皒sんι杀马特,也是fǎ型師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2月前点击:341
我们再也没有五颜六色的坐在一起撸串、喝酒、聊女孩。 故事FM ❜ 第 526 期 对于 90 后的听众来说,你不可能没听过「非主流」「杀马特」这些词。 如果非要给「杀马特」一个定义,那肯定少不了五颜六色的夸张发型。当然,杀马特不只关乎造型,在音乐、网络游戏等方面,杀马特也有自己的审美取向。像本期节目开头的这首罗百吉和宝贝版本的 I Miss You,绝对是最经典的杀马特歌曲之一。还有这次标题里用的这种由符号和冷僻字组成的火星文啊,其实也是杀马特的重要标志。 估计你现在去翻自己早年的 QQ 空间留言,还能找到不少火星文。 但是,如果真要严肃地开展一场互联网考古,你反倒会发现,我们所说的「杀马特」的定义、历史和流变,都不是那么清晰。 今天故事的讲述人大雪 ,以前就是一个杀马特,同时,他也是个发型师。用铁丝做发型就是大雪的手笔。 大雪的人生可以说是和杀马特史紧密地咬合着。 杀马特对于大雪来说是信仰一般的存在,这也让他的发型师工作有了更丰富的故事和意味。 /Staff/ 讲述者 | 大雪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混音 | @故事FM 彭寒 文字整理 | 闫敬文 封面插画 | One Day 运营 | 翌辰 雨露 ...

皒sんι杀马特,也是fǎ型師

节目开始之前提示下,本期节目当中会有一些粗口,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

嗯,有几个女的,我头发好高啊,也看不到他的年长才呀,但是就有那么多人为了尖叫,你知道萨马特来的人我最在乎,就是我这头发可以说就像人在香山穿的很时尚很时髦,下生意还可以,但是就赶个马车拉一车炭去卖炭。

那马车上还放个低音套放那个患者的心痛。2009。

你要想做一个,就是像他们说的刺猬头这样一根一根的往上粗,对吧,头发特别长的那种的话。

你只能往里面掺铁丝,所以很多是这样压下去砰,它会躺起来的。哈哈哈,对对对对对对对,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取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你刚才听到的这几个声音来源于导演李一凡的纪录片,沙马特,我爱你,他们都是曾经的杀马特。

对于九零后的听众来说,你不可能没听过非主流杀马特这些词儿如果非要给沙马特一个定义,那肯定少不了五颜六色的夸张的发型。

当然,杀马特不只关乎造型,在音乐,网络,游戏等方面,沙马特也有自己的审美取向,包括节目开头的这首罗百吉和宝贝版本的mhu绝对是最经典的杀马特歌曲之一。

还有这次标题里用的这种由符号和冷批字组成的火星文啊,其实也是杀马特的重要标志,估计你现在去翻早年的qq空间留言,也能找到不少火星文。 但是如果真要严肃地开展一场互联网的考古,你反倒会发现我们所说的杀马特的定义,历史和流变都不是那么清晰。

曾经风靡一时的沙马特文化到底沉淀出了些什么纪录片导演李一凡也想搞清楚这个问题。

不过在拍摄了670个沙马特之后,李一凡发现通过重要事件和人物来建,构杀马特使,可能意义不大。

只有听一个一个的杀马特,自己来讲述自己的个人史,我们才能更好地了解杀马特。 对,就是我。就这个时候就看到了沙发法特美,其实我这个片子不是拍萨瓦特斯。

最后就排成一个萨马特们讲述自己的个人史生命史,精神史,今天故事的讲述人大雪以前就是一个杀马特。

同时,他也是个发型师,你在节目开头听到的用铁丝做发型就是大雪的手臂。

大雪的人生可以说是和沙马特使紧密的摇合着。

沙马特对于大学来说是信仰一般的存在,这也让他的发型师工作有了更丰富的故事和意味。 我是大雪,是九三年的人,今年29了,是一名曾经的萨马特。

我是云南大理尔园人,现在经营着自己的小理发店,纹身是维持着自己的生活。

我从小的话,因为我父亲没在我身边,都是我跟我妈,我们一起生活,是吧?

特别讨厌他,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教育,什么叫为人父母,你知道吧,他对子女的教育唯独就只有一样,要么就是平民的骂你,要么就是平民的打你。

我读初中那会儿的话是在我们证上,当时的话,就是因为突然之间因为跑笑嘛,因为本来离家也比较远。

然后父母也没管到自己。

啊,你知道的,去到那种小黑网吧里面去的话,你突然之间你会感觉到你好像走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玩的第一款那个晚夜游戏是魔芋,后来的话玩的是梦幻西游。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有一天去到网吧里面去转个网吧,墙上的那个宣传画都变了变了,进舞团开始出来了。 当时宣传化的话还是有印象的,宣传化的话就是就那两个主角嘛,那个男的跟那个女的女的的话就是非主流可爱型的那种嘟嘟头圆眼睛。男的的话是属于八只刘海往下盖,然后扎了个小辫儿。 当时我的心里是这样的,很蒙蔽的一种状态,就是说。

真的有那么火吗,就感觉说突然之间,哎,你从那个兄弟们冲哈变成一起来跳舞吧。

然后的话我正儿八经的开始真心的去打这个游戏的话,是因为你家务工人员回来了以后弄了一个,现在我们知道拿一个爆炸头甲板儿拉的特别直,那个时候才出一架出一的时候,你突然之间看到人家哎,顶着爆炸头啊,刺猬头啊,刘海拉的很直啊,头发很飘逸啊,那种的你就会感觉哦,原来这种发型是可以做不出来的。

然后就坐我旁边的机子上守在那个肩膀上,啪啪啪啪敲着飞怪的敲着。

反八境啊,最当模式也拧闭着就往上跳了,就看着超牛逼,你知道吧,一个男的,当时感觉他贼算呵呵。呵呵,在我心里面埋下了个种子,对吧。

然后我就开始撸头发,就是前面把眼睛给遮了,后面的话差不多在脖子底下吧。然后的话我就自己买了个夹板,开始把头发拉得很直。

就是拿进舞团里面那个男主角的照片出来做对比,然后尽可能的让它立起来就行了。 然后周围很多的人就开始弄那种比较非主流的造型啊。

特别多国家那个时候只要是哎,除了成绩好的学生以外啊,其他的所谓的岔山基本上都是我那样一个德行。

好像档房发现的话,就警告警告两次,以后的话就给你强制剃光头。

当然,他们也是对人的啊。我跟你讲那些的话,都是对于那种用他们的化石可以挽救一下的。那些学生像我们的话没必要了,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你可能注意到了大学刚才提到的学校里流行长发的时候,用的词是非主流,用大雪的话来说,非主流要小清新一点。

而沙马特追求更夸张,更极致的造型,当然那时候大学和同学们也不在乎这些区别,因为出生在偏远的乡村,对于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网吧和网络游戏突然带来了新的信息,渠道,解压方式和审美刺激。

这好像原来平静的生活终于又搅动了起来,孩子们的人生轨迹已经因此改变了,主要是因为迷上电脑,那你要上网,你妈又不给你零花钱,你得想办法吧。

比如说收点保护费呀,然后把家里面的粮食啊弄点出去卖啊什么的都干过。然后就因为这些事情的话传到了。

我们班中的耳朵里,当时我就记得他在讲台上开始骂我就是很严厉的,骂得很难听嘛,又说我是属于那种有人生没人教的种。

然后我就受不了了,那一个时刻就真的受不了。

然后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们当时的教学调整也不是太好,两个人做一条凳子啊,那个不是靠凳,也就是一般的那种板凳。

我就起来一脚,把我的同桌给踹倒了,拎着百顿腿儿就上去了,同学都拉在我上。然后班主任就跑到门口去。

他就问我说,你是不是不想读啦。我说,我肯定不读啦,我肯定不呆啦。 他让我写了一篇保证书,就是我自愿不读了,要让我的家长来把我。

带回去我也没去找我妈,就让我爷爷。当时我爷爷七十多岁,他就问我了一句,他说你还在这里呆吗?我说不呆了。

我也就带着我走了。

后来的话就是看到很多务工人员回来啊,一组光鲜亮丽啊,然后个性感觉很新颖,很独特,花钱大手大脚的,就感觉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知道吧。

然后就特别用的想法就是我要出去,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我再怎么样,我都不想待在这个地方。 不出意外,大雪的爸爸知道这件事儿之后,专程赶回来把他收拾了一顿。

但大学是打死都不愿意再回学校了。

那一年是2009年,当时的大学只有十六岁,连身份证都没有一个人出去闯荡谈何容易。

不过大学有亲戚在昆明打工,最终大学的爸爸决定把他送去昆明。

如果说在家的时候,大学捣着头发,还只是弄着玩儿,那前往城市就是跨入下一个阶段的试炼。 在这里,沙马特被标上了不同的价值大学需要在头发和工作中做出选择。

这就不是玩玩那么简单了。

离开我妈了,然后又到我姐我哥身边了,我感觉是不是从一个牢笼又跑到另外一个牢笼去了。

呃,我哥跟我姐对我挺好,但就是我受不了那种,他们一定要用一种长辈的语气来跟你说话。

来一套一套的教育的。你的那种感觉跟我跟我姐待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就直接出去了。

当时随机而来的问题又出现了,那就说我顶着那样一个头发,我去找工作,然后我年纪又小,学历又低,谁会要我呢?

当时我的头发也是比较长了,脖子后面的头发都已经到你的背的中心了。 那个时候的话就。

看到人家在门口提了招聘本店招工这样子,然后人家看到我那个造型地球澳门标了,问了好几家都是一样的。

哎,终于找到一家了。然后那个老板看了我一下,就问我说,可以工资六吧,帮你吃住,必须就把头发给捡了。

你知道当时我是去运品什么样的一个工作吗?

餐厅后厨大闸,一个餐厅后厨大砸,你让我去把头发给剪了,我又不是脑袋有坑,我去把台湾捡来干嘛呢,我就肯定不干啊。

完了没意思,剪头发我就不做了,我也不会去问这个事情,我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我说,我去找一份工作,关我头发有什么关系呢。

干嘛要逼着我剪头发呢,对吧,我都挖藏了,我可以扎起来啊,实在不行,我可以戴个帽子啊。

怎么说他都不会影响吧。

不住了,以后的话我能怎么办,要不是每天下六大瞎走,但是我又没钱,而且当时我住的那个房子。

他是城中村的一个小房子,特别矮,24小时,你必须要得开灯。

你想吗,六十块钱一个月的房子,他能好到哪里去?

门是没有锁的,就有一个木头门。然后的话你随便抬一脚,那就开了,就一张床,然后两个指向,然后吹风机加班儿加那个必须的完那个标配啊。

必须得有啊,我不管去哪里了吗,可以不带钱包,可以不带身份证,那这两个东西必须得带我的所有家长就这么一点,那就这样熬呗,一早浑身上下就只五块钱,那五块钱我还不敢用。

当时买了很多的压缩饼干啊,馒头那个日子过了一个多月,刚开始的话是一天池上一顿,然后再后来的话就是一天吃个两两天吃个一顿,这样子都感觉到自己肚子不是在叫了在抽的那种空了。

然后打开压缩饼干,吃它一块儿水,弄头上结点水,这样喝,这样子我也要过知道吧。

然后那一天,因为实在是就在房间里呆的心慌了,实在没辙了,我已经打算妥协了。

那天我就跑到翠湖公园,去昆明的翠湖公园,因为那里是个免费公园嘛。

我那天的话是中午差不多十二点。

我在考虑我是把头发捡来去找份工作,还是说是继续流到头发,继续去看。我很迷茫,很临摹两可当时的话,头发只是自己比较喜欢,觉得很酷。

但是还没有达到像后来那种,就是沙玛特已经根深蒂固的成为自己心中的那种感觉了。你还没达到那个程度呢,因为那个时候还在可以选择就是。

啊,我要不要去捡啊。

然后这个时候呢准备我要走的时候我要回家了嘛。我感觉我该去找工作,或者我回家,我要走了。

我就看到我师兄跟他的朋友,他们三个人就在翠湖边上,那边走着就拐了。 当时我师兄的话是标准的撒马特造型很帅的一件,那一个就是小马甲,然后配一件大领衬衫,然后双色的紧身裤,肩头皮鞋,头发的话,真的可以用五颜六色来形容彩虹狮子头了解一下,呵呵呵呵。

正儿八经的刺猬的农猪里面塞亚人的那个造型差不多就是那样子了。

哇,感觉那份钟我跟你讲那份钟就感觉啊,太他妈帅了真屌啊,然后就全部资金上去打散了嘛。

就是帅帅哥,你们在哪里工作,我去找工作,他们都没要我,那我就想问一下,你们到底是做什么工作,你可以留这么惨的头发,对吧。

然后我苏轼在看了我一眼,他也很热情,他说,诶,做发生事你就得留啊,那我就觉得啊,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做发型师。

然后我就问说,要不要燃?

然后他就说,我这边的话是不要了,当时的话我可以介绍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就是我师兄的师傅,也就是我的后来的这个发型师,我这个师傅,对吧?

他说,到时候你就报东方红就可以了。我说东方红介绍过来的,我拿了一块钱出来坐公交车,然后我就去到那里去了。 它的地方是盘龙区的盘龙市库,农美发商务会所老板就出来了,就是我师傅就出来了,他就问我说,哎帅哥,你要剪头发吗?我说,不是我说我是被哪个介绍过来的,我就想来问一下,你们这边还招人吗?

然后我师傅就说一句招啊。

然后,我听到了这辈子最他爸听得最爽的一句话,我师傅给我讲了一句,哎,师傅,我说你这腿化流得好啊,再流畅一点。

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瞬间,哎,很多人告诉你,把头发剪了,头发太长了,就他告诉我,你这头发可以呀,留得够长啊,再留长一点,我给你弄个发型,绝对算哎,完了。

从那天开始我就踏入美发行业了,就到现在了。一转眼零九年到现在2021年都过去十二年了,我感觉这个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了。

所以说我的头发就保住了,第二天开始去正式成为美发学徒,然后取得第二天当时店里面的一个师傅。

可能是为了炫技,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啊,现在的人他要照顾一下什么的,他就给我弄了我的第一个杀马特造型。

哇,那一分钟做出来完全感觉不一样了。你知道吧,可以这样讲,我当时的造型完全就是孔雀开屏。

就好像说是你在你的脑袋后面放了一把扇子,那个扇子上面的颜色全部都有,然后最前面的刘海的头发都是值得往下拉,遮住我的一只眼睛。

然后我们就坐在门口,哇过去过来的人都盯着我们看,你知道吧,打之后就感觉你是有那种妄中瞩目的感觉。

因为你要想在我去应聘个服务员。

一个厨房的砸工,人家都不要你吊都不叼你。

然后突然之间,哇目光全部在你这一边了,肯定是满脸嫌弃了嘛。大家看我的目光,绝对是嫌弃了我自己都看得出来啊,他那个嘴角拉得很低,然后眼睛眯成一条缝。

那是最起码一点,你还看我啦,你会觉得那种感觉好屌。

然后过了话,一个多星期,我师兄从他上班的那个店里面回来了,他不在那里做了。 你想吧,这个算得上是引路人的,这个师兄他回来了,然后我们的感情也就开始豪宅了,是吧?然后他就看到我。

他就说,啊,师弟,你怎么能穿这样的衣服呢?又不好看又没个性,然后你才怎么着,他就把我带到他住的房子里面去?

他就把他的衣服借给我穿一套航板的景深小西装很常见的,但是它的那个颜色有点烧,有点粉红色的一套。

我的发现已经不是孔雀开平的那一天,我的那个是个大捧松,也就是我整个脑袋就是特别蓬特别炸。如果打个比方的话,当时你的脸的话好像是一把勺子那么大,但是你的头发已经超过一个盆了。

然后我师兄很热情的给我化了个妆,首先是画了一个烟熏的那个,眼眼特别黑,两只眼睛青色的存在往上一涂,然后整张脸稍稍的那个就是刷白了一点。

然后看着那个镜子里面啊,我说,我突然之间瞬间发现一点,在他妈才是真正的我。

我觉得真正的我就是一个性格外放,比较真实的自己,而不是说是我一定要听我哥的我姐的,我妈的,我爸的,我一定要听这些人的话,或者是一定要听按照他们的想法来做事的一个人。

我想搞成什么样的造型,我就是什么样的造型,我没有听到那些的话,我就感觉那才是我。

我觉得我这几年都是白活的,我根本没有做我自己,我师兄就跟我讲啊,他说一定要好好学。

很快你也能成为法先师,然后我后来的生活就是很无聊啦,就是上班下班,学习上班,下班学习。

然后的话,慢慢的身上也没钱了,连六十块钱的那个房子你也租不起了,因为又没有工资。

我就告诉我师傅,我说,反正我每天都要在那个就是店里面,你们下班走了以后我还在后面自己学啊,是吧。

拿材料出来自己练,那我就干脆把被子也拿一套过来这里,反正我弄完以后把门关了,卫生打扫好了,我就睡洗头床呗。

我师傅也答应了,我就在那个洗头双上,这样子待了一个多月,拿了几块毛巾把它凹槽的那个地方铺好,然后人就往上一躺,然后被子就盖在身上。 很多时候像因为你去理发店里面,你去躺着的时候可能会舒服,但是你睡一夜,你就会发现你腰太痛了,你根本受不了。

而且,哎,我当时去学的时候。

那个手上开了一百多个口子,然后口子恢复好了以后的话又泡了水,泡了水了以后洗发水染发自己烫发水,又开始咬自己的皮肤,然后它就会变成黑色的。

我根本没有那种坚持下去的心了。

然后我就拿着笔记本嘛,因为我当时做学徒嘛。

在我每次想放弃的时候,我都会把我的笔记本拿出来。 在那个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我写了这样一句话。

每当想放弃的时候,想想你为什么开始我开始就是因为我在镜子里面看到了最真实的自己。

我成为了一个三马特,然后这个爱好的必然条件就是我得要成为一个法型师。

就这句话一直激励我,然后就一直忍着,忍着忍着,等到最后我成为了一个法型师,最后熬过来了,真的也熬下来了。

大学不仅成为了发型师,而且因为热爱他在杀马特发型上做出了很多创新,比如为了做出处理效果更好的发型,他会把铁丝掺在头发里。

所以一年时间不到大学就已经小有名气了。 就在不断帮别人做造型的过程中,大学也结识了不少杀马特。

甚至他也影响了一些人,带他们成为杀马特慢慢的大学有了自己的一帮杀马特兄弟算上大学,总共六个人通过他们大学第一次意识到称为沙瓦特的原因可以有很多种。

这帮兄弟中有一个人叫大娃,他也是大雪亲自做过沙马特造型的第一个人,它的外号叫大娃,造型的话有点像冲天炮锥形的一个塔尖儿一样的。

我是按照他要求给他做的,但是的话,你要想你晚上走的话,他肯定会往下他呀,对吧,你放再多的话叫他都不行啊。哎,牛逼的时候到了,就是操牛逼的。我拿了一双,那个就是一次性筷子。

两个筷子立起来,然后我的话就把头发往它别,它慢慢慢慢的绕,一边绕一边喷发酵,然后最后你会发现诶头发干扰立起来了,他不会倒了。

然后我就发现,哎,感觉起来了,当时还差点那么细差,什么他没化妆他妈的他竟然不化妆。你知道吧。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就给他画了一下,爷爷,我选择的是红色的,血红色的自杀小分队里面那个小丑的那个,那个红色红色往上面一怼,然后的话,嘴唇的话,黑晶晶的那个颜色往上一覆,旺。

瞬间那份儿就起来了。

然后他特别高兴,拉着我啊,师傅长师傅短啊,然后的话又是跟我要联系方式。

我感觉诶,有点从他身上看到我的影子了,从那次以后就正儿八经的认识了他,隔三差五都会跑到我们的理发店来。

他的话是这样子,他爸的话是挖煤炭的,矿洞倒塌,把脚给砸坏了,然后我们一些好,就是属于半肠肺一样的。

然后他妈的话是受不了苦,带着他妹就改嫁跑了。 家里爷爷奶奶带着从小受尽各种欺负,各种欺负。

他受到的最大的侮辱就是同村的一个小男孩。

把他内裤脱下来,往他头上皱去了,包括到了学校,人家都会欺负他,他就跟我讲了吗?他说,我走路啊,我吃东西啊,我三个厕所啊什么的,他们都有那个说的地方来找我麻烦这种了嘛。

你会发现他做什么事情都是错的,在别人的眼睛里面都是错的,那就是被别人欺负的凌辱的对象。而且他被人家欺负了,他还不敢回去说。

所以他只是读到什么,读到小学六年级的没毕业,到了十五岁了以后,就跟着同村的工人开始失去了,就跑到昆明去了。

当时他们的话是有工作的话就去做,没工作的话,就住在我跟你说的那个白龙氏的那个城中。村里那天他在工地上也是干活,然后的话,我拐到脚,他们的那个工头硬要逼着他把剩下的那点活做完了才对他走。

他就起来了。当然那个时候他头发也是厉害的啊。

他就跟公投很霸气的说老子不干了,回来了以后的话,他换了衣服,弄了脚,然后跑到店里面来。

然后我们这个是聊了,我就问他说,哎,我们也认识这一久了啊,因为为什么进入萨马特,他跟我讲的就这句话,我把头发理财了,染了眼神,染不打我了。 但是还有一个人,小庆。

十四岁,十五岁。这样子个子比较小,皮肤比较黑,瘦瘦的眼睛稍微有点眯肿起来,那种感觉嘛。

特别内向。我们那个理发店的对面有一个叫井大气修厂的,经常性的会看到啊,他在修车场里面会被其他的那个修车工的师傅欺负。

然后那点小心过来剪头发,你给大家讲,我说小信啊,你这个脸型不对啊,我可以给你弄个另外的发型。

他说,好啊,我就按照我自己的想法给他弄了一个三马特。

弄好了以后的话,我拿红色的彩盘就在他的头顶上给喷了一个爱心。

然后小金看了没出身,什么都没说。当时他稍微的笑了,他骚的笑了一下,他应该是很满意催发型的。第二天我就跑到他们厂里面去上厕所嘛,赶好他也在。

因为那个厕所很简陋的,连隔板层都没有。 我们两个就一边蹲着,一边在聊天了嘛,然后就开始把他的那个qq号码拿到手里边了。

我经常会去看吧,它上面就是一些很偏激的语言,作为我的哥哥。姐姐,我把命给你们行了吧,这样的内容?

或者是你们是真的看着我活着,你们很累是吧,或者是我死给你们看行,不就是很厌世很偏激的那种语言,然后慢慢慢慢慢的,最后不知道了,他们家里面算上他已经是老六了。

它是最小的一个。

所以说他受到的欺负,不是说是来自于外界,是来自于他头上的内务个兄弟姐妹大看一定应该是受到哥哥姐姐的冷暴力,然后造成这样的一个性格。

他跟我讲的最多的就是说,是啊,你们真好,他很羡慕我们可以这样讲,我当时我就在想,我就说是其实有些萨玛特啊,像我一样啊,我一个萨玛特,我是因为爱好,我是因为一种信仰。

但是像他们变成杀马特,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已,不被欺负而已。

除此之外,大学的团队里还有三个人,他们是小帅笑天和小表弟。

小帅人如其名,按大雪的话来说,他就是金城武和贞一剑的结合,但你绝对想不到他在做着什么样的工作。

他在收干水,为了保留头发,小帅宁愿收干水特大学很像从小在家暴中长大,他做杀马特也只是为了多得到一些关心。

孝天没有小帅那么好的外形条件,个子也不到一米六五,所以他玩儿杀马特,主要是为了找女朋友,而小表弟呢,他是被他爸扇着耳光拖来理发店做学徒的。

为了跟他爸赌气,小表弟就做了傻马特。

这是他对父亲安排的一种报复。 不管在理发店还是小作坊,不管是拉干水还是扛水泥。

沙马特们似乎总是处在边缘位置的更边缘,他们几乎有一个共同的身份。

九零后农民工二代,他们大多也都是留守儿童,学历不高很小年纪就辍学出来打工大雪说他能从大娃,小庆他们身上感受到一种由内而外的孤独。

好在他们找到了彼此大学,带着这些兄弟们一起生活,一起溜冰一起泡网吧,也一起经历了他们杀马特岁月中最风光的日子。 我们这个小团队开始聚集在一起了。

住的开始住在一起了,则是我们一起去溜冰啊。去泡网吧呀,或者去炸街,对吧?

哎呀,好像说,是啊,我们终于找到了跟我一类的人,就是说的话,会有一种很简单的小温暖。

最风光的事,就是说是溜冰场给我们免单。当时我在溜冰场里面是怎么的,我可以原地起飞,打花式溜冰啊,很高难度的那种我都会玩儿的。

然后其次一点,我们在里面才会有更多的人进去里面玩有很多人啊。这,这是我们去那个溜冰场去看沙马特学女吸引了女孩子去来看我们,然后就有很多男孩子进来看女孩子了。

那你不免他怎么行呢?

而且当时是可以很嚣张这样讲,有一双溜冰鞋是我经常穿的嘛,不管再怎么忙,生意再怎么火爆,老板都不会出给别人。

就是留给我去算我们不只说是溜冰免当,有些时候去吃烧烤也不用给钱,然后网吧的话更多了,经常性的免我们的到什么地步,我跑到那个网吧里面去跳那个进舞团的时候,我一进去舞。

王卡一刷机子,一看网馆那个就跑过来,哎呀,大雪哥,你来啦,对吧,很多人就围在你身边,就是请你帮他去把那个曲子给过了,因为他们跳不过去嘛。

那个时候是最屌人,这种情况就持续了一个半年左右。

哎呀,反正就这样子,半年以后的话就开始全网开始封杀杀马特,不管线上线下。

大雪至今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从2011年开始,大学的空间相册游戏信箱会经常受到大量的谩骂留言,甚至他刚登六游戏救人刷喇叭骂他。

你可能不知道喇叭是游戏里的一种付费道具,你用喇叭发信息,所有的游戏玩家都能看到大学承受不住这样的伤害,他不得不删完了相册里所有的照片。

其实也就是2010年到2012年的转段时间,微博上开始出现了一些段子手假扮的杀马特。

他们以自黑的方式吸粉。

没想到,这最终发酵成了一场通过嘲讽杀马特来取乐的网络狂欢。

到了2012年,甚至有黑粉伪装潜入沙马特各家族的qq群和贴吧,在取得管理员或者是巴主的身份之后,大量踢掉禁言真正的杀马特成员,并且制作了很多污名化杀马特的图片,视频和故事。

慢慢的,这种抵制甚至发展到了线下很多杀马特的记忆停留在了这一年,最恐怖的石头是线下的石头,是人家会在你的理发店门口订烧我们理发店的对面也有一家理发店叫发店。

然后他们门口的话有几棵树,然后就有七八个社会小青年坐在那里,呃,就看到有人进去了,弄了个萨马特划线出来,一出来就被他们打了。

一出来就被打,然后我们这个团队第一次遇到的危机是什么。

一二年了,已经是到一二年了,那天是大家都发工资了,然后我的话就出去吃烧烤,当时因为我是最大嘛,我已经是十九岁了。

孝天是最小的,他十四嘛,对吧,孝天小五五岁。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我们平均年龄,我们六个人的平均年龄,也就是在十五六岁的样子就去吃烧烤,但是你要搞清楚,我们还是造型,还是跑失着有的。 然后他那个烧烤店的话是,就是外面有一个厅,然后里面还有一个厅里面的外两个大圆桌。

我们只有六个,他们有两大桌,他们的平均年龄就是在230岁。

然后其中有一个人就出去上厕所,然后就可能看到我们了。 过了一小会儿以后,就看到里面就开始嘈杂的声音了,就开始骂骂咧咧的了。

然后就突然之间就全部冲出来了,就把小庆给压住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骂了,就好像是那种老子教育儿子那种样的,就该是各种侮辱侮辱了以后的话就开始说,是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头发给烧了?

他就这么说的,他就这么干的,瞬间就开始点火了,小心差不多吓傻了。你知道吧,因为头上都是发胶嘛,火一碰它就整顶头发瞬间就烧起来。

然后他就哇哇的叫,然后这份老板就冲下来,老板一冲冲下来以后,就把他前面的那个就是围裙就摘下来,就往他头上一问。

然后头发就烧了,因为我们在他头发还没被烧的时候就被他们按住了。知道吧,他的意思是挨鞭子烧过来,不只是烧小青一个的。

那你说我们六个人啊,我拿什么反抗烧烤店老板担心闹出人命,很快就报了警。

最终除了小庆以外,大家的头发也都保住了。

不过警察也跟大雪说了他的经验。

如果你们不剪头发,下次还是会被人家打,那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萨马特呗,你觉得公平吗?

所以最后想想了吗,少天开始退了,第二天他就跑到店里面来,他直接替了一个毛寸,你知道吧,还跟我说到,我不混了,我还是说正常人好了。

那行没了,小田第一个走了。小庆的话是第二天早上走的,我请取得很。

然后后来的话慢慢慢慢的像大娃呀,然后小帅呀,小表弟呀,这些人就开始慢慢慢慢的直接,就是不跟我们联系了。

在压力和失落中,大雪还没有放弃杀马特对于很多像大雪这样真心喜欢沙瓦特的人来说,那段日子真的很难熬。

沙马特到底是什么,他当然不只是造型,至少对于大学来说,杀马特带他开始有一段关于自我的探索。

让他知道自己也可以被理解被需要。 可以说,沙马特的外延就是大学的青春,那放弃杀马特又意味着什么呢?

2014年大学和认识了五年的女朋友,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一起回老家。

女方家长希望大学把头发剪了,兜兜转转大雪,又走回了2009年的那个岔路口,一边是头发,一边是今后的人生大学又要选一次,那你总得选择一下的吗?

其实那个时候心里面已经崩溃掉了,我就跑回店里面了嘛,跑回店里面以后是另外一个同事跟我讲的,老赵,我偷袭好了,我坐在。

镜子前面,然后我就一直在想,我就说啊,结了推了,推了个子弹头,老子准备出我说单头子你别推,别推我再想想,然后过来,或者好吧,你给我剪了,然后他准备要剪的时候,我也告诉他等等等等左一次,右一次,左一次右一次。然后我师傅当时就在我后边给一位客人剪头发。

然后他就转过来了,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推子就下去了。

那一推子一下下去的时候出,就感觉你出店了一样,手脚都感觉是冰冷的,眼睛前面白的一片一样,那种感觉我就看了他一眼。

他说,我帮你下决定吧。

然后就捡了一个子弹头,看了那个减万的那个造型,我真的觉得那个不是我。

我把剪好的头发全部剪起来,然后拿橡皮筋扎好,放在一个小袋子里。

我根本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当时可能是下意识的动作,然后就领回我住的地方,然后边走我就边哭了。 我把头发收好了,拿回到家里面去。以后我又折回去店里面继续上班。

然后我师傅我师傅他也把头洗了,然后他就逛街,那你也把我捡了,我就带了个卡子,给他推了一个小源头。

然后那一天,我们店里面的所有人就把头发全部搅了,老赵直接挂了个罐头。 其实那个时候,萨马特已经很难生存了,青春总会有结束的一天,曾经的伙伴们也都散了。

大学剪缺了头发,扛起了更多生活的担子。

2015年大学打算结婚了?

为了将来的生活能更好,他决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立法店。

那一天他又把大家找了回来。

人可以重聚,但是有些东西遗失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再次重聚的时候,小庆没来,其他的人来了。那个时候的话是一五年,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决定准备要结婚了。

然后的话我也自己开第一个店了,开业第一天嘛,他们过来跟我炸炮子啊。然后我们几个又聚在一起。我们没有像以前的问一下家常理短年做什么,就是简单会讲,你现在做什么?

对不对,工资怎么样,最终再也没有说我们五颜六色的坐在一起撸着串儿喝着酒,然后聊着哪个女孩子漂亮没有了,没有那样的感觉了,完全没有了,好像很陌生。

那次以后好像就是真的已经是分别了。

后来我结婚,我去邀请他们的时候给他们发请帖啊,发信息啊,都没有人会。

我一直不换手机号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我觉得说手机号这个你换了很多,联系就断了。 以前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他们是已经把我的手机号是背下来的。

因为那个时候小庆啊,小帅啊,小表弟,他们都是没手机的,那有些时候他们泡到妞啊,或者是找到女朋友啊,要联系的嘛。

所以说他们一般给人家的号码都是给我的号码,所以说我相信他们肯定会记得我的号码,那他们就是没打过。

自始至终没答过。

刚开始是芒果,当时慢慢慢的就好了,特别是有一段时间看到他们啊发出来的空间,感觉他们都过得挺好,我就觉得说,是啊,他们终于找到他们自己的生活了。

代替的问题找到了。

到现在为止的话,我感觉那个算是我青春的一个美好吧。

最起码我闪光过,我嚣张过我霸道过,我欺负别人,别人也欺负过我,我也做过我自己,我也去那个按照别人的信息之后。

如果当时没有抵制萨玛特事件,诶,现在我应该还是一个萨玛特,还是顶着夸张的造型,穿着几张艳福,化着浓浓的光走在街上。

而是如果以后三马特重新活起来,说,我应该不会去玩了,一个是我变了,一个是萨马特变了。

他是另外一群人心动的萨玛特。

是他们想看到的萨玛特,他都是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该有的东西。

我的青春已经在那里玩过了,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实习生,严静文。

另外也要感谢导演李一凡和天使对本期节目的支持。

如果你有一段和沙马特有关的青春故事,欢迎你在评论区里和我们分享,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