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一个"联觉者"的自白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7月前点击:293
你相信吗?有的人,看见数字或文字会感觉到颜色!有的人,听到音乐会感觉到味道!有的人,看到别人被打,自己痛不欲生?!这种现象在脑神经科学领域,叫做“联觉”!什么是“联觉”?“联觉”是一种缺陷还是一种天赋?联觉的成因是什么?联觉人的生活与正常人有哪些不同?作为一名真实的“联觉人”,旭岽会和大家讲述一个“联觉者”的亲身经历。一起认识一下脑神经领域的“联觉”现象吧!

059:一个

原来是这贾楠,是这羊是真是这样的样子啊。原来是这样,欢迎来到原来是这样,我是旭东,我知道很多朋友喜欢原来是这样,最主要的原因呢,就是每期节目都会和大家串联一系列的冷知识。

听完节目之后呢,还能够非常酷炫的在朋友面前装装高冷。

不过今天旭东要和大家分享的这个冷知识,他的冷门程度可能超过之前的所有。 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可能没有办法把他拿到朋友面前去炫耀。

但或许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又或者可以让你重新认识你自己。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知识点呢,是属于脑神经科学的范畴,叫做联觉联合的联感觉的觉连觉。

在我正式讲述这个话题之前呢,希望大家能够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让我讲述一下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始终缠绕着我。

这种感觉是什么呢?在我的眼中,数字二是草绿色的。

八是橙黄色的字母,a是深蓝色的,p是紫红色的,汉字的汉是红色的,而龚长章呢又是绿色的。

我喜欢星期六的那种红色,我讨厌十月的黑色,而小汽车的喇叭声,它是亮红色的,音符拉是金黄色的。

而现在我们所听到的这段背景音乐,它给人一种红绿黄白相间的彩四。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这种感受有什么特别,甚至以为身边的每个人都会有类似的这种感觉。

小周,我做课程表嘛,我总喜欢用水彩笔写,因为这样我就可以用我觉得对应的颜色来表示上面的文字。

直到有一次我忽然问了我母亲一个这样的问题,妈妈为什么二是绿色的,而五是天蓝色的呢?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时我母亲的反应,他当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这样一个奇葩的问题,我现在估计啊,当时的他。

应该是以为我在说某种专属于儿童的混乱语言吧。

后来呢,我又把类似的问题问给了同学,朋友,什么神经病啊,幻觉啊,异想瞎说,这些都是他们听到这个问题之后非常普遍的评价。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朦朦胧胧的意识到,我的这种对于文字和声音的色彩感知似乎是有些特别,甚至有的时候,这种特别会让我觉得有点自卑。

因为我和其他的同学不一样,身边也有一些热心的,有探索精神的朋友则试着帮我分析原因。

他们会问,是不是你小时候家里挂着一些带有颜色的学习卡片,或者说你的婴儿床上是不是贴着带有色彩的塑料字母呢?

当然,也有很多朋友会好奇地问我,他们的名字是什么颜色,通常我给出的答案呢都无法令他们满意,因为我给他们的颜色组合通常都不是特别好看。

不过,朋友这样的分析其实也并非没有道理。

或许是在我刚接触文字时的一些特殊因素导致了我的这种情况。

但让我依然有些疑惑的是,我和家人也对此进行了反复的求证。 似乎在我小的时候,家里并没有类似的东西。

就这样带着这种隐隐的困扰,过了20几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篇科普文章。

我第一次认识到了一个术语,叫做连绝,我才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和我有着类似情况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大约每200个到十万个人当中就会出现一个,而我们这一类人呢,还有一个酷酷的名字叫做廉绝人。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场景,一个下雨的夜晚,屋子里播放着七碗的音乐,会给我们带来一种忧伤的感觉吧。

这其实是普通人都会有的体验,但很少有人能够明确地指出这种忧伤是来自哪个音符,这种忧伤究竟是看到的还是听到的?

我们说啊,人的五种感觉系统的信息来源截然迥异,运行机制也不尽相同,但他们并不是彼此完全独立进行工作的。

各感觉信息在大脑当中被分别处理的时候,可能存在一定的相互作用,分别处理完毕之后还可能会在更高级的皮层区域得到整合。

因此呢,在我刚才描述的那种环境中,我们得到了一个不可分割的,忧伤的感觉,而不同感觉系统相互影响。最典型的例子呢是嗅觉和味觉的合作?

这一点原来是这样。曾经也提过,当我们捏住鼻子,通过舌头来判断食物的种类时,成功率不会太高。

即使像巧克力这样的大众食品也无法脱颖而出。

这就是因为食物味道的绝大部分信息其实是由嗅觉提供的舌头尝出来的。味道只是具有辅助作用。

巧克力的甜味要和它特有的气味融合在一块儿。 裁定人无法抗拒这种影响呢,还可以和时间上的先后有关。

也就是说,前一种感觉信息的处理结果会左右到后一种的处理。

比如说,我们注视着身体某部分,就好比手臂能够提高我们所注视的这一部分皮肤,他触觉的敏感性,这也就是为什么打针的时候,医生会叫我们往别处看。

不同感觉之间彼此的信息交流还是必要的。

但有些时候呢就会出现异常情况。

就比如有的人就像我白纸黑字的二,会给我带来绿色的感觉。

还有的人呢,一听到莫扎特的音乐,就会体验到奶油的味道,或者说在脑海当中会闪现。

快速流动的色彩,斑斓的波纹。

这就有点类似于有一些播放软件自带的那种音频视觉特效,而这种情况在学术上就称为连绝。

其实早在一六九零年就有科学文献记载说,有一个人感觉到喇叭发出的声音是新红色的。

十九世纪末呢,这种异常生理现象是得到了广泛研究,但随后不久呢,便被认为是一种幻觉而遭到冷落,直到20世纪80年代。

才重新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兴趣,并以廉绝的字样频繁地出现在学术期刊当中。

英文的联觉呢是由分别代表联合和知觉的两个希腊单词结合而成。

中文呢通常是翻译成联觉或是供感觉,顾名思义。所谓的联觉就是某种感觉刺激在引起相应感知的同时,还会引发另外一种感知,而这种能够带来额外感知的刺激,在现实中却从未出现。有研究说啊,连接能力在一个人的童年时期就已经具备。

而且通常伴随其终身,就好比我到现在,那些伴随着文字声音而来的感知依然非常的强烈。

但反过来说,这种伴随终身的感觉往往会使很多连接者不知道自己的感受有什么不正常,甚至认为别人也应该如此。在我最初向别人问这些问题的时候。

我一直天真的以为其他人应该也和我一样吧。

有一本小说,其实挺有名的叫洛丽塔,他的作者纳博科夫就是一位廉绝人。

他经常会跟他的母亲争执,字母b是黄褐色还是橘红色的t,是属于淡黄色,还是浅蓝色?

那很显然,他的母亲也是一位廉绝人。

如果说我加入到他们的争论当中,我会支持b是红色的,而t是浅蓝色的。

听到这儿应该有朋友会非常的好奇。 作为一个联觉人,徐东,你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呢?

连觉的发生,它是自动的,既无法刻意的生成又无法抑制。

这一点呢可以通过一些专门给廉洁人制造麻烦的实验来证明。

比如说,我看到字母a会感知到深蓝色,但如果你给我看一个红色的a,我就需要很努力才能说服自己。我看到的这个字母a,它其实是红色的,有研究也证实啊。在这种情况下。

廉绝人判断字母真实色彩的时间要比普通人来得慢。

这个方法呢也通常被研究者用来艳明受试者是否是真正的连接人产生连觉的刺激和得到的连觉感知之间呢是有着固定关联的?

就比如说我无论何时看到英文的sky这个词,我都会觉得他是黄色的,而可能另一位连接者无论什么时候听到小提琴拉奏出的c大调。

都会尝到冰淇淋的味道。

这其实有别于普通人看到一些特定词语所触发了记忆产生的联想。比如说正常人看到天空这个字会联想到天空真实的颜色。

那就是蓝色。而且呢,对于连接者来说,连觉感知和正常感知会同时出现。比如说,我看到白纸黑字写着星期三。

那么黄色的感觉和星期三这三个字本身黑色的字样会同时映入到我的脑海。

肯定有朋友非常的好奇,其实现实生活当中,我也听到过这样的问题,难道在我眼中,那些白底黑字的书,或者说是文章。

是五颜六色的色彩斑斓的,那岂不是很炫吗?但事实其实也并非如此。

在我眼前的文字呢,依然是黑色的,但是每个字符又分明带来了某种颜色,这种感觉呢,就有点类似于文字上蒙着一层淡淡的。

半透明的彩色图层。

不过呢,当我试着回忆一段文章,或者说是一串数字,一个英文单词的时候。

脑海中的字符却有着无比鲜明的色彩感,比如说,我依然对小时候家里的电话号码印象非常的深。

他有着彩虹般的顺序,红色开头,紫色,结尾只是在中间,黄色和绿色的顺序发生了一个偏转。当然还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地方。比如说,当我记一个英文单词的时候。

它的首字母颜色会影响到整个单词的颜色,就好比yellow yellow。 由于y是蓝黑色的,所以即使其中的l是柠檬黄,但整个字母看起来依然是蓝色的。

虽然说到目前为止诊断联觉的正式方法还没有被建立,但一位引领廉洁研究的医生却发展出了一些指标。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些标准,不过至少可以当作判断一个人,他是不是连觉的起始点根据这些指标呢?

连觉感知是有这样一些特征,而我呢,也是基本同意第一,不自主的,也就是说,不用刻意的去想那种感觉。

但连觉他就发生了。就比如说,我看到原来是这样的,这个园子我并不需要去想,但我就分明能够感觉到它是生黄色第二。

实体投射研究人呢,并非用心眼去想象,而是真的看到了,而是真的看到了颜色本身投射在实体之外。

这种感觉其实我刚才也提到了。

第三呢,是持久而普通的,联觉的感知必须是每次都是一样的,从小到大,我的六一定是红的九,一定是紫的。

这从来没有发生过改变。第四呢是难忘的,这点非常有意思啊。

通常呢,连觉者的第二衍生知觉会比第一感知来得好记,我非常的同意,我看到过相关文献当中这样一个例子,就是说。

将罗拉这个名字和紫色连绝在一起的人呢,总会记得这个女人的名字是紫色的,而不一定真的记得住罗拉这个名字在我身上呢,就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我通常会搞混周和阳这两个姓氏。

因为他们的颜色非常的接近,而让我现在去回忆少年时期的某位朋友。

其实我早已经忘记他具体叫什么了,但我依然能够清晰地记得,他的名字是由蓝色和绿色组成的。

第五呢是提到了联觉是情绪的,也就是说连觉的感知或许会引起情绪反应。

拿我来举例子啊,我有的时候就会因为不喜欢某家餐厅名字的配色而不愿意前往。

我相信听到这儿,可能有很多朋友已经开始担心我了。 徐东啊,你是不是患有一种叫做先天性廉绝的病呢?

在网上呢,我发现了这样一些例子,有的连觉者眼中的汉字绿,他的颜色竟然是紫色的。

好在我没有这种情况,但在另一方面,我其实又有这种情况,就好比我脑海中英语的green是橙色的,yellow是蓝色的,这个我前面也提到这种经验呢,在有些情况下,的确会产生一些麻烦。

就好比我自己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强记住了英文里和颜色对应的单词。但大家也并不能就此认为连觉它是一种疾病。

因为研究人员说了,它并不是由某种生理上的缺陷和障碍所导致的,绝大多数的联觉者也都是身心健康的。

这一点呢,当然包括徐东自己啊,连觉到底有哪些类型呢?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连觉者都是看到自行触发颜色的感知。

从理论上来讲呢,连觉可以发生在五种感觉中的任意两种或两种以上之间最常见的情形呢,就是视觉系统内的联觉。像我的情况。

字形触发颜色,字形里除了数字和字母,还包括了英语单词和汉字最常见的跨感觉系统。联觉通常是由声音产生颜色和味道。

我也拥有这样一种联觉,一开始我就提到,就好比我母亲的声音始终是棕黄色的,而搭档紫菱的声音呢,它是深红色。

在之前的那位搭档结语,他的声音呢则是柠檬黄要问我自己的声音,我通常觉得是浅红的,在联觉的分类上,我的这种情况呢都是属于较为常见的视听类联觉。

这其中呢包括了自行对颜色,联觉和声音,对颜色联觉,其实在我身上呢,还有一种空间顺序联觉。

这是当我知道联觉这个词,并且查阅了大量的和联觉有关的资料之后才意识到的。

因为前面也提到了,联觉人通常会觉得自己的某种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什么是空间顺序联觉呢?1年里的月份或一周的日子,在我的脑海中是对应了精确的空间位置。

比如说1980年,他就要比1990年更远。

三月在我的左前方,六月在上方偏左,十月,在右下方等等。当然还有一些连接者会因为字形和颜色产生味觉关联,就比如说有的人看到粉红色,他就想到了铁锈的味道等等。

还有一种连决就比较麻烦了,叫做近处控连决镜像的镜镜子的镜。

这位朋友呢,看到电影情节当中诸如刀伤枪伤的画面,会有十分真实的疼痛感。

我还看到过一个非常极端的例子啊,一位拥有这类联觉的朋友切鸡爪子的时候,手疼的竟然把刀丢到了地上。 几乎所有的感觉组合都可能发生在联觉上。

也有一些人联觉牵涉到了三种或更多的感觉,但这样的人?

非常的少。

话说回来,在所有联觉的感知当中,颜色的出境率是最高的。

此外连觉他还是单向的,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过例外。 怎么解释这单项呢?对我而言,数字六和汽车喇叭给我带来了红色。

但是看到红色,我的耳边并不会想起汽车喇叭声,或者并不会看到数字六这个形状,还有一点非常有意思啊。

任何两个连觉者的模式都不会完全的相同,我竟然在百度里找到了一个就叫联觉的贴吧。巴黎呢,是聚集了很多的联觉者。

其中有一个帖子呢,是关于连觉者数字与颜色对应关系的统计,有几十位网友参与啊,到目前为止呢,还没有发现两个人的颜色对应是完全一致的。

换句话说呢,一个连接者可能认为Q它是蓝色的,而另一个联觉者则会把q看成橘黄色,这到自己是联觉者之后,其实我也非常好奇。

连觉这种神经科学上的现象到底有什么意义呢?毕竟连觉是一种异常的感知。

其实也引发了科学家们对其背后神经机制的浓厚兴趣,而对这些机制的理解其实也有助于对正常感知过程的研究。

怎么说呢,很多研究员对联觉有兴趣,是因为它或许能够解开一些人类知觉的原理。

在研究知觉上最大的一个谜团呢,叫做系统问题。 也就是说,没有人知道我们是如何将所有的知觉整合成一个完整的知觉。

比如说,当你看着花的时候,你会看到花的颜色,看到形状,闻到它的香味,还能够摸到它的质感。

而你的大脑在此时会试图将这些知觉统合成一个花的概念研究连决呢?或许可以帮助人类了解我们是究竟如何感知我们的世界,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产生了连绝这种现象呢?

最容易想到的解释是这样的,在处理不同感觉信息的通路间存在着异常的神经链接。

比如说,当我看到星期三这个词的时候,视觉系统内专门负责对形状信息进行处理的细胞会做出反应。

但在这个时候却又通过了异常的神经元之间的链接,使得本应只对深黄色信息进行处理的细胞也同时兴奋起来了。 结果呢,便是生黄色的星期三。

跃然纸上。如果大家觉得刚才那一段太学术,我再举一个更通俗的例子啊,就好比一个开关呢。他本来只是打开家里的客厅灯,但是呢,因为在排线路的时候。

这个开关多连的一条线就导致打开灯的同时,家里的电风扇也被打开了。

研究人大脑当中就有着类似的情况。 同样的道理,听觉系统和味觉系统间的异常链接则带来了草莓味儿或者是醋味儿的贝多芬命运交响曲。

这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听觉和味觉的连觉。 听到这儿呢,大家可能觉得是不是那些额外生长出来的神经元链接导致了?

连觉的出现呢,其实正确的说,应该是那些本应消失的神经链接,没有消失才导致雷连绝。

有些研究员相信呢,这些交错连接在每个人出生的时候就存在之后,这些连接才会变得更加的精确。

在一些研究中,研究人员相信,因而对感觉刺激的反应中存在着某种形式的联觉。

这些研究人员相信很多小孩儿都有交错连接,而这些连接之后会消失掉。 成年的连接人,只是因为保留了这些交错连接所造成的。

因为大脑在早期发育过程当中不是生成新的神经,而是将已有的修剪成某种特定的连接模式。

使各感觉系统相对独立的开展工作,以便于将信息分门别类的进行处理,提高效率。

而像旭东这样的连接人的大脑呢,则是该断的神经元没有断。 可以说啊,我们每个人曾经都是廉绝人。

那就是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在那个时候,妈妈的声音是带有甜甜的色彩和温暖的香气,只是由于这种现象出现在非常幼年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把它遗忘了。

而由于某种原因呢,廉绝人脑中的一些多余链接则被保留了下来,令廉绝人能够体验到这种只属于自己的独特感受。

可能还有人想问这样一个问题啊,就是什么人容易是廉绝人呢?我的父母并非是廉绝者,但是也有很多一家子都是连接人的例子。

有的呢,甚至各善其长。比如说妈妈看见数字,感受到颜色,儿子是听到声音感受到味道,即此呢,科学家也推测,连觉可能是来自于遗传。

但肯定也是要受到后天环境的制约和影响。 比如说,虽然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看到数字是会有颜色的,但我却可以理解,为什么我脑海当中的天是天蓝色海是海蓝色,日是金黄色。

这一定是源于后天学习的经验。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月亮的月是淡淡的蓝色,虽然说我是男性,但是联觉人当中大部分是女性男女比例呢,大概是一比五,因此呢,连觉很可能是一种欲X染色体相关的遗传特性。

研究人当中呢,左撇子的比例比一般人要多,当然我是用右手写字的。 还有一点我觉得很重要,一定要说,那就是廉绝人在神经病理上。

是正常的,因为连接人拥有正常的智商,而且连接人的神经病理测试都是正常。其实当时我看到这样一段表述的时候,真的是长舒一口气啊。我很害怕自己真的是患有某种精神病。

是不是有人想问我作为一个联觉人,徐东,你感受到联觉的好处吗?

联觉的确并不是总带来烦恼,或者说是毫无用处的对我个人而言呢,因为每个数字都代表着一种颜色。

所以说,记住别人的电话号码对我而言非常的方便。前面我还提到了我的空间联觉。

这个在很多联觉者当中都会出现,刚才也说了啊,月份,星期年份这样的时间概念在我脑海当中是有明显的空间感的。再加上这些代表时间概念的数字,它本身是有颜色的。

就使得我非常容易去记一些特殊的日子,这一点的确有优势。比如说,我通常不会忘记朋友的生日高中的时候,我的历史成绩的确也非常的突出。 的确,有研究证实,连接者呢,往往拥有更好的空间,记忆能力和创造力。

而这些天分在文学艺术领域最有用物之地,有一些科学家就在想。

那些诗人作家笔下的美妙意境,恐怕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很多创造出惊为天人作品的作家,画家。

他们所描绘出来的那种意境,有可能并不是真的凭空想象,或许他们正是廉绝人。 有研究显示,连接人曾经在十九世纪末的欧洲前卫艺术界风光无限。

而包括物理学家,费曼作曲家李斯特,也都是在连绝名人榜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因为有确凿的证据显示,他们就是廉洁人。

现在我们所听到的这首背景音乐。

就是来自李斯特的钢琴曲。

我也看到有人推测,中国的著名作家朱自清,他可能也是联觉人,大家仔细去回忆回忆他的一些经典的散文。

是不是当中也有一些奇怪的联觉特质呢。

当然了,联军其实也会有很多麻烦,就好比我刚才提到的,我经常会弄混别人的姓氏背英语单词的时候呢。

还通常会搞混一些颜色相近的字母,比如说k和XL和c,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廉绝人呢?

我也很好奇,以前呢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孤独,知道自己是联觉之后会好奇自己是不是真的独特呢。

1883年对联决的首次估算结果显示,大约每20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联觉人,但是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看法却很悲观。最夸张的一个数字是25000,0人当中可能才有一个,而到了1996年,行情呢又有所看涨。

研究研究者拜伦,科恩和他的同事是得出2000。个人当中至少有一个人可能是联觉者,而最近一次大规模调查则表明,可能每30个人中间就有一个人至少拥有一种联觉经验。

只是有可能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罢了。

当然了,学术界对于连决者的比例是否真的有如此之高,还有待进一步证实。 其实我自己也对身边的朋友再次进行了确认和调查。

到目前为止,我身边没有发现一个和我一样的联觉者朋友说到这儿呢,其实也道出了为什么我会在今天的原来是这样当中讲这样一个话题的缘由了。

我真的很想在这里对,原来是这样数以万计的听众做一个调查。如果说你刚巧,也有和我类似的经历,或者说有其他类似于联觉的感受。

欢迎到旭东刀科学的微信或者是百度贴吧?

甚至是我的个人微博联系到我真心希望和更多的像旭东一样的联觉者好好的交流,那如果说听着今天的节目,你觉得你自己并不符合连接人的条件,那也可以测一测你身边的人啊。

教大家一个非常简单的测试方法,就是说以三秒钟一个的速度读一串零到九之间的随机数字,比如说七九四零三。

八二五幺六。

当然,这个每个数字之间的间隔可以更长一些,每个数字读完之后呢,就要求你的测试对象写下这些数字及其联想的颜色,收集这些答案为答案一,然后隔几个礼拜再重复一次这个实验。不过呢,你要改变数字的顺序。

比如说换成三六五九四幺七零五二八再收集这样的答案为答案二,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比较你的答案一和答案二了。

一个有联觉的人在答案一及答案二当中的数字级颜色配对。

通常会全部或绝大部分都一样,那如果说你发现了你身边真的有这样的朋友出现,也真心希望你能够把今天这期节目推荐给他,因为他极有可能就是一个连接人,而且更有可能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在网上呢,还有一个专门针对廉绝人的研究测试,是国外的一个科研团队做的。我也是认认真真去做了那个测试。

那个测试呢就相对来说非常的复杂了,它会让你把108个随机出现的数字和字母进行颜色的匹配。

而这个颜色不是简单的红橙黄绿青男子,而是类似于调色板上的颜色,这其中既有各种过度色,也有灰度的变化,在之后呢,它会把你测试出来的这些颜色进行重新打乱。

每个字母给你一秒钟的时间来判断你觉得它是哪个颜色,整个测试的耗时其实非常的长,大约需要两个小时。

我也是在做完这样一个测试之后才明确了自己联觉人的身份,否则呢也不敢贸然地做今天这样一期节目。

如果说你觉得自己有可能就是联觉者?

也欢迎大家去搜索这样一个测试,这个测试呢,我会在我的新浪微博上向大家提供微博地址呢,就请搜索旭东就可以了。东是上面一个山下面一个冬,今天节目的最后呢,我想再和大家分享。一首诗来自早期象征主义诗歌的代表人物。

十九世纪法国的著名诗人兰波的一首十四行诗,名字呢就叫做原因,一元两元的元音符的音。

字母中的原因,朗诵能力有限,大家凑或者听,但重点是在于诗的内容。

原因们有一天,我要泄露你们隐秘的起源。 A苍蝇身上毛茸茸的黑背星,围着恶丑,嗡嗡旋转,阴暗的海湾益物气和账目的纯真,冰川的傲风,白的帝王,繁星似的小白花儿。

在微颤,爱殷红的,吐出的血,美丽的朱唇边,在怒火中或忏悔的醉态中的笑容,You,碧海的周期和神秘的振幅。

布满牲畜的牧场的和平,那炼金术可在勤奋的额上,皱纹中的和平哦至上的号角,充满奇异刺耳的音波,天体和天使们穿越其间的静默。

他明亮的紫色的眼睛,我想听到现在你应该明白这首诗他其实在讲些什么吧。

原来是这样,就是这样,我是旭东,下期再见。

听到这儿的朋友都是真爱啊,因为原来是这样。

第一期只有旭东的节目,没想到还做了那么长,关键讲了还是那么一个冷门的知识,但真的谢谢大家。如果说大家发现自己有这样的情况,身边有这样的朋友?

真的希望大家能够联系到我,那我有一个我自己的微信订阅号,叫做旭东刀科学东呢是上面一个山下面一个东百度贴吧,叙东刀科学以及新进建立的Qq群原样刀友会也欢迎大家做客qq群的密码呢是,原来是这样在这里呢,徐东也真心期待大家对节目内容的宝贵意见。

更期待有兴趣分享知识的刀友项目投稿啊。因为在以后原来是这样,可能会有更多的作品可能会有更多的文案。

直接来自于广大可爱的道友。

等着你来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