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记忆】绿皮车上的醉鬼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10-20点击:568


【春运记忆】绿皮车上的醉鬼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欢迎来到喜马拉雅和故事fm联合发起的我的春运独家记忆系列节目中国幅员辽阔,过去受制于交通条件,春运上的路途往往十分漫长。

那一百多号人结在一个车厢里,总会发生点什么。

下面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二十年前的绿皮火车上,他带着一些意外,还有一丝的温暖,我就要力差,今年38,我是生活在北京的内蒙古人。

呃,我职业是做艺术的,就叫自由职业吧。

2001年,二十年前,2001年那会儿呢,可能那趟车吧,那趟车就只可能只有我不是穿越反相克。

就我当时是十不到点儿,十九岁吧,就是家里人比较支持我按自己的方式去生活,但是他总不能找不着你吗。

然后我就买了一部特别便宜的就一部二手手机就爱立信的一个我忘了型号了,就是特别大,就是特像一锤子。 这趟火车呢是从广州,应该是开回开到西北,可能是银川还是兰州我们,嗯。

就是我从我上车的时候就它已经是尾声了嘛,就一趟长途的尾声嘛,就是车上人特别多,因为全是那会儿在外边打完工打工,然后回回内蒙嘛。当时因为内蒙的经济状况的话,那几年其实去南方打工的人特别多。

挺有意思的,就是就是大伙心情都好啊,所以就就整个都特热闹,我记得。

应该是在我斜的那么差三四排,有那么一排人在喝酒就是一一桌人,然后也就在那特别热闹,然后这个这个这个没做的人也多,就是也围过去就听嘛,就是他们喝酒不是吹牛嘛是吧?

我记得是有一个有一个声音就是还挺吵的嘛,声音特别大的一个,一个一个年轻人南方回来,我后来从他的话茬子里听出来就是他是从,应该是广州也不到深圳啊,就回来是这么干了一年呢,就是大概就是混得挺好,然后什么都挺好。

他有一部手机,就是那会儿我后来想起来摩托罗拉的一个翻盖的,我不知道你们知道,就是我们那会儿是还挺流行的,挺贵的。我后来查了一下四千块钱。

然后他别在腰上,就拿一弹簧绳,那么铅的,还还还给那个这个同桌的人去炫啊,就聊聊这事。

然后过一会儿不就喝多了嘛,喝多了,嗓门会越来越大嘛。

大了以后的炫耀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然后他就睡着了,睡着了,车厢就这么安静了一会儿嘛。

然后他醒来以后,他的手机丢了,他是正好坐在过道,所以他的那个手机是被就是那个盘黄线啊,是被就我还看到了弹簧线,被腰间就齐齐剪了一剪刀就明显是一个专业的小偷,其实就干的事儿,那会儿那会儿绿皮火车其实是贼特别多,是吧?他因为他占多。

你上来人可能下一站一定半小时可能就下去了,所以就是根本就没法找,没法查嘛,那乘警当时是管不过来的。

丢手机这个事儿吧,对这哥们儿打击其实特别大。

就这个时候才显出来,然后他的情绪就比较就一下就变了,他就开始先是咒骂这个贼啊,后来就埋怨埋怨同桌的这几个汉子,就是说你让我喝这么多,就是就有点就是年轻人,那个秉性小孩儿的那个性子就出来了。

他的同桌人我感觉特别好,就是他们都是那种保持那种过来人那种气度啊,就是说眼睛其实也都挺心疼他的嘛。然后也就这么劝了一会儿,就是他就就就又又又又照顾大家喝酒就接着喝晚来吧,一醉放休吧。

就阳气脖子猛灌嘛。我记得他最后是干嚎了几声,他干好几声,然后就投往桌子上一爬,彻底迷失耳朵。

但这问题就出现了,因为他醉倒了以后这时候车已经过了,呼和浩特就是你。其实离这个他这个小伙,他的下车站是包头东站就没剩下俩小时就要到站了,但是等到快要到站的时候,就他旁边这几个汉子就拍了喊了就发现根本就喊不行。

然后呢,这会儿整个车厢的人反正挺有意思的,大伙儿就是突然特别像一个集体,就是因为这是知道要让他下车,首先要首先要找到他。行李嘛。

大伙儿就开始,就我记得是用排除法就特别有意思,就是就是完全民间组织排除法,你知道吗,就是当时那个行李架上那完全是一个仓库,你能想象我排出这个是我的那个是他的,是吧。这个最后排出来,在一堆行李里边排出来他的他的行李箱。

之前他们几个人就酒桌上应该是聊过,有这个他弟弟来接站,这个车到了包头东站的时候,我记得停的时间还不算短。

然后呢,这个几个大汉,一方面俩人往下架,他一方面就拉开窗户对外喊就是谁,是他们可能问到了他的名字嘛,就谁是谁,谁的弟弟,或者谁是来接他的?

外边没呼应吗,没呼应,最后没办法就没敢把他驾下车。

你想内蒙的冬天天寒地冻嘛,就是平均温度是零下二十多,外面还下的雪就那会儿,经常有这种新闻,就是会有醉鬼冻死在路边儿。

好在哪儿呢?好在从地图上看包头这个城市吧,它是旧城和新城离特别远,等于还有那么半个小时到四十多分钟的这么一个,一个一个路。

真没办法了,使劲儿就掰住嘴就搬起来,然后使劲儿就问,就是你弟弟的联系方式,因为我们大伙儿必须得在包头站给他送下去,要不就拉银川去了。

然后挤出来电话号码呢?这时候有一问题得打电话呀,但当时其实手机不普及。

大安就喊,啊,就是这个,谁有手机,谁有手机?

我当时年纪小嘛,我反应慢嘛,就是我,我还在那儿消化这个,就刚才这些事到底怎么回事就我我,我还在那破案呢,是吧就就都投往那里处还想呢,我说这个凶手啥时候下车的,对吧?我大概总这事了。听了一声谁有手机,然后这个我就站起来,我看没人答应吧。我才想起来,我怀里还揣了一个手机。

我就接过来了,这个这个特地的电话,就是说我就大概把这个这哥们儿的情况说了一下,最后是我和其中的一个大汉嘛,把它驾下车。

就是你想下了车以后就是他,其实他那个身体都吐空了嘛。

整个那个人就真的抖得像个发动机一样,我们俩就把它加出站嘛,加出站以后呢,然后有一个大铁炉子,大铁炉子旁边正好有一个柱子嘛,我俩就把它放在这个柱子这儿,然后把行李箱搁旁边。

然后就在那靠着那柱子,可别人那炉子在那抖,然后还不住抬头去说,谢谢,谢谢,就是特别感激嘛,抬抬头说,谢谢。就这样。

就是我对这这个事儿吧,整个这一车人的印象和这一车的这个气氛啊,就一直都特别的,就印象会特别深,就是在那个年代,绿皮火车这个它本身是那会儿的这个野蛮和粗暴,这你没做过的话,你可能不知道啊,野蛮粗暴是真的,比如说抢座。

从窗户跳进来,人,这是常有的,包括当时其实车上都能抽烟,有很多包括治安问题,飞贼满地就是。

但是这种真诚善良,他也是真的,他都会同时在会发生,就和现在就不一样了嘛。你现在高铁的话,其实就是就输输入好程序的机器人,连做就是机器人,对吧,这很好,非常好的没问题,他很礼貌很客气。

不会有什么交流沟通,可你也不会听到很多有意思的事儿,或者说互相会交流会越来越少。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清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野捕制作声音设计喷寒路上解闷,就听喜马拉雅上喜马拉雅搜索解闷。

让我们的声音陪你一起回家,记得清洗手戴口罩,让我们共同防疫,平安出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