大使夫人从飞机上又给。

降下来了,所以造成了一些混乱。

当然,这个事情最后很顺利就解决了。但是说因为这件事情,大使夫人和被告的上司对被告是非常愤怒,而且后来要好像被告和他在哥伦比亚的这个顶头上市的关系是很差的。这个很多证人是有所描述,说他们他们两个私人关系非常糟糕。

类似的还有一个例子,因为政府有点怀疑他有。

呃,双重国籍之后,政府当时呃,没有开除他,而是暂时给他停职,就相当于说他所有作为特工的特权都被暂停了。

在那个时间,它不是已经不是一个特工了。

被告这个时候有一天回家,是不是突然间发现他在家,这政府收查了吗?而且在家里面留下了书茶令书,茶令上面有签名。

他就非常气愤,但是当时他已经不是一个特工了。按理说,他也没有权利去调查这个事情,但是他就打电话给他一个多年前一起工作的一个同事。

因为那个同事并不了解他的境况,他就假装说自己是在外边啊,说是上网不方便说你能不能帮我在系统里面查一个人,这个按照规定是违反程序的。

他那同事觉得不妥,但是也不好意思拒绝。

最后,好吧,我给你查一下这个。按照他的这个所有的名字和信息输入之后,结果一跳出来,马上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个人的身份,他们就写的是特工。 九天的同事马上就把屏幕关掉了。

因为在未经授权去查看特工的数据,这本身就是一个很严重的违规。

所以同事马上就把评估过程说,这这个任务我不能给你查啊。他说,那他没关系,没关系。那个又随便聊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就没想到挂了一会儿,他又打过来了,说,刚才你说你不能给我查是吧?

是不是因为那个人是特工啊。要不你不用查他,你给我查一下他爸爸吧。

结果他这个同事断然拒绝,并且挂了电话之后,马上就打电话给他的上级汇报了这起事件,这也是一定程度上。呃,政府后来控告他,妨碍司法公正的一个。

起因我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每一个陪审员大家好像心照不宣的是比较注意隐私的。

所以在这四天当中,虽然大家有很多时间在陪审员的房间里边,大家也也聊了挺多,但是很少涉及个人信息,但是你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些不同的陪审员的个性和性格。

比如说当时说话最多的两个人,一个,我们大伙儿就管它叫法内改。

他说话特别多,而且也挺风趣的,经常逗着大家哈哈笑。这是一个韩国移民,他其实是幼年就来美国了,相当于是说第二代吧。有一个小女生大概看看一句大学刚毕业的样子。

长得也很漂亮,说话非常多,叫叽叽喳喳的不停叫艾米丽。 在一个当时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二代移民,他是在美国出生的。

嗯,它的名字叫做usm,这个它可能是一个巴基斯坦名字。但是从英文来看,就正好就是美国人,美国男人。

可能因为他们这个宣传的原因,他们就对中国人印象特别好还是什么。 总而言之,他第一天起就对我。

特别亲近就经常和我聊天儿。还有一个影响比较深的原因,因为它是一个穆斯林,当时正在摘月,因为他摘月期间他白天不能吃饭。

加上这个三月七年有很多很复杂的宗教意思,他每天晚上只是当时只睡两到四个小时,所以他每天白天都困得不行,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因为他就算曾子眼睛,我们也怀疑他在睡觉,那种感觉总是一个疲惫不堪的样子。 最后一天才算是进入电方的这个辩论阶段。

便方的几个关键的证人。当然,一个是被告啊,一个是被告的母亲,一个是被告的一个表外送政府。对他的这个控告呢,就是他在政审当中隐瞒了真实的情况。

但是我们明显听得出来,政府在调查的过程当中。

显然是考虑到它是间谍的可能性的,是花了很多的精力去找这些证据的。

但是显然政府没有找到什么有利的证据。

辩方使花了一定的努力来试图让陪审员相信,被告首先显然不是一个间谍,因为这个对陪审员对被告的这个同情会有很大的影响。 政府怀疑他可能是个间谍,是有很明显的原因的。

比如说被告和他的妻子结婚的时候,他的妻子是个俄罗斯人,是一个俄罗斯裔的美国移民。

但这个事情政府是知道的,但是毕竟俄罗斯这个背景还是?

比较敏感的在美国,是吧。另外一个,虽然他是有自立护照和自立国籍,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巴勒斯坦意的一名。他的母亲的爷爷是在192几年从巴勒斯坦移民治理他的家族。不管在巴勒斯坦还是在智利。

在政界和商界都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家的有着非常多的财富,所以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边都一直在进行着财产的分割。

而且被告在近期就一次性从智利有十万多美金的资金进账,据称是曾祖父的一部分遗产分割他的所得。

而且被告的一个表哥在自立是自立这个国家的司法部长,被告的这个表外省出庭的这个关键证人,在智利排名第一的大学做法学教授出庭的时候才28岁。

我怀疑北大可能从来没有过28岁的法学教授,这个很很可能下一任自律司法部长了,很明显会去调查它是间谍的这个可能性的一些因素吧?

那我就讲一下辩方的这个辩护逻辑吧,因为控方的这个证据太充分了,那他的辩护的逻辑就是这样说,被告从小就有自立的护葬,但是那都是他妈给他办的。他小的时候也不知道他长大了以后也不知道,他就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子女护照零七年的这个关键的自立身份证,他是回国,是为了处理这个曾祖父的这个遗产分割问题,所以他填在所有这些表啊,他都没有仔细读,他就以为就是又一张表又一张表,而且甜太多表了。

他也不知道他是申请资历2/3,一直到他的儿子2009年出生以后呢,因为他想给他儿子办理自立国籍,因为这样方便他儿子也参与到这个遗产风格里面。他说,哎呀,这个我儿子要申请自立国籍,那我没有自立国籍,我怎么申请啊。

呃,这时候他亲自才告诉他说,你其实你有智力,过去你有你有智力护照。 虽然当时资历会倒没给他说,给了他一个复印件。

他就把这个复印件发给资历大使馆了,然后就忘了说,怎么就这么巧。

这一年我妈回国,把我的一些所有的材料都给我带回来了,我在刚收下来,结果你们就来我们家收查,把材料都拿走了。 可以说,几个为被告说话的证人所共同努力的一个目标,就是让我们相信被告这个人就是出资大业。

这个事情不拘小节,所以他们就总是重复一个关键词,叫做程老培和克尔雷斯。

就是说懒散的和这个不小心的就是想证明说这个被告不是有意隐瞒这些信息,它就是有点太神经大条了。

我真的是一个很深的体会,说他不愧是做一个高级特工的,因为在我眼里,他简直就是一个影帝级别的这种表演者。

因为我们看了他很多的视频,比如说他当年进行面试的视频,在整个过程当中,他的表现给我的感觉很明显是很有脾气的。

很狡猾的,而且很傲慢的,但是在法庭上的形象就完全不一样。

参加法庭上的给人感觉就是一个特别纯真的人回忆起过去美好的时光的时候,洋溢在脸上的那个那个幸福的表情,你就感觉好像进入了他当时的那个那个心境。 他回忆了那一天去申请他的一个自理身份证的那一天。

那一天有多么美好。他们全家人团聚那天还有一个很盛大的晚会,他这个表外生,你想一个28岁的法学教授。

虽然只有28岁,但是那种风度啊,那种成熟啊。他就说,我对这个表外上也是很崇拜的。

他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是不怀疑的。

当时他让我填表就填表他,让我签字就签字,他让按指纹我就按指纹我,我就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因为是由他负责安排我这次的行程,他也没告诉我具体在干什么。

如果你把它想象成他在演一部电影一样,就是他这个整个的表演的过程当中没有任何的瑕疵。

没有任何的感情上的啊,思控那么仅有的一次,他有一次痛哭失声,嚎啕大哭的这么一个场景。当时是律师问他一个问题,说,啊,你的大儿子是哪年出生的?

他就做出一个很认真的那个表情,这个眼睛身上看就是在回忆。

2009年,2010年表现出他确实是一个很神经大条的人。你问他儿子哪年出生的他都想不起来,他还要仔细想问天,其实当时已经精神进行了好几天。

我的已经记得很清楚,他的儿子是2009年出生的。

律师又问他,那你和你妻子是哪年结婚的,他就又做思考状。 然后法庭也就非常安静,安静的就好像一根针掉下来能听见的那个感觉。当然,他就半天就没有说话,法庭的气氛就非常尴尬。

然后还是没有说话。然后他就埋下头,就用手捂住脸,就好像在动感情那样。

法官当时就表现得很体贴,沉默了一会儿就能够听到他的抽泣声。

抽泣了一会儿之后,他就进入了这个嚎啕大哭的状态。 然后法官就宣布说,呃,因为被告情绪失控。

我们现在就休庭休息一段时间。

球迷和其他十一位陪审员在法庭上一共做了四天。

这四天里,法庭一共传唤了十八位证人。

控辩双方轮流向他们发问,通过这些证人的证词,陪审员们也慢慢捋清楚了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在庭审结束之后才真正迎来这个故事高潮的部分。

接下来,十二位陪审员将会走进法庭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在这里,他们不能带手机,不可以走出这个房间,要在与世隔绝的环境里开始他们意见的交锋。那这十二位陪审员是怎么交锋的。

他们有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结果被告时有罪还是无罪,在本周三的下一季更新里?

你就会知道全部答案,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另外也要感谢故事fm的忠实听众,任行把球迷的故事推荐到故事fm。

如果你也是故事fm的忠实听众啊,即使不能给我们推荐故事,每次听完随手转发一下,或者点一下公众号,最下面的再看。

都是对故事收集者最大的支持。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9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