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 我们终于到龟兹了!我差点扰乱历史!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37


vol.9 我们终于到龟兹了!我差点扰乱历史!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无复如来无复期作者,小春波衣波波颜值高制作小虫第九集,我们终于启程去秋辞了,欢送活动还是很热闹,几乎全城人都出来夹道送行,温素王还骑马送了几十米路。

跟着国王旅行,果然待遇不一样,吃穿用度都比跟罗石母子提高了一个档次。

罗什还是每天做完晚课到我账里学习。 我有了书,讲解得更精辟了,经常举于反三,用具体的历史事件融入做人的大道理。

罗什对我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丘瓷王白唇曾经来视察过他的汉语,居然十分流利,看我正在讲解,子汉第九便随便抽出一句,考我。

是子曰,勿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这句话本意已经很好理解了。

我想一想说,孔子感叹,识人博于德,而后一色然喜好美色,乃人之本性好色,出于成色之感目,有电相惜告子有云,食色性也,而德行非自然之性。

人之好德,却不如好色之臣也。

我顿一顿,见白唇没言语,可是老觉得他看我的眼光不是太友善。

哎,我这个诚实的孩子干嘛那么老老实实的说好色哪天性皇帝不都是需要喊点儿口号装点门面的吗?

所以我赶紧补充啊。瑟飞之女色,那一切美好之物,得意为美好事物之一。好德有如好色者。

乃君子也啊。

故孔子周游列国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实乃因为未遇好德,如好色之君也。

孔子若生于此时,武王英武好得孔子断无此感叹也。 白纯的脸上还是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不知道这马屁拍上了没有,皇帝难伺候,我算是有体会啦。

这还只是个西域藩国的国王,要是秦皇汉武,那还了得一个不高兴,就是掉脑袋的事儿。 我背上冷嗖嗖的,偷眼看衣着华丽的白唇。

他根本不理我,用屠火罗语跟罗石叮嘱几句,看都不看我一眼,出去了。

结果第二天他当着我的面,居然对棋婆和罗什说,此女年纪太轻,态度轻挑,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

我差点儿背过气去,当我不懂同伙论语啊,还是他根本不在乎是否被我听到,肯定是那个傻笑闹的,也说明我昨天的马屁呀,派到马腿上去了?

哎,都不知道是哪句话得罪他的。

他说。到了丘瓷,就给罗石另找闲诗。

秋思悍然大如,有的是小罗石,却婉言戏绝了,说,我是他见过的最好的老师。 博古文经,循循善诱。

哈哈,果然没让我失望。

白唇又转向齐婆,齐婆却说,随罗石之意,齐坡是真的开明。

难怪小罗石对他那么尊重。

白纯脸色当然不好看,我见状赶紧低下头,假装啥也没听懂,继续走过拜城,眼前不再是隔壁沙漠,一列列峡谷,形态各异,没有植被,在太阳照耀下显褐红色。

景色壮观,如美国的克罗拉多大峡谷,我们已经行走在天山山脉之中。

罗什告诉我,穿过这片峡谷。

再走二十里的戈壁,就到秋瓷境内了。

一片峡谷中出现了一条技结合,中间击出一潭湖水,有水就有绿洲两岸山形陡峭,是丝绸之路的要道。

有几户农家和客栈。 罗什告诉我,这条河叫穆扎特河山,是曲儿达格山。

我又觉得这名字很熟悉了,这里离秋词还有几十里。

有什么能让我觉得熟悉的呢。

我再次看向这山环水绕清泉,绿洲两旁陡峭的悬崖峭壁,一个名字蹦了出来。

刻字儿千佛洞罗什克兹尔切佛洞。是不是在这里带我去看看,好不好?

我无比的兴奋。

克兹尔千佛洞是中国开凿时间最早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群。

以壁画最为珍惜,可与敦煌壁画媲美,而且比敦煌还早。两个多世纪艺术上堪称上乘,很有秋瓷特色,是研究秋词的珍贵资料。

可惜在回胡人信奉伊斯兰教后,毁坏了很多,又在十九世纪被德国人克勒克汲取很多珍品。 如果能在这个时候亲眼看一看临摹下来,那会有多大的价值啊。

什么是克兹尔千佛洞,他一脸茫然。可能克斯尔是尾羽,在这个时候还不叫克斯尔潜伏洞。

就是在山中开凿的石窟寺啊,里面有大量的壁画,一排排凿开的石窟绵延数千。

里列在曲尔达格山山地上,我两眼放光,激动地描绘着,却看见他还是一脸茫然。

他环视了一下这里的环境,眼睛落在对面山上。

爱情,此处并没有你所说的石窟啊啊,难道现在的克兹尔切不动,还没开始开凿史料记载,大约开凿于公元三到四世纪。

公元八到九世纪逐渐停舰,所以开界年代应该就是我所处的这段时间了吧。

爱情。他突然目光炯炯地盯着我,你是如何知道要开这样的石窟寺?

我急脑门儿开始冒汗,对呀,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克兹尔千佛洞可是中国开凿最早的石窟寺,现在这个最早的还都没开出来呢。那,那,那那,那,那那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哈哈笑着争取时间。

然后指着峡谷内蜿蜒的路说,我,我,我是想到此处乃伤人必经之地。行走于丝绸之路上的商人旅途艰险,天气恶劣,盗贼猖獗,都可能让辛苦奔波,血本无归,甚至丢了性命。

所以上人需要佛法上的精神寄托为自己祈祷平安。如果在此设立寺庙,行伤者路过,便可求神护佑。 况且此处幽静,也有利于修行。 看他面露喜色,眼里流出越来越精亮的光芒。

我终于虚出一口气。

季羡林就曾经说过,商人和佛教的关系密切,佛教主要的布施就是来源于商人。

这也是为什么佛教寺院大体分布在丝绸之路沿路上,佛教也是这样沿着丝绸之路逐步传入了中原。 所以我用这个理由,这饱啊,算是压对了我在四顾周围高高的山壁,摇头晃脑地说,至于开凿石窟寺吗,呵呵,这里是峡谷,树木不多。

以木头建寺要从外面运进来,成本太高,木头建筑也不利于保存,反而是建在石壁上,更因病质疑呀。

他点头赞许你说的这种石窟寺倒是跟天竺还有姬宾的寺庙很像,那里也是因为交通要道上山多,所以凿肆于石壁上。

沉思片刻,他又转头问我,只是你为何叫这种石窟寺克兹尔呢,我张大嘴还没过关啊,这小鬼能不能不要那么聪明啊?

克克兹尔克克克兹尔。

我喃喃念着一拍脑门儿。

克克兹尔克兹尔在我的家乡。 这是土化,就是石窟的意思。

哎,还好我可以借着他是个老外乱白方言,他探究地看我。

正当我越来越心虚之际,他突然微笑着点头,爱情所说的甚是有理。

他顿住,想一想,又问,那一,你看这时乎似?

如何设置更能体现佛法大观呢,这个我骑虎难下了。

不说的话,恐怕以后的克兹尔千佛洞会变样,犹豫了半天还是弱弱的。说了就是先在山中开凿石窟,朱熹留有柱子筑前壁,刊内供奉佛像,左右咏道和后世互有佛传和本身故事。

这样信徒们可以先在主事礼拜佛陀。

然后右旋进入泳道和后世观看佛陀涅槃之卧佛像,最后再回到主室,抬头正好可以观看石窟入口上方的密勒菩萨说法图石窟内壁画以林格代表虚名山林,格内惠佛本身和姻缘故事。

看他眼里流出越来越多的疑惑,我心里发毛,撕着嘴,继续在脑中搜索克兹尔千佛洞的资料。

哦,对了,还有曾舍僧房窟共僧图居住,打坐禅定。

就不需要装饰壁画了,可以是居士加通道结构,这些僧房窟和壁画窟组建在一起,就可以组成一个单元。

哦,就是一座佛寺,爱情,你可曾去过天竺或是鸡宾啊啊啊啊啊,我逝去过印度,但是克什米尔的白沙瓦地区,也就是他口中的疾病。

因为二十一世纪那里不太平,我没有去过这个著名的位于南亚和中亚交接通道上的古城,由桂霜王朝剑陀罗的加利色家王设为国都。

是佛教剑陀罗艺术的发源地,也是我极其向往的圣地。

可眼下的情形是,我怎么能自圆其晃呢?

毫无疑问,我说的这些建制,别说在中原,甚至在西域都没有先例,可我要是说去过,肯定会马上被揭穿。

他的父亲是印度人,他自己又在疾病呆过好几年。 我是,嗯,因为我碰到过一个天竺僧人,他告诉我,哦。

爱情什么时候懂梵语了。

他打断我敏锐的眼光,看得我无处遁形。

我难怪有人说,撒一个谎容易,可是为了一个谎,就得编一堆的谎,一个个循环下去,迟早被揭穿。 爱情,你还真是不会说谎啊。

我,我果真被揭穿了。

刚刚怎么这么犯魂啊,居然不加思索就溜出口了。 你到底是何人?

又一个问题,剃头盖下打得我头晕眼花。哇,居然忘了这家伙可是打败了。论辩西域无敌手的论师。

他再问下去,要把我的底给掀了,也不是难事儿吧。 好了,好了,别急,看我脸憋得通红。

他忽然笑了,眼里闪着若有所思的神奇,居然你不愿意说。 罗什自然不勉强罗什回到修辞会,劝服王舅在此开凿石窟寺,就叫克兹尔千佛洞。

便以你所说的形制,设僧房窟礼佛窟。

他看向我,目光灼人,轻轻摇头微笑,爱情,你可知道你刚刚的样子真的很好玩儿。

无论你从哪儿来,你都是罗什见过最灵秀的女子。脸刷的一下红了,下巴差点儿掉下来。克兹尔牵不动,原来是这样开凿出来的。

暗暗拍自己的嘴,以后再也不可以乱说话了。扰乱历史,我怎么能担得起这个罪名?

回头却发现拍嘴巴的动作居然又又被他看到了,叫苦连天。

他倒也没在说什么,可是看我的眼神却总带着几分探究。

那一天我提心吊胆的不敢多说话。 我们终于到秋死了,远远的就看到欢迎队伍,这次比温速更盛大,还没走到音乐声就不绝于耳。

城门口排列的帐篷有几百米长,帐篷前都有看上去级别很高的僧人冲我们礼拜。罗石和齐婆下了马,恭敬的向那些僧人回礼。

我则仔细观察帐篷内精美的佛像,想着要是能保留到现代,该多好啊。 欢迎队伍前是一个中年女子,体态有些慵种,穿得雍容华贵,半袖金线衣花团锦绣袍,肯定是王后了。他身后跟着那堆衣着华丽的女人孩子。

肯定是妃子和王子公主,再后面应该是文武大臣。

几百号人齐刷刷的向邱斯王白唇敬礼,气势宏大,一下子把邱慈,王氏贵族见个遍儿,恨不得手中有个相机能见证这一历史盛况。 王后一把搂住棋婆和罗石,激动的痛哭起来。母子俩也眼睛红红的。

戏叙着四年的响应之情,我注意到王后身后人群中有个人。

长相与所有秋词人不同,非常显眼。那是个中年男人,巧克力色,皮肤个子很高,消瘦的身板挺得笔直。

他的脸轮廓狭长大,眼睛深陷在青渠的脸上,浅灰色眼珠流转,睿智悲悯,不像秋思人流发其间,而是留现代人一样的短发,有些花白,就算是穿着秋瓷服饰。

也能看出来他是印度人,到了他这个年龄,但用帅子形容太贬低他了。

更难抛弃的是那份儿脱俗的气质,那种即便站在数百人中,也能让人一眼盯着,然后难转一视线的气质。 他牵着一个小孩儿,大概十岁左右。

脸有些圆,细白的肤色接近丘瓷。人跟罗石长得很像,但很可爱,与罗石同样的浅灰眼眸咕噜噜转悠。

看见我时有些吃惊。

仔细的盯着我看了半天,我冲他笑,又偷偷扮了个鬼脸。

小家伙一愣,赶紧别过脸。 毫无疑问,这个印度人就是那位将辞相位,却辞笔出家,东渡丛林,被丘斯王聘为国师的鸠摩罗岩鸠摩罗什的父亲,当年棋婆,费尽心思要嫁的人,连罗什的祖父鸠摩罗达多。

也有啼淌不群名著于国的记载。刘于是,而那酷似罗石的小孩儿,就是他的弟弟,我忘记他弟弟叫什么名字了。

会角在高僧传里仅记载了一个名字,他在历史发展中只作为丘摩罗什的弟弟存在而已。 王后终于停止哭泣,将罗石和棋婆带到鸠摩罗岩身边。

奇婆对她曾经的丈夫野行双手合十里,鸠摩罗眼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眷恋。

与思念,他应该更想搂他入怀的,定定地盯着他好几秒,还是回忆。何时里小家伙儿可没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扎进母亲怀里嚎啕大哭,齐婆也拥住小家伙儿泪流满面。罗石用桂里见父亲被鸠摩罗岩赶紧扶起,父子俩都情绪激动。

用范文交谈了起来,欢迎仪式进行了有一个多小时鞠慕罗言向白淳提出,让母子俩回家去住。

齐婆没有反对,看来也是念子心切。

于是我跟着一起住进了国师府。 我问清楚了,罗什弟弟叫浮沙皮婆爱又是一个拗口的名字。

Hello,我是波波故事。讲到这里呢,大家会发现。

作者真的好用心的在严格的尊重历史,凡是跟历史有关的,都要先考据一番,虽然不能保证一点儿都不出错,但真的已经很尽力,很尽力啦,逐字逐句地推敲,想着如何让历史性的和佛学的东西变得通俗易懂。

能让大家有继续下去的兴趣。 哦,对了,说到历史克兹尔千佛洞啊,他的前面有一尊鸠摩罗什的雕像表现的呢,应该是他三十到四十岁时候的模样。

很瘦,很睿智。我觉得呀,挺有他的神韵的。很喜欢推荐大家呢,有机会的时候也可以去看看。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