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万拆迁款,拆散了我的家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87


100 万拆迁款,拆散了我的家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我姥爷是想直接把这个户主转给我母亲,但是我母亲就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当时觉得就是家里头情景官员都特别好,所以在我脑子里就觉得我甚至拆迁。这事儿出现之前,我跟我的朋友,因为那会儿北京已经开始有,就是因为拆迁事儿闹的这种。

家庭不和已经有了,但是我一直对外说的是,我就觉得我们家不可能出现这种事儿,因为我这舅舅姨什么的太好了,抢遗产闹拆迁,这位一地鸡毛的事儿,我们或多或少都听说过。

不过多数人还是把这当成是别人家的破事儿,我们家人的感情好,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

如果等到事情真的落到自己头上,可能你未必经得住考验。 嗯,我叫大熊,我今年33岁,我是北京人。

我从小从记事开始,就是跟我姥爷在一起,经常想起来的就是小时候姥爷抱着我那会儿刚记事儿,然后我们那个院外边儿有种的那个牵牛花儿,然后小时候他们就小孩嘛就行,把青花摘下来之后。

桌子里边儿那个花心儿嘛,花蕊是甜的,我那会儿小嘛,够不着我姥姥就抱着我够够完了,然后像那个外边种那种红色,那种小红果。

这么点儿我,那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失恋于大熊之所以从小就跟姥爷住在一块儿,是因为在他出生那年老到过世了。

姥爷一个人自己不会做饭,所以全家人一合计,就安排大熊一家和姥爷住到一块儿,照顾老爷的起居。

就这样,大熊一家四口挤在了当年宣武区的一个大杂院里,他们家这一户虽然面积不到三十平米。

但绝对是院子里最热闹的一家,因为他姥爷有六个孩子,无论是周末还是过节。 舅舅啊姨呀,都会带着孩子们来四合院看望老爷。

嗯,以前小时候每年春天的时候,因为我姥爷搬到这院儿里之后,在院儿里种了一颗那个乡村树,旧的嘛,每年都会上树摘乡村摘乡镇之后呢,不管是做什么乡镇园儿啊,还是怎么的,院儿里大家一分一吃。

那会儿特别好,然后还有就是比如冬天过节时候一打架的人坐在一块儿,不管吃什么,那会儿我觉得特别热闹。

我还挺挺幸福的。

嗯,那会儿不都自己家里吃吃火锅吃铜锅,然后在院儿里头弄点儿碳呀,弄点儿报纸点锅嘛。

小孩不,我也能看着好玩儿。

边上看着一共几个孩子啊,三个哥哥,两个我姐姐,但是就是其中跟我最小哥哥和大姐关系比较好,从小就经常去我哥他们家呀,然后跟我哥一块玩,我哥比我大一岁。

等于从小我,我们俩就是老在一块儿,因为我所有情感都在这个家庭里边儿。

从小到大一直就觉得就是这个都是我最亲的人,然后中间经历那么多年就搬回去,到拆迁之前,这若干年就每年只要是聚会啊,或者什么呢?在饭桌上聊起这事儿来。

就是大家就一致会说说这房子你们放心就是你们的。

然后说这个甚至说过说什么,如果要有其他兄弟姐妹出来说争这个东西的话,从我大舅那儿就过不去就不行,不许争,这房子就是我们家的。 那时候一家人没有争议,其实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那会儿大家都觉得小房子不值钱。

谁照顾老人,房子归谁,这是大家伙儿的共识。

直到2009年左右,胡同里真的贴出了拆迁通,通知大雄发现一夜之间这个家的关系变了啊,二十出掉头儿吧什么的,就是郑氏知道药拆了。

只好当时家里人坐一块儿说商量这些事儿怎么办,印象最深的就是。

当时在家呢,他们聊这个事儿的时候,也不让我在跟前。当时我们那个屋啊,是我老一间屋,我们三口一间屋。

我就在我们自己那屋,就是后来他们聊完之后,我父母跟我说的,说是我的舅舅们说要回家里住,让我们三口带着姥爷搬出去。

他们是这个意思,说在外边儿,你们先租间房,然后呢,你们过去住,我们呢,在这儿跟那个拆迁的谈。

就是具体谈多少钱,不用我们管。说谈好了之后,他们想先拿着这个钱炒股啊,买基金啊,或者说是开放馆儿什么的。当时我听着是我说,如果要是弄好了,挣着钱了就给我们买套房,然后呢生的,现在大家一分就完了。

当时是这么说的,其实包括我姥爷都不同意。

就是觉得在这住好好的,为什么让我们搬出去。但是那个从小到大,我头一次看着我的这个舅舅冲着我父亲嚷,那是从小到大头一回,因为以前都是捧着了,只有那次是感觉是急了,而且他们急完之后说的那个话,还是说我说,我要跟你分这钱了吗?我说,我要跟你分这钱了。

就是一直在强调这个,但是他们真正去做的。

就是要把这个钱拿到手里边,让他们自己支配我。我这个大舅,我觉得他对钱也无视特别,那什么我觉得他的点就在于就他是家里的老大,姥爷下边儿就得听他的,他来支配,而且呢,很尴尬,就是说我是外星人,我是外孙子。在人心里我觉得可能就会有这种我父亲的房,凭什么给一个外星人。

为什么我父母对于就是后来大家变脸之后,他们会非常伤心?

主要是因为说我们回来了,伺候了老爷子这么多年,当时我母亲就不上班了,在家就天天伺候着我父亲出去挣这一家子的钱,而且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们每月还会给老爷钱是这么个情况,但是后来我父母就觉得说,这二十多年你们都出去奋斗去了,你们都住楼房了。

我们家住平房,然后你们现在外边都有至少一两处房。

孩子也都成人,该上大学上大学,该出国的出出国了,为什么就抠死我们家这么点儿一小房,就非要跟我们怎么怎么着。

后来就是父母不同意嘛,不同意之后,这事儿就搁置了一段时间搁置一段时间。

后来我这个舅舅们就有时候带我姥爷说出去玩儿,嗯,以前都是大家一块儿,他后来带我俩出去玩,就是不让我们家跟着了。

有一回。

哪回来跟我父母就念叨这事儿,就说这个房子啊,就是你们的,说这个我跟他们表态了。

我当时觉得怎么突然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后来才知道,好像就是说到我俩出去玩儿是一块儿伤了这事儿去了啊。然后姥姥表态之后,我大舅那边就特别不乐意,从那之后吧两年就没登过来了。

但是,就因为我们家有这个事儿谈不拢,当时就没拆我姥爷当时就是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了。我老婆94岁,没的从我自己感觉是九十往后才开始慢慢这个身体不太好了,他是有了拆迁这事儿之后,他也想解决家里这个问题,但是我姥姥就他解决不了,他不想让孩子之间这么闹,所以就一下那个整个人就不好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姥爷就是去世之前的那一个。

春节那一年,等于三十晚上,我姥爷已经病危了,就是已经不省人事了。

我们三口子在病房里头一人作为小马神儿,我老还躺着不省人事就在那儿,也挺难挺难受的。

因为我父母岁数也大了,就因为照我姥爷,我母亲的那个就身体就更不好。

结果我当时我就说,晚上我盯着吧,后来十点多吧,完了,他们俩回家。

我在医院坐我姥爷床边上,那当时这个病床正前方有个电,有个电视,然后就看春节晚会嘛。

我就一边看一边哭哭哭到半夜吧,苦恼半夜我俩醒了,醒了跟我说,我想回家,那是我特难受一回,然后。

我父亲有一回夜里看着的时候,然后也是我老爱醒了,也是那个。

那段时间,我姥爷突然跟我父亲说说对不起他那会儿,可能是因为那会儿哭得太太多了。

等到真正我懒没的时候,我就不哭了。我觉得我没什么可哭的了。

当时我在看着那帮舅舅什么的哭,我觉得挺可笑的,就我姥爷没那天,这人不没了嘛,得抬到那个?

太平间什么的吗,那台都是我跟工作人员台的,其他人在那哭都都不谈,我都不。我不明白,就到现在我都不明白。

而且后来我这几个舅舅曾经跟我说过一句我觉得我不理解的话,他们就跟我说说分的这个钱,如果我进1%的小了,你就给我1%的钱。

然后当时我就不理解,我说那怎么来评价你到底进了百分之多少的?

这是其中一个人,不是所有人的意见,但是可能也是化感化感到这儿了,他说,你进80%,我近20%,那如果分一百万,你得给我200000。

这么可以死去世之后又过了两年,第二次正式产的时候,这就等于说是真正的闹起来了。因为我姥姥去世之后。

跟其他的亲戚就没什么联系了,然后也不惧了。

啊,由于拆迁这个事儿,然后又又开始又接触了人家当时拆迁的时候,他找的就是你在这儿居住的人,你户口得宰着你户口不在这儿,我怎么跟你谈,那我姥爷没了,就我们三户三个户口砸着,可不就找我们仨坛吗?

就过了,先聊一下就先告诉你,你这个评估大概是多少钱,然后说你这个还有什么其他困难没有,反正就是这么聊呗。

比如说,你看我们这个三户人,三户人,这个你得你得给我们三套房,或者说就可能当时我姥爷没了咱户口在这儿,这就真的塔毛,你得多给我一套房指标啊。

怎么怎么样呢?

被拆的人有些会比较强硬,人家想多要吗?我们家就觉得你差不多,你能够我们这个住,然后留点钱养老,对吧就完了。

最后定下来的时候是170多万,然后给三个指标出来,那会儿一直家里也在扯这事儿。

嗯,就是他们就觉得腰太少了。

刚开始跟拆迁办去谈的时候,我舅舅给我来了一电话,然后就聊这个事儿。

首先他对于我们去跟拆迁班去谈这事儿他非常不满。

然后诋毁我父母,在电话里宠物保骂我父母骂一通之后呢。

哦,对,还跟我说你还小,你别因为这种事儿呢,整个把你人都扭曲了,以后你就走上歪路了,什么什么跟我说,这我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说说这些东西,但是到最后这些都说完之后。

我觉得他说了一句真正想说的,你能分我们多少钱。

我当时我就说我说,我说,您想要多少钱?

他跟我说说一家十万。

我说行。我说一家十万没问题。

然后我说,我多给你十万,为什么因为我有一个舅舅就没了。

那个舅舅以前在的时候,在我小时候,印象里那舅特别笑是我姥爷,所以我就想给他们家多给十万块钱。

然后当时我舅舅跟我说,这个事情不是你来管,你就给我600000,怎么分配十五我的事儿。我说行,这电话就撂了,要不说我以为这个事情就解决了呢?

结果第二天突然拆迁办给我打电话,说你的那个舅舅和姨什么的来陈金曼闹事儿来了,来这儿吵说为什么拆迁什么不通知他们活怎么怎么样。

然后还要房间锁上要打拆迁员儿,反正这是别人给我转述的啊。

结果呢,其他屋的那些拆迁办的人不就都出来了吗?都出来之后,然后舅舅们还先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呢,又折拿拿折的那事儿就散了,散了之后我。

后来我就联系我,就我说您这个是什么意思,我没明白咱能说好了,您去那闹什么,我就突然跟我说,嗯,我要一百万。

我说,我说那个咱不说好了,600000嘛。然后他说,我没说过这事儿,我当时就急了。

我说您要这样的话啊。我说,您前一天还跟我说,让我做一个正直的人。 我说您比我大这么多,您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我说,那您要这二套,一分钱都没有。

然后后来又找我姨给我打电话,说你就跟你说,问800000行不行,我说一分都没有,就是我那会儿就铁了心了。我说,这钱我捐了,我也不给你。

我有一个姨,我那个姨,她是一直保持中立,态度就是他一直就说,如果分钱,他那份儿也不要,也会给我们,而且我信我一是。

会者呀,其他人物不保证,因为我姨特别好,对我也特别好,对我父母对老人全都特别好,但是后来慢慢的,我二姨不是说转变了,我二姨是觉得就是拆迁,这个事儿没跟他说他,他心里难受了,就等于说那意思就是说。

行了,那这事儿啊,我也不说向着你不向着你了,然后你们两边我谁都不管了,就曾经我二姨跟我说过拆迁分这个钱有我一份儿,你觉得我要还是不要。我当时跟他说,我说,我觉得哎,你肯定不要?

然而又给我回了一句说,那我如果要呢,所以如果要是家里不吵哇,不吵的话,我可能就不着急去跟他们签,那这边儿天天跟我吵我吵那鸡鸭,现在跟你没关系,我就赶紧给办了。

不到三个月,我记得拿钱是一个中午,反正是签完字儿地两三天吧,去就你千万字儿,人马上就给挑了。

把那个房顶一大窟窿给挑了,后来第二次去的时候就变得都是瓦力了,对的就觉得挺感慨的,就住了这么多年的这么一个地方,一下就平了,没了,以后再回来也看不着了。当时我因为那会儿岁数也小。

如果要是按现在来讲的话,我就觉得那一百万能把这事儿解决了,也当时就解决了就完了。

省了这么多年,这个这一百万把我父母的身体精神上折磨的有点太厉害了。

当时把我妈气得已经疯了似的,心脏病高伟啊,反正那药天天身边带着这事儿,闹完之后,这几年我得知有王二姨的身体也一下就不好。

往往有时候真在面临拆迁的时候,大家的情绪都是特别激动的,对吧。

然后等到这事儿过去了,特别是这么多年淡了之后,就觉得我那会儿为了这点儿东西,家里人互相的都这么激动,然后把自己身体弄成这样不值当真是不值。双方没有什么谁得利,谁不得利的。

我曾经跟我,他就说过一次,电话里头说过我,至少我希望我希望还是能缓和。

就是说,如果这个不说多于少,我希望大家都能拿到说。

自己这个该有的这个所谓他们所谓说这个补偿,现在已经不想说说这应该是谁的话,怎么怎么样,只是想说还能平息这个事儿我是比较怕,等以后我送我母亲,我母亲藏冰床是不是跟我说说我想见你大舅一一面儿,怎么怎么着我无能为力人根本就不接你这个茬儿啊,就是很简单人的意思,说我现在跟你聊什么事儿呢。

你跟我说这有什么用啊,对吧?

好像是上一代人,他们对这个拆迁这个事儿啊,还有这个房子呀,分钱这事儿他们特别执着。

而且当时我大姐想牵头去把我们几个小的聚在一块儿,看看能不能从我们这一带上本事儿给解决。

那最后没成型没成型,就是因为哥哥姐,他们跟父母一提这事的时候,父母就说这事跟你们没关系。 在我理解,反正钱是一部分,但是有些往往是一种。

误会越来越多的误会激化到两边,全都是一个愤怒的状态。

你愤怒之后再说一些话,可能就是永远是一个恶性循环。

因为当时我在特愤怒的时候,我哥当时打电话还要我嗓子全都给我打电话,劝我说那个能不能你退一步800000跟600000就差200000。

能把这事儿评论,以后能省多少事儿呢。

但是我那会儿我在一个极端愤怒的那么一种。

状态下嘛,我说,我给不了。

而且我跟我哥说这个。

当时电话里原话就说搁这事儿,你甭管这事儿。如果你牵扯进来了,咱俩兄弟是感情,以后就不好说了。

但是那会儿都是气,全是气化,我就感觉把我哥伤了,因为从小到大我就听他的啊,然后后来就几年没联系,反正我是觉得这个兄弟姐妹里头。 这个是我比较难过,对于我个人,我觉得我失去一个胳膊啊,特别好的胳膊。

去年有一回就是母亲过生日,然后发了一组照片,从小到大的陪着我母亲那个一块儿的照片。

当时我哥那是头一回就这么多年,头一回给我回就回了一句话,他说如果要能回,到那时候该要多好。

其实都是心里有个坎儿过不去,有些呢就想不管多少钱,不管怎么分,能说有一个定论,把这事儿解决了之后,我马上就我想见的人,我想找人,我就立马,我就去找他,我看见你了,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我就是还想跟你在一块儿。

这么简单点事儿,嗯,你后悔就是当时对你那个哥哥说那句话吗,特别好玩,我就感觉,嗯,现在你说这么多年,这事儿怎么说呢,然后自己心里头也会经常想起来,想起那个场景,甚至连当时?

我是在什么地方,我周边是一什么环境都特别清晰,然后心里想着想着说诶,微信或者什么什么的联系联系,有时候哎到那个界面,输入老豆叔叔,叔叔删了,叔叔删了,叔叔删了就发不出去。

那不老,为什么采访到最后,大雄跟我说。

他其实一直保留着拆迁补偿的两个房子的指标准备着有一天家人和解的时候拿出来分给大家。

但七八年过去了,谁都跨不出这第一步。

人老的容易念旧,有的时候,大熊的母亲会无意间提到大舅二姨,这时候他们就一阵沉默。

每到这时候,大熊都在想,要是当初不拆迁该多好啊,他们还住在那个小破房子里,他永远也不会失去哥哥姐姐和这一大家子亲人。

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我是艾哲,本期节目由王思璇制作,声音设计,蓬寒养分,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我要六百,我是山东青岛人县居大庆最早发现故事。fm是有一天我闲着无聊,想听点儿什么东西,我就在手机上随便翻,就翻到了朋友跨死的当时故事fm就是在首页上。

我觉得图标挺新的,而且以前也没有见过。我进去看了一下,没想到一下子就被那些题目吸引了。

于是我就先听了最新的一期节目,然后六续又把之前的那期节目都听了一下,每一期节目都特别精彩,而且这种收音纪录片的形式非常新颖。嗯,特别具有感染力。

可以说我每期都特别喜欢。

如果你也想听别人的精彩故事,那就来听故事fm吧。 如果你也喜欢,请转发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你的一位朋友。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