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我的孩子,我办了一个音乐节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1-30点击:343
故事FM ❜ 第 340 期 今天的讲述人刘健、Rebecca 夫妇,创建了一个音乐节叫 Hand in hand,手拉手国际儿童音乐节。 其实他们最早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自己的孩子能听到好听的儿歌。但是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把这些演出带到了二十个中国城市。现在每个城市现场的观众能到达五千人左右。 他们与两个孩子刘纳、刘开现在生活在上海。夫妇俩都认为,自己最热爱的主业还是记者、杂志编辑和音乐人,手拉手音乐节更像是他们喜欢做的一个事情。 刘健和 Rebecca 有一个梦想,就是在五年内,带着十个国家的儿童音乐家,去到一百个中国城市演出。 他们希望让中国的家庭在儿童音乐这个领域跟世界同步,也希望可以借此来启发更多的中国音乐人来为孩子创作音乐。 /Staff/ 讲述者 | Rebecca 刘健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王梦 @寇爱哲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FM Main Theme short - 彭寒 02.Boxes Bittersweet Closure 03.奶奶 - 刘健 04.Boxes Autumnal Moping 05.Pinata Attack - The Lucky Band 06.Pretty Princess - The Lucky Band 07.Belle Ones 08.Pretty Prin...

为了我的孩子,我办了一个音乐节

您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的故事有点儿特别,他会有两个人来讲述,那第一位要出场呢,叫瑞白卡。 他是一个美国人,来自于美国东部的纽约州瑞白卡。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开始于2002年。

那一年他来中国杭州旅行的时候,喜欢上了中国。

我四十岁。

我现在住在上海,我是一个美国记者,我觉得中国那个时候很好玩,那时候我真的我没有很多外国的朋友。

而且杭州也没有很多外国人。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我在一个菜场买菜,大概五点,然后有一个他可能年龄是跟我现在的年龄差不多四十岁。他说,诶,要不要到我家吃饭。

其实我的钱也不是很多,我说ok,我就去了咱家,然后跟他的孩子聊天,然后吃了一个很好吃的晚饭。

然后跟他们说再见,我就要刘建今年41岁。我是一个文学杂志的编辑,同时我还是一个音乐人。

那是我一个人。我在写我的第三本书,要流浪歌手的回忆,我非常孤独。我平常除了演出和写书之外,我也没什么朋友。以前有乐队,后来就上海之后就一个人了,我就一把吉他,自己写,自己弹自己唱。 我在杭州有个一个酒吧,每一个信息都会去叫31号,就把有一次我带一个一个朋友过去。

因为我想给他介绍。

一个乐队,但是哪天不是不是他们的演出是另外一个人的演出,前面的人我觉得他的姻缘一般,所以我跟我的朋友在聊。

后来刘建的相台的时候,我我没有注意他,因为我一定觉得前面的音乐我不太喜欢,所以我就我没有注意他在上台,我的朋友是杭州人啊,我想听这首歌,我想,哦,这应该是很好听的歌,他是民谣,这是一个人坐在一个凳子,然后。

他有长头发,他穿的是哪个海军服,然后他在唱的歌,我真的听不懂我。我问我的朋友,他在唱什么,他说。

然后他在场,关于他的奶奶28生的哥顽皮的。

然后我觉得哦,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唱民谣或者唱摇滚唱他的奶奶。我觉得这个有一点特别。

就是我觉得我对他有点好感,然后结束之后,我到他的面前。

然后我就介绍我自己,当时贝尔卡来看演出,我从那个舞台上下来说,你好。

我是一个美国记者,当时心想爱这小老外挺酷的女孩,头发短头发,穿的也很酷。

我给他我的名片,他也写了一本书,他在那本儿卖卖他的书,他叫暂时。

他是一个小说,但是他是写。

一个人,他在高中的时候喜欢音乐退学了,参军其实跟他的自己的生活有一点有一点有关系的书,里面的人也叫六件偏碎。我,我觉得哇啊,很有意思的人,我就想认识这样这样的人。

我记得我买了他的书,然后我反词典,然后因为很多自我不认识,所以我觉得就是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去看每一个字。

我看了他的歌词,真的让我很很感动,他写的都是对人或者对城市的感受。第二十是那一年的圣诞节,我在上海的一个一个小擂的一个演出。

然后他待时候还没有微信吧,短信,他说他在网上看到这个演出的宣传,他说他有可能会来,我发现不知道会不会来,然后演的差不多。

词一点多的时候,我的演出结束了,我下来,看见他在后,他在后面。

然后我说,真没想到你会来,第二次就聊很多了。我的演出结束了,我就在下面跟他一起在看别人的演出啊。一边看一边聊聊了很多很多,或者英文不是特别好啊。他的中文也不是特别好。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够吧啦吧啦吧啦,还聊得挺开心的。

演出结束了,我们去吃夜宵,唱夜宵到凌晨四点。

那时候他住在杭州,他在买了火车,是早晨的,我就把他送到火车站。

从那之后,就越来越多的见面了。

近二年的春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四月一号云姐吧。然后她给我发了个信息,她说他外婆去设,然后我我当时心里面咯噔一下,因为我,我也外婆,外婆对我特别好。

可能在世界上最亲的亲人就是我的外婆。

所以我就买了一个火车票去杭州,我就跟他在一起。 呃,我想他在一个。

那么遥远的一个国家,因为中国跟美国很远,他外婆去师太没法儿回去,我想他应该会很难过。

就从那一天起,我我就觉得,如果你心里面没有火花,你也不愿意去跑到杭州跟他见面,所以他认识,呃,真的是一下子感觉多了很多的乐趣,好像这一块儿。七年之后,我们决定你要去结婚,应该是2011年,我们在他的老家办婚礼。

很好玩儿,我一个另外一个外国朋友,他是做记者,他说,我能来吗?我都没有亲朋友。

然后他说,哎,我可以,我可以做一个新闻Ok可以。我没有想这个事情太多了。后来他拍了很多非常好看的照片。

然后他就编了一个新闻,他们可能对一个一个外国女孩儿跟那一个中国男孩儿结婚,比较感兴趣。 外国的媒体放了,中国的媒体也也报了。

就是有一次就有人想做采访,有的人他们说问了就是你为什么要跟一个没有房子,没有车没有固定的工作的人结婚。

我的回答就是,我爱他,因为我爱他,没有我我,我没有别的原因啊。他们可能觉得有点奇怪。 2012年我们生了孩子,是一个女儿特别好,从神女儿之后,就我们的生活有有一些变化。

结婚之前还有有孩子,之前我们经常去音乐节去酒吧轻音乐,但是有了孩子之后很麻烦,我想去听音乐,我不可以带我的女儿过去,因为那个酒吧都是很多人在抽烟或者晚上太晚了,我要当一个好妈妈。我,我不可以把孩子带到一个这样的地方,所以我开始就不经常去探演出。

我一直上跟我的孩子分享音乐,我觉得音乐是我的,我最喜欢的。

他怀孕的时候,我当时就开始,就是收一下百度一下我们的儿歌,因为我想,哎,这小孩儿他出来了。

他出来之后,我给他听什么歌儿呢。 因为在尔尔卡怀孕之前,我从来没有去关心过儿歌,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没有哪个年轻人去去关心儿歌。但有一天我需要他的时候。

我去百度,我发现这个结果。

让我感到震惊,你会发现我们现在中国的孩子所听的儿歌95%以上,是上个世纪写的音乐性不是很高,可以说是非常低。

很多乐器都不是真的乐器弹出来的,而是用一些那个电脑的软件,谜底的软件给编出来的歌词的价值观。 嗯,我可以说是没有价值观,那离这个时代太远啊,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像什么门前大家想想这这几字呀,还有很多什么丢手绢丢手绢,还有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都是那个时代写的,都是很多是我小时候听过的。

这这过去多少年了,为什么这样。

第二个震惊是孩子出生几个月之后,我们一起去了一个音乐节,一个户外的音乐节五一嗯,下着小雨,我记得特别清楚。

我在演那个音乐节,带着孩子带着推车去了。

我当时的想象特别好,说,诶,你看大多我女儿吃一个音乐节很酷,然后。

还可以看爸爸的演出,嗯,到现场之后才发现一切跟我想的不一样,很狼狈,小孩儿进去之后就就开始哭,我一下都明白为什么了。

因为那个音量太大了,常规的音乐节的现场音量在120分倍左右。

这个分贝小孩儿的小心脏可能会觉得有一点点不舒适,再加上还下雨,还有那个那音乐节,他是针对年轻人的。

所以很多在很多设施上面是没有考虑到孩子。

所以得算是对孩子不友好的一个环境。

我总觉得想给小孩儿换一个尿布,我都找不着地方。

后来我就到了那个餐饮区,把一个垃圾桶的盖子给反过来,把小孩儿放在上面,换个尿布。

那一天,从音乐节的现场出来,我跟尔比尔卡说,我说,以后咱们再也别来音乐姐了。 他说,为什么我说你看到了,这是年轻人的地盘儿,我们带着孩子是来给自己找麻烦的,而且都是年轻人,你带孩子过去干嘛?

刘健说,我们再不不去音乐界,我真的是很很不高兴了,说怎么可以我,我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弃吗?

我有孩子,我要把所有的我喜欢的东西放弃。我真的很不高兴了。

他说,有了孩子就不年轻了吗?

有了孩子,生活就要全部改变吗?

我当时真的心里面咯噔一下。 是啊,虽然我有孩子,我是爸爸,可我心里还是个年轻人,我不觉得我。

我老了,我,我当爸爸,我就老了吗?没有了,我不想改变我的生活,我还想去音乐界像很多。

年轻人一样,这当时在想,为什么中国没有跟音乐界适合全家人一起去分享参加共享。第三个真经是,这跟离得很近。其后不久,他妈妈从美国寄过来一个包裹。

打开之后有一张cd,我一看那个CD的封面设计的很卡通,我又不想听了。我想又是那一种低龄化的儿歌。我对我丢到隔壁房间去了。 比尔盖茨打开cd放那个音乐,因为我一听开头我跑出来了,就惦记他开头了。

我说,哎,你是不是放错了?

他说,没有啊。最近妈妈寄过来那个那个给给给我们孩子寄过来,水滴哇。那张唱片让我震惊,我知道儿歌可以更好,可以好可以改变。

但是我没想到儿歌可以这么好。 那个唱片真的是颠覆了我对儿童音乐的理解,他是一个乐队,我们中文名字叫幸运,家庭乐队。

它的电底,它一个开头完全完全现代化的一个音乐的音乐性吉特贝斯股电盘就是非常高级的一个。

音乐,甚至在某些方面,它比我们国内的很多的吉他手鼓手做得更好。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得了格莱梅奖。

艾米奖,还有美国家长选择奖。

他被美国的媒体认为是21世纪最好的儿童乐队,而且歌词的价值观。 哇,太棒了,有一首歌让我都哭了,那歌叫美丽公主,因为我家是个女儿嘛。

我注意到女儿很小的时候,她就他就喜欢臭美,可能拿一个拿了一个围巾啊,什么都想往自己身上套在镜子面前。

把什么东西往头上。他好像公主一样动动身体什么的。

我当时每次看到他那那个那个那个场景,我就想给他说他虽然很小,我就想告诉他,我想跟他说女儿是美,不止是外在的公主,不只是穿一个漂亮的衣服,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这首歌完整的回答了我该怎么面对你的女儿,他想办公主的时候给他说什么他歌词这么写的。嗯,你的头上戴着王冠,举起魔法棒,什么批准愿望。这是一个描述一个公主的形象。

高潮部分是这么写的,想要成为公主,你要正义而善良,让所有的人都开心地活着。

你所给人们的爱,每一个人都会还给你的。

想要成为公主,你要翩翩起舞在各种路途,不管是顺畅的路,还是艰难的路啊。

那一刻,我眼泪哗啦的下来了,多么好的一个价值观。我后来我女儿大一点之后,不是可以说话沟通的时候,我就跟她说。

我的公主可不只是漂亮公主,还要正义,还要善良啊,女孩?

那一刻,我知道了我该做什么,我跟尔贝尔,他说,爸在这个音乐家叫到中国来,我们要做一些演出,哪怕为了我自己的孩子,我也要做。

他就说了,瑞八k,你找这个乐队跟他们联系一下。我知道他的名字,我就说了一下ok,我交到他们的网站。

我给他们写了一个疫苗,就很简单,就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怎么说,我就是。

你好,我是一个美国记者,住在中国,我老公是做音乐的,我们想办一个儿童音乐节,你要不要来中国演出Love版,他们是一个两口子,他们有两个孩子,因为后来我才知道。

他们跟我说了他的大女儿。

小时候他们跟他说了,他们想给他一个梦想,他说,在你高中毕业之前,我们我要带你吃中国,所以有一个邮件真的来了,说我们邀请你到中国他们这个。

但是,真的吗,因为我们都是美国人,我跟他通过电话,我就跟他说了,我们的故事我们就是谈得来。

从美国这一个开始,我们六六续续的跟二十多个主要国家的五十多主新时代的儿童业家,呃,拆了,在中国的一个演出的协议。

这个中间还挺曲折的。其实很多没有来过中国的人,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并没有。那么,在他们的理解中,中国可能还是上个世纪的那个。

自行车呀,什么就是我们中国的现代化的进程。他们难以想象,看到我们的邀请的时候,他他也觉得难以自信。

过了两年多了,他不到第三年的时候。2017年我觉得我们准备好了,我们把美国跟荷兰跟两个国家的业家带到了中国,第一,暂时在南通江苏南通一个小很小的一个层次,四线城市吧。

离上海很近,但我第一站我,我不敢放在上海,因为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所以我们想在小的城市先试一下,看一看,如果有什么想吃啊,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们在上海。

上海第二站吧,我们在上海可以去调整它,比如说我们现场的音量,我们严格控制在85到九十分贝。这个是孩子最舒适的一个氛围。 然后灯光所有的灯光。

我们坚决不允许到观众去,因为常规的音乐节也好,演出也好,演唱会也好,你看那光很炫唰,唰往观众去打,我们就不允许光到观众去。因为有些LED的光特别有小孩儿,很小的时候能强光会回到眼睛不舒适。我们还现场还设置了换尿布的地方,这是我的当时的一个我自己的痛点嘛。我带孩子气,我找不到环球部,那我自己干的时候我。

我一定要准备一个换尿布的地方。

还有,嗯喂奶的哺乳区?

南通的演出也是一波三折,因为这个事情是新的,中国从来没有人做过,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我记得特别清楚,南通演出开始前一个多星期吧,当地的那个剧院的负责人给我打电话,他说他说我们取消这个演出吧。

他看那个票卖的不是特别好。

接到他电话之后,连夜我开车到南通,请你给我一个当面给你探的机会,我到南通做夜里。

十二点多了,我说,大哥,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但中国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你取消那我当然百分之百的尊重你的决定。

但是我还建议您,因为还有一个多星期嘛,我建议你别取消,如果因此产生了任何的,嗯,跟钱有关的事情。

我赔钱我都愿意。

他可能看我半夜还去去找他,他也可能觉得哎,在这小伙儿还是想干点事儿的。

所以,行,那就继续吧,结果出那一个多星期票全部买完了,后来加了一场。

然后我把孩子放在家里,十天配置了邮件,举办这个音乐节,我们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因为我也不知道谁会来看演出。 我不知道是谁买票,我从来没有去过南通,我不知道南通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就知道草地下还有点近。

尔贝卡跟音乐家说说,你们一定要有一个心理的准备。

也许中国的父母和孩子不像你们在欧洲在美国那样。

呃,就是你随便做一个手势,别人就跟你一起拉个桌了。

我都看了他们的视频,我看了美国的孩子都是怎么样。 哎,他们都蹦蹦跳,然后父母也蹦蹦跳。我说,有可能中国的家长不会这样。

他们有一点包首,我觉得可能不会是这样的,所以你就做一个心理准备。

他们说可以没问题,没问题,我们很有经验。

我记得那个第一个演出是那个love版。

他们到舞台上,他们是很有魅力,因为是两口子煮肠还穿穿的一个非常漂亮的,一个红色的一个裙子演出我们全我们都在那个舞台一侧看着台下观众呢。

演出开始五分钟不到,全部站起来了,全部站起来,大人小号全站起来,哇,那一刻有点卡哭了。

我看了我真的,我哭了,因为我们用了很多很多的时间,我们吵了很多次,架我们。

做了很多很多的准备,然后呢就是为了看到那一看,你要在那一刻,我觉得我们做了个对的事情,音乐没有过节,别说我们的孩子不哭。

而是你没给他一个哭的环境,每一天都在看到一些我真的没想过的事情。我真的以为中国人还是有一点保守,后来就发现其实他们一点儿都不保守。

他们可以接受很多新的东西,所以做手拿手就是。

给我一个新的,对中国的了解和上海,重庆,杭州,成都都非常好,都是演出,不管是座有座椅的地方,还是没有座椅的地方,都是站起来的。

很多父母把孩子架在脖子上面,孩子那个大一点呢,架不动就抱着还能现场啊。这个非常非常我难。你难以想象几百个家庭都把孩子举头上什么感觉。

你一眼望望过去,就像。

一个一个鸟妈妈,跟很多小鸟喂喂食的时候,很多小鸟把那个嘴伸出来,那种特别特别的啊,看着就在幸福。

我们的演出的过程中,有几个环节邀请家长到舞台上,还有一个是要请孩子到舞台上跟乐队一起跳舞。

有一次就是在成都,我们邀请家长到舞台上,有一个有一个奶奶,他到了舞台上。他很酷,他要到舞台上跟约德一起跳舞。

很兴奋,跑过来了,然后ok上上舞台结束了之后,他他杀了舞台。

然后呢,我们过了一会儿又咬紧了人到舞台,但是这次是咬紧孩子到舞台,他又跑过来了。

然后我要很礼貌的跟他说,对不起,阿姨,这次是让孩子到舞台上,不是让感人到舞台上。 然后他有一点,有一点就是遗憾的,都像下舞台,结束之后,每一个演出之后,我都会去跟管中。

了解一下就是我想听他们的反馈,我就我找他,我说你为什么考到五台两次。他说,我从来没有听到那么好听的音乐,我就我想跟他们一起跳舞,然后我看到他,他是跟他的孩子和他的孙子一起过来的。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特别的一个一个事情。三代人可以一起分享音乐。

手拉手手手拉手手拉手,我一生出生手拉手手拉手,我们手拉手。

手拉手手,他说。春霞喝酒。

刘建瑞白卡夫妇创建的这个音乐节叫汉德伊汉的手拉手国际儿童音乐节。

其实他们最早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自己的孩子能听到好听的儿歌。

但是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把这些演出带到了二十个中国城市,现在每个城市现场的观众能达到五千人左右。 刘建瑞,白卡和他们那两个孩子刘娜留开,现在生活在上海。

夫妇俩都认为自己是最热爱的,也还是记者,杂志编辑和音乐人手拉手音乐节,更像是他们喜欢做的一个事情。

柳建和瑞白卡有一个梦想,就是在五年内带着十个国家的儿童音乐家去到一百个中国城市演出。

他们希望让中国的家庭在儿童音乐这个领域能跟世界同步,也希望可以借此来启发更多的中国音乐人来为孩子创作音乐。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好了,靠上来。

来来来来,妈妈,妈妈。

妈妈,妈妈,奶奶呀,奶奶?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