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 我穿越到了两千年前,遇到一花样少年(阅后即焚,赶紧听哦!)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81
阅后即焚,听到的就赚到啦! 之后还想听,就要订阅我的《不负如来不负卿》专辑,给大家娓娓道来一个大型穿越言情史诗故事。

vol.1 我穿越到了两千年前,遇到一花样少年(阅后即焚,赶紧听哦!)

我坐在沙丘上发呆,极目远望,尽是浩瀚沙海,几匹野骆驼在远处悠闲的逛悠。

不等我靠近,就撒开蹄子,飞快的跑掉,比家养骆驼更矫情。

我在沙丘上伸一脚,前一脚徒步了两三个小时,四处打转,实在是累得不行,没有gps,不变方向,我这么乱走,也无济于事呀。

幸好是十月的秋天,虽然干燥,但沙漠的温度还能忍受,不过瞅瞅有些吸斜的太阳,我还是禁不住心里打出只要太阳一没入的沙丘之中,没有露营设备的我就要在荒漠中过夜了,即使不饿死也会被冻死,眯起眼恍惚一下,到现在还没有从最初降落史的眩晕感中恢复。

抬起左手,看看腕上的时间穿越表,唉,第三次穿越宣告失败。

不过比起前两次,总算是有进步了,好歹能着地加入这个穿越项目。当小白鼠已经一年多了。 我是历史系研究生,本来是跟着我导师全国知名的历史学教授一起参加这个项目做指导工作。

可是那群生物学家们看见我之后,硬要给我体验,并得出我的体制最适合穿越的结论。 原来的志愿者试验多次,却无一人成功。

所以专家组解散了他们,然后对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作为一名专业人员,你有责任,有义务揭开层层历史谜团,还原真相。

这样回到古代亲历历史,有谁人能做到成功了,你依旧是古往今来第一人,意义之大足可宰如实策。 我是一个有事业性的女生,人生信条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听万人言,一直希望学术成就,能够有一天媲美我老板啊,也就是我导师大学里都时间叫老板。

所以哎,我一动心就被那群工作热情极高的专家们忽悠上了试验台。

第一次试验,我在试验台上消失了,不到半分钟就摔下来了,除了腾空时极度的反胃恶心之外,什么都想不起来。

身上背着打算带过去的仪器,如探十四探测仪。

经纬定位仪,gps,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dv等等等等,全部都被高频率高辐射的震荡弄坏了。专家组得出结论。

电子设备不能待,于是我在卧床半个月后突击训练了三个月手工用具,包括哎洛阳茬的使用。 第二次试验前进了一步,我消失了十来分钟。正当所有人欢心雀跃,打算开庆功宴的时候。

我摔在了试验室外的草坪。

醒过来以后啊,我就回忆呀。在腾云驾雾中,依稀看到有城市,街道和人群,应该是汉代的布局和服饰。

可是还没等我着陆,一股很大的犀利要把我抓了回来,身上背着的各式手工工具列成了几块儿。哎,根据我的汇报,专家组推断,呃,时空一转。

落在两千年前比较可能,所以我在卧床之际又温习了一遍。

战国秦汉时勺还没养好,我就被抓去学习素描画屏面图和工程图研究小组终于放弃了让我携带大型工具的想法。

只带小型一折叠的简单工具,学了快半年的制图以后,实验台再次改良,变成了Cdg的模样,我这次就背着随身要用的物品。

和一大叠的素描本铅笔上了路,临行前,老板再三叮嘱,千万不要把任何属于二十一世纪的白色垃圾丢在古代会为以后的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带来麻烦。

呵呵,这次我腾云驾雾以后终于找路了,而且是软着陆,因为掉在沙子上没有任何损伤,可等辨识清楚以后,我发现降落在沙漠里,情况更早,由于无法找到人或者人类活动的参照物。

我走了两三个小时,都还不确定我到底有没有穿越到古代,但我能肯定一点,就是我离开实验室了。哈,我没有水。食物和药品,因为会被高辐射的穿越机污染改良过的包里只有瑞士军刀,指南针换洗衣物,笔记本儿简易考古工具。

以大碟素描,本儿和铅笔,还有可以出作货币的碎金银等等,没有一切能在这种情况下帮得上忙。

啊,看来还是得放弃这次的试验,回去让他们再继续改良,起码下回能落个有人的地方吧。

唉,此时本人心里不是没有沮丧,但是我得抓紧时间,因为太阳快落山了,没有足够的太阳能,这个机器就启动不了了。

我把套在汉服里的防辐射服的帽子翻出来,把整个头套住,手套也戴上,拉好拉链,抬起左手,把那个超大形状的时光穿越表对准太阳悬开保险杆儿,心中莫属一二。

三哎,数到十了,还是没有东西继续说,十七十八十九到二十到五十到一百。不会吧,真的有这么倒霉的事儿吗?

我扯下帽子,仔细盯着那个破表,没动静,拍一拍。

还是没动静,对准太阳拼命照拼命照继续没动静,我脱下这破表狂甩那个只是灯还是没有绿起风了,太阳被漫天的黄沙遮住,不见这手表靠太阳能提供能源没阳光啊。我是回不去了,我要命丧,不知哪个朝代的哪块沙漠啦。

心里惊慌,不可言语,基于在胸,不土不快。 我指着天空骂专家组。

不让我带水喝食物,就让我带一堆破死尘的钱,可我现在的状况却有什么用呀。

早上那个破表危坏,就算我要受扶受,我要坚持带水带吃的,我都被推荐那个破金镜里三次了,难道我就没有受到光伏撤吗?

于是这样我饿死了,可死,我宁愿被辐射过的面包咽死啊。

我吞进一口沙子以后,继续骂骂咧咧,无济于事,力气还是少费一些好。 太阳迅速落下,没一会儿,沙漠里就冷得厉害。

我的防辐射衣还能挡倒风寒,可是我又渴又饿。

缩着身子哆哆嗦嗦的爬上最近一座沙丘,登高远望啊,黑暗中居然看到远处有盈盈火光,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温暖的灯火了。

不记得自己在月黑风高,狰狞恐怖的沙漠里走了多长时间,只记得跌跌撞撞的走进那片篝火的时候,我已经饿得视线模糊。

渴的嘴角村里变出篝火中有几个帐篷,有人生有落。

我两眼冒一光,冲进一顶帐篷,然后一头栽倒,醒来后发现置身于一群奇怪的人中,有男有女,相貌特征很古怪,高眉深目,嘴唇偏薄,圆脸短脖子,皮肤细白,眼中褐色男人见状,女人丰满。

个个儿身材高大,男女都是齐肩短发,头发卷曲,发色鹤红,而服饰更加奇特。

男人穿藩里窄袖束腰,是短袍高级膝盖的靴子,身后配件女人服饰则简单得多。

急息的长袍右肩裸露,左肩也是窄袖闻一块儿棉质披巾。

也穿高铜靴子。

哎,不仅佩服我自己,在这种又饥又渴的情况下,我还能凭鸡眼观察,就得出很专业的服饰,外貌评价。

呃,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 呃,因为我已经闻到十五的香耳咯,是几块饼喝一碗面汤,热乎乎的刺激我口水横流。

我从一个年纪看上去有四十来岁的女人。手上急急的接过,含糊的道了一声谢。

哎哎,谢谢哦。

然后便狼吞虎咽起来,把那些饼一扫而空面汤也咕噜咕噜喝干净,胃里终于有点儿感觉了啊,其实还想吃,不好意思地问,嗯,哎,可不可以再来点儿,然后发现语言不通,哎,原不通是正常的。

人家一看就知道不是汉人吗,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落在古代,搞不好我只是成了一趟免费的飞机,落到了中东或者非洲的沙漠里。

碰上了某个比较落后的游牧部落,结果还是在二十一世纪。

正在叽叽咕咕听不懂的声音中越想越沮丧的时候,突然帐篷里出现了两个人,其他人立刻停止了议论。

神色恭敬。我能感觉出来人肯定身份不一般。

可是当这两个人在我躺的毯子前站定时,我吃惊的张大嘴半天合不拢。

啊啊,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杨尼姑和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小羊和尚,这身份已经挺奇怪了。

更令人诧异的是,他们身上自然而高贵的气质,只是静静地站着,也流淌出不凡的韵。华。

尼姑的脸型跟围着我的几个女人差不多,但是皮肤更细白,眼睛更大,没停开阔,一双褐色的眼珠盯着我的时候。

有一点无形的压力,他体态丰盈,简单的褐红色袈裟也裹不住美好的身段儿,只是老觉得他的额头看上去跟常人不一样。

好像被压过扁扁的向后倾斜,因为光头看上去更显得怪异。 我记得古埃及人,还有古波斯人就有这样从小压钱额的习惯,不过只限王氏成员,不知道它是先天长的呢,还是后天故意压的。

不过这扁扁的额头根本无法掩盖她的美。

整个人散发着成熟的韵味,再仔细打量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和尚,不用暗自在谈,真真的是夺人的儒雅帅气。哦,也是一样的高眉深木,却没有其他人的粗糙,整张脸犹如希腊雕塑鲜明的轮廓,立体感十足,五官的搭配恰到好处,浓长的眉毛,嗅挺的鼻梁。

精亮的浅回眼眸镶嵌在大而深的眼况中,纯净的如戈壁滩上无尽的苍穹,虽然年少,已是光滑自韵,看着我时,带着几分温和和几分探究。

他嘴唇很薄,唇形鲜明,抿起嘴来,唇边扬起一弯轻易的弧度,领形狭长,下巴削尖如天鹅般的脖子,线条优美修长。

跟帐中其他白皮肤的人不同,它是密色的肌肤,宽大的僧袍裹住全身几米七的个头儿,衬得身姿奇秀,却还危险担保。

我觉得呀,他现在还是长身体的阶段,假以时日,应该能到一米八零以上吧。

我盯着这两个奇怪的人,脑子里飞禽便池的转动,听到他们对我开口,居然是汉语。

只是非常别扭,吃力的分辨出他们。再问我从哪里来,为何会一个人流落至此,我一脸痛苦的仰视啊。嗯,你们可不可以先告诉我我在哪里?这是哪个国家,那个美女?尼姑显然没听懂,不过少年和尚好像能理解他突然蹲下纯净的俊脸在我面前迅速放大。

我盯着他雅致的五官心,跳出一个大大的强音,好像心脏又跳出来了一样。

啊,好帅呀,倒是让我自己吓了一跳。

温舒尔窝门刀快乐,你诗汉人猫。

我正为自己没来由的心跳而懊恼,听得他一本正经的颠倒主卫兵洋枪洋调的发音,让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有些尴尬,脸上飘过红晕。

番禺窝讲得不好。他转过身,跟那个眉宇尼姑叽叽咕咕的说话。

我赶紧憋不住笑,想他刚刚提到的文殊尔是什么地方,根据他的发音在脑中搜索,好像不是一个汉地的名字。 他转过头又对我说了起来,你哪儿去?

我试探性地问。长安值得不看他点点头,我虚出口气,啊。还好,长安这个地名儿在这个时空已经有了。

他有点犹豫地看看我。 当时恨缘,一果人泥。

我无奈地点点头,这会儿除了长安,我也想不出,还能去哪儿到那儿啊。网管怎样语言,还能通窝门曲曲子?

泥通路,可一,他很艰难地挤出一个一个字,我刚想笑,又使劲儿憋住,嗨,救了我还能跟我沟通,已经很不容易啦。我心里想着这曲子是啥地方,我着陆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小时了吧。

却还是闹不清地理方向和历史时代哎,堂堂名牌大学历史系研究生啊。

丢脸丢到家啦,泥命子,哎,我一岔手儿没领悟过来。

他又问了一遍,你命子我才明白哦,命子等于名字,嗯,我叫爱情,我的名字老是被人取笑,从小就落个绰号唠。

男生们总喜欢对我流里流气的喊。

我跟父母抗议,改名儿都被他们否决,喊得我久了也就习惯了,教爱情也没啥不好,可惜被叫了那么多年。

哎,我的爱情鸟,他还是没来到窝脚丘吉若波吉尼波的七f,他吐出一串很长的音,我根本记不住。

扯着嘴角看他,他很善解人意的又说了三遍。

我根据他的发音,找出对应的汉字。 秋末若即不哇,真的够难念的。

我拼命的被秋季没入秋秋秋末,秋末秋末,若即播秋秋秋末,秋末若即播秋末,若即播秋,末若即播。

他嘴角扬了又扬,终于失声而笑,笑声清朗明快如山间炯炯的清泉。

想起我刚刚笑他汉语,不准这下被他笑回来了,脸糊得有些热。

他只笑了一会儿,看到我尴尬的脸色,急忙收住正色,指着身后的美女。尼姑说,窝木琴,吉波。

我现在已经能适应他的口音啦,自动转化为木琴,等于母亲啊啊啊,这个美女居然是他妈妈妈佛门世家呀,禁不住想看他还是个少年,是不是被妈妈带进府们的哎,心里涌出一丝可惜,又赶紧甩开这不该有的想法。

吉波不知道是美女尼姑的名字呢,还是对他的尊称。

我试探性地叫他一声,他很有礼貌地点点头,您好好秀习,我们命田上路。哎,翻译一下,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上路明白了。

和尚尼姑走后,我跟另外那四个女人同住一顶帐篷,虽然不懂他们讲什么,但是都很友善。

我没好意思再要吃的,就在他们为我令铺的地毯上暖暖的躺下,这样骤然闯入一个陌生环境,沟通不畅,又不知身处何方。

帐篷外沙漠特有的强风无烟而过,在静谧的寂寂深夜中,如泣如诉,我没那么坚强。

一,闭眼思乡之情一出,流连于枕畔,为免淫思念父母而流泪,我用自己最常用的催眠法脑中浮现出睡前曾打量过的四周器物。

然后一一为他们取专业的名字。

我睡的是柴荣菱形纹饰地毯,忍的是嫡诸陆文锦,盖的是三角文革毛毯,河水的容器是单而网闻桃湖。

刚刚成饼的是泥纸灰桃盆,我想我还是到了古代,因为这些陶器的制作工艺还是很原始。

以中原地区的逃逸水平来看,这样粗糙的工艺应该有两千年以上了吧。 不知这里如何在帐外呼啸的风中和帐里的微寒声中,挡不住一天的疲劳困顿。

国锦身上的毯子,我终于沉沉的睡了。

大家好,我是波波,也是这部小说的演说者,我是一个脱口秀主持人,这也是我第一次演说一部小说。

每个人类啊,都有一个穿越的梦,每个女人都有一个花痴的梦,我也不例外,每次读这部小说的时候,都会重温一遍少女怀春的甜蜜。

我信仰佛教,这部小说讲的就是佛学家,翻译家鸠摩罗什回个现代女子的爱恋。

在五胡乱华的时候,两个人相遇相爱,女主在不停地穿越之中,寻找和爱人重聚的机会。

中间呢有点虐,但是结局还是很美好的。

有的时候啊,我也在想,爱一个人,可以爱多久等,一个人可以等多久。 罗什和爱情在人生的前辈子里相知相遇,相爱不过短短的五年。但是罗什?

等了爱情,四十七年爱情,等了罗十三十七年。

好啦,我就不多剧透啦。

我们下集继续喽。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付清?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