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烤冷面地图:我在路边摊里吃到的温情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0-3点击:926


京城烤冷面地图:我在路边摊里吃到的温情

我自己是东北人,然后我小的时候经常吃烤两面,然后还有一张面皮,它放到那个烤炉上,然后烤,然后再把鸡蛋打到上面,里面可能再加一些洋葱啊,香菜啊什么的就把它卷起来,然后想吃什么肉啊什么的还可以放进去不了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每次路过地铁口去地铁口,我就会买一份。

我会跟那些阿姨叔叔聊天,我们印象里面的。 嗯,这样的人可能是在生活里面比较艰辛的一群人了。

但是其实他们真的也有大大小小的不能叫梦想,就是对生活的那种美好的希望。

其实我在听导演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住了一年多。

嗯,天通苑那儿有一个有一个阿姨,总是戴着一个小白帽,然后长得特别像维吾尔族人。然后他在那烤冷面。

他说他用的油都是纯植物油,每次人都特别多,他特别厉害,记性特别好,他能清楚的记得。

你要是第二次马上记得你,你是要几个蛋啊,你是要不要糖,要不要醋啊,然后你要不要辣椒啊。 人即使围的特别多,他也能把这个准确的递给刚才要了这个人。

有一天晚上已经很晚了,然后回去我停在那,然后我就买了胎份烤冷面。

当时已经很晚了,都十快十二点了吧,地铁口还有一个大叔在旁边卖花,然后呢,那个阿姨给我烤完,给完了我,然后她说我,她说你是不是感冒了?你看嗓子都哑了,会多喝点水,她就是这样的人,让你觉得好暖心啊。

然后他跟旁边的那个那个大叔说,哎,那个我给你烤几个抗冷面,你把你那个花给我两束呗,咱们俩换一下。

他们俩就交换他把哈给他,他把那个烤了面给它,然后那个花,它还特意挑那种孤独的,然后这样子还能再开吗?

就是他对生活,他不是说他就光想着生活有多么艰难或者什么。他其实是对生活有那种美好的希望,在的烤冷面的人都很有意思,我之前那个公司一直在。

四,会东附近那个四会东的那个那个大爷,他每天骑着一个三轮车准时的去那个四会东那儿卖烤冷面四会的那个地铁站是你下了一个天桥,大家有很多人骑摩拜啊,各种什么就这样走嘛。

其实他们是靠左还走错了,也就是应该靠右通行,然后这个大叔每天他还是非常遵守交通规则的,一定右面就要靠这面走,左面就是他,绝对不会说。

为了方便他就那样走,他说,哎呀,这小姑娘们,他也没有说他们不好,他说,这样多危险呀,这不逆行吗?

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有的时候走错的人多了,走对的人反而成了一种异类。

然后大家都特别嫌弃的看他,因为他三轮车比较大嘛,然后就有点那个耽误,他们就是过去了嘛,因为那个C机动的车道就那么点儿个路。

他那天跟我抱怨了一句,然后我那天在天桥地下就看见他顺行过来,一下对着逆行过去。当时那种感觉就是这些人可能相对于这个大叔会过得更好一点,但是他们却没有,就是最基本的那种原则的观念。 然后大叔就过来,他是河南人,然后旁边还有一个卖臭豆腐的。

他们俩谁先早去就给对方占地方。

嗯,每次我都发现他们俩就有眼神互换,比如说大家都买这个炕了面,然后打飞鼠,那边臭豆腐也挺好吃的,去尝尝就是那样的,然后俩人他就称他笑,他们俩就是这个样子的。

然后我那天说他了,大叔跟我聊天,他说,我知道就是他刚开始来北京,是因为他前期他们俩本来就在那个河南,那块儿就种地。

然后他前期有个远房,表哥就来说在北京卖烤了,那边老多赚钱,一天能挣三千块钱,然后他们俩就觉得这么好的机会,然后他们俩就来北京了,还住在地下室里买二哥呢,全套设备又学怎么做以后,然后那没多久,他那个老婆就跟他那个远方表哥跑了。

然后就剩一个人了,让他回家就太丢人了。老婆跟人家跑在北京没有赚上钱,他就继续在这里考我们俩在里面。他跟我突然收集,他说他说我那天把衣服都剪了。

都扔了,我觉得他挺恨那个他那个前妻的,觉得他是不是就是心里好像开始充满了怨恨呢。

那天我又去,然后呢,我说,诶。我说,我说张叔最近没有什么好啥,他说有我说总,他说前两天别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北京做保洁的一个,那个阿姨长得挺水灵的,她说那个能跟我结婚,但是就是他儿子想在县城里买个楼。

说差点钱。我心里真的第一反应就说,哎呀,说是骗钱的呀。然后那个你挣钱这么不容易,可是大叔说他我就想要,不然我都给他得了。 哎呀,我当时就觉得我怎么我就有一种自己是小人之心的感觉。

就是他没有觉得生活就那么面目可憎他没有,他还是觉得大多数人都是好的。他虽然气愤他前妻的背叛。

但是他对于很多东西还是很美好的那种人,他还带了一个塑料袋,他每次还要剪一下,比如说菜叶的掉地上了,还有什么的。

什么圆葱掉地上,它都会捡起来。

我心里我觉得我很敬重他,就是可能比他拥有段什么社会地位或者什么那种更敬重,就是生活已经给他这样就是很多困难了。但他还是一个这样自律的人。

我觉得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就是这个大树,我曾经在大兴的时候也住过一段时间。 嗯,那个公益细桥那个烤冷面的那个一对儿是?

东北夫妇,然后他们俩平时总打架就总扯架。

是,嗯,这个油放多了,或者说你发现你整啊,就是两个人就吵来吵去了。

但是只要顾客一过去买,又有人滚,他们俩哪怕这正吵着就是面红耳赤,然后抬头都是微笑着说要要要什么呀。

然后后来我印象也是很深的,就是可能是暑假的时候吧,他们的小孩儿也是从东北过两天放暑假了,就过来跟他爸妈一块儿在这帮忙鸡鸡袋子呀,拿一拿盒子呀什么的。

然后有一天我就看有一个小男孩儿也去那儿买,穿着校服还是十八中还是哪儿的校服,然后?

脖子上跨着一个苹果手机,然后手里提着那个乐高的一个,那个拼差的那个玩具啊,什么干干净净的呀。然后那种生活就是在物质上比较好的那种小孩儿啊。

卖烤冷面,那他们家的那个小孩想我感觉也就十三四的样子。

嗯,他就眼睛一边记,一边一直看那个玩具,一直看那个玩具,然后他穿的短袖的,蓝色条纹的,一个那样的一个衣服,穿着一个小短裤,那个衣服已经很小了,就感觉肚脐都要露出来了。 暑假我当时就注意到了,我觉得有点儿有点心疼,我就觉得对同样是小孩子,可是生活却是好像完全不一样的状态。他要在那儿跟他爸妈烤冷面,可是那个孩子呢,他作为消费者,然后他?

他,他拎着他的玩具,然后脖子上又挂着一个苹果手,就感觉生活非常的富足。

然后还有一个啊,中关村,然后那儿是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我很少看特别年轻的人脉烤冷面。

然后呢,他跟我说,他原来是三里屯做洗剪吹,就是剪头发洗头发的那样的那种。

他觉得那也不赚钱,他妈妈原来就是他,也是东北的。他妈妈在老家的时候就曾经做过他妈妈,那个酱汁调得很好吃。

所以他就想,不然自己创业吧?

他当时也特别就是放不下面子,他觉得这个事儿挺丢人的,但是他后来想,为了赚钱就反正中关村这个地儿。我原来他认识的人,可能要不是在田东院,他在田东院住,要不然在三里屯儿,所以他选择中关村,好像没有人知道还在这里。

他妈妈跟他一起在那儿买烤捞面。

这个男孩儿很年轻,他给我性格最大特点,他这个人很我觉得很豁达,就是那种也不叫坏,很大方。 那个他说,那个加多少错啊,什么你自己拿,你拿想放多少就放多少就是那种。

然后他跟我说,就是那边有一个四s店。然后他说他特别想买那个是奥迪的RS六嘛,还是什么呢?他就他还说我在那拍了张照片,他说,我早晚把这开回家。

我还看见他发了一个朋友圈儿,他在那儿拍完了,发个朋友圈儿,但是他设成了尽自己。可见他说我早晚买这个开回家。

他一点都不觉得这个梦想,或者是嗯,过于高远呀,或者说他没有,他觉得那是他的一个目标啊。他他的一个梦想,而不需要让别人知道。 羽毛后来跟我说,很可惜,随着这两年北京对市容世贸的整治,他经常吃的那几家烤冷面现在都消失了。

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讨生过。

我每次出差去收集故事,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觉得。

北京的街头小吃太缺乏想象力了,成都的烤脑花儿,西安的肉夹馍,厦门的客仔间一直让我念念不忘。

尤其我家乡吉林的尖粉儿只有回老家的时候才吃得到。

不过这次十一降期我应该能吃到。

哎,那位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吃遍全国各种好吃的街头小吃,如果你生活的地方有什么好吃的,帮我个忙买一份拍一张照片,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后台发给我。

然后附上一段你的评价,下次节目更新的时候,我会把它晒出来,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去尝尝。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大象公会出品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

彭寒,感谢你的,收听我等你的照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