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4 我又穿回来了!惊险!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3-6-13点击:379


vol.14 我又穿回来了!惊险!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妻。

作者,小春演播,波波MT制作小虫第十四集。

我摸摸身下,软软的,细细的在睁眼圆盘大的太阳直冲眼睛,赶紧毕业,这一次的着陆点跟上次一样。

又落在沙漠里了。看来我跟沙漠还真是有缘,只是不知年代和地点是否也一样。

我爬起来,先检查随身物品是否完好。

再看一眼改良过的时间穿越表还好只是灯是绿的,说明一切正常。 那一群科学家们五个月的力气没白花吸取上次教训,太阳能太不稳定了。

所以这一次他们不再用太阳能来驱动,而是改用了一种精良的锂电池。

据说这是比亚迪第n代产品比那个什么索尼强多了,我回去后当然造成了非常大的轰动意义,跟杨某伟第一次游太空并且活着回来一样。

我消失了五个多月研究小组的人都不能确定我到底是穿了还是死了。

我老板一直很犯愁,怎么跟我爸妈交代,直到某个下午,我从天而降,挂在研究室外面的大脖子,领上压弯了他大半的枝丫,回到二十一世纪的五个月里。

我忙得不得了,检查身体写报告,还跟着老板去新疆库车待了一个月,昔日的秋瓷都城盐城遗址在现在的库车,新城和老城之间,当地人称疲劳古城五个。一群考古学家一起测定古丘斯国的城墙遗址,王宫遗址。

奇特寺大会场遗址,在博物馆跟语言学家一起解读涂火罗文。 当我在这些遗址上转悠,看着现在建在上面的一些民宅农田,除了一千多年的地基还能测出来。

其他的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的心情真的很难行。

对我而言,就在几个月前看到的一切,转眼已是一千六百五十年的沧桑。

就在几个月前,鲜活的人瞬间变成了纸上的几个字,站在如今只是一堵不起眼儿的小山包上,耳边仍不时的会响起那个温润的声音,爱情,明日带你游秋词去。

今年的大学降了那么多日,真是上天眷顾秋词。

别急,闭上眼一会儿就好。

每当这时,我总会恍然四顾,但确定那些褐红色的声音只是我的幻觉的时候,才慢慢平息下来。

罗时,我们应该是在同一空间里吧?

只是我们之间隔着的是一千六百五十年的时间。

你在那里还好吗?

苦笑一下,有什么好不好的,他的命运如何,我怎会不清楚。 去克兹尔千福洞考察石窟前有一尊罗石的铜像。

我呆呆地看了许久,这尊雕像表现的是他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样貌。

单腿屈膝,右手放在膝盖上,穿着落半间的秋瓷僧衣,身材牵肠消瘦,眉宇间睿智豁达,风采卓然。

虽然不如真正的罗石帅气,但我觉得雕塑家已经掌握了他的神韵。

我没见过罗石成年后的模样,但盯着这尊雕塑,却让我浮想联翩,在铜像下合了影。

写论文到夜半时累了,就看这张照片,真希望自己还能再见他。成年后的他,在库车的秋词博物馆里还见过了一句女性骨骸,苏巴石遗址出土,距今一千三百年左右。

头骨跟奇婆,还有我见过的秋思王族一样,也有压扁的痕迹。其实扁头也并非不美,只是不符合我们的审美观而已。 骑马骑婆在我眼里。

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古埃及十八王朝的图坦卡门,也是扁头复原出来的头像,还有他慕礼陪葬品上的肖像,都表明这位扁头的十八岁法老是个帅小伙儿。 本来决定在库车的工作结束后,我会跟研究鸠摩罗什的佛学专家碰面。

虽然我只接触了他少年时代一段极短的时间,但无论如何,那也是第一手资料。专家们极其迫切地想跟我详谈。

可是老板接到了研究小组的电话,于是我们匆匆赶回了研究室,开始准备第二次,实际上是第四次的穿越,而这次的穿越机器是改良了我腾云驾雾的感觉,不如前几次那么难受。

但仍不能确定我会降落在哪个地点,哪个年代只是估计还是在两千年左右的时间,而这个左右是正负五百年来计算的。

所以跨度可以从战国末年到南北朝末年。

鉴于上一次的经验,我还是穿了一身宽大的汉服,这可是最大众跨度可以最大的服饰。

而看看现在的情形,估计再次的穿越对之前的时空地点产生了共鸣。

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所以这次西夏也不慌,先判断如何走出沙漠,或者找到人四处眺望。原来我掉在沙漠边缘。

旁边便有胡杨林和矮小的红柳丛。

远处的胡杨林看上去更茂密一些,我决定往那里走,已经是杨丽武日底了,沙漠的正午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找水。

既然这里有大品的胡杨林应该离水源地不远,所以当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开阔的湖面的时候,我兴奋地赶了过去。

这是一个面积非常大的湖,简直不敢想象会在沙漠里出现这么一大片的湖水,而最重要的是湖边有人。

而且是一群人能看到同类,我当然开心,于是发足向他们奔了过去,没到跟前。我突然一个急刹车,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赶紧回头向后跑。

没跑几步,一直见嗖的医生盯在我的脚边。

我吓得停住脚,赶紧双手举步头顶,别受我,我投降。 我被带到那群人中间,一共有二十来个看穿着长相,一个个歪瓜咧。早雄神恶煞。

果真是群强盗,还有十来个人蹲在地上,手脚都被绑着,战战兢兢,拿着怜悯的眼光偷看,我应该是波斯人,旁边有十几批驮着昼物的骆驼。

还在没心没肺的吃着草。

我迅速判断,这是一个商队遭了打劫,不过起码说明了一点,我的降落点离丝绸之路不远。 哎,丝绸之路上强盗就是多啊,我从来没有跟人动过手。

这次是非得逼着我第一次用武器吗?

我的防辐射衣贴身口袋里有一把小型麻醉枪,老板交代飞到万不得已不要拿出来用,毕竟是现代的玩意儿,吓到古代人倒没啥。

要是因此改变历史了,那我就罪孽深重了。

哎,我老板一天到晚就会念叨,不要改变历史,可是他咋不想想,我穿越时空这件事儿本身不就是改变历史了吗?

我听到盗贼们不怀好意的讲话。

他们讲的是我熟悉的突破,罗宇只是带一些方言,不是秋词口音,我脑子里不停地转,该如何自救。

我没玄奘的本事,能让盗贼放下屠刀,立即成佛。

所以我估计了一下敌我双方的形式,决定擒贼先骑王玄奘西游时,遇过好几次盗贼,他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不是盗贼自己起内哄。

要么就是把盗贼度化了,这个就不细说了。大家感兴趣的话,具体参看前文中的玄奘西游记。

咱们呐,现在还是说回到我此时的处境。

我手伸进怀里,摸到那把小巧的枪。

幸好他们看我是个弱女子,没把我像那些波斯人一样捆住。 我对着坐在地毯上啃烤肉的大胡子。

甜甜一笑,就身子靠过去,用涂火罗雨娇滴滴的喊一声,大王啊,哎呀,自己颤了颤,先抖到一身鸡皮疙瘩。

他笑眯眯地对我伸出油乎乎的手。

我上前一步,做事要倒进他的怀里,突然拔出枪对他射击,果然是加强过的马醉,真他没啥反应就倒地了。

趁他手下目瞪口呆之际,立马撂倒。离我最近的五个人头里,气势汹汹地喊,放向武器,饶你不死,好像还不够气势,赶紧再喊我这可是健血封豪的毒药。

不怕死的就上来试试,大概是被我先进的现代武器吓到了,剩下十几个盗贼都呆呆地看着倒地的几个人。

我其实啊,是虚张声势,我的枪太小巧了,射程不到五米,所以当看到那些盗贼真的放下弓啊,刀啊剑啊什么的。

我也偷偷地徐出一口气,背后的冷汗都湿透衣服了。 我迅速扑过去,姐,那几个商人扎得太紧,我只好拿出瑞士军刀,割开绳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我动手了,那剩下的盗贼看我有如此毒辣的武器。

现在又有一群波斯人拿着刀在后面追着,早就跑了个没影儿。

那些波斯人用最隆重的礼节感激我,他们里面有一个懂汉语,还有一个堵涂火罗椅,虽然讲的都不利索,不过两种语言混着,再加点肢体动作。

也能明白个八九不离十。

我拿出地图,让他们帮我指认我这地图可不是一般的地图,基本根据汉代上下浮动五百年的地域情况编制翻到西域那页,让他们辨认防卫。

因为是汉文,他们看了好半天,终于指出我们的大致方位是轮台附近。

我细看地图,原来我落在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在极度干旱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里,能有那么一大片的水草。

应该就是轮台的草壶水箱了。

这里是古老的罗布民族居住的地方,他们的草壶捕鱼为生,可是我看不到四周有村庄,估计在草湖的另一面。

不过难说那些盗贼就是萝卜人,而轮台离秋词只有大概八十公里左右,按照骆驼的行进,速度一般是每天二十到三十公里。 那么最多四天我就能到秋词了。

秋词爱。

一想到秋词,我就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眼前老是晃动着那个瘦长的身影,不知道他现在几岁了,问波斯人,具体年代,他们只能提供给我几个信息。

一中原王朝还是福建的前景。

可是波斯人说不出年号二羞思王还是白唇波斯人只能说白纯大概四十多岁。

三只听说过鸠摩罗什是个很有名的和尚。

由于波斯人戏不败火教,所以对大名鼎鼎的佛教高僧鸠摩罗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年纪么大概二三十岁左右。

四他们已经走过了秋词,现在往常安去。

鉴于我是救命恩人,为了旅途安全,他们愿意陪我返回秋词,再重新上路。 我不是没想过去长安,如果老板在的话,肯定会让我跟他们去长安。

还可以顺便考察一下。

南北朝时期的丝绸之路,可是心底下有个小声音,不停地在怂恿我。

去吧,去吧,去见见他吧。

成年后的鸠摩罗什会有怎样的风采,如果能亲眼见一见,我的研究又多了一份意义。

再说,我答应过扶莎提婆一定会回去的。不能食言,是不?

我们赶紧取了水赶路,怕那会儿盗贼又返回来。

那几个倒在地上的最多睡二十四个小时,醒来后不知道会不会想要报复,所以大家在担惊受怕下多赶了几里路。

在满天星斗下,我们到达了宿营点,是个面积很小的土城,已经没有人住了。根据波斯人的发音。

可以因译为塔汉奇,这个土城看上去有点儿年头了。

城墙年久时休,有部分已经坍塌,在明亮的月光下,看起来很有沧桑感。

周围有农田,已经走出塔克拉玛干沙漠了。

我们在靠城墙的地方扎营。

波斯人很热情地为我单独搭了个帐篷,通汉语的那个人试图告诉我,此地跟汉朝有关,由于沟通不是那么通畅,在府中一首饰,我总算明白了一部分。

他是想告诉我说,这个城由汉人所见,是一个像天神一样作战应有的将军下令见的汉人。天神将军是班超见得他甘诚吗?

卡汉奇与他干发音接近,可能是波斯人发音不准我心头狂跳起来,秋词,他干成是班超任西域都护府时府制所在地。

其具体位置至今仍是个谜。

如果是这里的话,那么又一个历史谜团解开了。

公元七十三年,安超虽凤,车都未斗,故宫北匈奴做的是文职工工作,带领三十六人的使节团都讪讪,却拉开了他在西域戎马一生的序幕。

公元八十一年。

甘昌率西域南倒,中方军队两万五千人供刹车,也就是今天的新疆沙车地区。

丘子王调兵五弯前来援助,却中了班超之计,溃败而逃,刹车归汉,丝绸之路,难道最终公元九十年咒之国?

就是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以七万军队供收了今天的金江咖啡班,超针对其千里劳斯的多钱。

简笔下肉之君,粮草将近钱史往丘瓷球员被班超射夫劫杀肉汁投降。

班超允其率军反国肉汁赋与汉朝修好。

公元九十一年,就此鬼汗白超被正式授予西域,都互现建筑。秋子撤换了由匈奴所立的丘瓷王游历多扶持成为汉朝世子的白霸,北丘瓷王,西域各国送到汉朝的人质。

一般都是王子从此开始了。白史家族在秋辞八百余年的统回湖人称韩公元九十四年,班超把秋子站在等八国兵七万人征讨叛徒无常的烟气搜狐烟起来,在拜宇亥的前任西域都湖沉默的古城斩首。

立曾为汉朝世子的圆梦为燕齐王,于是西域五十余国接扶手班超全部肃清匈奴势力后,将西域都护府迁到了他前程。

至此,丝绸之路北道畅通。

公元一百二十二年,丘斯王白鹰在归顺与对抗上摇摆不定,班超之子班勇劝奶帅估摸温素。

降班勇,从此直至东汉末年,秋辞王朝一直听命于东汉政。

我盯着月光下有点残破的城墙,沧桑的简语。吴颜树说着两百五十年前那对英勇的父子如何叱咤风云,也就两百五十年的时间。

这西域的西域都不错,到二十一世纪,连这些城墙。

都无计可循了。

黑夜中听着波斯人对着火堆膜拜,口中喃喃听不懂的嗷叫。经文在旷野里隆起一层神秘,我有些悲凉起来,而我现在所处的五湖十六国时期,中原又是大乱,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无人顾及到心语,所以邱辞早已不听中原王室的号令。

与中亚的绘壶勾结,妄图称霸西域,惹得其他西域诸国不满。

福建以统一为大任,更得到善善王和车师。前部王做向导,令吕光西征,白唇借快,胡军加起来七十万人,却抵不过吕光的十万人。

白唇逃得不知去处,白唇之地白阵立为丘瓷王,秋词极其短暂的。

并入前秦版图罗什的命运,从此改变。

不知为何,一想到此,我的心居然隐隐的有些痛。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嘉宾播音Mt。今天有我来为大家做这一期的总结,带大家一起来回顾那段历史。

班超少时博览群书,三十岁,迁居洛阳,投笔从容,立志效法。张骞建功西域西域自西汉即归属汉朝,与中原关系密切。

王莽待汉匈奴唱机,进展西域,西域诸邦,不堪匈奴凌虐,请求鬼寒。

明帝永平十六年,也就是公元七十三年,班超随凤车都尉斗故攻北匈奴以甲司马之率军袭取义乌,也就是今天的新疆哈密心之后受命衰三十六人,充使西域之禅山,也就是今天的新疆罗布泊西南。

出手李煜既非怠慢,班超得知有匈奴使臣到达,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激励,部署郑业,袭杀北匈奴使臣,极其随从一百三十。

善善王遂决心归汉。

班超英公生君司马置于田也就是。

今天的新疆和田野一代,促使其王广德杀北匈奴,使臣归属汉朝。

次年班超比舒勒就是今天的新疆喀什至秦效忠北匈奴的国王,另立新王,只知恢复汉朝十八年北匈奴攻占车时。

就是今天的新疆吐鲁番以西西域形势逆转。

次年,汉章帝实施放弃西域的政策,召班超回朝,班超准备返回时,当地人暴马痛哭,所以重返苏勒班超固守搜了五年,联合南岛诸邦,奋力扭转局面。

待朝廷以千余兵增援后,凡超先平息疏勒判断,既率南倒诸邦军队二点五万人供刹车金属新疆丘刺王闻讯调兵五万元刹车班超降称当夜分兵两路撤军,故纵俘虏逃回报信丘,瓷王重骑分兵要道,设伏班愁秤须挥军袭击刹车营地兼。

五千余人,缴获大量资重,修辞伏兵,文兄退赞,刹车归汉,难道遂通永元二年,也就是公元九十年肉汁果金,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一带父王谢统军七万公疏勒班超针对其千里劳师的弱点兼并,不战肉之君,久攻不克。

梁末殆尽前十网秋磁球员被班超射伏劫杀,且束手无策,请醉求归安超允其率军反国肉汁,赋予汉朝修好此年秋词等三国纷纷归叹班超升任西域都谷,进驻秋子。

六年,班超调集秋辞,善善等国联军七万余人。

攻燕旗金属新疆,先遣使招降燕齐王凤梨远迎班超,暗中却拆桥移阻齐军。

班超获悉秘密,率军绕道渡河,出其不意,进逼王城。

燕齐王大惊,欲驱民众逃避山野。板。超闻讯说,重赏右斩燕,齐王等另立新王。至此北道畅通西域五十余邦。

皆归汉,感谢今天的嘉宾。以上所描述的呢,就是小说里那个时代发生的林林总总,短短百十,来自却是多少勇士此生的全部追寻。

每一个生命相对于历史场合来说都太微不足道了,能短短的留下几十个字,都是亲近毕生力气在书写啊。 那么回看我们自己,你我此生,真的有在为自己的生命认真的书写吗?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