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个名字和三段人生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9-25点击:515
人生从头到尾只有甜是会得糖尿病的,还是酸甜苦辣中和起来比较好。 故事FM ❜ 第 483 期 我们大部分人可能从出生起,父母就给我们取好了名字,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名字会伴随我们一生。 但本期的讲述者叶松,他从出生起就被动地改了三次名字,而且,这三个名字分别储存了三段不一样的人生。 /Staff/ 讲述者 | 叶松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马达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马达 嘉惠 校对 | 乔正禹 李梦颖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Deep Saffron - Roger Eno(奶奶) 03.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父亲) 04.花海 - 桑泉(撵出家门) 05.Twin Peaks - Angelo Badalamenti(退学) 06.LA6 -Moby(片尾曲)

我的三个名字和三段人生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据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们大部分人可能从出生起,父母就给我们取好的名字,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名字会伴随我们一生。 但本期的讲述者叶松,他从出生起就被动地改了三次名字。

而且这三个名字分别储存了三段不一样的人生。 我叫叶梦哲,也叫宋天天,现在叫叶颂,今年26了。我的名字很多,我每个阶段都有一个名字,其中陪伴我时间最长的是宋天天这个名字。

有一件事儿记得特别清楚,我们学校说午饭,在学校吃休息的时候,我的同学从外面走廊玩完了以后回来跑到我身边说说外面有一个人,我觉得特别像你妈妈,你要不你要不然出去看一下你看他是不是你妈妈跑过去找我妈了。然后我妈拎着饭。

太阳很大,拎着饭在学校门口踩着凉拖鞋。他说他在校门口等了我好长时间,等了有几个小时吧,一两个小时。

说说这些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看到他的脚,我看到他脚上的老姐,那时候我就觉得妈妈很爱我。

这么久以来,我唯有记忆的我只能记得他。这一点对我特别好,呵呵呵呵。 因为母亲对自己的好太少见,所以叶松记得格外清楚。

大多数的时候,叶松是在母亲的责骂和挨打之下长大的,而且每当叶松被母亲打,他都无处哭诉。

因为他小的时候,家里几乎没有什么亲戚往来。

叶松的世界就只有家和学校,直到有一天,一个陌生的老人找到他,叶松对这个家的认知就彻底被颠覆了。

那天是,是,我正在上学,下午到学校第一节课之前,我的同学告诉我,外面有一个老太太找你。

我就看到教室外走廊边站着一个老太太。

当时夏天穿着白衬衫,他听到脚步声,就回过头来看我。

然后我就走到他面前。他问我,你是不是送天天,我说是?

他说,你记不记得你有个名字,叫做叫孟洁。

然后其实我早就把这个名字都已经淡忘掉了,彻底记不起来了。

但是他说出口的那一刹那,我就立马反应过来,哦,这就是我的名字。

后来我说,好像是吧。

然后他就问我,他说某某某是你什么人。 然后我就回答他说,啊,那是我爸。

然后他就很严肃,很认真地跟我说说,那不是你爸,那是你表叔。

我当时就愣了一下。

我说,不是啊,那就是我爸。

他说你爸叫做某某。当他说出我爸的名字的时候,我突然之间就记起了一些事情,好像记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我妈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说就是我亲爸的名字嘛,说某某是坏人,不是好东西。他问完我爸是谁以后,然后他就说。

那你认不认得我,我说不认识。 他说,孩子,我是你奶奶?

我当时就愣住了,涂一子,听说我还有奶奶,呵呵,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脑贼片空白,我奶奶当时说的话,我也听不进去。

在那絮絮叨叨地和我说,然后一边说一边情绪慢慢的失控,然后慢慢的流眼泪,然后大哭。

据我奶奶所说的,在我刚生下来的时候。

我妈就带着我跑了,我妈就和我后爸,并且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给带跑了,跑到外地去。然后我爸就一直找我。

每当我爸快要找到我的时候,他就带着我走了。

反正隔不了多久吧,就换一个地方一两年,这样就要换一个地方,他经常换地方,所以我小学念过很多。

练过很多学校六年,好像练过四五个学校吧。

快要说完的时候,从兜里掏了一百块钱,撒到我手里,说,孩子,嗯,之前你拿着去。

买点儿吃的吧,或者买点你喜欢玩儿的吧。

我说,不要,不要,不要他就直接把钱撒到我了,吓到我口袋里,然后转身就走了。 也是听了奶奶的讲述,叶松才知道自己在四岁以前叫叶梦哲被母亲带走之后才改成了宋天天奶奶的出现,打破了原本的瓶颈。

我奶奶找到我之后,我奶奶能沉得住性子,但是我小姑沉不住性子,他知道我在哪儿了,他就直接过来找我过来敲我家门敲家门儿,是我去开的门。我透过正常平房的大体门,不都是会留一扇小窗吗?

然后他问我,你是不是谁谁谁?

我说是啊,他说,我是你小姑,我过来看你。

我在那儿说了半天。我说,我不知道我有小姑娘,你是谁呀?我不认识啊。

我妈在屋里面发现情况不对劲儿。

然后他就出来一看,哎呀,发现仇人了,发现仇人了,就把门打开。 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永恒很深,只要见到面,肯定会大家。

这也是根据我奶奶的描述,我慢慢的有了一点这样的记忆,我妈妈。

和我后爸在一个菜市场里面卖鱼,我姑姑吧。还有,我爸找到了,我找到了,我想把我带走,双方就打起来了。

我妈被姑姑吧,拿板凳在头上开了一道口子,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妈还会还会把头发撩开,和我说说。

你看这道八是你爸那帮人给我留下的,他们就不是好东西。 每个人说的都是自己觉得受的,受了委屈的地方。

到底真实发生了什么,我是?

实在是不清楚。

我奶奶说,在我妈妈刚过门儿的时候,就一直对她不好,有的时候甚至会打他,也不尊重其他人。在我奶奶的眼里,我妈妈是一个目中无人的人。

有任何不顺心的地方,他就可能会骂得比较难听啊,或者说动手动脚的动手打人之类的。 这是我奶奶的说法,然后后来像这样说了几年以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反正那些事儿我后来都忘记了,我对这对这方面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们的事儿已经对我造成痛苦了。

我也不想再了解清楚,然后再给自己施加施加一层精神方面的压力吧。

在我还在上学的时候,我爸回来过一次,我奶奶带着我爸到学校门口等我学校那么多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等到我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看到他们了。

我奶奶看到我招呼我过去,指着旁边一个男人说,这是你爸,你认不认得我第一眼看到我爸?

肚子大大的,没有高比我矮那么一点儿秃头,但是眉清目秀的看到我爸的印象,就是这人长得好奇怪,和我正常见到的那些兔头大汉完全不一样。

我居然会看到一个长得比较清秀的,然后挺着啤酒肚的秃头中年男人,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些十来年,二十来年没有见到自己的爸爸,然后突然见到面。

哎呀,哭得那就一个惨,那叫一个伤心,这基本都是不可能的事儿。

反正我是我是十来年我才见到我爸。我见到我爸的时候,我心里毫无波澜,我的心里面对他是真的没有感觉。

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就觉得他是一个陌生人,仅此而已。我爸走到我身边,说,我带你去吃点儿东西吧。他和我说话。

我就随便应答着呗。

他问我多高了,我说我都高都高了。他问我多重,我说我多重多重。他问我现在在哪个班,我说在哪个班,在哪个班?

没了,很生硬。

我爸妈离婚之后,我妈跟着跟着我后爸跑了,尤其是还是我亲爸的表情地,所以我亲爸就更加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后来听说过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儿来,之后也到外地打工,也有了自己的新家庭,那是叶松第一次和自己的亲生父亲正式见面。

后来叶颂的奶奶偶尔回去学校找他,偷偷的给他塞一点儿零用钱。 叶松把这件事儿藏了起来,没有和任何人说。

回到家,一切还是着酒。

我比较怕我妈,因为我妈经常自我,呵呵呵,害怕不敢和大叔,然后就一直藏着,一直没有和他说。

后来自打我妹妹生下来以后,我妈还有我,后爸对我就是越来越冷漠,也不太关心我了,毕竟他们有了自己亲生的孩子,我毕竟算是个外星人,包括之前一直都叫我的名字。

后来慢慢慢慢叫我名字叫的也少了,都是以骂人的字眼代替我的名字,比如说说个相对来说文明一点儿的。

直接指着我狗日的过来,就类似于这样吧,因为这些我就很不想回家。我特别不想回家,我不想回家怎么办呢,我就和我的最好的朋友一块儿回家,然后我先到他家,然后我自己再慢慢悠悠骑着自行车晃回去。

反正就延长时间呗,尽量晚一点到家呗。

我记得上初三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儿,我和我妈又吵了一下。

那回吵架,我现在都已经想不起来是因为什么吵,但是我直到现在想起来这件事儿,想起和他吵的知识的架舞的,我的心里面到现在都还生气。

后来这次价炒过了以后,我就在心里面暗暗发誓,我说我在这个家里面,我再也不要说话了。

然后我就真的在家里面没有说过话。

那时候我记得我是十四岁,然后一直到十六岁,我都没有说过话,他叫我,我也不答应。

他叫我叫不动了,跑到我这屋拽我,我就看他一眼,然后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然后我也没有再叫过他们。爸爸妈妈每天上学,在外面的时候和同学还是比较开心的,但是到家里面情绪立马就跌落到谷底啊,十来岁以后,一直到十六岁之间,我唯一的消遣方式就是有的时候星期六,星期天会去透着上网去网吧打游戏,更多的时候就是。

嗯,就是每天晚上放学到家,写完作业了,躺在床上或者是拎个板凳坐到门口,躺在床上看天花板,拎着板凳坐到门口看天上的星星,就在想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然后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些正常小孩儿不该经历的东西,然后慢慢想,慢慢想想一些道理来安慰自己吧。 叶松和妈妈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有好几次叶颂都被他的妈妈用棍棒追打。

叶松在家里找不到家的温暖,他选择了逃避,变得越来越不爱回家。

直到有一天上午放学了,中午回家吃午饭,外面大门被锁了,他们仍旧站在里边儿。

然后我东西在大门外边儿的地上也没几件就衣服,鞋子扔出来了,全是辉。我不想和他们说话,我也就没有喊他们开门。

我是自己想办法不停地换钥匙,他怎么能把门给撬开去之类的。

我透过门缝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就在里面,忙就在院子里面来回走。我知道窍门的声音,他们也都能听得见。

但是他们也不管我后来翘的时间长了,他们还是不给我开门,我也还是憋着气不说话。

我就在门口哭了,哭的声音很大,我知道他们把我东西扔出来,这肯定是不要我了。

在此之前,他们就说过,我一直以为是他们开玩笑的,说,等你多大多大了,你就出去,我们也不给你钱,你自己出去赚钱去。

不要在这个家呆着,我们家也没有你这个人,你就滚吧。 直到这一次,看到地上的衣服,我才反应过来。

他们说的原来不是开玩笑的话,他们说的原来是真的。

那我就没有办法,我就把衣服捡起来,他说手机给我的朋友发了个信息,让他过来带我一下。我说我被我妈撵出来了,我现在没有加了。

我这朋友也很逗。我说那让他打辆车过来,因为我东西要拿打辆车到我家门口来带我一下,结果他骑个自行车就过来了,还是那种公路自行车就是后面没有坐的。

后面没有座,前面没有筐。

他就这样一只手退着自行车走到了我的面前,很拽很酷的和我说,你怎么了?

你哭什么,呵呵呵,我说你大爷的我,我让你打的车呢。

然后我也没和他解释,我就说,你把我从地上捡东西吧。然后就把衣服收拾收拾,一人抱一半儿推着自行车就往外面走。

走到外面大路上,觉得这样也不合适,就叫了一辆当地的萨伦车。

我坐到吃上以后,我又忍不住了,忍不住开始哭,骑那个三轮车的是一个大爷,看见我哭,他也不问我,为什么他就开始骂我?

他说,男子汉哭什么哭,不像个男人,没有出息。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我听到这些话,我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我想和他吵,但是我懒得吵我,没有力气吵。我只想哭,因为有朋友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家,一个小孩儿,自己一个人在家,他爸爸妈妈也是常年在外他家里偶尔会有亲戚过来给他给他买点儿衣服呀,送点儿吃的呀,或者看看他怎么样。所以我在他家住了两三天。我觉得住在他家也不是办法。

我就想办法找到了我奶奶,我记得他的电话号码。

因为我怕写在纸上的话会被我妈发现,我就把它背下来了,我背得很熟。然后那天我放学以后,我就走到学校外面找了一家小卖部公共电话,电话打过去,我也没有叫他奶奶。

我说,我想去你家住行不行?他问我怎么了,我也没有说,然后见到面以后我才和他说起这些。我说我被我妈撵出去了,赶出去了。

我说,我现在没有地方住,我想到你家树可以吗?

我奶奶特别激动,他说反正就求之不得吧。这类这一类的话,然后说着说着又哭了。

他是又心疼又开心吧。 心疼的是我被撵出来了。开心的是他终于找到他的大孙子了,他的大孙子也终于可以回家了。

因为我们家是三代,单传到我这一代,就我一个读秒,所以就特别的疼我,然后很巧的是我的小姑。

当时就住在住在学校对面,然后就很顺其自然地就搬到他家去住了。

被我妈撵出来以后,我就我上课,就更加的听不进话了,我逃课也就更加的频繁。有一次我在上课的时候玩儿手机被老师抓住了,老师让我到办公室,让我把手机上交。

我憋着气呢,我说不叫就不给他说你这样,你在学校,你做什么呀?

你要不然别来上学了。

我说好的,那我退学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一句,他让我自己写,说,你写个退学证明吧,写个性学证明吧。 我说,这玩意儿怎么写啊?他说你都上到高二了,你这么大人了,你连个退学证明你都不会写吗?

我当时心里面是很无语的,我很想怼他一句,我说你,你上学的时候写过呀。

秀秀证明写完了以后,他看了一眼,收了起来,然后叫我回去上课。

说最后一节课上完,你以后就不用来上学了。

我说,好,我就拿着手机回去上课了。

最后一堂课我听得特别认真,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觉得课堂的时间流逝得这么快了,可能是因为最后一堂课的缘故吧。

我觉得那堂课特别的有意思,对于学生来讲,被老师退学应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儿,但是被我妈免出来以后,我就觉得这个事儿好像真的不叫事儿一样。

我的心里毫无波澜,老师说你退学,那我就退呗。

退学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我的天都塌了,何况在乎退学这点事儿呢。

退学当天,我的老师通知我的爸妈,让他们到学校来签字儿特学证明,然后第二天他们就过来把字儿给签了,断绝了我回去上学的可能性。 但是,即使是这样。

我小姑依然找到了比较铁的关系,呵呵,让我回去上学,但是我没有回去上学,哎哟,我说不出来当时的心态是什么样的,我也说不出来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我只觉得在我失去爸爸妈妈的那一刻,我的天就塌了。我也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我毫无方向,我就像一个眉头苍蝇一样,一直一直乱撞得过且过。

那段时间,应该是我生命当中最痛苦的一段时光了。我经常会走到桥边,走到河边。

天塌了,家没了,看着河我就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多舒服,对吧也没有痛苦,死了就算了。

但是我不敢跳,毕竟怕死。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觉得自己可怜,我就是生气,我就是怨恨,凭什么呀,为什么别人能有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

为什么我的家庭对我就是这样呢?

被亲妈赶出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在小姑家住了一个礼拜夜送就搬进了亲生父亲的房子里。

父亲一直在外地工作,所以当时叶松还未成年就开始了独居的生活,奶奶不忍心看着他这么沉沦下去,就给叶松介绍了在电缆商店搬运电缆的工作。

很累很累,每天我的生活状态就是早上醒了,去上班儿,中午赶紧吃个饭,然后下午继续上班,下午下班以后去网吧带着吧。 在我妈待到晚上十一二点。

回家睡觉一直像这样重复着,重复了有几个月那段时间特别的痛苦。

每天只要没事儿干了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就想哭,我就一直哭。我觉得那一年我好像是把我所有的眼泪都给流完了。

有一会儿下班了之后,我实在忍不住我就走回去,回到以前住的地方去看,我就想回去看一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结果到那一看。

房子空了,然后问隔壁的邻居奶奶,他告诉我说早就搬走,搬到新房子里面去了。我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新家在哪里,后来我身份证丢了补班身份证,我才知道他们的家在哪里。

但是我也,我也没有试图去找过他们,因为我根本就不想找他们。我对他们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一方面我是很爱他们的,从小到大,只有他们陪伴着我,但是我也很恨他们,我特别恨他们怎么说我也是我妈的亲儿子,为什么他们对我就能像对一个。

甚至对陌生人都都比对我好。这方面我很不能理解。 项张,过了三四个月,我就遇到了我,我现在特别后悔遇到的人,那时候我们都是非主流呀。沙巴特的造型。

他有很厚的一层流海,戴个眼镜儿,也不爱笑,也不爱说话,就坐在我旁边闷头玩手机。他喜欢把校服穿得松松夸夸的。

有一次翻qq空间,他发了一张他的自拍。然后我在下面评论了一句说这么漂亮,做我女朋友吧,就开玩笑的话。然后他在下面也回复。

慢慢的聊起来。我想着,要不然谈个恋爱吧,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我想试一下谈恋爱是一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们那个时候还在上学,彼此为彼此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在我最需要人陪的时候,他陪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比如说我要生病了,他也会嘘寒问暖,问我怎么样了,我,我需不需要吃药,然后要不要去打吊水这些东西之前在我的家里面我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那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我生命当中最为灰暗的一个时刻,他毫无保留地给我关爱,让我感受到了爱情的滋味儿。 对叶松来说,爱情弥补了缺失的亲情。

他的中心也完全转移到了女朋友的身上。

女朋友高中毕业之后,他们就一起去外地打工叶松夏故宫电影做过服务员,还做过厨师,但他一直思考自己的未来该去向何方。

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叶松回到了老家,开始学习婚礼,主持有了努力的方向,下一步就是告别过去。 叶松在家人的帮助之下去派出所把宋天天改成了叶松。

决定以新的身份开始新的生活。

可就在他和女朋友一起憧憬未来的时候,变故又一次发生了。 我万万没想到,在我即将能出到主持的时候。

他放弃了我。他原来有一个同学。

同学是男同学,买了车,相比之下,他又觉得我是个废物。

他那个同学经常会找他出去玩儿,然后一开始玩儿还正常。

后来他就经常晚上不回家,我打电话他也不接。

接了以后我问我问他他在哪儿,他说他在自己家,在老家我也不能说什么。 我知道我头顶发绿,但是我没有办法。

我确实算是个废人,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

离我而去,然后后来终于有一天,他实在忍不了了,我也实在忍不了了。我就和他说,我们去吃个饭吧。

我们到了一家我们常去的小饭店,点了几个菜,我交了一个我的朋友,心平气和地聊分手。

我说,这样吧,分手,这个事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到最后还是听你的,你说分手咱就分手。

但是你一定要想清楚,想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对你好。你想好了之后再回来找我,还想和我在一块儿,你就直接回来。

你要是决定分手,你就直接过来收拾行李吧。

过了有四五天,一个礼拜左右说过来收拾东西,然后他就拎着箱子过来了。打开门以后,我们还是像热恋的时候一样,有说有笑。

箱子拎下楼去送到小区门口。

车到了以后,他开始哭了,拖着箱子他舍不得走。我说,你快去吧。一会儿司机师傅该等级了。

坐上车以后把车窗摇下来,一直看着我一直哭。

我到那一刻的时候,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忍得了了。我立马转过头,背着他,然后就向前走。

我不敢回头看他。我们家离火车站很近,我就走到了火车站。

火车站门口有一遍小公园,我坐在小公园里面哭了整整一个下午。

中午的时候我从他离开太阳下山了,我也哭完了。

哼,然后就回家了。

我是很无奈的,他是有的选的,也就是因为这样的一次分手,所以我对钱特别的看重。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很大方的人。

哪怕是我手里没有钱。

哪怕花光了,我也无所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发现我变得节俭了,我舍不得钱了。

他刚走,我就已经出来赚钱了。

他愣是没熬住,最后两个月确实对他很失望,但是没有绝望,因为我太爱他了。 没有他不行,他比我的命更加重要,更加珍贵。 叶松一边努力工作,一边期待着有一天女朋友能回来。

一年半以后,叶松终于等到了女朋友。

他们复合了,去年他们开始谈婚论嫁,但是叶颂发现女友好像变得不一样了,他回来之后就已经变了。他已经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他了。

包括最近和他提到关于订婚结婚这一块儿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三观已经不吻合了,那天就是和他微信聊关于那个订婚的见面里啊,还有三金,这一块儿,我们这儿不多,我们这儿很少,我们这就四万块钱左右,把这个价格范围告诉他。

他先少,我说,那你想要多少呀?

他或者说我妈说十万,呵呵呵,我说,可以给你适当的加,但是不能超出这个范围。

又说了两句,他就和我来了一句,我,我现在只谈钱,不谈感情,我就和他说出了周星驰的治理名言。

我以为凭借我们的关系,多多少少可以谈一些感情,没想到到头来却还是一场交易。

我现在的想法是,如果他愿意,我也依然愿意和他在一块儿。 没有爱情就没有爱情吧。我觉得爱情这个东西。

我能有幸体会过,就已经很幸运了,因为我从小的时候苦日子相对来说过惯了对于我来说无所谓。

比如说你现在问我,给我一个选择在一个幸福美版的家庭出生,和在我现在这样的一个家庭出生。

你让我选的话,我会选择现在的这样一个家庭,不是因为这样的日子能给我带来快乐,而是因为这样波澜起伏的生活能给我更多思考的空间,也能给我思考的动力。

也能让我体会到这个世界上的酸甜苦辣。人生从头到尾,只有甜大师会得糖尿病呢,还是酸甜苦辣,综合起来比较好。 和曾经的宋天天告别之后,叶松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人生。

他对身边的人也更容易谅解。

几天前,叶松告诉我们,订婚礼金的事儿已经翻篇儿了,他和女朋友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也许是前二十年里,叶松都没有被很好的关心和照顾。

他一直非常珍惜这个能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所以他觉得最后他们还是会一起走下去,无论以后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他都做好了准备。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马达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