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边缘,我走进全国第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1月前点击:331
那时候我可以暂时放下烦恼,心情舒服一点。 故事FM ❜ 第 413 期 过去几十年里,中国的经济腾飞,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它世界工厂的地位。无数吃苦耐劳的中国人走进工厂,白天在流水线上生产,晚上睡在拥挤的宿舍里。很少有人关注他们的生活质量,更别提他们的性需求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说工厂最为集中的深圳观澜开了一家硅胶娃娃体验店,主要就是为打工群体服务,所以我专程去了一趟。 观澜位于深圳的边缘地带,靠近东莞。 这里最著名的就是富士康。巅峰时期富士康在深圳有四个工业园区,合计员工超四十万。白色的厂房绵延几公里,就像一座巨大的城市孤岛。 我的目的地爱爱乐体验馆离富士康观澜园区非常近,步行 10 分钟就能到。这也正是体验馆选址在这里的原因。 /Staff/ 讲述者 | 李博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高士杰 @故事FM彭寒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Under the sewer prolonged - 彭寒(片头) 02. dead moon - Yangfan/彭寒(初入体验馆)5'30" 03. 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宿舍生活)10' 04. Future In Valley in A - 彭寒(欠债开店)12'10" 05. Non_Sense - 彭寒...

在深圳边缘,我走进全国第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

故事开始之前提示一下,本期节目会谈到一个和性有关的话题,可能不太适合孩子。

如,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带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这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过去几十年里,中国的经济腾飞啊,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它是世界工厂的地位。

无数能吃苦耐劳的中国人走进工厂去打工,白天在流水先生组装产品,晚上就睡在拥挤的宿舍里。

很少会有人关心他们的生活质量如何,那更别提他们的性需求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啊,我听说工厂最为集中的深圳开了一家硅胶娃娃体验店,主要就是为这些工厂里的打工者提供服务。

所以我就请我们的制作人林风专程去了一趟深圳和这家店的老板,还有附近街头的工人聊了聊啊,这些我都不懂了,不要问我这些我不懂。

那那你能够完全就是货车不错的生活,对一人吃饱全家不是?

不想找太麻烦了,不说以前是很现实的,一跟一下就过一辈子,但是现在你看一下感觉的女女的心管,不赚是是是女儿他可以用双手啊,呵呵。

每进美团之间还能找到女朋友,一进美团之前女朋友都找不了,所以先找女朋友再进美团的话。

因为我找了女朋友,进了一场之后就不分手嘛,肯定有的不理解嘛,肯定会嘛这个,因为我们一出来就十几个钟,十几个钟。

回去连面都见不了就睡了。第二天晚上,我老婆又上班去了。

你刚才听到的声音。来自深圳观栏的打工群体观澜位于深圳的边缘地带,靠近东莞。

这里最为著名的是富士康巅峰时期,富士康在深圳有四个工业园区,合计员工超过400000白色厂房,绵延几公里,就像一座巨大的城市孤岛。

我的目的地艾艾勒体验馆离富士康官来源区非常近,步行十分钟就能到。这也正是体验馆选址在这里的原因。 诶,你好,你跟哎试试,昨天有点坐坐坐坐坐坐,你还坐坐坐,我也刚刚刚才跟我打招呼的,这个人叫李博。

他是爱爱乐的店主,爱乐是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它的门脸不大,灯箱招牌在白天也不显眼。

但一到晚上,爱爱乐三个字和印在一旁的比基尼美女突然就格外亮,打开磨纱玻璃门大厅有一个巨大的鱼缸。

他隔出了一个供客人喝茶,抽烟的休闲区,也给整个体验馆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滤镜。

在这个鱼缸后面,就是另一个世界。 我教你博来自弗贝恩斯,今年34岁,十三岁出来社会打工。

现在是全国第一家实体硅胶娃娃体验馆爱乐体验馆的店主。

我这个场所是一二楼两层,楼下就是先在我们坐的这里的一个会客厅喝茶的地方。

楼上三间房现在是八节,以前路上路上是三节,现在是八节,这个楼层比较高,五米二的高度,因为建筑结构的原因,我做了一个螺旋形的楼梯。

上二楼这个螺旋的楼梯绕满了霓虹灯,因为他很高很陡。李伯和店里其他伙计接客时,总是要特别提醒客人,小心你好,请进看一下免费免费啊,看一下免费第三关好稍等去卖点哈。考虑是因为我们这个如此各种还是可以挑啊,阴道飞山都一样。嗯,血感不一样的,可是外形不一样。

多少钱,第361个小时,这个巴尔巴有一场可能。是啊,可以你悬崖了,对吧?

来吧,我们给你介绍一下。嗯,嗯,在十分钟是不算在一个小时,然后正好也不对,就是我怀疑我已经找好了,就你搞的时候。不过华晨宇也在打一下。

咱们就要试一下,那我们多个十万八万都没问题。

跟着刚才这位客人,我也走上了二楼,这里灯光昏暗,氛围自于暧昧和诡异之间。

可能是因为晚安们的五官并不逼真吧。

他们的脸和橱窗里的模特特别像,眼神空洞,表情僵硬,眉毛和口红都是后化的。

但是当你触碰到他们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也亲身体验了一个娃娃,当然只是用手指。它摸起来非常软,像糯米刺雌一样都要把手指伸进娃娃的嘴巴和阴道,使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娃娃的舌头和肉者的触感非常非常真实,简直就像真人一样。

尽管我并不知道真人是什么样。

高方针的尸体娃娃,每个房间,一个美国娃娃,它是体重升高,近似于真人,根据身高不一样,体态不一样,重量也不一样。

最小的有一米4450斤的,最大的有一米七1200斤的都有,里面是港股价模仿真人骨骼的各种各样的脸庞,各种各样的头衔儿。

各种各样的发型,各种各样的辐射,非洲的。

白皮肤的,黄皮肤的都有,我这里有一个最大的一个非洲娃娃,那个时候应该是990斤都被王坏了的骨架段材料开裂,各种各样的惨不忍睹的。

而且我这种场所还有一种正常损害和非正常损害,就是别人拿刀片给你割掉,用力过往,把你的骨架搞断掉的,直接从腰部插出来的。 我遇到过大入房的一个新娃娃,他们玩完了以后。

我们的人上去检查,发现那娃娃做得好好的。我们说诶,这个人挺有素质的,结果把娃娃也放下去,乳房快掉了。

他把乳房切了大半边,得把乳房放下去。 就这样,那你说你怎么去解释?我只能解释他好奇吧。

实际上那个事儿我自己也还心里面,有几天过又不去,不会感觉到害怕吃,还挺幸运的。

他到我这儿来着,他来搁的是我的娃娃,不是割的鼻子是不东西。

那些特殊癖好的人群选择把欲望发泄在没有生命的娃娃上。

对此,李伯觉得挺庆幸,他非常理解这类群体。

在他看来,很多人进工厂时还是孩子,他们在厂里的性启蒙是很畸形的。 李伯自己也有一段这样的经历,实际上我从十三岁半就出来打工,因为我们那个地方是特别穷的。我们小时候一年就吃两三次肉。

没有米饭吃,只能吃红薯,玉米,土豆。

最后因为我们那个村庄,很多人到福建去工厂打工。

我就一直抓紧任何一个可以给他们联系的机会,告诉他们我一定要出来。

在我持续的哀求的过程当中,就说明年我们跟车间主持人已经说了买的东西给他了,你可以来。

哎哟,我高兴了两天两夜没睡着觉。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小不知道我小出去谁会意味着什么。 鞋厂做旅游鞋,进去做一个勤加工,好像是5600块钱一个月吧。

而且进的是个黑工厂,那一年在工厂里面。

我十四岁本人就有生理反应,我说的那个黑工厂有多么的黑,一层楼,五六间房间,五六个宿舍。

一个宿舍,十五六个人,全是男的宿舍,里面没有卫生间,只有一个工位,那个宫位只有四个蹲坑,那个老板特别小气水费。

他把2345楼的水全部断掉,不让我们使用,滞留了一个很细的一根管儿冲厕所,而且冲厕所定时。

那种便池,那个便不满它不充,嗯嗯嗯,导致这么多的男性的一个生理需求,根本没法儿去考虑。

说白了就是滋味都没地方,只能等待,自然发现我应该是十四岁多才是十五岁的。我清楚的记得我一个晚上梦一三次和我们住一个宿舍的,还有一个小孩子,应该比我大一岁还是怎么样。

我印象也特别深刻,他睡的那个位置是靠门的那个上下床的下铺,那个电灯的开关就在他的枕头上。

我们一下班集体应该是估计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左右吧,感觉到都深睡眠了,这小孩子自己在被窝里面收银。

实际上我最后发现是很多人都有这种习惯。

我们宿舍住的有个胖子,是个四川人,他很无聊这个人。这胖子把灯一拉开,一跳过去,在他对面把这些盒子他被子揭开了。

那个画面就是一床席子,还有一点鞭鞭碎碎的破黑窗背,单背单一拿开那个人的内裤,小裤头是拖到这个地方的。

拖到大腿以下,屁股面对外面。

他守的还没换定好,就在这儿不动,他本人的时间停止了,整个宿舍哄堂大笑。

在整个车间第二天,三百多人全部知道这个消息。

如果说放在现在人的这个心理承受压力,我说这个人会造成心理后遗症,心计创伤。

实际上你踏入这个群体以后,发现大家开玩笑是相当于是四无忌惮的,也并没有过分的考虑,因为很多开玩笑开玩笑开出毛病来的都有啊。 一到宿舍,大家同时一回来。

讨论的最多的话题就是信,这些人在跟你开玩笑的时候就会小猴子,明天带你去飘小猴子发工资,我们去嫖等等等等的一些话,才知道有嫖的这么一个概念。

我们本身年纪比较小,没有新知识,也没有新经验,但是每天在耳语漠然,听这些东西,久而久之,就给你引导出了一个畸形的一个思想观念吧。

知道有这种方式可以解决生理问题,这件事情实际上在我心里面扎下的根挺重的,忍受不了血汗工厂的生活,李波跑了。

之后二十年里,他在山东做过传销,在北京摆过地摊,最终来到了深圳。公司开了一家又一家,但几次下来都失败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又一次看到了工厂,终于二十年前在李伯心中扎下的根发芽了。 那以前是什么时候我公司退离倒闭。

合伙人把我的车都拿过去卖了跑了那段时间,实际上心里面挺无助的,口袋里面没钱钱,一屁股债也不知道干什么好,也干了这么多行业。

都是无疾而终。那个时候,我每天我会习惯性的走路,不管到哪里去,我习惯性的走路,我每天走十级工程路那一天晃晃晃晃的关南这个位置了。

上了天桥,我站在那个天桥上面一看,我靠,人头传动啊,只能看到人头富士康的。

而且你一看,女性特别少,全是男性,而且都是年轻小伙子,他们就是正儿八经和我那个时候的一个经济差不多的。

虽然他们的现在的条件实际上挺好的,但是这种需求自始至终是存在的,而且是这个群体集中的地方。 一想以前听说过有重庆娃娃这个概念。

我没有见过食物啊,跟比如说现在这种实体,娃娃心里想,他这个东西是可以解决一部分需求的。

当时在这个脑袋里面晃了一下,那天晚上我就没睡觉。那天晚上我从这边走回去的二十公里。

反复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二天早上下定决心肯定要干,那肯定要干怎么办,手上没钱合不合法,这是摆在面前的最大的两个难题。

李伯咨询一番后发现法律上有空间,他就开始借钱。

李伯在富士康观兰园区附近选了一个门面,为了省钱,砌墙,装修,能自己做的,他都自己做成定弄好后,李波就定了第一批实体娃娃。

但这些娃娃不是材料不好,就是生命不常容易坏,根本不能用里头只能一批一批不断的买娃娃钱,花完了再借经过不断试错,他终于找到质感最好,最实用的娃娃。

就这样,李伯的哀乐体验馆开业了,实际上取这个名字,我还是有很多想法的。

爱着快乐着健健康康的爱人,快乐的,这是我的幸福。

八月份,嗯,赶紧八月份,尤其是哪一天我也不知道。以前我做其他的事情,开披萨电影号开翻电影号还是开公司也好。

都会有三朋四友的过来捧捧场啊,道个贺啊。干这件事情没有偷偷的自己把门打开了,把外面的灯打开了,自己搬个沙发坐在外面。

一连一个多礼拜,我都没回家,就在这里。

非常希望有这么一个人进来,哪怕陪我说说话也好,没人进来的十五天开业,十五天是没生意。

那个时候这边是十多万人的一个工人群体,没有想到过会这么冷静的闹,但是发生了,实际上有三个客人体验感给出的答复也是泼嫩水,太死板了太重了,你根本没法去跟正常的信用方式去比的。

这种失落感和绝望,你们是没办法体会的,但是还是要坚决,还是要走下去,没有退诺,我走的是他决怒,没有退路,你不开,你干嘛去。

最后就是阴差阳错一个宣传方式的问题,然后活拐直接,五间房那段时间就天天爆满我整个大厅做的诠释人楼街上要做的诠释人。

实际上在我这里,我在宣传的时候过程当中请了一个女孩儿帮我去发传单这个女孩儿去小陈。

他是胆子特别大的,但是而且心比较细,而且是特别勤劳的。这么一个小女孩儿,让爱爱乐起死回生的宣传方式,其实就是发传单。

我也跟着小陈就发了一次,他会从爱乐一路发到富士康,只要看上去像单身的男性都会成为他的目标。 小陈的宣传广告也很特别,他不会说这里有硅胶娃娃,而是说这里有性爱机器人高大回收电脑。

没描绘过吗,可以这样,真是还假人肉。

看这些王子,我们这样都是美女来的,好玩的给你,不用回答我给你,你我不要,我不要爸爸的给他一抖,那个你又拿阿总,所以小一点低调点,这好东西啊,这这么多,一路上默默把卡片车进兜里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

有人剪地上的卡片,有人听说是性爱机器人,后又回头要卡片。

有一个外卖小哥身上没口袋,他在车上找来找去,最后小心翼翼地把卡片卷起来,放在电动车浅的散架里。

这些人中一定有几个会再一次出现在艾艾乐宣传起到出去了以后,突然就抱起来了,整个房间也是爆满状态。我大厅可能有二十多个人在等。

然后房间是满的。大家都是低着头看着手机,默不作声。

现场的气氛是非常非常敏感,敏感到什么程度,我生怕我的呼吸和我的面部表情给他们造成难堪,给他们造成不好,一丝一哄而散。

而且已经发生过它。实际上这个事情就是大家人在多的时候,突然外面进来了一个人比较单词大一点的上去看一圈下来。

什么神经病嘛,变态吗?

搞一句坐下的这一批人,他们还没有办法了解我这里面是个什么状态,就跟着一哄而散,还有一些类似是所有房间爆满了以后恰好这五间房里面的客人都是很开朗的,这种在里面是非常尽兴,非常尽情的在玩儿导致这个床角。

床角声音此起彼伏,在我答题里面就听得一清二楚,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把眼光看到了我的脸上。

我给了一个哈哈,所有人就是一哄而笑,那也是没走一个都没走,大家都打开这个话匣子了。哇,这个东西我是第一次见,你还第一次听说有这个玩意儿。

大家就没这么尴尬了。 最后我花钱跟客人聊天,特别重要很重要。我看这件事情还一个最大的收获。

我跟很多以前跟我一样的。

工厂兄弟做朋友了,最多的一类就是工厂群体,他们这个群体也挺特殊的,他们本身天然有一种自卑感。

从一进门到带上楼体验完下楼,绝大多数人不愿意多沟通,一句话极少的极个别的感受到我的善意。以后是愿意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偶尔也能够有一两个能够打开话,下室跟我聊一聊啊。讲一讲他们的生活,讲一讲他们的工作啊。

你就像这个老陈?

四十多岁脑袋以前受过伤,经常性的被骗在这边,只要你是个女的头像,你跟他聊天都有可能骗到他的钱,小到五块八块,十块达到15030000都有。

他在我门口晃了个半星期,没敢进来。最后有一天突然鼓足勇气冲进来,权臣没有说一句话。

上楼都在发抖,怕我们黑,他怕这是个黑店下楼了,以后就不一样了。

他的话特别多,你不跟他说话,他也会滔滔不绝的讲他的历史,讲他的祖宗,讲他的家里讲他被骗。

有个女的反复骗她,反复骗她反复到什么程度,452001002000,跟这个女的上过一次床。

他连他妈妈的低保金都被这个女的骗,就是感觉到可以让他四无忌惮的这么去欺骗他,而且这个群体不小。

经常在外面播的有一句反诈骗的一句画教网上招嫖划不来哎,网上交友要小心口角大汗拜美女网上招嫖划不来被骗丢人。韩国财说,真就是这边儿,实际上聊天的也是男人。

就是一个女性投一下,就这样就能骗到钱知识很低的一些手段,但是在这个群体当中是特别实用,追根结底还是取决于信我在爱乐遇到的老陈,他只是来喝茶聊天,不消费和他闲聊时,我明白了为什么李伯会说老陈的脑袋受过伤。

老陈常常胡言乱语,说些自相矛盾的话。

但是提到被女人骗这件事,他的思路非常清晰。

听说你支持对一个女的票,很多钱是骗了二万多。我到了一个转账之路,人们打印出来的还在那里做大汗,他现在还在他路。我不知道这方面是这个女的杰森斯坦德什么的,这个名我都不想他如果这些事假想嫁给我啊,我现在我已经心相透了。

他把他骗了十八次,十多次。

让他的一个色的三十多字等等,就问你把钱给他,就见不得赢了。

对现在的老家,那你是怎么认识他呢?

他那时的吃饭啊,我就配那个故事啊。

我说,好像在那里。结果呢,他说,是吗?很大,妈的找钱在福斯卡,在福斯卡那个运河都讲餐饮里面应试的。

对呀,我这个比较好。朋友有时候开心的时候就说的话,全不开心的时候都不说话的,对不对,老陈做了一阵儿离开了,这时候我又见到了小王小王,今年28岁,湖南人出来打拼。五六年了。

他在富士康上班,因为富士康特殊的宿舍制度,小王和室友的假期都是错开的。

每次放假时,他总是一个人,时间久了,他觉得很难交到知心朋友,心里特别压抑,你最孤单的时候,你遇上是什么时候啊?

很多最孤单的时候,可能就是说自己受了委屈,或者说受了太大的压力,然后把这个事情又不行。

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说,怕别人把你的事情当成一个笑话,去跟别人说的那种状态嘛。

但是这也是社会的一个现状,就是工厂里面或者说工作种人跟人之间的一个斗神嘛,你不放心把自己的一个心里话?

给别人吧,我除了这种情绪上,我的心理上怎么说这里它毕竟也是一个性适当的养会有那种问题吗,正常男人一般都会有这种,就是说信誉嘛,就到了一定年纪的话,有些事情真的控制不了。

控制个剩两次,或者短期还可以,长期的话,你真的很难受,如果有女朋友什么的还好,没有的话,日子有点难过,知道吗?

我那时候第一次听说这个的时候,我是也是一部分好奇,然后一部分你的信誉,然后就突然那时候那些好像很发现这个地方吧。

去年十一月份吧,人不多,他那时候没像现在这么大的名气,就在楼梯左手边。第一个呀,那个时候他穿的是黑色的娃娃的话,像这个就是养了一个头发,然后瓜子脸,然后高的话长有接近一米一十。

三四的样子吧,背部那里有个就发音的地方,你平常平常不是有那些什么日本人拍的那些电视,那些那种生意嘛。

女的,他是模拟的那种声音。

我那时候第一次听,我还有点害羞,我对他也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也没什么感觉负担之类的,只是说那时候的话,我可以暂时性的发生我自己的一个烦恼,然后心情舒服了一点。

其实有工人的地方就有老板,大家都吃五谷杂粮,也都有七情六欲,偶尔也会用老板来哀哀乐放松附近的一个工厂的老板,五十来岁,到我这儿来玩,开个麦巴喝过来。

听到我们口小子给我听这个我说,弟,你在这干嘛?我到你这消费啊。

我说,那你怎么透我这消费啊,我怎么就不能到你的消费上去玩了半个小时就下来下来,我就特意很扭着他坐了一下。

当然,实际上我来你这消费也是很正常的。

说我五十多岁了,我这一辈子打着赤脚来。深圳现在有个几百人的工厂,我经不起任何风险。

如果我出去玩其他的,用其他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万一出现什么差错,我会家破人亡。

可能我考虑到他的这个企业肯定有哪个老婆一份儿,那个老大哥来了好几次,最后奶奶他就不开车来了,走路来。

因为我这每天放停车来哀哀乐的老板有两种,一种是来放松的,一种是来干正经事儿的。

李伯在乐田馆火了之后,全国各地有不少老板慕名而来,他们都希望跟李伯去去亲,我就碰到不少这样的老板,那我给你输钱去吗?我不觉得,而你们那儿开的话,就最好便宜一点儿。

人家这里问很多东西,起码人家费了费用都得去算。

坐一会儿,那他他还可以呢。坐一会儿陪上边那个那个,那个上去。嗯,你知道去吧去呀,这玩意儿还有啥害羞的学习啊,学啥来了学习你不调学费吗?

去呀,你看你没去过,有时候也挺这种的。哈,快去快去去去去,快点准备。

输钱吧,到账一百A88元。

这两位老板的体验反馈和大部分人一样,硅胶娃娃太木了,它毕竟不是真人,其实这既是他的劣势,也是他的优势。

既然娃娃不是真人,相应的社交尴尬和伦理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这对有些人来说非常重要。 白领呢,也有,有个小孩子是在啊,不是小孩子哈,也是个小帅哥。哈,对我来讲是小孩子。

从福田经常过来过,这儿从福天到我这儿也很远,四十多公里,他本人是做办公室,但是他就是跟女孩子一沟通去联合。

说不出来。话结巴经常来。我还有一个什么南山科技园的一个光学博士,他在我这儿玩了一次,以后买了一个回去,还买了六个头。

一个娃娃,溜个头。他本人也是他工作的环境当中也有女性。

但是他不善于跟女性沟通,对做他那一块事情非常专业,但是唯独去跟异性交往非常非常的薄弱。

还有一个就是说的老人家群体,这个附近有一个二手房东的爸爸,目测有六十多岁,瘦的有点弱,不禁风的那种感觉。

他上楼梯的时候我都感觉要扶着他,因为我把它摔下来,但是它是有神经需求的,他是怎么来,是一个附近帮我做过临时工的一个闹园子介绍的说我这你可以玩这个。

进我店里以后反复问的两个问题就是老板安全保老板合不合法,那么你这不会逼出话吧,我这般年纪要被抓我,我活到世界上都没意思了。

儿子在里边做生意,在这边城堡的房子收入还不错的,他在这边帮忙做做卫生,带带小孩儿就是家庭,是挺幸福的。

但是因为这种事情,如果被抓或者被怎么样,他跟他儿子和他儿媳妇,他们怎么去交代这件事情?

但是实施记忆,他这种需求是自始至终都存在的。

那个老爷子来过两次,第二次来了以后走走的时候,他就告诉我,我要回老家了,这边太热了。实际上他的脑袋和深圳的天气是差不多的。

估计是生理方面的原因,也起到了他回家的这个推波出来的问题吧。你隐隐都感觉得到,这份欲望是大家努力在压制的。

另外一个还有一个左右才是你的。

实际上这些群体这一个人只是等代表一个群体,所以要才生意的。就在这附近买的房,就在这个附近买的房子,老婆怀孕的时候,他老婆叫他过来的。

人的知识面广,道德感特别强。 他玩了下来以后,他跟我说了一个什么话,他说,你的娃娃是我的第二新白女?

是什么概念,他跟他老婆可能是初恋,他跟他老婆没有以外的一个新本领,还有一个广,那个,那个陕西啊。

西安来得一对夫妻,他们就比较特殊,像他们这种夫妻在我店里来了有三四段儿吧,因为我门口贴的牌子女士未成年进入一般的女性,她就不忘而知,不觉不进来了。

他的老婆在网上准备给他买这个东西,他们两个人的心是非常和谐的。

他老婆和他每个人在家有个小柜子,他老婆的各种各样的什么挑战呢,羊居啊等等的东西,有个小柜子撞着各式各样。

他自己也有个小规则,什么样的飞机别都有。

这些东西完腻了,他就跟他老婆说,你要我想买个娃娃,他老婆这一刻眼挺好的,我在网上给你找他老婆,就再给他找。

突然发现我这里有个体验馆。

又刚好要到深圳来出差毫不犹豫,那我们去试一下,比买一个要好,我们去试一下,感觉可以,我们就在老板那里定一个。

他们过来试了一下,还给我买了一条烟。

我们那天晚上一聊,聊到晚上本身,我三点钟打研究,聊到早上六点了,特别有有理解,也特别支持我这件事情。 我干这件事情给我最大的鼓励,是来自于与我素不相识的人的一种鼓励。 最近,李伯的森店已经动工了,新店在板田那里靠近深圳北站和华为基地。

心电的产品服务环境也会全面升级,爱乐似乎正慢慢从边缘走向中心。

李博说,媒体把他夸的太高尚了,说到底他就是打工的,实在没东西吃了才吃胖一些活下去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把这个事情做好。

是他现在最大的追求,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制作人林风,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高世杰。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嗯?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