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波到流量:我和偶像的 30 年
gezhong2022-10-19  117

故事FM ❜ 第 342 期 「迷」这个字,原本表示过于喜爱某物,以至沉迷甚至情不自主。后来,这个字引申为一个群体的代称: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追星族、或者粉丝。 但我更喜欢用「迷」这个字来称呼他们,这个字里蕴含的「痴迷」和「迷失」恰好代表我们对这个群体的一般印象: 他们是一群精力无处发泄的年轻人,把时间和金钱花费在一个遥不可及的偶像身上。他们为了一个人,可以不眠不休,可以跋山涉水、倾其所有,甚至可能做出极端的行为。 但是「迷」们并不是简单的流行潮流的盲从者,而是时代的见证者。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偶像,一个时代也有一个时代的「迷」。 今天我们的三位讲述人,分别代表了 70,80,90 三代人,她们要来说一说,过去 30 年,「迷」的演化史。 /Staff/ 讲述者 | 朱莉 左拉 小C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Monica - 张国荣(1984) 03. 红- 张国荣(1996) 04. Cecilia - Chet Atkins(唱片店、杂志和电台) 05. Ashes In My Memory - 彭寒(文华酒店) 06. Rising ...

从电波到流量:我和偶像的 30 年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谜这个字啊。原本表示过于喜欢某种东西。

以至于沉迷,甚至是情不自主。

后来这个字引申成为一个群体的代称,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锥星族或者是粉丝。 但我更喜欢用谜这个字来称呼他们。

这个字里面蕴含的痴迷和迷失,恰好就代表了我们对这个群体的一般印象,因为在我们的一般印象里,他们是一群经历无处发泄的年轻人。

把时间和金钱都花费在一个遥不可及的偶像身上,他们为了一个人可以不眠不休,可以跋山涉水,倾其所有,甚至可能做出极端的行为。

但是迷们并不是简单的流行潮流的盲从者,而是时代的见证者。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偶像,一个时代也有一个时代的谜。 那今天我们的三位讲述人分别代表了7080,903代人。

他们要来说一说过去三十年谜的演化,是那第一位讲述人朱丽,广州人出生于七十年代,九十年代是比较开放吧,那个年代啊,在广州,因为是珠三角。

收到到香港电视和香港电台,所以呢我们接触到的明星还是以香港的明星为主。

八十年代是香港流行音乐的黄金岁月,不但实力歌手辈出,唱片业也蓬勃发展,当然有发展就会有竞争。八十年代歌坛最引人注目的事件,要算谭章之争了。

张国荣当时以一曲莫内卡一鸣惊人之后,端端数年之间声望直追前辈谭咏麟。

虽然谭,张二人并没有在公开场合表现出竞争的姿态,但两派的歌迷经常恶意对抗。

加上传媒的山洞,最终演变成为视同水火的局面,一直到1989年,张国荣宣布正式推出歌坛。

各铭文的对抗才算终止章。谈什么争霸这一块呢?我们是那时候是高考小学,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会比较参与其中我们那时候比较。

还算是低年级高年级的那些学姐啊,是,是可以打架的。

我给他们两个,但是经常是听见谁谁谁,哪个班的女生或者是男生都打架了,就问一问是为什么,而是因为谭咏麟,张国荣?

他们我,我记得那时候是我们高年级,有一有一个班呐,他们是很明显的区分。

呃,张国荣一派他们自己的书包是要贴张国荣的照片的。谭咏麟的那一派就扣张谭咏麟的就很分明,到我们练中学的时候懂事了,知道追星是一回什么事儿的时候呢,是已经四大天王啊,班级上面呢,都是黎明和刘德华之争。

像我这种就是比较中间派,我认识了一个比较好的朋友吧,然后呢,有一次我们聊天,那时候我们十几岁,十五六岁。

两个人在学校超常看人家打篮球,完了之后呢,我们就在那里聊天,就说说起喜欢明星这事儿小孩子也没什么可聊,就聊这个。

然后我问他,你喜欢谁啊?他说,我说出来,你不要笑我。

我记得那时候是九三年吧。

然后我说,谁啊,你喜欢的是哪个老土的家伙?他说我喜欢是张国荣,我八岁开始就喜欢他了。

跟我说话的这个是拿牌子,然后我就真的突然间我的眼睛就一翻,我就觉得,嗯,你怎么会喜欢这个人?当时我还没喜欢张国荣,张国荣以前八十年代那个形象太模范。

我就觉得爱公挺老土,你怎么会喜欢他。 1995年,张国荣宣布复出歌坛第二年发行的专辑红医,改自己八十年代受人追捧的绅士形象。

开始大胆尝试多种类型的歌曲风格,甚至挑战了社会禁忌。

张国荣的这种远离大众通俗和商业主流的风格,虽然热来了传媒的非议。

也捕获了一大批新的粉丝,包括朱莉,我不知道你没有看过红这张唱片的那个推广广告,其实还是现在看来还是有一点点的。

呃,采借在当年是更加是不得了,因为当年这个广告不能够在黄金时段播,只能在晚上十一点以后播里面有一两个歌曲的MV剪辑了出来,剪辑了一两个片段吧,有真童有鲜血,也有他个人的一些表演就是把衣服扯上去,然后穿的比较少的,好像那个像墨门味吧。

我就突然间想到,诶,这个东西表达出来东西完全不一样,我觉得这个广告已经很让我。

很向往他这张唱片到底在做些什么,助力成长的九十年代早期资讯还很匮乏,人们追星的方式和现在比起来显得笨拙又低效。

普遍来说,当时只有这么几种方式去印象店陶蝶,我去的地方也不算很多。北京路附近的有一家店。

凹在一个小巷子里头的另一家店只卖正版的cd9495年120块钱180块钱一张正版CD对于一个学生来讲那是很高的价格,真的是拿不出来的。

那时候只能是有空就骑自行车去那边去看满娱乐周刊。

这真的是必须做的,我们那时候是几个同学一起凑的钱去订了一本杂志传虐,这样子就说有没有特别喜欢的部分,有那谁先剪是剪下来自己收藏简报。如果那个本杂志里面有一张完整的喜欢的那个明星的照片。

我们就会拆全谁保留,听电台点歌,只要在家我都听电台就用那个双卡录音机听,一听到前奏很熟悉,马上。

就用空白卡带路,只要有音乐节目,几乎都有一个点播的环节,很多人都会写信去电台点播的,能读到你的信已经是很幸运了。

而且它能播出你点播的歌曲,那是更幸运的,好像这个几率也不太高,但是你会去碰这个运气。

或者是守在电视机旁,期待今天的节目有谁能出现TVB的十大金戈金曲那个总选每年度的我们很紧张,因为刚好要碰到坏期末考了星期六要播了,要做了,然后下一个礼拜我们就要考试了,那到底看不看。有一些同学就说。

打死都要看,先看了再说。

碰到你喜欢的明星得奖呀,或者是碰到你喜欢的歌曲得奖啊。其实我们那时候很单纯了,就会觉得就会很开心,诶,会激动几天了。

在当年想要见到明星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但好在九十年代的香港明星,大多数都是影视歌,多期发展。

听完他的唱片,也许过两天你我可以在电影院里看到他890年代,也是传媒和艺人相对融洽的黄金岁月。

当年的文化环境呈现精英化的倾向,更注重发掘和赞赏偶像有什么新的突破点,或者有什么不一样的创意?

在这种宽松的创作循环中,诞生出了一大批超前于时代的作品。

相对来讲,我感觉以前的社会容忍度还是比现在要高一些,那所以呢,对于艺人的表达,表演表现还是有一定的空间。

而且就算是偶像带头主动去做一些我,我们那时候觉得有点采借的事情。 嗯,我感觉是,就算粉丝都没办法去跟得上,到现在你还是觉得他的东西还是蛮掏钱的,就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往前一点的。

其实我喜欢的明星不只他一个嘛,还有很多很多嘛。过了一段时间我还是回归到看他的东西,我还是感觉到一股新鲜的味道,我还会觉得他的东西真的很棒。

我还会有一段就过,过了一段时间,我还会有一段不短的日子沉浸在他的作品,无论是音乐还是电影,我还会沉浸到他的东西里面,我还是觉得他很棒。

我喜欢的明星有可能有这么这么这么多,但是永远排第一位的是张国荣,1995年张国荣复出的时候,恰逢香港传媒被狗仔文化全面贡献的年代客观专业的评论被猎奇报道所替代。

而张国荣当时前卫野性的风格正好成为了低俗文化的祭品,长期受到隐私侵害和抑郁症的折磨。

2003年的四月一日,张国荣从中环的文华东方酒店24楼跳下神往,但张国荣生前引起的争论并没有因为他的亡故而消失,反而激发了更多的抨击和不实报道。

而张国荣的粉丝们默默守护着后偶像的约定,珍惜他留下的声誉和美德,像朱莉一样的容迷,习惯了在作品中一遍一遍的追忆。

即使遇到误解和诽谤,他们也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我有一个北方的朋友,他是肯定不了解张后荣的,他知道这个人,他也看过他的一些电影,像霸王别姬这样子。

但是呢,他不了解他当年结束生命是为什么,然后他的同性伴侣跟他是怎么回事,就反正也是看小报呀,看一些不正确的信息,因为我也没有在他面前说起张国荣,也不是所有朋友,都知道我是容易,我是深浅。

可能是深浅的太太过了。所以有一次呢,我跟这个朋友去香港,当时我们是有事情去的,事情做完之后呢,刚好是三月31号。

应该是2012年三月31号。

然后我,我跟他说,我说我要去一下港岛,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过海?

他说,好啊,然后呢,他就在过海的时候呢。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他突然跟我讲起了张国荣。

然后他就说,张国荣啊,为什么要自杀呀?是因为什么什么?然后他的男朋友又是怎么怎么嫁?

反正说的没有一个字是对的,然后我我没有,我就在那看着他。嗯,这也没关系,因为每个人接受的东西不一样,我不能说每个人都去纠正他啊。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来的信息嘛。我心里想,那行吧,你就说吧,反正就是你自己的理解嘞,我也不好去纠正你,毕竟这是你的理解。

然后我们就过来,还到了差不多文华酒店的时候,我就跟他说,我要去做一件事,他问我,你干嘛?我说你到你跟我一起去吧。

然后去了呢。因为他不知道,他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到了之后呢,他就看到很多很多的花很多花牌花束,然后上面写着纪念张国荣,然后所有的粉丝在那里留言什么每一束花都会有血啊,亲爱的哥哥,我们很想你就类似的文字在那里问他问我,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说,我给我偶像献花呀,然后我就放下我的花束。然后他在那惊呆了,我就看着他的脸色,然后我就看到他那个心里的变化,从他表面呈露出来的那个。

我就感觉我根本就不用说任何字任何话了。他就在那里,自己在那里震撼震撼了好久,他在那震撼大概二十分钟吧。我已经写完花,我拍完照,我就站在一边等他。

他还在那里看。

完了之后我们回城,他就问我,这张国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多少年了,我说九年了,他他就问我,你能不能重新介绍张国荣给我认识。

我说行了我就可以慢慢跟你讲了。 呃,去年吧,对一九年,一九年的时候,我们又聊几天,然后我就我们。我就问他,我说你还记得那几那年我们去香港你看到的那个文化酒店的那个盛况,他说,记得那个震撼的感觉,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那你有没有经我介绍之后有听他的歌呀,他说听了一一些,但是真的有一些人欣赏不来。我说这个很正常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能接受吗?

那我说,那你那个看法还有改变了,他说,完全改变了,不是那回事儿,我是对了就是喽。

应该说是比较不幸,现在还没有一个人一个明星,能有他这样的一个不叫替代吧,就是说,哎,除他以外,我还能可能这个人可能更接近张国荣的艺术魅力。

我还真没找得到,现到现在为止还没找得到。 2003年,张国荣去世之后,属于香港巨星的时代,正式走向历史新青年的到来。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

一阵寒流开始吹向中国大地。

电视剧像蓝色生死恋冬季恋歌。

电影,我的野蛮女友,还有综艺节目情书,艾克斯曼都给当时的801代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文化冲击。

2003年,对于很多寒流粉丝来说,同样是一个载入历史的年份。

这一年的年末,韩国著名的偶像职足公司icm推出了一个五人的男子组合,叫东方神起,他们超群的唱跳技术和酷炫的曲风受到了全亚洲少女的喜爱。

当时还在上高中的左拉,从综艺节目里认识的这个组合的成员,郑永浩一下子就沦陷了。 我叫左拉,我是八九年的啊。我现在生活在日本福冈。

那我当时看见郑宇浩的第一眼,真的是?

跳得太好了,这怎么有一个人会这么具有舞台魅力,他平时不说话的时候还站在那里,你,你看他很不起眼的,因为毕竟是一个新人嘛,也很低调。

但是真的音乐一放起来,他站到舞台中央的时候,他就是舞台的网,就是那种感觉。

他跳的每一个舞因为展现得都不太一样嘛,就觉得好喜欢。

然后后来又发现呃,和他同期参加的嘉宾有另外的成员通过这种方式是慢慢慢慢把东方神起五个人五个成员都任权了再发现。哦,原来他们是一个团体。

一下子就对这个团体产生了兴趣。

到了网络时代,明星偶像的动向不再掌握在传媒的手中,粉丝群体开始更有规模的组织报道。

在中国,百度贴吧成了锥形的主要阵地,粉丝在上面发布偶像,作品交流感想,创作周边在左拉枯燥乏味的高中生活里,贴吧上各式各样的资源成了他重要的精神。抚慰高中的学生还是上网的时间不多嘛,然后就看一些贴吧的精华帖,就是由他们前线发回来的那些机场照片也好,现场照片也好。

那个时候我们也不是很懂。

追星是要有这样子的步骤,就是或者是说你要一直跟他们的活动什么时间,哪一天有哪一个电视台的表演,哪一天有演唱会,哪一天他们要去有接机的行程。

这些其实都不知道,只是在贴发上看那个时候的追星的广泛意义上来讲,其实只是你喜欢一个明星而已。

就是你看着他,你心里会产生一种欢喜,你整个人的心情会变得很好,可能是受喜欢东方神起的影响。 左拉大学选择了韩语专业,并且在大二那一年有了一次去韩国交换的机会。

认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那个时候,日本包括中国的其他像台湾地区。

嗯,香港地区的一些人,他们追星可能比我们内地的人要更疯狂一点。

我认识一个台湾的朋友,他会那个时候东方神起已经频繁的在进入日本市场了,所以会在日本开很多演唱会,他在台湾就会去抽日本的演唱会的门票。

然后如果抽中,真的会从台湾飞到日本去。 虽然是穷学生就攒钱为要去日本看演唱会的那种追追星的那些人,大家都有个脸熟嘛。有人有消息说啊,我爸最近在那个那个咖啡馆喝咖啡,然后他们就会偷偷地奔过去。

然后就在那个门外偷偷的看着我爸最近在在在里面喝咖啡,喝完了之后就像狗仔一样,你知道,只不过没有长相大炮而已,但其实他们也是偷偷的跟着,然后偷偷看就是。其实偶像对于长期跟着他的大粉,他都是认识的。

而且郑永浩很厉害,我听他讲就是郑永浩是他的粉丝,他是一眼看得出来的,然后他就会就是走到他们面前说,啊,你们不要跟着我了,你们吃没吃饭啊,我爸给你钱,你们去买饭吃吧。

就真的从郑源号手上拿到了零用钱。

然后他当时讲的时候,我就说这个人怎么会那么好啊,就是对粉丝,因为郑很浩以前是有一个很有名的事件,是接过了粉丝递过去的一瓶水,其实是浇水。

那个时候就黑粉嘛,那个时候黑粉叫做安提粉,极端的粉丝行为当然不是从寒流组合开始的。

比如1980年约翰列农被粉丝枪杀,刘德华的狂迷,杨丽娟事件等等,但是东方神起的成员身上发生了几件恶性事件。

包括左达刚才说的郑永浩喝下了黑粉递来的水,结果是强离交另外一位成员金赛中睡觉的时候,发现有粉丝闯入。

悄无声息地盯着自己等等。

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偷窥偷拍明星的私生活的粉丝被称作是私生饭,尽管这种行为被绝大多数的粉丝所不耻。

但是在当时能见少五项一面的确是大多数追星族的梦想。 你去楼下蹲,他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

你还不一定蹲得到对吗,所以就我还不如宁可看他一场演唱会。

所以零九年的时候,我是真的打算说去本土看一场东方神起五人的演唱会的,这个是我从追星开始的心理的一个梦想,结果十月份的时候宣布解散。

那时候简直就是心碎天塌了的感觉。

我当时是在韩国认识的那几个同行里面,因为那个时候郑宇浩可能是因为官司的原因,然后暂时他们也发不了片。

都去演戏了,郑宇浩在拍向大地头球,那刚好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得到的消息,就是说能去片场探班,一共是四个女生,然后是找一个出租车司机,真的是年轻无所谓,也不怕那个时候碰到坏人把我们拉走什么的。对,就是可能内心当时一心觉得说话,我可以见到我的偶像了,好激动就什么都不怕,带着我们去了那个体育场,他们是在体育场拍一个足球的戏嘛。

当时现场其实只有我们四个人是粉丝,而且像作贼一样偷偷的就进到那个场地里去,就假装是工作人员。反正我们就是啊,路过路人,你们也不要在我们不影响你们拍摄。

对,然后嗯,四个人就是坐到看台上,然后大叔就走了,把我们扔在那里说,啊,那天今天一上午,你们就在这里就可以了。

就很激动,很激动,就是想我真正有好,就是那种心情。我看见他啦,他在那边拍戏,然后他去拍摄中途上厕所,刚好路过我们所在座位的那一个体育馆的出口。

他就走过来了。我们四个人当时就激动的就是僵住。

然后但是我们其中的一个朋友呢,因为有和允浩打过照面打过招呼的,所以就是胆子很大,他得冲下去。

然后站在那个看台上,那就这样拜拜。

然后欧巴当时就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就是哦,我的粉丝来了的那种感觉就是抬头这样看了一眼。

然后我们四个当时就疯掉了,就他的脸好小啊,他好帅呀,腿好长啊,他看见我啦。

然后四个人就互相庆祝,互相拥抱嘛,就是自嗨的那种状态。 尹浩身边有一个那个保镖。

是一个胖胖的那个保镖,我们都认识,就是他是随身保镖,任何时间都能任何时候都能看见他的。

是狠狠的瞪了那个打招呼的那个朋友朋友手指,他吓得赶快就回来了,回来了之后被他瞪了之后,李浩上完厕所就不从我们那个门回来。

就从另外一个那个体育场的那个出口就回到场地上去了。

完了,他拍完戏了之后呢,对过程中他饿了,他们还吃香蕉。他坐在那个草地上吃香蕉,都被我们看见。

那我们还在那边说啊哈哈,我爸好可爱啊。还吃香蕉就是一种粉丝小粉丝,见到偶像的那种感觉,想不到啊,偶像还有这么生活的一面,这个已经不不,只是他在舞台上表演,和他在嗯真人秀里面参加娱乐节目的这种反差了。

已经是从一个明星到一个普通人的反差了。

这个可能不只是粉丝的快乐,我觉得是作为一个人,就是看见自己喜欢的人站在你面前,他可能什么都不做,你都会觉得快乐。 和上一代的偶像不同的是,韩国偶像组合的作品和形象更依赖背后的制作公司,而不是个人的表达。

一个偶像组合小王诞生,公司需要在前期付出好几年的时间,对成员进行训练和包装。

并且签订极为不合理的合约出道之后,被公司不断地榨取商业价值。

2009年的七月,东方神起的三个成员以合约时间和收入分配不当等原因提起了对ism公司的诉讼。

2011年的二月,法院盘定合约无效,三个人离开原公司另立门户,属于五人组合。东方神起的神话就此终结,当时追东方神起就是青春的一部分。

每个人的青春都没有完美的,只不过那是你独一无二的青春。

但是如果你和我同样粉了,东方神起同样粉了郑允浩,然后和我做过同样追星的事情,比如说。

在你的笔记本上,贴满了他们的不甘交,超过他们的中文歌词,在网上下载他们的反转剧,下载他们的MV一遍一遍的复习一样的看,那这就是我们重合过的青春。 不管是他们现在是什么样子,他们当当初确实是鼎盛一时的神话,这个地位已经是写再入史册,不可动摇了。

也是能骄傲地说出来。我喜欢东方神起,零零年代超级女生家有好男儿等素人选秀节目,造就了一批平民的偶像明星。

进入2010年以后,移动互联网和社交软件的兴起,缩短了明星和粉丝之间的距离。

新生代偶像更加注重通过人设和粉丝建立感情联系,养成系统像越来越主流。

而到了2018年,可以说是中国偶像产业的元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个节目的火爆,让制造偶像这件事彻底大众化。

今天的偶像比过去任何时候和粉丝的联系都更加紧密,关系也更加复杂。 那今天呢,最后一位讲述人小c九零后,他正是在2018年因为选秀节目入了粉圈。

给自己的个体一直呃,我叫小c,然后今年25岁。

嗯,目前从事的是数据分析工作,做过一段时间比较经典的典型的粉丝。

我,我其实原来的想法只是看个节目做消遣,但是这是选用节目,它可能跟其他的就是这种。嗯,娱乐消费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它给你规定了一个场景,就是它整个节目的逻辑呢,都是在这个诱导你,你是选中你想选的人,然后你,你给他投票。

你就仿佛就是掌握啊。命运你就参与到了这个节目当中去。 就接下来的事情其实很套路,就是你一看诶。

为什么就是这个各方的条件都非常不错的选手,然后他在节目当中呢,排名并不是很高呢,对吧,然后你就你就想,就是说那,那我希望把它送到就是一个我,我认为比较理想的位置。对,所以我就设立成章的,就就跑去干这件事情了,对。

和左拉追星的二千年初不同,百度贴吧这时候已经逐渐没落,取而代指的是在社交平台上兴起的各式各样的站子。

这里面有专门发图的图站,资源汇总的资源站等等,而且加入粉丝后援会不再只是享用偶像的工作成果。

对于养成些偶像的粉丝来说,后援会是为偶像打江山的战略基地。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非常神秘的打头组,也就是专门负责打榜投票的小组。 嗯,其实你总结起来,就是说这个群体当中有的人有钱。

有的人没有钱,但哪有力量。比如说有钱的人,我选择真正给粉丝组织钱。

然后你可以买会员卡,你可以买账号,然后我把这个账号跟会员卡交给愿意,就是出力的人出力的人绑定账号之后,然后去做这个投票的工作。

我们还会招纳一些就是技术性的人才,就是简化这个流程。

然后他们很专业,就是有一套非常成流程的投票方法,他们有的人会写脚本,把所有的流程都自动化,不会写脚本。你可以在电脑上搞那种呃,手机模拟器。

然后录制动作之后哎,你就不停的蕊就可以啦,就是打头,他是一场人力,物力和策略的综合较量。

打头小组背后的逻辑是你一个人的那一票作用非常小,但如果把所有人的遗票都汇集起来,那就大有可为了。

在漫长的实战经验中,粉丝们已经积累了非常丰富的手段,可以利用有限的票数,以小博大甚至逆风翻盘这个词儿现在在饭圈可能有点敏感,因为不被这个官方所鼓励,就是你的集资。

然后由此就是出现了两个词,就是说明帐跟暗帐,我的鸣仗就是说我在公开平台上的几字,我的暗仗就是说我通过个人形式的几字鸣帐跟暗帐,里面是有策略的。如果说。

有两个人,他们要争统一的出道位,我们怎么评估对方的实力,我们看你的超发粉丝,看你的活跃度嘛。嗯,哦,微博关注。但这种数据都非常的水。

从数据上来说,更有利的是看你这个控屏的与水准,那这是人的数量的对比,那么还有钱的对比。

那么我就肯定是看你得到了多少粉丝的。真正在这个时候我不希望。

我被别人叹虚时,我就肯定要走暗障,我会存储资金,通过下显示这样子一来就可能对对方出其无意的,只是他以为我只有这么点钱,但没想到我还藏了后手。

对,所以确实是会存在说有人诶,他突然之间,他的他的名面极致没有这么多。 突然之间,你发现他的投票数据要比这个好。

但但是投票数据好,也可能是呃,这个公司什么干了,干了某些不可说的事情,这也有可能嘛。但是从粉丝层面来说,就是这个样子的。

那么,集资里面还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情呢,就是说,嗯,我为了增加这个集资数,我去跟别人掰头,因为你知道吧,人在比较的过程当中,你会很容易陷入。

比方说你可能平时你在你们班,你不是一个很k啊,集体荣誉的人,那说明发生运动会的时候,你也会突然。

嗯,对对,这个组织有了认同感,比如说我一比一对一对二一对三的形式去进行,白头在多少个小时之内比谁集到钱更多?

然后甚至可能说,如果对方比较弱的话,可以有系数,就是说,呃,对方200000,那么你可能1.5倍,你要300000。

你知道300000才算赢,你赢了你才你才算赢这个赢赢。那么这个白头那么赢了之后可能就是说输掉的输掉的粉丝团体,他需要。

他需要给你投多少票。

为了参增加这个杯头的参与感,你可能会写那种机器人脚本在群里面24小时播报就是某某某某某某多少钱,某某多少钱,就是这个集资链接的实时属于更新,然后可能会有人做一个。

网页两边这个资金呢柱状图,然后实时的浮动的数据,然后在b站开直播,你就可以看到整一个流动的过程,感觉就跟看进去了一样。

甚至这个粉丝民间的这种这种杯头的参与感甚至比那个节目要更有残余感。

如果你你本来是一个还在犹豫的人,你只是喜欢他,但是你不投票就劝你投票。当你投了票之后,下一步是希望你买卡投票。

然后但你在这个时期,你还是一个比较散的粉丝,那么我就希望你参与到集资当中来,哪怕一块钱也可以,因为显然你进入到这个集体操作这个高效率的资金的时候,肯定比你一个人这一块钱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那他就劝说的时候,是以这么一个逻辑的嘛。当然了,从你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钱之后,我就不仅仅只想掏一块钱了。

我会劝你在下一次的时候掏出更多的钱,非常传销,对不对?但这个这个事情他他就这么发生的,我也很坦白是这么一件事情。 当然,在粉圈内部为了个人利益集资,后来被揭发的事件屡见不鲜。

这也促使粉圈内部管理更加透明和专业化。

总的来说,各家粉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巩固和提高偶像的地位。

但偶像们都放在同一个节目里,难免会有人冻在别人蛋糕的时候,你要挑战一个更高的位置,是有代价的。

有的人他可能来参加节目的时候,他已经自带了。粉丝在前一两期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的显眼。

但有的人他可能是厚积薄发,他可能是逆风翻盘的逆袭型的选手,他确实就是因为某件事情,节目中的某个事,某个契机他爆红了我,我本来是一个出道圈都不在的人,我,我有了争三四名的实力。

对,但是你显然你会冒犯,本来是三四名的粉丝啊。

对吧,然后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一场对你的围剿,他们有一个嗯,很特色的逻辑,我要防暴别人。

饭车有个词,爆了就是红了的意思,反抱别人,就是说我我我。我希望铲除可能威胁我的偶像的竞争对手。

在他们即将要红或者出红的时候,用它可能的黑料狙击,他会认为说这对于巩固自己的偶像地位是有好处的。 嗯,当然,正常人的时候,看来可能觉得这个行为实在是非常的有弊,对,我也觉得非常的有弊。然后当然你要是经过了这一遭,或者说你是被扒出了一些不太妥当的这个历史。

但是你,你挺住了,那么你也就挺住了。但是确实会会有人因为种种的原因就就这样,就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事后去复盘的话,其实里面可能就很多是愈加之罪。 粉丝的冲突不仅发生在饭圈的内部,还经常出现在公众社交平台上。

你经常能看到粉圈的粉丝,出于维护偶像形象的目的和普通的网民发生骂战,甚至通过网络暴力,人肉搜索,匿名举报等手段。

禁止网民表达对偶像形象不利的意见。

前段时间甚嚣尘上的肖战粉丝举报境外同仁网站的行为,正是源自这样一个理所当然的出发点。

所以有网友感叹,天下苦饭圈久矣。

其实我,我拖劝这个过程,因为我可能在圈内的时候,我除了除了做了一些组织性的工作,参加过站子,包括前线这些活动,我去,然后我其实没有参加过很多就是这种大型的讨伐活动做的最过活的可能是我,我骂过公司。

我的感觉就是说你在这个社群内部的时候,你确实很容易被团体的目标诱惑,这不是一个说呃,要不要做一个呃,集体里的傻逼这么一个简单的判断,因为有时候你真的会被诱惑逼,不是一个很具体的你的偶像,他的公司的审美真的很差。

或者装发真的很差,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说你们只要集体起来去去抗这件事情,去讨伐他真的能换掉这个人的话。

你会不会被诱惑,对当你能够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去实现你的目的的时候,你就可能你跟你跟这个团体的目标,你们就就走到了一起。粉丝其实是很有权利欲的一群人。

我为什么要一堆人搞到一块儿去举报,让我不喜欢弄人消失。他在追求一种全面的胜利,包括某一个记者,他写了一篇不合适的报道。

不管是报道,我骂你还不够,我可能会向你的公司举报,你希望让你丢饭碗。

他希望全方位的获得胜利,尤其是当他们的身世很大。

他们知道自己处于优势。

你一个小小记者,你说不过这么多粉丝的时候,他就更想乘身追击,喜欢这件事情,他是一个很单纯的词,但是怎样这时时喜欢是一个因人而异的事情。

有的时候很悲哀的一点在于,就是说喜欢不代表说我真的愿意理解他,我真的愿意去替他着想。 不不代表这件事情呢,就是。

大家是觉得或者说说着呃,为了他怎么怎么样,那么其实本质上所有人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

小溪在做了一段时间的典型的粉丝之后,主动拖劝了对很多粉丝来说,脱圈就意味着脱粉,但他说自己是个常情的人,以后还是想从作品上继续支持自己的偶像。

他说他现在对偶像的态度是像喜欢一个物体一样去喜欢,但像理解一个人一样去理解这样的快乐也许会来得更久一些。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生意设计。

彭寒。另外还要感谢我们的听众赫赫和小吕同学对本期节目的帮助。 今天的节目里头,我们引用了很多各个时期的流行音乐。

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在故事fm的公众号图文里面或者你所用的音频平台的本期节目简介,里面找到完整的歌单。

那也欢迎你到节目的评论区里告诉我们你的追星故事,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10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