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辈谈钱:两代人的误会与隐痛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0-16点击:430
「以后你在外头跑,也不能亏待自己。」 故事FM ❜ 第 583 期 今天的节目是「华夏基金」与「故事FM」合作的第三期,也是最后一期。在前两期节目中,我们分别聊了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消费观,看到了我们现在和未来可能会面临的困境、风险。 毫无疑问,世界上最容易引起矛盾的东西之一就是钱。在经历了巨大的人口、物质文化和代际阶层的变迁之后,很多 80 后 90 后的金钱观、消费观都和父辈不太一样,有时候甚至是相互冲突的。 这种两代人消费观的拉扯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该怎么与它相处,从而既能从中汲取值得传承的经验,又看到新的可能性? 自称「极度抠门」的讲述人 霁月 带着这些问题回顾了成长经历中有关钱的困扰,并且和妈妈聊了聊。她们本来期待通过谈钱,去理解彼此不同的生活观念,但没想到,由此牵出的,还有两代人各自的隐痛、误会和一个中原农村家庭 20 年来柴米油盐生老病死的片羽时光。 /Staff/ 讲述者 | 霁月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林枫 声音设计 | 桑泉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闫敬文 实习生 | 闫敬文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X的组成关系 - 桑泉 03. Hi I'm Yo...

和父辈谈钱:两代人的误会与隐痛

衣服上边的话,我可能就基本上是那种像夜市啊小摊呀,那种就更多都是那种衣服,是想去逃难的。

买一个菜,然后那个土豆这边的话基本上是在三块钱左右,它可能超过三块钱到三块五我就觉得很贵。

洗头是21块钱,剪头发是35块钱,我就只有每次去剪头发时候才过去,就必须让他动两剪刀,我才觉得那个钱是发到刀刃上了。

包括网易云的会员,爱奇艺的,但凡是收费的,然后我就掠过,就是能不花钱就不花钱,就是这一句话,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灸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三百五千不散。

你刚才在节目开头听到的不是省钱小技巧,而是本期节目讲述人记月日常生活的基本操作。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个抠门人类联合会啊,那我和机遇一定是最有资格加入。

我也有很多从小养成的抠门习惯,前段时间双十一,我老婆说,啊,趁着打折我给你买几条内裤吧。

我说,不用,不用十几条呢,够用了。

他说,你的内裤啊,屁股后面都漏洞了。

我说漏洞怎么了,穿在里面又没有人看到,开个玩笑啊。其实漏子冻的我还是扔掉了的,但我的确觉得应该减少没必要的消费,尽量节约和环保一些。 不过会有这样节约习惯的人,很多时候是受了从小长大的家庭环境的影响。

今天的讲述人祭月就是这样,因为小的时候结局的生活啊,导致他现在即便已经独立生活,但也对某些大众眼中必要的消费有着很强的罪恶感。 今天的节目是华夏基金和故事fm合作的第三期。

也是最后一期。在前两期节目当中,我们分别聊了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消费观。

看到了我们现在和未来可能会面临的困境风险。

毫无疑问,世界上最容易引起矛盾的东西之一就是钱。在经历了巨大的人口,物质,文化和代际阶层的变迁之后。

很多八零后九零后的金钱观,消费观都和父辈不太一样,有时候甚至是相互冲突的。 本期节目我们想聊一聊,这种两代人消费观的拉扯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该怎么与他相处,从而技能从中汲取值得传承的经验。

又看到新的可能性?

我是季月,今年24岁县居四川成都市,从事小动物诊疗工作。

老家是河南我小的时候的家里的条件,跟现在家里的条件其实是差不多的,唯一差的就是我的经济独立的能力。

然后因为我跟你说一下我爸从事的职业,你就知道他们做的就是那种,就是废品回收。你知道吗,我爸做的那些火肯定都比较脏,真的是那种污水啊,污垢啊什么的很多,然后气味很臭的那种。

因为当时他我妈妈身体比较差,当时也生了。我弟弟嘛,他就是完全的家庭主妇,就是完全只靠我爸的收入。

之前小的时候,一直他们都不告诉我,他们大概每个月能赚多少钱。然后我最近问了一下他们,呃,他现在的一个?

呃,盈利的情况的话,大概每个月只有只有2000左右,然后之前的话肯定会更少不足。2000块钱的家庭收入是什么概念呢?

七月也是到了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才明白,因为冀月从小就被寄养在奶奶和外婆家里,等到要上三年级了,他才从老家南阳去到平顶山。

跟父母住在一起。也是在这个时候,季月更加直观地看到了家里的艰辛,他们没有回来接我,是呃,一个亲戚回来办事,然后就顺带把我烧过去了。

他们在平顶山住的是因为呃,那边是有亲戚的嘛。然后大家都是做邻居,然后在一个类似于北京四合院,但是没有那么高大上就是很破的那种房子,然后就一个很大的院子,然后里边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呃,房间就是单个的房间,然后呃,里面是有七八个家庭在里边生活的。

就只有一个厕所,一个那种池子去洗碗之类的。

到现在他们住的还是那种带有院子的房子,就是因为他们要在院子里堆那些去废品,然后攒到一定数量才去拿去卖。

但是那些东西上边像纸壳子的话,一些呕吐物排泄物,甚至就吐的痰呐,什么都撒在这个上边。 所以那个你堆在那里的时候,那个臭味儿是很浓的。

但是他们是会定期去卖的,可能是因为心理的问题,就是我从小我觉得。

这个工作不是很好,就是从上了小学,我就不怎么帮我爸干活。

然后他们有的时候会开玩笑说,嗯,要让你知道你爸爸工作多辛苦,赚钱多难,然后让我去帮忙。我都就是笑一笑,或者说完全不说话,就实际上是没有帮他做过工作的。 直到现在他还是做了这份工作,然后就一直都没有跟除了家里边人之外去给他介绍我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

就比较有印象的就是他们收这个东西的话,是需要有工具的嘛?

刚开始的都是那种脚蹬的三轮车,然后变成电动的三轮车,就是随着经济的手里边攒的钱,然后他们会更换这个交通工具。

从上初中开始寄宿嘛,他会用这个车去送我上下学,每次他接我的时候,我都是很拒绝的,我宁愿跟我的闺蜜一起走路,但是他就很执拗,就是他也不说为什么接我就是呃,我要接你,我要送你。

你准备出门的时候,车就在门外边等着,你不上就不行。然后你到学校的时候,你想让他在路边停了之后就是直接掉过头,你就可以回家了。以这种为由,让他不要去离校门那么近,但是他不行。

每次都要直接那个车头都要撞到我的校门才停下来,然后再让我下去,然后也一般也不会跟我说什么话,然后就只有头就走了。

多年后回想起这些妓院还是会觉得愧疚。

他明白这是父亲在物质条件这么艰苦的情况下表达关心的一种方式。 但妓院并不是不懂事儿,他其实相当懂事儿,甚至懂事儿到接近敏感。

这到家里条件不好,冀月就从不吃零食,从不买新衣服丢的饭卡补办需要的工本费,也是纪月挨了几个星期的饿省出来的。

当然纪月只丢过这一次,因为丢一次就刻骨铭心。

班上的女孩儿都在聊的明星或是大头贴,季月也从来不过问,因为他知道自己得不到,只要会花钱的事儿几月就不做,但随着七月一步一步的离开家,这样的金间观开始给冀月带来了不少麻烦。

小学和初中那会儿就是在他们身边的时候,印象很深的是,就是平常家里边做米饭的时候会把淘米水,然后就会留下来,然后有的时候会洗头,然后有的时候拿来一套菜讨完菜,洗完菜之后,那个水还是比较清澈的。

又会拿来把家里边的地拖一遍。

拖完之后又留在那里,然后去冲厕所做清洁。这个行为导致的就是后边。我上高中寄宿的时候,当时的宿舍,他们的厕所是那种能够自动摁压出水的。

就是水压会很大,然后就会出的。

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不仅是浪费水,而且是浪费钱就经常会出现。 我小便玩,不会去按那个出水口,没有同学当面说我这个事情,但是在你上完厕所过一会儿没多久,然后他们就是嚷嚷着说。

啊,那个谁上厕所又不冲厕所,臭死了,然后走走地就一直听着这样的话,然后可能呃适用了有一两年的时间吧,然后才开始就是轻轻按压一下冲厕所,把那个水放掉,就是也不觉得有罪恶感。

就是你有这个感感觉还是挺莫名其妙的,高中毕业我就尽自己最大的能力选了就是离开家,然后选了去海南上学。

我觉得花钱这个事情最大的影响就是在我交朋友上,因为他们就是平常在一起的方式,就是要举起去买杯奶茶呀,逛逛街呀,买买衣服这些。

但是我不太会去参与这些活动就没办法呀,就是消费观不一样的话,限制我的很多活动。

但是我大一最后期末考试的时候,跟现在的男朋友开始交往的,他的家庭的条件要比我要好很多,出去玩儿什么的话销我都会记账,就a他给我比如过一个什么节,然后给我买个什么礼物。

然后我就会去查这个大概什么档位的。

下一次的时候我一定要还回去,钱的,上面的话就会分得特别清楚,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自卑感。

怎么说呢,我的朋友基本上都是村子里边同一年龄段的,不会说在什么?

呃,节日啊。或者生日的时候会有特殊的一些赠与,不会说就是为对方花钱,更多的是,呃,我有什么零食,然后分给你带吃这种的。

所以上大学的时候,对于朋友之间送的这些的话,我觉得很惶恐啊。就算她是我男朋友,但是她送就是那个钱来说,我觉得就是在我来说对我的分量很重,然后就是可能就是太贵重了。

嗯嗯?

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金钱观纪月,并不是唯利是图,但是在他的价值观念里,钱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所以当感情的表达和关系的建立,需要通过礼物的交换和金钱的付出来实现的时候,妓院就会感到不知所措。 毕业之后,季月作为兽医,在成都的一家动物医院工作开始工作之后,他的金钱观又给他的事业带来了更糟糕的麻烦,心里面过不去就觉得要买这个东西,感觉像搁我一块肉一样。

但是是明明自己负担的企业的,没办法享受这个生活。

就包括我现在从事的这个专业特,我都消费关口,金钱关的冲击也是很大,因为像现在动物看病都非常贵。

呃,甚至老年病或者是骨折之类的动物的话,话笑可能在一点,万,这个成本在那里花销就是有那么高的。

但是那个花销就是让我刚开始当医生的时候,我觉得我就不能接受。我说,我会用这种心理去揣测我的客人,就甚至会出现那种我替他节约钱。

就引起一些很不必要的误会。

当时有一个音短,主人带过来,说是土和拉了一些情况嘛。当时又还带了一个孩子,就是五六岁的一个小女孩儿。

然后那个猫的状态就很差。

如果一个客观的一个事实的话,应该是那只猫是需要做到一个全套的一个检查的。 然后我当时看那个母亲穿着就是很朴素嘛,然后想着孩子就是也还在上学,应该家境都不是很好。我说。

呃,我们先做最基础的血检,然后跟那个b超,然后当时检测出来他有多难,甚至一个问题就已经是够致命的,而且他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

就没有必要去做其他过多的检查了,就先让他缓解一下他的脱水呀,还要纠1下他的一些炎症。那些嘛。

他离开我们医院之后,然后去了别的医院。

我不知道那边的医院给他说了什么,反正他后来就说我没有一得,然后耽误他们家猫咪的治疗,然后这个势力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小的就根本不计其数了,就是不停的警告自己啊,不要拿自己的那个消费观去揣摩别人。

因为一代医生开始犹豫,工作上就没办法往前走。

你可能想象不到这样的进监官会如何限制寄越的事业,一般来说,需要长期治疗和管理的病例话费都不低。

而这种病例是妓院接不了的,不是因为医术不行,而是因为妓院克服不了心理上的障碍,他没办法接受一个人在自己手里花那么多钱。

所以激越会把这类病例转给同事。

而这又进一步的限制了妓院医术的进步,从日常生活到工作,学习就业,发现自己越来越被这种从小形成的金钱观限制了。

可是不管怎样,自己就是改不掉。 季月,很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在阻碍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解灵还需寄灵人,季月决定跟自己的父母聊一聊。

本来,爸爸作为家里主要挣钱的人是首要对谈的对象,但因为过去的故事沉重艰辛几月,能感受到爸爸没做好准备,所以他趁爸爸外出收费品的时候,独自和妈妈聊了聊自己从小到大为钱产生的困惑和痛苦。

提示一下,季月和妈妈讲的是河南方言,如果你觉得听起来吃力,可以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五八三来获得完整文字版。

因为这期节目是故事fm的第583期节目之前我就想想知道就是家里边儿那个签,因为就是咋分配的。 嗯,没有肉都可能生了花呗,吃饱补充了可以吧?

但是我就说,就像我之所以滑线,现在倒是这样子就是呃。就比如说我上大学的时候,人家同学都是那种选择,想坐高铁啊,然后或者说坐飞机。

但是坐货车的话,货车已经坐学生票就搬家了,我就是能基本上就是能坐营走的,坐营走回来。

就是因为那个才100多块钱12L了好多钱,那是年外人提起来你,你爸都说是花钱了,我说你,你都没有花,你们什么钱。

其实开始打这个上三年级,后来。

大康商大学就康商大学那几年才没还你几个钱在家里练上幸福也没穿,一直上大院,有时候嗯,还穿着人家隔离衣服。

嗯,知道参加工作了,后来慢慢了,就是看你们平常呃,那些生活习惯呀那些东西的话。然后我觉得我要是在外边儿的话还欠的话,就是因为本来收获已经就是嗯,结局,然后就深么开收那种。

然后我就觉得特别那么久,就是能不能不想因为我要钱就给我,你要钱。 季月把这些年有关钱的困扰都讲给了妈妈听讲,他如何因为不敢消费而不敢交朋友。

如何在工作上被消费观念限制了发展。

妈妈默默地听着,然后安慰戒月说,现在不一样了,你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

这句话很温暖,但却也是几月一直以来的心结。

在记月的世界,从来不是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因为他还有一个弟弟。 客观来说,企业家确实条件不好,但主观上要如何花钱还是有的选的弟弟的存在让七月指导。

自己从小经历的结局还有一层别的意味,因为弟弟得到的永远比自己好比自己多,只是之后发生在弟弟身上的意外中断了。这种重男轻女的物质倾斜。

却又把集约和整个家推向了另一种不安里面。 一开始,我们期待季月和妈妈能通过谈钱去理解彼此不同的生活观念,但没想到由此迁出的。

还有两代人各自的隐痛和误会。

现在的话我毕业了三年,就是刚开始是大概有3000到4000的样子,然后现在的话大概是一万都在卡里,我没办法接受各种理财和投资那种东西,然后全部都存着。

然后存到一定额度的时候就存的是死期。

呃,每个月只给自己留2500的生活费,然后生下去全部强行的存进去,存到卡里,不能动,就除了原则性,比如说我很重要的人生病呀,或者是继续用钱,这些我才会懂,其他的都不能懂。

真的是这么想的,就是因为我弟弟的事情,我很害怕,就是我在骑着走的场,然后我递这个。

我也没有跟菜面间差过,你后来发现好多玩了,这是我打红魔,没有做到牛津的这种,但是后来天他又那病那脑袋紧贼大的努力。

哎你,你别骂他就关注是零九年一零年的时候,我上初二的时候,然后我们当时学校也有安排一次军训。

大概半个月的样子,走之前家里边一点事都没有。

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妈骑自行车去学校门口接我,其实当时我在军训的时候,嗯,就是很莫名其妙,然后就那段时间特别难受。

后来我母亲去学校门口接我的时候,我记得当时他就是也没有面对我,就是我坐在后座,然后他边骑自行车边跟我说说你弟弟生病了,然后我现在在住院。 他当时说的一个病物当时都不记得,因为。

嗯,不太理解。然后后来才记得的就是在赵兴,在肾障碍性贫血就是类似于白血病那种自己遭血功能也会有障碍,会有皮下出血啊,会有发烧啊这些症状当时我去弟弟的医院的话,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病房。 嗯,那个病房外边是一面玻璃玻璃,外边放了一张折叠床,然后进去的话是需要很多道的那种。

防护如果家长需要陪护的话,进去一个人好像收费etn的话,好像是五六十块钱吧。

我跟我爸妈都在折叠床这边就是玻璃的这边坐着,然后弟弟自己在里边,当时因为我自己一点经济能力都没有嘛。

也没办法,就是也反正就是没有提出来说为什么不进去陪着他之类的。

但是这个想法一直在我心里都有,就是说,因为我知道是看着他就是觉得。

很害怕,很需要情人去陪着他,但是父母的话就选择就是一起在外边而没有花那个钱进去就陪着他我心。当时我心里面是挺挺难受的。

还有一个就是那时候夏天的时候他走的时候,因为他们为了省住院费那个当时那个住院费一天在那边要好几百块钱。

然后每次弟弟说完选之后,然后恢复一点之后,他们就会把他接回家,在家里边照顾,就每天要量很多遍提问。

如果出现高烧的情况,就紧急送到医院。

那次是夏天,就是一个傍晚的时候,然后就突然又开始发高烧,然后我们就平常都不舍得打车的,然后那次就打了出租车,就跟我母亲就很着急的那些住院的那些东西啊。

订立本之类的就往医院赶。 他是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是快接近中午的时候走的,弟弟走的时候,然后。

因为医生告诉他们,如果孩子在医院走的话,就没办法带孩子走了,还要出一部分像火花费之类的。然后医生就告诉他们,就是说没有太大必要了。就在他走之前,你们带孩子离开吧。

我爸爸跟我姑父就带着我弟弟就走了。 呃,离开医院的时候,我跟我母亲在病房。后来他就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然后就说,嗯。

你赶紧就给了我20块钱,就告诉我说,你赶紧去医院去医院楼下的那个餐厅。

去给他买那个鸽子汤,然后把那个鸽子汤给你爸爸哎,让他把那个颗子汤放在买第几的地方。

嗯,你弟弟一直想喝那个,我都没有舍得给他买我。我印象里一时记得,就是当时他用哭香这样子跟我说的。

然后我主脑袋很庆幸的,然后就拿着钱飞奔着下去,就跑得很快,买了之后,然后你拿那个。

塑料袋也把它打了四截,把它固定住,没有撒出来,然后就往医院打门跑,然后追上了我爸爸。

然后我就把汤给他了。当时他接过去,好像也知道我要干嘛。

然后我去给我回病房去陪着我母亲了。 我一直就很包括他们在那个icu病房不去陪护,然后还有这个鸽子汤的事情。我其实一直心有皆地,没办法理解,真的。

我觉得就是那么几十块钱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就是让他呃,就是生病地基能够开心一下,然后让他觉得高兴,心里边一直记得这件事情。

一直记得这件事情就导致我对父母的怨念就很深,包括后边一些自己能够找一部分钱的时候,嗯,满足自己的一些想法,或者欲望也好。

就会想当时弟弟生病那么严重,一个小小的心愿都没办法满足,你凭什么花钱,自己不配享受的时候会有这种想法。

咱们家有故事,说完全淘气,不能说天天就是把那个欠走在手里边,就像我小的时候看的那些。

就是导致了你守命的时候,他是在那个中证病房里边儿,然后不是可以进去嘛,但是进去要逃死50块钱。

你们就不进去,然后就让他自己在里边儿能带我小孩儿自己在那那大个冰房里肯定爬的很,就是那么抬考虑这个邪欲欠这个是什么。

其实没有考虑到任何任何一个人喜欢干手,你包括他租的时候,他也是想喝那个鸽子桃,然后你是每次都拍,我觉得直接十几块钱的实行你明明的是线直线直线就可以卖掉了肥药肥药就是到最后就你不一定要记一个遗憾。

那时候我心里都不知道想了啥。

我说,嗯,这个一经完就不好了,我不会就让我那个孩子受罪,反正我自己打自己打的努力啊,就没有对受了灾难,自己血都滑外了,当时他进那个种种的时候,咱们家都欠这基本上都没有了,是不是弄滑了,尽量又滑了差不多了,反正嗯,那是金贼打的努力吧,不太不太看看看不好,那你底下当时那时候除了就会洗啊,还有锅塞。

我很想那个,你要是万一再给你电脑,那那个老在家里咋办,后来就么想着说你哎就就不好就不好。算了就这了。

那十六天整得了四种病了,要么办法没有办法呢。我只知道,我只知道我爹你到处去嫌我鞋,他要抽裤碎。

那是抽锅碎,不是抽鞋啊就还了,然后等会儿几十万,你啥都闹。你当时说了,都划了空了,你啥都闹。

那都不走了。

那那个时候就平常你,你在那,你在那照顾他们。然后他说,想吃啥东西,然后你们那香车啥我也都背了,他也去卖呀。

我咋们背着他去买。就你说那个鸽子糖那个我也,我咋有点没啥影响。我说着急家母着累啊,说,我也忘了着不是,他就在那个医院服役,漏食食堂,然后啊,那是我走不开啊。那是我四几岁了,他你上学他,你爹在我家里吗?

你上学了。后来你爹在家嘛,我就记得能这样,你上初中嘛,那好多,这事情差了,得得得找到手啊。

我不想替学替学。我喜怒哀思嘛,嗯,他乡车上我自己在,那他不能自己溜饼放了一个,他要记得跟我一路出去旁我看看。

这样的话,每回他在里头哭,我在我头哭走掉,我都今夜都没有做出原因,心也是没有手,现在没事儿了,对不对。所以我选择赚钱我,我就说必须要说一点,要再够,再够一点钱就是害怕喂,留啥记事儿,这时候也没钱,就是治病,就那个事儿不远提起来,提起来我感觉洗那种酒。

那那经历你忘不了,你一直在脑海里。

就这次回家,然后跟母亲聊,才发现其实当时不管是从时间上面精力上面还是钱上面他们已经很难,因为需要数学需要去配骨髓,然后还有每天那么多的治疗费。

中间他们还被骗着去上海,北京去过几次就花了很多钱,但是拿回来了一堆很没有用的药,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包括当时连完之后,我们听说。

那个鸽子汤的事情,他说他是根本没有时间去给他卖,因为医院里边真的不是那些事情,不是一个人能做完的。

如果滴滴的身体情况不允许的话,弟弟就只能在病床上那种状态下,我母亲肯定没办法离开,所以知道这么中间这么多有母亲花在这上面的一些心血,包括对他付出的这些之后,我觉得。

那些都没有什么,就是我觉得可能对弟弟来说,他能感受到的父母对他的那份关心也好,或者是爱也好,他应该比我更能理解。

听你要给你们聊一下之前就从小打架那么多事情,就有些事情我,我自己先不命买台便置了。

觉得是你们的错,就是你们的错。 但是刘湘劝刘湘就说,当时你们在经历啥,你们在啥阶段,然后家里边的跳剪呀?

还有,你们做啥决定啥的都没有,考虑到那上面笑着呢,想啥时间想了,简单在这个时间来说吧,你的心里那个阴影一直摸不起,那是我一辈子的贵州吧。

以后了呃,满目的满目的满目前以后老天满目的弥补吧。 嗯,然后就是,可是以后你在外头跑,也不能亏待自己,然后给没啥没啥。

由于你现在参加工作了,啥时候别算那个血?

跟母亲聊完之后回程度之后,我觉得特别轻松,因为以前我每次从家走的时候都会觉得就是很沉重,然后那一路的火车我基本上就不吃不喝,然后就如果是坐硬座的话,因为周边会有人,然后我就没有什么表情一直睡觉。

然后如果是那种硬卧的话,我就一直躲被窝里边哭很难受的那种感觉。

然后这一次就是觉得特别开心,就是可能自己对他们的一些不好的猜想就完全已经没有了。

有什么事情我觉得可以更直接的表达出来之前我是能不花的钱就不花,就是强制性存钱的那种心态和想法。 然后跟母亲谈过之后,包括跟父亲打过一次电话快要挂电话的时候。

嗯,我父亲也说了一句话,让我一直记得就说在外边,不要操心那么多无所谓的事情,只有苦好,你仔细就行了。

他第一次跟我这样子说,然后就突然一下子就街上的重日一下子就掉下去了。

就是既委屈又轻松的感觉,结局的家境,重男轻女的文化,天灾,人祸的意外。这是一个中原农村家庭20年来柴米油盐生老病死,灵性碎片。

他们也共同影响着家里两代人的金钱观。

其实做这期节目之前,我们团队也讨论过好多次什么样的故事,能承载这种辛劳两代的对话呢。 我们想过找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因为好像只有有钱的家庭才有选择的空间。

才有因此沉淀下来的所谓的金钱观。

但很快我们发现,客观上财富的多少或许有差别,但主观上要怎么支配,是部分贫富贵贱都能做出选择的,就像寄约和父母,他们选择这种极度节俭的生活方式。

也是在为未来做准备,如何在当下去做一些什么保障。未来的安全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的课题。

钱只是工具,不是目的,用平常心看待他,而不是被他支配。

消费也好,储蓄也好,针对性投资也好,重要的是按照自己的生活规划和初始哲学。

做出我们的选择。前不久继月结婚了,相信他会慢慢的在新家庭和新生活中找到让自己更舒适的和钱相处的方式。

你跟父辈还有哪些金钱观的分歧,你如何理解他们的养老选择,欢迎在留言区告诉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节目的最后。

让我介绍一下本心理节目的合作方华夏基金?

作为境内最早从事养老金资产管理的基金公司之一,华夏基金具备20年的养老投资经验,在养老金业务领域是数果累累又超过1.85亿的国民选择了他们的服务。

他们也累计为投资人赚取的超过345800000000元的收益。

大家都明白养老需要找规划,而这需要从当下的投资开始。

如果大家想要未来的养老生活,也能多姿多彩,不妨从当下开始你的养老投资计划。

被几十年后的自己积累一份时光的馈赠,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丧权婚姻,孙泽宇实习生严静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