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我的回国之路:惊险与心酸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2-19点击:1273
每次看到飞机飞过,我都希望自己能坐上飞机回国 故事FM ❜ 第 462 期 最近全国很多地方疫情又反复了。快要过年了,不断增长的确诊数字让人担心,各种防控政策和要求也让返乡的路更难,所以这些天大家都在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今年过年还回家吗? 这是我们最近才切身体会到的困难,而对于身在海外的人们,这样的难题已经持续了一整年。 对于从海外回来的人,网络上两方的争论从未停止。回国的人觉得自己被拒之门外,国内的人却觉得他们千里投毒。 疫情期间回国的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今天,我们找到了三位去年疫情期间回国的人,请他们来讲一讲自己艰难的回国之路。 /Staff/ 讲述者 | 张张 & 星仔 & 叒木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张诗怡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整理 | 张诗怡 校对 | 张博文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 (片头曲) 02. Going Under - 彭寒(回国) 03. Stay - Nujabes,Fat Jon(培养皿) 04. 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凌晨4点) 05. 3:7 - 彭寒(绥芬河) 06. Rainbow - 彭寒(撑过去兄弟) 07. Ask - Fat Jon(妈,我是阳性) 08. Long Long Corridor - 彭寒(登机回...

疫情下我的回国之路:惊险与心酸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最近这段时间,全国很多地方的疫情又反复起来了,眼下就快要过年了,不断增长的这个确诊人数挺让人担心的。

各种防控政策和要求也让返乡的路更加艰难。

所以感觉这些天大家都开始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今年过年你还回家吗?

但注意啊,这是我们最近才体会到的困难。 而对于那些身在海外的人,这样的难题已经持续一整年了。

对于从海外回来的人,网络上两方的争论从来没有停过。

回国的人觉得我回自己的家,怎么还困难重重国内的人呢?有的人觉得你这时候回的是千里投毒。

那疫情期间回国的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今天我们就找来了三位去年疫情期间回国的人,请他们来讲一讲自己艰难的回国之路。

大家好,我叫张张,我现在24岁,是一个硬件工程师。 2020年的三月份,全球疫情开始大规模的爆发。

而当时国内的疫情已经是在有效的防控之下,开始趋于平缓,所以很多中国人决定从海外回到相对安全的国内。

今天的第一位讲述者张张,就是这段时间回国的一位留学生。

诶,呃,我们是因为这郎教授,我当时是呃,三月底从英国回国的。嗯,当时英国的疫情是属于刚刚开始发展。

当时就特别慌,肯定要先回国,下定这个决心之后,然后我肯定就要去找我的导师请假,因为当时我们学校还没有正式开始停课,如果你不去上课的话,你肯定是对你的这个学业是有一定影响的。

我说国外这个疫情,这个发展其实让我挺害怕的。 我,我得回国。他就说,你要相信我在这次病疫情中,你能感染上的概率?

绝对远远小于你出门被车撞死的概率。

他其实是平时是一个非常随和的老师,他虽然说他的学术非常的严谨,但是我觉得他不会故意说出这种非常恶毒的话。

他说出来那一瞬间,我就只能嗯笑一下,然后说,ok放。

但是其实我就已经默默地订了机票,因为当时机票其实已经开始比较难抢了。 嗯,虽然说我也挺害怕被老师发现,我当时嗯,没有出席,然后取消我的考试资格或者怎么样。

但是我比较幸运的事情就是我当时临走我刚收拾好东西去赶飞机的时候,我26号就收到了取消线下参加课程的这个。

邮件我当时就觉得我是天选之子,我觉得我这条命是保住了。

我在就是微博上加了一个那种回国的群,然后大家都在里面每天更新自己的这个机票情况呀。 当时回国的那个飞机突然那个紧缩起来了。

然后很多人就是飞行的前一天,突然会被告知你的飞机被取消了。

那一段时间真的特别的焦虑。我每天晚上睡前乍可我的飞机有没有取消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恰可的飞机有没有取消种种的困难,真的就让我感觉就是我是一个回国路程上非常幸运的留学生落地了。上海之后,他们就说,所有从国外飞回来的这些人,他们都不许出那个航站楼,就要在航站楼里面就地隔离厚积的那个区域。

就是一个完全密闭起来的空间,在我们眼里面,就像一个那种病毒的培养敏所有人就在那个密闭的空间里面,等你下一班飞机,或者是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

然后我登记完了之后,我拖着我的行李坐在旁边,突然有一个带着礼貌的黑色礼貌的男生看着跟我年龄相仿,就坐在我的旁边。他对我说。

哎,你也是西安的,我当时其实不想跟他说话的。

从我在宿舍里面出发的那一瞬间,我就决定我完全要拒绝任何人的交流。我就点点头,就非常内向的那种感觉。他说,我看咱俩明天早上也一个航班。

我就感觉我这个我这个交流可能是逃不掉了。

我们就找了一个那种,嗯,反正也就是一个角落里面,然后你也没有坐的地儿,你也没有躺的地儿。

然后他当时就挨着我做差不多,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就是属于高中的同桌之间的那种距离。

我觉得他也是留学生,而且他防范措施做得也挺好的,我就对他没有什么太大的戒备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是八点的飞机进去的,前天他是把那个护照要整个交代那个进去的那个口,他说是不允许你来回走动的嘛。

等到你航班要起飞的时候,他会组织你们这一个航班的人去登机。

当时已经已经六点多了,他还没有叫我们去登记,我就说。

要不然去催一下结果,工作人员说,你们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把你们送上飞机的。

然后我们就在旁边等结果最后真的就误击了那个飞机,上面有我们十几个留学生,全部都是从国外回来的。

还有那种特别小的小孩儿。

当时我们挺难受的,因为你可能错过这一班,你下一班就得等,明天就等于说,你还要再在这个培养你,再待一个晚上。

真的就是人间疾苦。 然后我们就说真的受不了了。要是不行,我们就去另外一机场。

有一个工作人员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到现在的记忆深刻,他说,我们不是来服务你们的,我们是来拯救你们的。

而且他说的是那种特别清高的感觉,我们就算工作上有失误,这个时候你就得忍着你没有任何权利来向我们提出任何的建议,或者要求我们来更改。

就是我回国这条路上,面对这些国内的工作人员,或者面对我们之间存在的那些矛盾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在妈妈面前站着,然后拿着衣服。

一份不及格考卷的学生就是我,好像内心就是存在愧疚的。

然后他们就安排我们去另外一个虹桥机场坐飞机,我们坐在一个大巴上十几个留学生,然后加上别的一些也是物机的人去另外一个飞机场坐飞机。当时我们上飞机的时候也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儿,是刚一登上飞机,我们这些留学生差不多就是比较聚集的。

坐在就是前后左右啊这种临坐上,但是我旁边坐了一个大爷,然后前面那个大爷就转过来跟后面这大爷说说,诶,你知道吗?

咱们旁边这些小孩儿都是留学生从国外回来的。

然后当时那个大爷就试探性的问了我一句,说,您是留学生吗?我说,我是啊。然后那个带马上就就以迅雷步机一样,道林之势,把整个身子都倾向了。

我的反面就是他是挨着过道做的嘛。 他恨不得把上半身全部都伸到那个过道上去落地西安了之后,当时国内有一条那个规定高危地区回来的,这种人是要单独点名下去的。

然后我们这十几个留学生就同时被点名了,然后就我们排排站在国道,然后让我们先下就有很多人在拿手机对我们进行拍照或者录像。有一个男的就把那个摄像头就差不多跟我离我脸很近的。

然后就说,啊,这些都是留学生,怎么怎么样,现在想起来回国了啊。我当时就是委屈,还有愤怒,还有那种就是劳累的那种感觉就同时涌上来,我就骂了一句我说你说你马呢。

然后就下飞机了。然后当时下微信那个过程就整个眼眼泪就在眼眶里面打转落地了之后,我们上了大巴。

嗯,就直接在我们去了那个离机场不远的一个分流中心,到某几个特定的酒店去进行十四天的隔离。

然后我们进了酒店之后,我就想在这儿能安安生生呆,十四天就能回家了,就自由了,安全了也挺好的,但是好景不长,就是第四天的时候。

当天晚上我刚泡完脚,十一点多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我就接起来之后他就说,嗯,我们这边是西安防疫。

然后他说,嗯,你是密切接触者。

然后我说,我是肺炎的密切接触者吗?

他说,对,跟你一起回来的一个人是已经确诊了。

当时晚上十一点,我感觉我刚泡暖的,脚又凉了,从头凉到尾,从里凉到外。

然后我当时就就问他,我就想知道是谁,因为你,你知道你是密接了之后,你第一个想知道是谁是确诊患者。

然后他就说,呃,这个是个人隐私,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他没有说,我不能猜呀。 我就说是男生还是女生,他说是男生。

当时我们一块儿住这个酒店的只有两个男生,一个就是跟我机场认识的那个,第二个就是一个小男孩儿。

我说,大的还是小的。

他说大的,我当时心就更难受了,因为我跟那个男生待一起的时间确实很久。你想我们在上海那天晚上都是他坐在我旁边坐得那么近。

确实是很密切接触了。

那天晚上,当时那个工作人员就跟我们说说,你们今天晚上先休息,我们凌晨的时候会派车接你们去医院。 当时凌晨四点站在那个医院的那个走廊上,我当时看着那个两边都空空荡荡的,然后那条路上就没有没有人嘛。然后两边病房也都是黑着灯的,好像人生的黑暗时刻也就是那个时候了。

然后当天晚上四点睡下。

四点多睡下之后六点就被耗起来,第一次抽血就冲了十一寡医院,这隔离的这个过程中,其实最痛苦的是什么呢?最痛苦的就是伙食吧。但我说出这个会不会被骂呀,因为说你有吃的都不错。

每一天就是馒头稀饭小菜小太就属于你一全份儿吧,是真的每天都吃不饱。

我当时总共做了过六十多次体温检查,十四天六次核酸,然后做了两次这个肺部的ct,最后才把我们放出去。

经过这段事情之后,我就真的发现,人这一辈子最最重要的第一是健康,第二是快乐。

最大的改变,第一是更惜命了。第二个是整个人活得更坦然了,因为我觉得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我现在是拥有的生命,健康和快乐,我已经没有别的事情就是需要去过度追求的了。 我们大部分人了解的疫情下回国所有经历的也就是想办法抢购高价机票。

然后回国之后再经历各种各样的隔离。

但是随着航班数量越来越少,机票价格持续走高,很多人开始探索其他的路线和方式,比如我们的下一位讲述者啊,我的网名儿吧,叫星仔,我在俄罗斯那头呢,有一个档口跟我弟弟,我们俩合伙做的一个生意吧。服装的生意。

散月的28号。

市场呢,就是觉得说要关闭,因为怕这个疫情啊,在严重不开了,你完我们就回到家里,在他家里嘛,也准备了很多食物。

但是四月的三号左右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就是说吃东西啊,感觉到没有什么味道,而这是感冒发烧。

浑身无力。然后呢是四月五号的时候都都在我们一个屋子里住的时候,我一个堂兄弟,他们俩也跟我们的症状是一样的,然后他们就是先回国了。

在碎分盒的时候就是做这个检查咽出来了,是确确实实得了这个清关肺炎,我们当时这人就像是怒了。

躺的话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想做了,你知道吧,就想上了哈,赶紧坐飞机赶紧回国呀。

当时的感觉就像是啥呢,只要是回到国内的我们就像是说能有一个安全的保障一样似的,最害怕的就是死掉。

就是说我们的语言不同,简单的口语还会懂一点儿的,但是涉及到医院,这是一个专业的领域的时候,这个就一窍不通了,所以说就是害怕。

然后之后呢,我们是四月的旗号,就开始买票买完票。当天我们就坐飞机,就是从莫斯科一直飞到海参晚是我们买完了票之后哈卖票的,这个人跟我们讲。

他说咱们那个海关那头啊,可能是要关了你们回去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可能是就就在当地给你留下了。那么我们当时就寻思了,要如果是再不回去的话。

这以后越来越难了,后来我们就决定闯一把吧,看一看吧,我们是最后最后一趟航班呢啊,我们第二天的时候就没有这个航班了。

精彩他们从海参晚要坐车去往二百公里外的绥芬河口岸。

绥芬河是中国和俄罗斯边境的一个路路口岸,在疫情期间,这里成了很多在俄罗斯的中国人回国的重要关口。 呃,我们在那个绥芬河过关的时候,哈在那个他那铁杖子顶上挂了一个呃,一个横幅,写上几个字写上了。

欢迎啊,同胞回国。

哎呀,当时看完这个这几个字的时候,真是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哎呀,在这一道哈,虽然说短短的是十多个小时吧。

这十多个小时哈,最后简直就是太难了。

我这个,因为我就是以前有这个低血糖这个毛病,其实是吧,倒不经常的,因为只要是你不饿时间长嘛。

我还没有这个症状啥的,但是这次不行啊,哎呦和我饿的呢就不行,这胃啊揪揪到一块儿去了,这个人呢,整个浪得崩溃着一样儿的。

哎呀,在这个道上啊,哎呀,那个从海参晚,一直到那个崔芬河那个道啊,可颠簸可颠簸的了。啊呀。

走了一段时间嘛,大概是一个小时的。哎,我又开始又递给他上饭了。

后来我跟我弟弟说,我说你看看嘛,咱们坐车里这些人呐,谁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或者喝的东西,简直就是要饭的一样啊。

还有我,我就寻思,谁能试试,要给我点儿算,救我一条命啊。

还好我们呢,都有咱们这些老乡什么的,他们有的给我拿了一瓶水,还有的给我拿了一个是俄罗斯这头那个肠。

哎呀,那个肠啊,可不好吃,可不好吃了啊。我当时我就寻思往下咽吧,嚼眉都没有嚼碎呀。你知道吗,必须要胃里有东西,没有东西的话,我就真的要死了,我就不如死了一样。 后来走了,大概是最少得有三个多小时吧,可能是完了,就到了咱们那个斯芬河那个口岸了。 在绥芬河口岸,星仔如实说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后来经过检测排查,特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救护车把他送往了当地的医院,但因为星仔的肺部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感染。

所以几经辗转,他又被送到了重症医院住院治疗。

我下车的时候,我是拎着包我自己走进去的。

当时那医生还说呢,哎哟,你这个好像也不像是重症啊,你还能说走着来呢?

他说,你知道吗?下车的人基本上不是我们抬进来的,就是缠着进来的。

然后之后在二楼我呆了一晚上,呃,当时我旁边那个床呢,也都是我们俄罗斯那头的人呢。 啊,他是卖花儿的,哎呀,我当时我就问他,我说,你这怎么这么严重呢?就是当时啊,他就是说,你要我拉呀,都是在床上的,他那个身子就像是一个虾米一样似的,那么弓着的,你知道吗?

哎呀,吃什么东西啊,都是在旁边儿。

哎呦,我当时我瞅他之后,我当时吓完了,我以我修琴子,我以后是不是也会这样呢?哎呀,当时老紧张了,老紧张了。

投三四天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啊。哎呦,你就是帮当时把我折磨的哈,就是一是病毒,二是说哈精神状态呀。还有这个没有适应这个医院这种生活啊。还有我有一天我真的想从三楼啊,都想跳楼楼,你知道吧,就像哎,就像不想遭这种折磨了,你知道吗啊,首先是每天早晨的时候吧,吃完饭之后马上就开始喝那个莲花青纹颗粒或者是胶囊啊。

这些什么药啥的啊,然后之后这个点滴就开始打上了啊,最多最多的时候我打就刚开始住院的时候,从你看,就算是从九点开始打吧,一直打到。

差不多是后半夜了,差不多是哎呦,我的天呐。我当时我就觉得我那个身体里头好像没有血了,全是那些药物啊。哎呀。

一瓶儿接一瓶儿呢。 因为确诊新冠的恐惧,再加上刚刚住院的不适,星仔在住院的头几天啊,可以说是濒临崩溃。

不过好在他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他后来搬到了三楼的病房,同屋的患者也有在俄罗斯做生意的中国人。

两人可以说说话做个伴儿,不过有的时候病友的反应反倒让他更害怕了。 哎哟,他哎,怎么说呢,有的时候看到他之后吧,也是把我搞得挺紧张的。

天天一打针的时候啊,哎呀,他就乱叫啊,哎呀,他这一叫我还没得打针呢,我就先紧张起来了,你知道不。

因为也确实是的,确实是很疼的。我们这一天哈。

不是抽静脉血就是抽动脉血最开始的时候吧。哈,恐惧啊,那个饭呢就吃不下去。

哎呀,我记着,我就当时跟他说这么一句话,我说这兄弟啊,怎么办呢?我说啊,他妈的又是能不能挺过去呀。最近这一天晚上,我说今天晚上能不能挺过去呀,因为害怕呀紧张啊,知道吗?

哎呀,我们俩后来就是怎么说呢,互相打气儿吧,然后之后呢,吃不进去饭啊。我就跟他说,我说你泡水我也泡水,我说咱俩就往下咽嘛,就硬往下咽嘛。 哎,我记着我就是最最难的时候,我跟我弟弟说,因为我看我旁边全是拉拉床顶上尿床顶上的。

然后我就跟我弟弟说,我说弟弟啊,我说能不能给我哭顾个护工啊?我说,我也害怕我像他们一样似的。

我弟弟说这是这是传眼病啊,这现在谁敢往这医院来呀,就是好人,谁敢往这医院来呀,你自己跟自己就是增加的信心嘛。

后来我弟弟呢,他是幸福,他就跟我讲,他说我在广州那头啊,已经就是跟那头的时候做法事的。

已经都说好了,说是给你的正在起伏,你呢,嘴上呢就是只要闭着眼睛,今天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他说你就没事儿了,他这就会保佑你的。

我,其实以前我是不信佛的,我也不信这个,不信那个了。当时也就是说行呢,闭着眼睛也就寻思吧,信吧,信吧保佑吧。

哎呀,还好,反正挺过那两天之后了,哈哎,就是洗硬了啊,也能吃惊点儿饭菜了。

随着病情的减轻,星仔从医院的三层又搬到了四层,那里安置的都是治疗快结束。等待出院的病人在重症医院住了二十多天星仔终于连续两次核酸检测成阴性。

达到了出院的要求。

出院之后,他又被安排住过两三家医院进行康复和观察,回家之后又独自隔离了21天,从四月初到六月底历时三个月新载终于彻底结束了隔离那种心情。啊,我跟你说,就像那鸟儿从那笼子里头撒出来的时候,我就撒鹰了。你知道吗?哎呀。

老高兴了。当时社区主任通知我,他说,你可以自行的出来了。

拿着你那个报警器到社区这条来领取那个解除隔离通知书。

哎呀,我当时除这时候啊,看到外头那个天呐也是那么的蓝,空气也是那么的清新呐。

然后之后啊呀一边走啊,一边这高兴啊,到了社区那头拿着单子,我就围着我们这条主街这头啊哈哎呀,这是走啊走啊走啊哎呀,特别特别的高兴。

然后呢,首先是到我岳父家,因为我老婆孩子都在那里嘛,然后之后先到那里去的,还是有点不敢见,家里人总怕是哎呀,得了这个病啊,能不能说像家里人呐这个这个这个嗯,在招惹他们或者是他们?

有没有说这种反感呢,还怕呀啊,就是想的事情特别特别多,包括我现在哈都是这样,本来嘛,因为可以说出去找工作,但是一想到自己本身有这个病,你说要别人知道了之后哈,你说哎哟,害怕又恐慌呢,你说这可怎么办呢?所以说哈哈哈,就是好长时间呢,就是不敢出门儿,不敢找工作。

现在基本上就是啥呢,或者在家里呆着或者出去到一些人少的地方啊,河边啊公园啊,在那里去走一走哎,很少出去参加这些朋友的聚会呀,结婚啊,或者什么什么东西啥的。

有的是结婚那头啊,不得不去的时候到那把钱一扔,然后之后转身就走了,都不吃饭。 星仔现在承受着德国新冠的心理压力,找工作的时候,也因为曾经确诊过而初出碰壁,而且他在俄罗斯的生意也停掉了。

这几个月,现在不仅承受着很大的经济损失,未来的不确定性也让他倍感迷茫。

但是回想起这段回国的经历,星仔还是感到温暖的,他要感恩这一路上所有帮助过他的人。

2020年的六月初,民航局公布国际航班,开始实施奖励和熔断措施。

也就是说,同一航班如果连续几周都没有乘客核算结果为阳性,这个航班就会被奖励多肥。

如果阳性乘客达到一定数量,航班则会被要求在一段时间之内停匪。 七月份呢,民航局再发公告,乘客必须有核酸阴性报告才可以登机。

所以相比三,四月份回国之后,回国的人要面临更为繁琐的步骤,还有更大的不确定性,那么今天的最后一位讲述者若木,就是经历了这一切繁琐的过程。 去年十一月份,从非洲加纳回的国。

嗯,大家好,我是若木,今年23岁,这次是从加纳共和国回的国在那边儿做的,是这个额测量员的工作。

至今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感染的,因为我们每天出去现场,上班儿都是佩戴口罩。

有一天晚上,我们接到现场保安打个电话就说有人偷我们柴油,我跟另外一个同事就开车出去,把油带回来。

我们那天晚上开的车空调开得有点儿凉,第二天起来就发现自己头有点儿晕,然后就有点儿不舒服,然后说,我去一趟中国医院。

那么他们首都叫阿克拉去阿克拉去看医生。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嗅觉了,就是我没在意。我以为是感冒,把鼻子堵住了,然后还去测了个核酸。 第二天,我在准备去中国医院,路上刚到医院门口。

我们那个翻译给我发消息,就说那个检查结果出来啊,不好的消息。我说,咋回事儿?

然后发过来之后,上面有显示我是阳性大脑游戏一片空白,照在就在该干什么啊,手就是感觉有时有点发麻。

我在车里坐了好久,我在想我说哎呀,会不会就呃交代的地方,要不要给家里人说呀。嗯,因为当时我跟我女朋友在一起不久你处置就是你肯定要告诉人家,然后不行就分手啊。有万一有啥后遗症,不能耽搁人家?

想了一会儿,我就先给家里人说了一声,我跟我妈说我说我妈那个呃,最近不太舒服,然后测了个核酸后三显示是阳性,说你不要担心啊,没事儿啊,很快就会好的,然后我妈那边就不行嘛,然后就特别难过,我特别担心我就哭啊,干什么包啊。

我也心情很压抑,但是我就一直忍着,我给我。

嗯,女朋友说了之后我说,呃,我这边检测结果是阳性。

这让我感动就是我就问我说,你别想分手了,你讨好配合人家治疗好了,嗯,我等你回来,我就下车去进到这个中国诊所了。医生说,不要担心没有事儿认识年轻小伙子,人家身体好的,跟啥一样。

不要担心,没事儿我都治好三十座哥都专业了啊,行,给你开点药啊,你现在就去,呃,找一个隔离的地方。

我就给单位领导一说。

在为人了,就派我到一个单独的一个法律去隔离治疗,就是那个医生给我开的都是一些,当时就是咱们国家就是用于治疗的那些药。

就比如莲花,晴温,颜色,阿比多尔,就这两种药,然后再配合喝一些那个提高抵抗力的中药。

很快我答案一周左右吧,就转阴了。

我是九去年九月九月份的时候去的家呢,一年之后到期了。

就该回家了。

九月初的时候,我给公司提过,沈雄说我要回家,然后公司就不批准得病了,然后加上自己心情也特别不好。

我害怕公司还会不同意,我就给我给我家人打电话,我给我爸说了一说,我说爸,我想回家,因为我年龄比较小,因为公领导就是特别年,年龄特别。

大的那种社会经验很丰富,我害怕他们就用心里的那个什么来吓唬我,有我就哦。爸,我说,你给他们说,我说你,他们说我要我要,我必须就就要让我回来,因为咱们家就我是独生子吧。

然后外就给我们公司领导打了电话,公司领导就可能也是同情我,也也有可能是害怕担责任,然后就批准了。 快回来的时候,当时九月大概十六号,十七号左右。

航班就不停的熔断,我就特别担心我那个航班熔断我回不来,一睁眼我去看那个信息,看有没有航班熔短。

明天晚上吃完饭,我们那个隔离地方,门外额平台没有人,我就在那个天山上面,我就看着月亮。有的时候我都会跪下来对月亮磕头。我说。

磕三个头。我说,哎呀,求求你了,一定让我回家吧。标标准,再让我在这个地方,他那个国内的那个航班是正常,他那个飞机每每次飞过来的时候,我都想要去就是。

想要报领飞波儿,哎呀,如果飞机上这个人是我多好,对每天几乎都是深深深深的。就这种终于大概到了。 嗯,十一月二号左右就是十一月一号时候去公,我去公司办理那个一些清退手续,我去公司的时候就是大家还都是躲着我就是离得我离我远远的,就感觉有点不舒服。

我先是转移了一次,然后又居家隔离十四天,然后又连续两次都是音效,然后申请到了那个呃绿码,各种手续都罢了,然后就。

准备动飞机,非常不幸的就是我到国内之后过海关,然后进行核酸检测和抽血检查的时候。第二天刚住进酒店。

我准备呃,开始点那些外卖点那些美食的时候。然后海关给我打电话,说,啊,你是洋相,那个什么,你把东西收十一下,准备去医院。

到医院之后啊,有一个男男护士开门儿,然后包拿行李。然后他问我,他说你脸怎么都是白的。

我说啊,可能是晕车了,自己开得好。快让他说没事儿没事儿。哎呀走吧,我们去办理住院格力的时候,也有一些比较好玩的事情就是。

我跟那个两个蒙加拉人住在一起,呃,这期间那个护士护士英语不是很好,我虽然语言不好,但是就是用很简单的英语搞得能说大夫每次都会问说大要变昨天几次,然后医生不会说,医生说你帮我翻译一下。

然后然后刚开始到我还就是一脸恭逼,然后我我就做表情往,然后他们就啊吐吐吐啊。

隔壁那个三十岁,那个小伙子,我就问他说,呃,你是干啥的,为啥来中国啊。

他说是呃,他来中国当那个计算机工程师。我说,哎,那挺好的。

他说,准备去上海工作。呃,我就说我说你,你以后肯定会喜欢上海上海的杀吃的作用,没过两天吧,我也就转阴了。

然后我也就转移格力病房了。就这样一直呆到了大概十天左右。 十天左右,孟加安那个小伙儿给我发微信。

他问我,我能帮忙他们。我说咋了?

他说,嗯,可可能等我病好了之后,我就要回我们的国家了。

我说为啥。然后他说,我们公司不想要我就是因为我感染了这个新冠的病。

然后他说,你能帮我找找工作吗?

然后我说帮不太到,因为我也是只是一个小孩儿,我也没有很大的很大空广的人脉什么的。我说你可以自己在网上偷偷简历试试吧。

我说,确实现在是有这种情况感染这个病症,找工作是不太容易,我也面临相同的问题。 我住院之后,在地铁上呃拿了一个那个袋子,上面贴了一个标签,就是我是隔离几区的。

然后路上就有人看到了,就本来是在我旁边坐着的。

然后他瞟了一眼,看到了。

然后就站起来走掉了。

十二月底采访的时候,若木刚刚结束居家隔离。

为了让周围的人放心,他又去做了一次核算,检测结果是阴性。拿得到这个结果之后,好像横亘在他面前的最后一道阻碍消失了。 他终于可以和家人朋友团聚了,这次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当时也是为了挣钱我才去的那个地方。

然后我现在就觉得就是在这些问题面前就是钱,好像真的是不值一贴。

我当时得知道,我得病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真的好傻,就为了这些钱就过来就过,把自己谬误要搭到这块儿,我觉得特别不值。

就我很幸运,我是最后一波啊。

我回来以后,国家又发布了双硬性检测,很多中转国家是不具备这个双音检测资格的,他们是回不来的。

我朋友圈有人就发在我不知道是在哪个国家所有人穿着防护服,在那儿高声的那儿喊说,我们要检测我们要回家。

我希望听到这个故事的。

朋友们,其实有很多人是一看到,说是从境外回来,有兵力的都会都会骂他们。但是就是如果你设身处地,你想一想,其实他们也特别特别就是每天都会攀着回国。

然后真的真的非常心酸。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张师仪制作声音设计。

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