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大脑是如何让我们说话的?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99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说话吗?大脑又是通过一种怎样的机制将语言和其他的声音分辨开来,同时让我们能够理解其背后的语义呢?颞叶在这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部分脑区受损的病人,分别会出现怎样的语言障碍?至于“布洛卡区”和“韦尼克区”这又是什么?之前我们讲过两次“语言”,分别是从历史和逻辑的角度,一个偏文、一个偏理;而今天,我们要再换个角度,聊聊“语言和大脑”。

152:大脑是如何让我们说话的?

原来是这小男生,这羊是这是你的点的样子啊。原来是这样,欢迎各位来到,原来是这样,各位好,我是徐东,我是姜文。

姜文,你说我们现在在干嘛呢?

我们在录节目啊,听上去这个问题有点哲学啊。对,如果说再本质一点,你觉得我们在干嘛?

我们在我们在说话,对原样作为一档语言类的节目,我们离不开说话对的。

而今天这期节目的主题呢,其实是语言,也是我们再一次进入到和说话有关的。

这个领域啊,我们其实之前已经和大家讲过两次预言了,如果大家没有记错的话,其实分别是从语言学这个角度以及逻辑这个角度和大家来说过和说话有关的事儿。那么今天呢,其实我们会再换一个角度,我们会聊聊更加本质的东西,我们会走进语言和大脑。

根据你说,大脑,我判断我们今天是要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语言吗?

这些都说呢,其实是在脑科学和心理学的范畴内讨论预言这回事儿。那么咱们要是把这个说的再高大上一点。

那就是认知神经科学哇,感觉自己要变胜科学家了。

这个可能在今年后续的一系列的选题当中呢,还会围绕着认知神经科学来展开更多的内容啊。今天呢,我们先从语言来入手,先来问一问姜文啊,你今天早上吃了什么,这跟今天的话题有关吗?

我早上就吃了面包牛奶和鸡蛋啊,早餐的标配还挺健康的。

那么,你在说这些的时候?

脑子当中有没有同时冒出了面包,牛奶和鸡蛋的样子,对呀,面包就是肉松面包,然后牛奶是低脂的鸡蛋,就是我喜欢糖心的嫩嫩的那种油。

这样一说,我相信大家在听姜文描述的时候,脑海当中姜文的早餐也已经非常形象具体了,好像很少人在说这些的时候冒出来的是这几个汉字吧。

不太可能吧,一定是有具体的形象,作为一个只要伴随着口水啊,那么从姜文一个人吃的这顿早餐到大家都知道了姜文吃了些什么在这个中间?

又发生了什么,这什么意思啊,刚才我不是告诉大家了吗,我早上吃了什么,那他家自然就知道了。喽。

诶,但是我们再往本质去看一看,其实我们听到的只是从你嘴巴里发出来的面包牛奶这几个非常抽象的发音,对吧?那怎么就转化为在我脑海当中也同时浮现出来的具体的面包和牛奶这样的食物呢?

哇,我知道了,我们真是要进入正题了,这么深奥的问题的话,我当然是打不来的。不过我感觉这应该跟我们的语言学习有关,对不对?

的确,对于语言的认知是我们说话的基础。如果说听不懂别人的话。

那我们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我们今天就试图来搞懂大脑是如何认知语言的。

其实这个主题非常的有意思啊,因为咱们的听众一边在听我们节目的时候,他的大脑就在完成这样的一个过程。

那我们先从第一步说起,就是如何学习语言,如何学习语言呢?其实一直是语言学家和心理学家热衷于研究的一个问题。

原学家通常认为我们对于字或词的认知呢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语义,句法和字形语义呢,就是这个词的意思。

比方说,啊,刚才姜文讲到的面包,而我听到面包的时候呢,我也会知道面包它指的是什么东西。

而句法呢其实就包含了它的词性,如何使用等等,还是拿面包举例啊。我们都知道面包是一个名词,而不是动词。

所以呢姜文刚才会说我吃了面包,或者说我买了面包,但是不会说我面包了某人面包了某人这个说法感觉很二次元啊。

那剩下的字形是不是就是我们看到的文字啊?

没错啊,不过这个字形呢倒不仅仅指的是我们看到的这个字本身,其实还包括它的一些变形。当然因为我们使用的是中文。

在我们的中文当中是没有的。

不过英文大家应该都学过啊,比如说名词的复数要加s,有些呢还是会有一些特殊变化啊。以前学英语的时候,最烦就是那些不规则变化啊,所以这个就是字形啊。当然今天不是教大家如何学英语。

还是说回到主题,那就是语言的认知。

前面说了那么多啊,像是羽翼,句法,还有字形,但依然没有回答开始的那个问题,大家仔细想一想这个问题啊,就是说。

从面包,牛奶这些单纯的发音到我们真正理解这是什么,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唉,许东,你说了半天没有回答到点子上,这属于跑题呀。

什么叫铺垫明白,因为接下去呢,咱们就要进入脑科学的世界。好吧,打起精神,大脑开始高速运转,其实也不用打起精神了,因为你们在听我们讲的时候,你们的大脑就已经在这样做了。

又需要回溯一下我们曾经的一期节目了,大脑是家大公司,当时呢也给大脑做过一个大致的划分。

就是在额头的这个部位啊,是咱们的前额叶,这个呢是大脑的决策中心,所以做决策的时候就喜欢帮一拍脑袋。

那还有呢,就是咱们头顶的顶叶啊,这个地方呢,是负责我们的本体感觉。嗯,就是那个女生大发姑的地方是再往后呢,是咱们负责视觉的诊夜枕头的枕哦,那就是睡觉的时候脑袋靠着枕头那个后脑勺的位置,哎。

简单的一个复习,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回想起来,你别说这些名词的命名还是挺形象的。嗯,因为太形象了,所以特别方便好记。

那我们接下来要说的呢,是以上三大区域之外的第四大区域啊,这个名字呢,可能看上去就没那么熟悉了,叫做孽意那个孽这个字儿挺难写的啊,左半部分呢是上面一个耳朵,下面一个霜右半部分呢,是夜马的夜。

它的那个位置的基本上是在咱们耳朵的这个地,具体一点来说呢,就是耳朵上半部分以及耳朵前面。

这样一个区域,大家有点靠近太阳穴,差不多在这个位置啊。

他呢,主要是负责来接收听觉信息,怪不得在耳朵边上离得还挺近的,不像这个眼睛和后脑勺啊,离得那么远。

其实呢,我们刚才说到疟液的这个聂子啊,我们平时呢不常用的。

但是啊,如果说大家翻翻字典就知道了聂这个字儿,他本身呢,指的就是头颅两侧靠近耳朵的部分哇。所以说大脑这些区域的命名还真的都是挺直观的事,尤其是在汉语语境当中非常的直观。

这样的的确也方便大家来学习记忆嘛。

虽然我们说起来很简单啊,每个脑区好像都有它负责的功能分工非常的明确,但其实呢,我们应该有这样一个认识,大脑的运作是各个部门相互结合的。

而每个部门负责的呢也不仅仅是单一的功能。

比如说我们的孽液除了接收听觉信号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掌管咱们的羽翼记忆,语义记忆是什么东西啊,跟我们前面说到的语义有关系吗?

是的,语义记忆呢?主要就是说,我们可以把。

符号和相应的意思匹配起来,比如说啊,我们看到一张马的图片,那我就知道这是一匹马嘛,对吧。

但是我们也不是天生就知道这个东西叫马,或者说马就是这个东西,而是后天学习掌握的哦。就像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会拿很多那种卡片教我们说,哎,这是小狗,这是小猫,这个是苹果,是不是对由此形成的这种记忆啊,就是语义记忆了。

以后你再看到小狗的图片,你就会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而关于人类的记忆体系啊,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绝对可以说一期节目随手又挖一个大坑。

而且它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坑。

我很好奇一个问题啊,如果说有个人,他的这个孽液受损了,那语义记忆的功能丧失了,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这个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而且脑洞挺大的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呢,你给他看一张小狗的图片,你问他这是什么?他可能会告诉你。

这是一种动物,毛茸茸的四条腿,他会叫,或许也会咬人。

它可能会列举出很多很多关于狗的特性,而且都对,但他就是说不出。

狗这个字,嗯,那它是发不出狗这个音吗?不是啊,它的发声系统倒是完全正常的,只不过他不知道图片上的那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他的名字叫狗对应不过来啊。但是他能知道这是一种动物,是。

这就是很奇怪的地方啊。它虽然不知道这个动物就是狗,但它却知道这是一种动物。

他能够说出关于狗的许多特性,但是对于狗这个概念啊,却又好像完全陌生。 所以呢,就由语言学家提出啊,我们人啊,在进行语义记忆的时候呢,或许是一个?

归类的过程并不是说我们把学到的词儿一股脑的都丢进脑袋里,而是会有一个个小抽屉来分门别类。

而有几个关联的小抽屉呢,又会聚拢到一起组成一个小柜子,同样东西又可以同时出现在不同的抽屉。好绕啊,我有点儿明白你的意思。

就比如说,我们会把小狗放在一个叫动物的抽屉里,同时呢,它又会出现在有毛的东西,这个抽屉里是然后呢?这个叫动物的抽屉可能又会放在一个叫生物的柜子里。

所以我们对语义的理解是嵌套的。 是啊,你刚才提到的这个嵌套呢,它可以由。

很多层,比如说在小狗和动物之间呢,我们还可以把它分成哺乳动物,脊椎动物,犬科动物等等。而在小狗这个抽屉里呢。

也可以往里继续装,比如说宠物,犬警犬,牧羊犬等等等等。

而在这样的小盒子里呢,每个小盒子又可以再细分下去。哇,我感觉我的脑袋都变成一个快递仓库了,一堆的盒子,而且这些货品又比较有意思,它会同时存在于不同的抽屉。对呀。

回到我们刚才说到的这个捏液啊,你刚才问的问题是,捏液有一部分受损的话会怎样?

比如说刚才举的这个例子,这个病人呢?他不知道狗是什么,这就相当于啊,那个贴了小狗的标签儿的抽屉坏了,这样呢,他就没有办法读取里面的信息。

但是呢,他依然知道这个抽屉是在哪个柜子里,所以说呢,他能说出动物,说出毛茸茸的说出四条腿,但是呢,它就是说不出这个是狗。哦,这想明白了,原来还是得看是抽屉坏了,还是柜子坏了。

很形象啊。那么,至于各个不同的柜子,分别藏在哪里呢?

科学家们也是有研究的,比如说在对一些语义失治症病人的脑部扫描之后发现,嗯,在我们疟夜靠下部的前端呢,可能摆了一个和人有关的柜子。

如果说这个地方坏了,我们就会叫不出人名。

也比如说啊,我们给这样的病人看一个同学的照片,他呢,可能会知道这是我的同学,他平时喜欢做什么,有什么口头禅,成绩不太好,经常被老师批评。

他可以说一串,但是呢,他就叫不出他的名字,这个感觉有点像老年痴呆症,诶诶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像啊,二次海默失症呢,最初的病变的确也发生在了孽液。

那么,除了我们刚才说到的放人的这个柜子,还有动物柜存放动物的柜子呢?

目前认为是在孽液的中断,而有意思的是在孽叶的后端啊则是和工具有关的规则。

所以呢,不同部位的捏液受损,表现出来的语义缺失也会不一样哦,以后我要是突然想不起别人的名字,就是说。

哎呀,不好意思,我的聂叶前端刚刚被撞了一下,可能不太好使,然后你就被送到了医院进行颅脑检查。哎,你有没有幽默感啊。

我们接下来说说刚才一直在提的这些抽屉和柜子啊,这里边儿呢,其实是放了。

各种各样的概念,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抽屉损坏了,那么我们很有可能啊,就会失去对某些词儿的概念。

但是还有些人,他们的抽屉明明完好无损,他们对于物体的识别也没有问题,他也能够听懂别人说的话,但是自己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哎,这什么情况啊。这里呢,我们有一段音频啊,就是来自这样一位病人,我们也一起来。

听一下,当然呢,他说的是英语好第三,不知道姜文听下来什么感觉。

呃,虽然我英文不是很好哦,但是我感觉他好像一直是在蹦单词,然后连不成句子,而且有一种话到嘴边,但是说不出来这样的感觉。

没错,这个女孩儿呢,当时只有十九岁,因为一场中风,他突然就不能流利的说话了。 那么从刚才的录音当中呢,我们就会发现啊,他好像只能说单词。

而单词呢,也要想很久才能说出来,那你要让他说一句完整的句子呢?

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好比你问他,你今天做了什么,他可能会说我学校吃饭家,其实呢,他想表达的意思。

熟悉他的人应该能够猜出来啊。就是说,今天我去了学校,在学校吃饭,吃完饭后回家。 嗯,这不是我们上学时候做的连词成句吗?

是,可是他就是。

连不成句子非常的痛苦,嗯,也就是说,虽然它的语义功能是完好的,但是句法功能却丧失了,总结的非常到位啊。

看来我们前面的铺垫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么这个例子呢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失与症病例,我们也非常好奇啊。究竟是大脑的哪个部位出了问题,才会导致这样说不了话的情况。 我们回到十九世纪,有一位名叫布洛卡的法国医生。

他为语言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861年的时候呢,一位居住在疯人院30年的患者找到了布洛卡医生。他的病呢很奇怪。

怎么回事儿呢,他能听懂别人说的话,但是他自己却说不了,而他只能说一个词儿,ten. Ten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医生想会不会是他的发声器官出了问题,导致他发不出声音。

但发现不是它的发生器官以及喉咙的肌肉啊,都没有任何问题,因为问题是出在脑袋里是,可是当时的医生并不知道啊,他只是觉得很奇怪,那么直到这名患者去世之后啊?

他仔细研究了病人的大脑,结果发现什么在患者大脑左半球的额叶有一处损伤,这个区域呢?

后来就被命名为部落卡区,主要呢就是负责言语的产生,而这个区域一旦受损,就会出现我们刚才听到的这种情况,也就是部落卡施与证。

或者叫表达性诗语。

这原来是这样。诶,就是这样。哎,别就是这样,我没讲完呢。

觉得太顺了啊,那这样的病人能够治好吗?

嗯,目前呢还没有一个统一有效的治疗方法,因为失与症其实说的是一个症状群,而不是具体的病因,有很多情况呢都可能会导致失欲症。

所以呢只能够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来个别治疗,而说到湿雨症啊。 除了部落卡,还有一个与之其名的叫维尼克维尼克听着也像是一个人名啊。

他是一位医生。

维尼克呢,是一位德国医生,他呢,是发现了我们大脑当中另外一个和语言相关的重要脑子。我知道是不是叫维尼克区啊。

总会类推啊,非常的聪明,维尼克区受损的病人呢,他们会出现另外一种失与症的情况,而这种情况呢和我们前面提到的布洛卡施语症很不一样。他们呢,倒不是说话断断续续相反呢,他们可以不停地说,但是说出来的话没有意义,什么叫说出来的话没有意义呀?

我们也来听一段录音了,听完我相信大家就知道了,你在呆呆吧呀,呆呆呆呆吧,是不是呆呆的老师。

你听懂他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我感觉他很可爱,但其实啊,他并没有故意要搞怪,只是他没有办法正常的说话。其实,如果说不是事先知道他患有失余症的话,我肯定会觉得这是一个喜欢搞怪的老太太,而且是在说一门我听不懂的外语。

绝对想不到它是有语言障碍的。对很多朋友可能都会对身边出现的这样的人有一些误解啊,那今天其实我们就会逐渐的知道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呢就是维尼克施与症,这里呢,我们也是要稍微解释一下啊。

可能很多人理解失与症啊,就是说不出话或者说话断断续续,就像我们前面说的布洛卡施与证没错,布洛卡施语症和大家一贯印象当中的施语症是比较符合的。

但其实啊,失与症的概念更加的宽泛。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它是一种语言交流功能障碍。

对于布洛卡施育症这样的患者来说,他们对于理解别人的话以及使用正确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都没有问题,只是说要把这些话流利的说出来,对他们来说是比较困难的。

但是刚才说到的维尼克使与症呢就恰巧相反了。他们能够很流利的说,不间断地说,但是说的话没有意义,甚至他们发出来的音可能都构不成一个词。

而他们对于别人说的话呢,也存在着理解障碍。呃,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啊?部落卡区主要是负责我们遣词造句的能力。

而这个维尼克区呢?负责的是语言理解的能力,理解的很对。 嗯,那之前我们说的这个部落卡区是在太阳穴的位置,那维尼克区又在哪里呢?

首先,姜文的维尼克区一定是非常健全的啊,刚才总觉得非常的到位。

那么维尼克区呢是在疟液的上半部分靠后的位置直观一点来说呢,就相当于我们耳朵往上一点的地方。

嗯,一个在耳朵这里,然后一个在太阳穴,这里离得倒是不远,但是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啊,这两个区域离的可不能算近了。

如果我们把大脑纵向进行三等分的话,那么这两个区域差不多就在两个等分点的位置了啊。 突然觉得我的大脑被虚中葱脑壳里取了出来。

然后刷刷刷的分成了好几块。

嗯,那我们现在先把你的大脑重新组装起来啊,提起来更恐怖了。

主要是为了方便大家来理解我们大脑的一些分区,我们前面呢其实已经对大脑当中和语言相关的几个分区做了一些介绍,那么接下来呢,我们就要把这些知识串联起来。

并且要回答我们在最开始提出的那个问题,从我们听到面包到我们理解面包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脑洞太大休息一下,如果听节目不过瘾,大家也可以去咱们的微信订阅号里逛一逛啊。

和节目有关的更多知识干货。

每周节目的bgm,歌单还有趣味,猜题闯关都在那里边。微信订阅号搜索旭东刀科学旭是旭日的,旭东是山东树着写刀是唠叨的刀。其实你打虚东刀,可虚的拼音也是可以直接搜到的。 从我们听到面包到我们理解面包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首先可以肯定这样一个过程,那就是我们的耳朵接收到声音的输入,通过声波震动,鼓膜将讯息传到内耳,再利用耳窝内听毛细胞的摆动,将信号传递给听觉神经,从而。

进入到我们的大脑哇,这一串好多生词啊,感觉又是要挖坑的,节奏是可以把听觉在详细的展开了,今天先不说,当然听觉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坑啊。

那先跳过这个坑,当讯息传入大脑之后,最先到达的呢就是位于我们捏液的听觉皮层捏液在哪个部位,我相信大家现在应该都已经记得了啊,靠近耳朵的地方没错,这段路呢很近,在听觉皮层上啊,有一个叫聂恒回的地方。

横向的横回路的回聂恒回他呢,是声音。进入大脑之后的第一站,他主要负责的是信息收集,也就是说,不管什么声音,不管是人说话的声音还是噪音或者是音乐声等等,只要有声音进来,他都会如实的做好记录。

有点像电话接线员,是啊,或者是打资源啊,非常的形象啊,那这个是不是说耳聋的人就是这个地方出了问题呢。

倒也不能都这么说啊。其实大多数听账人士呢,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了。

耳朵里听觉皮层受损导致耳聋的这样的情况倒并不是特别多,但是呢,因为接收功能丧失,使得长时间没有信号来刺激听觉皮层。

所以呢,所以这个部位的功能呢,也就慢慢的没有哦,好可怜哦,那我们这位接线员记录好之后会做什么呢?

记录好之后啊,他呢,就会把所有的信息打包发送给下一个部门,这个部门呢叫stg,这是个外国部门吗?

Stg呢,是因为叫起来?

比较方便啊。他呢,也有自己的中文,名字叫做孽上悔,也就是疟液里边儿靠上的那部分。

在这里啊,会有工作人员对信息进行初步筛选,如果判断下来啊,这肯定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噪音就会果断的丢弃。 如果不是噪音,但又不确定这是不是人说话的声音呢,那就会往下转到聂中回在那里呢。说话的声音会被清晰的辨识出来,是孽液里面靠近中间的部分吧?

你也终回啊,非常的形象,我们来举一个例子啊。比如说,当你听到一声尖叫,嗯,聂恒回里的这个接线员呢,他就会立即把这一声尖叫给记录下来,然后呢,发送给你也上回你也上回里的工作人员,听了之后觉得,哎。

这不像是噪音啊,但是也不像是人的说话,这不太好说到底是什么,于是呢,他就会发给聂忠回,好好判断一下这个。聂忠回一听,哎呀,这哪儿是什么说话呀,就是一声尖叫,对,这么智能吗,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还记得我们前面说过的抽屉和柜子吗?

啊,记得啊,负责语义记忆的地方就是在聂烨诶,他们呢,是在疟液靠下端的地方,叫聂家伙,又是一个聂家兄弟,是聂下回呢,是一个储藏室,里面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抽屉和柜子啊。

档案科。而这些抽屉柜子里就是关于所有字词的信息了。 当前面提到的哥哥聂忠回收到了一份疑似录音之后,他就会和弟弟。

你也下回啊,储藏室里的这些东西进行对比,如果对上了,那么就给这份录音敲一个语言的章,如果对不上,就会敲一个非语言的章。

这个鉴定工作还用到了大数据呢,可不是吗。而且呢,因为每个人的数据库不同,同一个音比对的结果也会不一样。 比如说,我现在说两个音,嗯,一个是好一个是好。嗯,怎么呢?

在普通话当中好它是有对应的字的,对不对?

对呀,很容易会想到的是好坏的好。嗯,但是吼这个其实对于很多的朋友来说,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发音。

现在字典里查不到普通话,对在新华字典里面其实没有对应的字的,你要拼写它的话是HO。 所以呢,普通话语境里的人的大脑呢。

就会把喉作为非语言来进行处理。但是如果说正在听节目的朋友说的是上海话,或者是无语的方言,我们的方言体系里就有。

How这个音,所以在这些朋友的大脑当中啊,就不会把和轻易的贴上非语言的标签儿。

嗯,可是我们在听外国人讲话的时候啊,就算听不懂,也知道他是在说话呀。

哎,这又是一个很好的思考,那是因为我们借助了其他手段来进行判断。

比如说,啊,我们看到两个人在互相说着什么,我们就会推测他们是在对话或者呢。我们通过它的肢体语言能够大致明白他表达的情绪。

但是,如果只给你听他说话的声音,又不事先告诉你他是在说话,而且呢,它语言当中的大多数发音和你所掌握的语言很不相同。比如说,现在给你放一段斯瓦西里语的对话。

那么你的大脑很可能就会判断这只是一连串无意义的发生而已了。我们基本上就会自动忽略他们讲的内容。 没想到我们听到一个词,大脑里面要经过这么多流程啊。

这其实还只是一个开始啊。

聂氏兄弟虽然说分工非常的明确团结协作,但是他们完成的只是信息的筛选,至于这些信息要如何分析和处理,那就要交给下一个部门搅回了,搅回这个名字。好奇怪啊,把东西放在里面搅一搅就回来角落的角回呢,就是我们一直提到的脑回回路的回脑回是什么呀,是脑袋里面的回虫吗。

没有虫子旁啊,否则怪吓人的啊,就是来回的回。 我们知道,我们的大脑表面不是凹凹凸凸的那么凸起的这些地方呢,我们就管它叫脑回那凹进去的地方叫什么?

掏进去的叫脑沟歌舞,听起来怪怪的,要不我们也可以想想,有没有更好的名字适合他们啊。

我们还是说回到脚回啊,顾名思义缴回呢,就是在大脑皮层某个凸起来的地方,然后呢,形状有点儿像个小角落,于是呢就叫缴回了。哎,我发现这个科学家取名字还真的是直白啊。文艺青年很无奈。

你说幸亏那么直白,才能让大家记得住,那倒是的,那这个脚回是在什么位置呢?

这个脚回呢?其实和我们前面说过的那个维尼克区离得挺近的,就是你的20多,往上一点的地方是。

脚回呢,就在它再上面一点点,他俩呢,其实是邻居啊,这个脚回挺有意思的,他参与的事情很多,比如说我们做算术的时候1+1等于二啊,这个时候其实你就已经用到它了,我们在分辨左右方向的时候,其实也用到缴回。除此之外呢,它似乎还和我们的记忆以及注意力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好忙啊,感觉有点像是一个内勤部门。

什么事儿都斩点儿鞭,但是又不是具体负责的。

办公室嘛,确实有点像啊。那么,在语言的处理过程当中呢,缴回的作用啊,主要是将词语的视觉意向和听觉意向联系到一起。比如说,当我们听到一个词的时候,大脑当中呢,往往也会浮现出这个词的写法。

比如说,我说苹果,苹果这两个字的写法马上就浮现出来了,而且同时还会出现一只红红的大苹果是。

可能有些人想到的是那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某个it产品的logo,但是不管怎么样,苹果这个发音所代表的文字意象以及实体意象,其实都会出现在你的大脑当中,这很有意思,而让他们出现的就是这个叫脚回的地方。

另外,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当我们在看一段文字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个默读的过程。

嗯,而且当你看得越慢越仔细的时候,这个读的感觉就会越明显。是,如果说碰到了一些抒情的文字,可能心里的还会默默地带着感情去了,甚至这个音乐伴奏都出来了。是的。

我们会默默地把文字读出来,但是不发出声音。

这其实呢,也是一种试听的结合,而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的同样是脚回科学家们发现啊,如果一个人的脚回受到了损伤,他就很可能因为没有办法在看到物体和这个物体所对应的词。

词语的发音之间建立起联系而变得不能说话,同样,他也可能因为这种失毒症就是没有办法阅读的这种障碍进一步引发失血症,书写的写,也就是没有办法正常的书写文字。哇,看来这个内勤部门真的相当重要。 要是没有他的话,我们不仅听不懂别人说的话。

连写字都没法写。嗯,是的。

我们要回到我们前面说过的脚回的隔壁是谁,韦尼克,哈哈,维尼克区呢?他负责的正是我们对语言的理解。所以这俩部门联手。

我们基本就能明白姜文早餐究竟吃了什么。哎,怎么又说到我的早餐呢?这是今天的主要任务,不就是弄明白你早餐吃了什么?难道不是我们为什么会说话吗?讲了半天还在听的阶段,那说呢。

马上就要到说了啊,在我们理解了别人说了什么之后啊,就轮到我们自己说了。

而我们前面已经讲过语言的产生。

主要是哪个区域负责的部落卡区答对了。所以呢,在缴回和维尼克区之后啊任务呢,就交到了额叶,也就是脑袋前方的部分部落卡区呢,也在额叶,他帮助我们来组织语言,而至于最终说出来呢,还是要调动我们的运动区来,使得我们的口腔肌肉活动起来,终于完成了整个流程?

大脑果然是家大公司啊,简单的一个说话要走这么大一个圈子,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啊。别看我们现在好像不需要思考,就能够说话就能够做节目。

再给大家一起来梳理一下整个过程啊。 首先呢,我们得听到别人说什么当声音进入到我们的耳朵,位于耳朵附近的聂家兄弟们呢,就会对信息进行初步筛选,然后呢他们就会把有用的信息送到上方,一个叫缴回的内勤部门。

在那里,声音和蚊子就可以配对起来,是配好对之后的资料呢。

哎,就给隔壁的维尼克去处理了,让他帮忙分析解读。来看看刚才那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解读好之后呢,再传到好基友波罗卡纳里波罗卡区是在太阳穴这里是吧,是啊?

布洛卡呢,就会帮助我们组织我们要说的语句,让大脑知道接下来我要说什么。再接着,头顶的运动区就会接收到指令,他会负责调动各种肌肉,最终让我们完成开口说话之一过程。 我刚才一边说,我就一边在摸自己的脑袋,我觉得都能想到里面忙忙碌碌的场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么复杂的传输,这是太不可思议的感觉。今天的节目就要结束了呢。可是我还有好多很好奇的地方。

比如说我们人会说话,那么其他动物呢?他们会说话吗?

这个其实我们曾经也从其他几个角度试图和大家来分析过。

这个问题啊,今天和大家再来说一说,首先呢,我们要知道,动物肯定是会相互交流,至于交流的方式是通过声音还是气味儿,或者别的什么就不一定。我们现在发现啊,在哺乳动物当中,像鲸鱼,海豚,蝙蝠以及许多鸟类,比如说我们熟悉的鹦鹉。

我这些动物,他们是会说话的。

所谓的这个会说话,不是说他们能够用声音来交流,会说话,而是指呢,他们具有声音学习的能力。

那么像大部分的哺乳动物,比如说猴子,猫狗,它们虽然也可以用声音来交流,但是这些声音不是后天习得的,而是它们天生自带。所以说会不会说话,关键是得看他有没有语言学习的能力。

能不能掌握外语,甚至是第二外语。

这个呢,又有点儿高级了啊。我们现在对于动物语人的研究呢,其实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语言,最多呢,只是看看他们能不能学会新的发音,离背单词还远着呢。

毕竟没有谁家的鹦鹉会直接开口说主人,我饿了,我要吃食给了。以后他还会直接说谢谢,不许成精。 那么,之前有鸟类学家发现啊,在美国北加州呢,有一种非常常见的鸟,叫做白罐麻雀。

这种麻雀在不同的地区,虽然都是同一个品种,他们的叫声却不一样,叫的调调也不一样,难道鸟类也有方言吗?这个倒很有可能。

而且呢,不仅在不同的地区之间有音调的差异。

同一地区的白罐,麻雀,各自的嗓音还都不一样,这么神奇吗,就跟我们人说话一样,也会有不同嗓音。

所以呢,就有科学家脑洞了啊。

他们觉得这种鸟或许真的是有语言的,甚至还存在着方言。 另外呢,研究还发现,如果把其中一只鸟和别的鸟隔开,让它听不到同伴的鸣叫。

那么他虽然还是能够唱歌,但是他的歌声就会变得相对简单。哦,原来能唱歌剧的,然后现在只能唱儿歌了。

是不是说他能够通过同伴的叫声来学习一些新的词汇呢?

哦,这是一个很大的脑洞了啊。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啊,如果说你用某种方式让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这样一来呢,他就根本没法唱歌了,只能够发出一些不连贯的生命啊。我想到了那些先天性耳聋的人。

他们也很难开口说话,应该是同样的道理吧。

没错,所以听觉在我们的语言学习当中也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通过模仿别人说话,也使得我们最终学会了说话。 原来是这样,就是这样,今天这曲文案厉害了啊。嗯,厉害了,相当厉害,冰封大神的作品。

好像现在大家已经有一个思维惯性了,基本上谈到和大脑相关的系列,也会想到是冰封大神提供的这个文案了,完整性越来越高了。而且论述清楚,关键举的例子还特别特别的生动。对,所以我刚刚还在问旭东这个冰封大人是干什么的,真的会给人一种好像是很专业对专门研究脑科学的错觉啊。

那当然,其实包括植物的那个感觉系列也是他写的。我感觉好像他特别喜欢研究跟认知感觉大脑相关的东西,他可能是被什么事业耽误了的一个科学家。 哎,真的,其实我觉得很有这方面的潜质啊。再次感谢他给我们提供的这样子,一篇非常精彩的文案。

也是让我们普通人再一次有这样子的一种亲近大脑的机会吧。 对,其实原来的时候,别人说大脑掌管什么什么书上?

看的时候觉得有一种不太真实,就知道左边大脑管语言,但怎么管呢,不知道,然后这么一说,觉得啊,很形象很具体是,总之就是当我们下一次就包括现在正在使用我们的语言系统的时候。

我们可以同时去想象一下我们大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马还是哪玩的啊,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忙。

这样想一想,我们的大脑真的是太厉害了。所以对于大脑的探索,这真的是一条非常漫长的路。 其实从今天这期节目引申出来,又有一系列的坑啊,包括记忆,对,还有听觉呢。对,包括刚才姜文还问了我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吗啊啊对对对,我刚刚问就是有的时候,比如说如果我在街上遇到了旭东啊,我知道哎,这个人,我跟他在一个地方工作,我还跟他录过节目,但是他叫什么名字呢,我不记得了,是你不走心,根本就没记住。

就是那种忽然之间的突如其来的遗忘,或者说我在一个重大的场合准备了非常完整的演讲的资料,但是因为紧张,一下子说不出来了,对这这种遗忘又是怎么回事儿,在包括前面提到的听觉,总之感觉光做大脑也是能做整整一年好深的一个坑,是那在今年的之后的一系列的。原来是这样当中呢,我们也会更多的带大家去探索大脑的神奇。

总之,大脑留给我们的位置。嗨,那么今天的原来是这样,到这儿基本上就差不多了啊。我们今天破天荒的在节目的中断是。

插了广告,还是自己给自己打广告,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太心酸了,太心酸了。那只是说,考虑到可能有一些朋友。

他只是听到了那个掌声,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还有除了原来是这样之外的虚动,到科学这个微信订阅号的存在,对天堂掌声就结束关掉了。是而我们订阅号,其实最近的这个内容非常的精彩,比如说上一周处方那一期结束之后处方那一期的文案,作者游医生还专门做了一个原创的图文,是一个处方的自白,也是非常的生动实用啊。这样的好的内容真的是希望让更多的朋友能够知道。所以大家听节目不过瘾的话,别忘了去微信订阅号,搜索叙东道科学啊。 除此之外,那还有我们几个传统的互动平台。

我们的微博分别是怪怪猫仔君军是细菌的军和旭东啊,旭日的旭,上面一个山,下面一个东。

那么百度贴吧,叙东刀科学也欢迎大家的加入,最后就是我们的qq群了,我们的原样刀友会。

开阳啊,这几个字好像有朋友跟我说得专门再重复一下,原是原来的原样式,原来是这样的样刀是唠叨的刀啊,不是加一个一把刀的刀,对,不是一把刀的刀啊,是唠叨的刀。有人说他听了三年的节目,一直以为原样刀友会是一把刀的刀,说实际上刀会有我的天呐。

呃,是唠叨的叨啊。在里边不是分享刀具知识的一个地方啊,就是大家在一起唠唠叨叨,聊科学的一个地方。那么现在是我们的六群开阳开门的开阳光的阳没错六群呢,现在已经是一个2000人的群了,已经加入了有将近1000位,刀友这么快问的天呢,所以大家赶紧来聊吧。

每个群都非常的热闹,总有一款适合你好了,那么今天的原来是这样,真的就是这样了。

我是徐东,我是姜文。感谢所有通过打赏撰稿或者是志愿组等各种方式帮助过我们的朋友,原样的发展,真的离不开你们的支持。

代表本次节目的撰稿人冰封,感谢各位的收听咱们下周见拜拜CMQ,五月哦,这是喜马拉雅fm,欢迎各位来到。原来是这样,各位好,我是徐东,我是姜文。

将我们现在在干嘛,我们在试音吗?我们没有在试音,我们在录节目哦,这样的已经开始了。

好稍等啊。我是用这个来引出那个我们在说话,可以再次聊说话。对,反正你可以先说录节目。

叫表达性失礼。

这原来是这样,就是这样。哎,别就是这样,我没讲完呢,借的还是呢啊呃哎,那这个我来啊,看来是记得太顺了啊。

哎,再来一下,再来再来。

嗯,就是这样,别这样,别就是这样,我还没讲完呢,接得太顺了。

最后再补充一个小小的知识点。

话说姜文,你有没有注意到前面,当我在说部落卡区的时候,我用了一个比较特别的说法,嗯,大脑左半球额叶,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特别加左半球?

哎,难道右半边没有吗?

还真没有啊。或者准确的一点说啊,像我们这些习惯用右手的俗称的右撇子布洛卡区,包括维尼克区?

都只在左半脑友哇,怪不得我们经常说左边大脑是管语言的,就是这样。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