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高考救了我;1990年代,我救了一个人的高考
gezhong2022-02-19  478

故事FM ❜ 第 385 期 上个礼拜,在那期关于体罚的故事的结尾,我们提到过,有一位 65 岁的听众给我们投稿讲述了他在六七十年代的中学里的经历。 这位听众叫胡蜂,曾经是一位教师、记者和作家,现在已经退休了。正好在那次采访的时候,他说在网络上看到了一些关于高考替考的新闻,这让他想起了很多往事。 /Staff/ 讲述者 | 胡蜂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梁珂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珂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Under The Sewer) - 彭寒(片头曲) 02.LA4 - Moby(帮教会) 03.georgson - Eno(逃课) 04.Wood Writing Session(重新高考) 05.Those of Us Who Were There(奔走无果) 06.Serene - Kraffa(片尾曲)

1979年,高考救了我;1990年代,我救了一个人的高考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上个礼拜在那期关于体罚的故事的结尾,我们提到过,有一位65岁的听众给我们投稿,讲述了他在670年代的中学里的经历。

这位听众叫胡峰,曾经是一位教师,记者和作家现在已经退休了。

正好是在那次采访的时候,他说在网络上看到了一些关于高考替考的新闻。 这样,他想起了很多往事。 哎,我胡风。

今年是65岁,呃,我是1969年的九月份去的几个青海的蔡达摩。

六九年九月份以前的我生活在苏州。

那么当时这个小学四年级,因为文革的缘故,我们一家人包括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现行反革命。

我的外祖父是历史反感,你当时都被搜押了嘛这个哎,那么我就自然而然就试学了。 后来富科闹,革命过后。

我也到处打听过,我能不能去上学,然后呢,我有个哥哥,他们当时在西藏工作啊。

后来他又到这个青藏公共管理局啊什么的这个,所以我就去到青海去投奔了我这个哥哥,这叫我就直接就上中学去了。我虽然小学没有毕业。

我这个班主任就是一个在那边的土生土长的一个汉族。这个老师信甲,他两只眼睛比较大,他很瘦削,他有点喉力吼气。

就是整个的。但是他又比猴子要庄重一点,而且他有侵害本地的这种人的特征,两个全国比较高,他可能也就是二十多岁吧。那时候不到,应该是不到三十岁。

当时也有感觉,因为很身份很身份啊。作为一个新生来说,刚刚到那儿去的时候,他有点不待见。我特别特别严重的一个问题,就是从我这个噩梦开始。 有一次他上课,邻居详细他的语文课嘛。

他就冲进来冲进来。过后啊,我其实当时没有看见他进来。

然后有一个孩子就是非常调皮的人,他坐在这个教室的比较前面,第一排嘛,他不知道在做什么,被这个贾老师看到了,然后贾老师就直接冲到那儿去呢,大概是在训斥他特别火,他好像对这个孩子啊。

我们每一次啊,这个上课前都要读一段毛主席语录的,那么这个时候我们的锚点语录呢我已经打开了。

打开翻开的那一页呢,就是我要读的这一段。

其实这个是应该说我们的排查,那个时候这个班级不叫班级了,叫牌。

排长其实就是班长了,排长要要指定翻到多少多少页,读哪一段那段我呢,随便一翻就翻到那一页了,其实还没有开始领读呢,我就突然之间就把那段语录就给读了。就我就说,被敌人反对的不适合坏事,而是好事,其实是完全是无意识的,但这么一读过后,整个空气就就就凝固了嘛。这就我一出口,我就知道坏了坏菜了,因为我也觉得这是有针对性的这个因为我后来看到他和那个皮娃娃在怎么样长短那么一件事,而且他好像把他抵留出来吧,这个就是从他的座位上。

那么这个时候他放开琵琶吧,又是因为他特别喜欢甩书嘛,然后他整个脸是通红的,那那个时候就慌着神了嘛,那这个时候就客求可以不上了嘛。

呃,这个许多问题都不是太大了,现在他专门要处理我这样一个问题呢,那就是我是属于敌我不分了嘛。

因为他在处理一个所谓的人民内部矛盾就是和一个学生,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我居然可以上升到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儿。

这样一个高度,在他看来呢,我就就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这样一个人了嘛,这就然后就从此天天帮教会。

这里胡峰所说的邦交会,可能有些人不太了解邦交就是指帮助教育这个词一般是用在轻微的违法犯罪者身上帮教会呢,就是给这些人开帮助教育的大会。

那么他每天我多到有的时候,我是要站在台前,就像我的父母亲被批斗一样的,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实质性内容,然后就针对性很强的读一些矛盾语录。

人人过关多翻起来,有的时候就像批斗一个坏分子一样,一个一个一个小反革命一样,我就直接背到教教到讲台上去。

当然,我耳头也不敢昂起,也不可以昂起的。

其实有很多这个所谓的细节,我,我倒是真的因为事过境迁啊,印象最深的就是无非他们的表情而已了。

是声色俱厉的,而且非常非常冷漠,他们真的就把你当做一个很敌对,很敌对的这样一个对象来看待。

因为老师是这么以以为的是这么这么认定的,那么他们有的时候也是这么认定,也是这么以为的。 在胡风的记忆里,像这样的邦交会,几乎每天下午都在发生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会成为周围同学举报他的素材。

引来新一轮的狂风暴雨。

胡峰觉得邱老师针对他的这场旷日持久的批斗,更像是在竖靶子。他之所以要针对胡峰,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在班里树立起一个反面的典型。

方便他进行班级管理以及树立微信。

一个班主任我也说了,在中国不仅是过去,现在将来他想毁掉一个孩子啊,我觉得是特别亲高玉己的。

那么其实我刚才讲这种精神上的体罚,这种虐待,而且是没办法,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关键是这个他告诉我下个礼拜,这个会不开了,这也可以了,是不是?

那么后来我实在走投五路,我就开始不到学校去了。这就上课的时候,我那时候在一些地方藏了一些我借来的一些小说啊,这些啊,讲一些书嘛。 呃,那个地方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草潭啊,那里头有很多很多的野禽,还有甚至还有泉水。

呃,清朝是比率的天使展览展览的,那么我就在那儿可以疼一天。

我有的时候两三点钟在公路上,在在在隔壁躺狂奔的时候,应该有时候有些长途车嘛啊,这个都是附近单位,他们有时候打灯一照。

因为那个车过来的时候会拉起非常非常高的。这样一个沙城啊,面积非常非常大,因为都是沙石公路,我就会远离这些车。

那么我就会避开,那么我就继续在在旷野里头啊,就奔跑。

我其实就是无非想让自己累一点,这样我就可以睡着嘛。

其实就当时对我来说啊,我因为是无处可去的,就是一直在做这样一个流浪嘛,大概就是半个月时间吧,学校是要开除我呢,因为我这个矿科累计多少,其实它一开始也不通是我。

他故意应该说挖个坑嘛,就说所以有时候有些老师他心里阴暗起来的时候,你一个孩子,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是不是啊,这个然后他居然就就足足的给我放了十五天。

因为连续旷课十五天,而且不请假,没有缘由的话是可以开除的。这个这个,那么,再加上我是一个问题学生吗?

而且政治上有有有有,有特别不牢靠的这么一个孩子嘛,那么像这个是可以开掉我的,这也是没有问题的。

我哥哥就知道了吗?

等到晚上他就等我放学,我看看世界差不多了。我回去的时候,他在等我嘛。他第一句话。

就告诉我,他要把我送回老家去吗?

其实有的时候过去有人警察在讲故乡啊,是疗丧的地方。

其实我对我的共享弃此统恨,因为把我全家报我本人,哎,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就是这波所谓的相亲相亲吧。

所以我就我就崩溃了,我当时就放声大哭嘛。

医生要把我送回去,我想那是一个地狱府,一个炼狱。

你想象一个孩子,独自一个人在家,有座风,可以把门吹开掉,真的是汗毛凛冽。

那次我会躲在一个墙角里头不出身,我觉得不出身没有东西就可以伤害过了,所以我就特别恐惧被送回去。 当然,我哥哥。

很愤怒,他觉得我怎么可以这么不乖呢?

这个家里头遭过这么大的变故,然后在那种情况之下,我哥哥就要去处理一下一个问题吗?

当时其实作为一个孩子,如果是被学校开除了的话,那他判的就是一个死刑,而不是一个无期徒刑了。

他将来工作也好,婚姻也好,就方方面面吧,他就会被定上了这个所谓的耻辱助,像这个它就是一颗大卫星嘛,就是一个红字。

你这个是根本无法洗刷的调查,像这些进入你档案过后。

像随就这种统治术,这个从档案这个角度,它可以让你一辈子老儿实实是不乱说乱动了。

最后后来交涉的结果,劝去自动吞选嘛。这个叫1970年,十四岁的胡峰从中学退学开始工作。

在那个时候,他所从事的都是繁重的体力工作,比如养路或者是采矿。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只能这样生活了,家庭故乡和个人的理想都已经被无情的摧毁。 直到七年后的一天,胡方在回苏州探亲的火车上,忽然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

呼风喜出望外,改变命运的机会终于来了。

但在那一年,因为文化课的基础太薄弱,呼风没敢报名。

又过了一年,他才下定决心,拉上几位有志考学的工友一起复习,最终在1979年成功的考上了大学。 如今回想起青年时代的经历,胡峰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幸存者。

他曾经差一点儿就被那个不公正的教育环境所打败,但到头来,一次公平的教育机会又把它从谷底拉了出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胡芳尤其关注教育公平这个议题,1992年在教了几年书之后,呼风进入青海的一个广播电台当记者。

专门跑教育口到那儿去。过后我这次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这个,那么我一直在跑教一口,因为自己有这样一些经历嘛,非常不堪的孤独的,没有人援手一柱的这样一些经历。

所以我就特别愿意帮谁一把脚,也有可能,那么我是跑教育口的,我们每年呢都会到一个高考,他们都要入围嘛。这个录取点啊。

各省来的讲戏,一些老师谈到录取点过后就会入围。

全封闭嘛,不准人进出的。这是有一次因为这个出去这个采访啊,我们的车都挂这个新闻采访这样一个牌子比较醒目去了过后,等到我出来的时候,我的车其实垫后,然后我看见前面跪了一个人嘛。

接下来我就看到一个女孩子们,其实当时我对他的印象啊,他只有两只眼睛,他是一把骨头就完全脱了行的这个人,这个。

那这个对我来说就曾经受到过伤害的一个人。

他在这样喊冤,那我是无论如何我都会慰问是怎么回事。最后他告诉我,他是湖南宁乡的,就刘少奇的那个老家。

他的姑妈是在咱们青河乐都青海柴油机场的啊,一个职工,他的户口呢,从湖南老家啊,就迁到这个这个侵害他的姑母这个地方。 所以说这个话的时候,我们首先要介绍一下,什么叫高考移民在西部像新疆啊甘肃啊,宁夏呀啊,青海西藏啊,像降一席,他在高考的过程当中,他的录取分数呢要比?

要低一点,那么有的人就要赚这杆这样的一个空子。

所以像这样的话,就催生出这么一个产业就叫高考移民,其实也不难视比啊,非常非常好。视比一个是直系亲属,就是你的护婆,必须是你在你父母亲这个名下的。此期二他应该是这个户口就是高考。前两年你必须迁回来。

那么我刚才讲,这个跪在尘埃当中路中间这个缆车很冤的这个孩子,他们就把它当作高考移民来对待了。

这个孩子的总成绩是我昨天都翻出来524分,他名列全省的文科第五名。

那么,他怎么就被踢出来了呢?主要他他叫归,那么他在八五年的时候,他就把户口迁到青海。赵来说呢,远远超过他的所谓两年。这个旗下嘛,这就千户口的过程当中,因为有乡音嘛。

这个湖南人,这个辉和妃是不分的。

总之把它的名字最后一个字光辉的会写成非常的飞了,这叫牵过来,他的姑妈好,后来才发现是这样一个问题。

那么在零考前一年才去改过来的关键这个孩子,他就在参加高考过程当中填表啊,他就直接就写成会的会,而不是飞翔的飞。那么就据此断定,他就是个高考一枚,就把他提出去了。那提出去,这个人哎要命了,我后来也去落实过他的父母亲,都是吃的农药,直接死在他跟前的。

呃,非常惨烈。

因为感情问题嘛,这种九个这种,所以他先把他伯父收养,然后又又被他姑妈收养,那时候也没有公正这一说的,那时候大家这方面的意识都很淡薄的呢。

那么就高考移民他就剥夺,就是高考职业表述录取了。哎呀,这个被车上揽下来过后那我我我,那我就我,我就特想帮他们,我就拿着他这种材料。

我就直接接进去,就找到那个高招班的主任,他说你这个在,不要管这个事情。

他说,像这些高考移民对青海的考生来讲,这个非非常不公的这么一拨人,这个这个也不可能。他说这个?

停下这个高考的录取,讲个进程去帮他卖掉去去落实这样一个事情,那我就出来了,他继续跪在尘埃里,然后我我们就决策而去了,就离开他了。这就哎,那么这个孩子我就一直放心不下。这个高考录取完了以后,我去找了一下我们主管这个自己,他的一个副厅长。

那么我就问他这个事情。最后他就告诉我,他没有被省外学校落去,他被省内学校录取了。

这个事情就我就我就放下了。这就那么又过了一年,又过了一年,我就我就采访,就路过这个乐都这个地方。

那我就去看一下,一万就打听到了,没找到他姑妈。

后来这些邻居啊,这些工友在介绍他的姑妈和这个孩子没有多久就翻脸了,而且翻得很彻底。

因为这个姑妈要怨他的了。我,你这个灰啊,这个飞啊,你就一直给我飞就完了,你这个东西户口上是个啥就是个啥呗,这个就是啊,这个啊。

反正有很多的这种冲突,他离开他姑妈了啊,非常凄苦,他后来就。

投到他们学校的一个技工学校,那个技工学校大概有宿舍的,可以收留他的这个。

那么一个全神文科第五名的人,读一个一个厂子的绩效在那儿就没有亲人了。

我就到绩效去找他们,找他,他们一波同学出来,然后就看见一个一个像圆球一样一个孩子,你们找到这种这种创伤啊,在这种就无论如何,我就不能接受这种东西了。这个哎。

他后来他就到高遭办去。

啊,他一直希望他们帮他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没有人去他根本没有人,就没有人管他了。这就那么我想想,我走痛苦路的时候是个什么状况。

那么我无论如何,我喝出来我就是要帮,而且要帮到底了,那我就被他到处奔走嘛。奔走没有吴国,他这一年没有参加,第二年没有参加,第三年也没有参加高考,人家就不可能参加高考,就说前面这个仗是没有人给他把他搬回来的,这个可以说非常彻底的被毁掉了。一个女孩子。

那么就迂回一下,反正这个社会上言语处说法杀分猪嘛。后来我就盯着你教育,听我说,后来我就一直在顶着,凡是他有负面的东西,我就不遗余力地报道这样一个事情。

总之,就说我能逮的一点就算一点嘛,因为我觉得你们不要说什么悲悯之心,你们最起码的人性都没有吗?

又一年我就又去扫考录取点。

哎,去了。不后我就听见有一个两个工作人员,当然我们也很,我们都知道彼此都认识他们正在错了,错了,说话我就就过去了。

过去的说,他们从这个档案里头一个孩子的学生的档案里头发现一张体检,表示被折叠过的。 一般来说,体检到它不可能折叠,那折叠过了就放在口袋里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

那就是后来有人把这个。

借鉴表,我放在这个档案袋里头来,两个人在议论这个事情,这就那我就赶紧就是把他们叫到一边儿吧啊。

就把情况就给我介绍了一下这个考生的情况藏了。当然的,这个工作人员还告诉我说,他们高招办的主人还拍了胸脯了。

所以录取案。呃,除了是我负责,他说这个,那就是这么个包拍胸部发这个没听说过吧,这个这个这个这个世俗反常备有药吧,这个东西咱没啥办,批判就开始。

那我就啥话没说我我我就笨这个事儿就后来我回单位,我就要了个车就直奔,也是几百公里以外嘛。

去了,先找到他们,造成办这个州造成办了。

周遭任办这个主任就就马上就慌了手脚了呀。

我就直接去查他的户口嘛,他的户籍所在地,他的护子所在的是在这个州的一个县的一个乡下一个乡。

那我就就直接就过去了。过去的过户户籍的这个民警过后,一开始我一去一问,他就自己就从事招来了。

他这个布什,他做的是别人压过,那我就查了一下,这个底策是拆钱来的嘛,去年刚前来嘛,首先不够两年,对吧这个另外不是直示情书,是所谓的舅舅。

我最后一看是什么就有嘛,根本就不是他,那是一个是个回民嘛,而且那个回民是一个孤寡回民嘛。

跟他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他是安徽阜阳的就过来的,那我回去就写了个内山嘛,跪地当街这个喊冤,和这个孩子一路绿灯,然后这个内涵是传省委常委这几个常委包括省人大,而且内参,我们还会送到受到中央台去备案的这个当然他们后来就不行了嘛,后来就就也是宏图文件对我进行围攻啊。

当然,他也不能说我学什么事情,因为这个。

啊,非常清楚啊。这个啊,他不能说我就无非说我失实嘛。

假装这个高考移民的这个考生,他们已经是在处理这个事情了,被我发现了,我这个小题大做怎么样承担,就是从此降役来过后,他们就造价不足了。看这个人一直在在这么几年了,一直盯着不放这个事情。

那么后来他们就正正在酒外调去了嘛。

总之他们去调查落实是一个人,飞和灰是一个人,不存在一个顶替costco一一个替考,也不存在一个高考移民的问题,因为他父母双亡嘛,所以他落在姑妈户口,那是天经地义的嘛。这个就就没有什么可以增值这个事情。

他们就恢复他的高考,其实那个时候他们卖掉离高考时间,大概是有几个月时间。

这个孩子确实是个学霸,他放掉这么两年,而且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这个我们都可以体会他的啦。这个最后这个几个月时间,他居然很顺利的走过关,后来被长春师范学院录取,现在改成长春师范大学了。这就我的意思就是说,像这样一些,这些人应该说受到来自于社会,因为这个体制很强大,而且没有人会对他们说过以及对不起,就像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一声,对不起,一样没有啊,他们不习惯道歉。那么这个孩子应该说。

他诸侯终于像我一样能够走出来了,头顶重新有一片天,哎,有他自己一口草,也算是改变了一个人民医院吧。

那么最近,因为我之所以今天想特别想提一下这个事情,就是这是最近接二连三的有关这种教育腐败,那么事实上,他确实应该应该说好多好多年以来一直是这样子的,变化不是很大很大。 那个女孩儿上大学之后,偶尔会和胡峰通电话。

但是后来时间久了,也就逐渐断了联系。

胡凤说,她之所以帮助那个女孩儿,不是为了让他对自己感恩,他只是在那个女孩儿身上看到了曾经差点儿被不公正的外部环境打败的自己。

和很多在那个年代靠高考翻身的人一样,呼风比任何人都相信教育公平的意义以及个人奋斗的意义。

这些年来,他写了很多小说,试图用文学去回溯青年时代的经历,对他的重塑作用。 胡凤时常会想起那个跪在车外的女孩儿。

想起苏州故乡的老房子,想起青海的贾老师,还有班里那些大声诵读语录的同学。

他还是会觉得愤怒,但也很庆幸自己能从中走出来。

作为贾老师来说,作为当时有些同学也好,因为这个同学啊,我后来这个恩言技巧啊,这个居然他们后来有一个群,我后来也有人把我拉进去了,那么我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居然都都不记得有这个事情。 那么当然这个批斗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过程是有的。哎,整个的就是对我的这种所谓的。

当然这个他们觉得也这个贾老师应该说起他们自己也觉得有点过分就是了,哎?

作为他们自己来讲,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反省的,他们觉得很正常嘛。所谓平庸之恶啊。当然,他们不是不一定是这么意识到的。

但是在他们看来,这都是非常正常的这样一件事情,当然,我后来在就是这这个阶段,我再没有再没有见过这个贾老师。 我大概又过了二十多年,我在搞采访,我遭遇他了,他还是原来这个样子,他当时教育厅店店交馆的嘛。他说,哎。

他在录这样一个会议,我最后跑这样一个会议嘛,去写一个消息。

那就我看见他了,我犹豫了很久,最后我就我就走过去。我说,贾老师,我是胡全民。

当时他的眼睛很慌乱,我说,你还有印象吗?

他告诉我,他没有印象了。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19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