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要工作到几岁才能真正退休?
gezhong2022-08-04  84

三位老年打工者的自述。 故事FM ❜ 第 582 期 最近,「华夏基金」和「故事FM」合作,对中国人的养老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在搜集了大量的投稿之后,我们选择从三个维度推出一系列内容: ① 年轻人消费观 ② 老年打工者 ③ 两代人对话 希望通过这三期的故事,在关于养老面临的现实困惑方面,给你提供一点参考。 今天是第二期节目,关于老年打工者。 今天三个故事的主人公都在老家有自己的房子,可以过一种安稳的老年生活,却都正住在房租几百元、面积只有十几平米的空间里,持续地工作着,而他们成为老年打工者的原因却各自不同。 /Staff/ 讲述者 | 李姐 黄志坤 月牙泉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陈诗 声音设计 | 彭寒 混音 | 彭寒 文字整理 | 王翼翀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桑泉(片头曲) 02. Future in Valley - 彭寒(服装生意) 03. Non_sense - 彭寒(独立) 04. Take Care, People - 彭寒(两毛钱) 05. Junkyard Residents - 彭寒(那个老头) 06. Future in Valley - 彭寒(深圳) 07. 福气 - 彭寒(片尾曲) 微信公众号:故事FM (ID: story_fm) 新浪微博:@故事FM_StoryFM 故事君:gu...

我们究竟要工作到几岁才能真正退休?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雪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三门不见不散。

最近,华夏基金和故事fm合作对中国人的养老话题做了一个深入的调查。

在搜集了大量的投稿之后,我们选择从三个维度来推出一系列的内容,分别是年轻人的消费观,老年打工者和新老对话,希望通过这三期的故事,给你在关于养老面临的现实困惑方面提供一点参考。

十月份的时候,我们播出了一期老年北漂家政工和解的故事,引发了大家不少的讨论。

那这期节目我们的制作人陈诗又收集到了三位不同的老年打工者的故事。

大家好,我是故事fm的制作人陈诗,我一直都十分好奇,那些生活在我们身边,但是年纪已经很大,却依然在打工的老年打工者们的故事。

在和解的那期节目播出之后,我们也通过征集的方式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听众们的投稿,便有了今天这一期关于老年打工者们的故事。

今天的三位讲述者,他们都在自己的老家,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也可以过着一种很安稳的老年生活。

却都正住在房租只有几百元,面积只有十几平米的空间里持续的工作者,而他们成为老年打工者的原因却各不相同。

今天的第一位讲述者理解,今年已经58岁了,他是山东人,现在正在北京。

平时呢,他和和姐一样,做着家政工的工作,但非常特别的是,他会在家政工工作休息的时候去做各种小施工。

他的时间不是在赚钱,就是在去赚钱的路上。

比如在采访理解的那一天,我本来是开玩笑的,对他说,对不起,今天耽误了您一次去做小时工的机会。

却没想到他反手就给我开始了一波安利也想让我加入空闲时间去做小时工的行列。

对呀,为什么挣钱上瘾,知道吗又干小时候工可上瘾了,你周六周日休息的话,你干你去干一天,真的这心情不一样。

你这上班一个月发一次工资,这天天都有,只要干他就挣钱,我最少要挣160中午去了,晚上上下班,立马红包给发过了。哎呀,妈,你不知道那个那个钱来的可痛快了。

你看我,你看我的手,我的手机那个红包。

说到这里,李姐就拿出了他的手机,给我翻出他小时工结账的聊天记录。在他的聊天记录上,我发现每天下班的时间,他会把当天工作的时间登记表拍摄下来发给对方。

而不出五分钟的时间,就会收到对方的打款。

这两个人之间的聊天记录非常的简单直接,只是在图片和转账之间循环着这个180,这个230,你看一下班儿九个小时二九一百八八万。

你看得通快,这个160表一发,我也立马八个小时,160,你看多少眼,这也是八小时,有时候话哥说完钱就挂了。

这么痛快,因为不上野嘛,你说带干嘛,那也是一天一天吃点东西不吃点东西。 我来北京挺早的,我八七年就来的。

做生意我们是做生意的,商场里边卖服装卖了好多年,可是我们就是没抓着机会没这儿钱。八几年的衣服刚兴起来就是样式比较经营一点儿吧,那时候特别好卖进名货,甭管什么样都有人要市场个特别缺衣服,不知为啥你借什么样卖什么样,你说你这衣服都不爱砍价。

你一一百差不多拿你卖。50000000000有了1000000000。就那样,他们一个月多挣十几万可挣钱了。

我老公。

就死心眼儿,他就是一直想上上场住位台,不想过哈。我到别的地方穿上,里边事儿多呀,调到框框儿呢,又得扣一睡,又得检查麻烦事儿特别多。

我们还雇两个人一节工资,然后社会没多少钱了。

我老公那时候也没没有文化,他农村那种一直挺强的大脑子,还虽然挺严重的,他就是一块做做生意的时候吧,怎么干的生意好行不好,他就给你发脾气,你进货不行啊,这种不行那么不行的。

可是你就要不行的话,我也付出了,我跟你说,我说没有功了,有苦劳呀,就把你干了呗,能老公啥,苦了几个钱呀,那一个别人打工挣钱人设计不好了,你不让我发公司了,可能不你想想一块做生意。不,不都是你,你就在一起嘛。

也有老公一张嘴都是我挣的钱。

你吃我的,喝我的,我就生气。我说,我不能干吗?

所以我当时为一摇这口气,我觉得是让你知道,知道我也能挣钱,也不是说不能劳动家里有孩子打了以后我一定这点注意挣钱。

因为我儿子一直我一手带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我就把带了,因为我老公在河北做生意卖的那个什么常用品,我老公雇的人让我求说不给你干爱雇谁雇谁,我说我就不去,可是啊,你不来这儿,钱都让人挣了挣跑了。我说,人挣跑了,不是我吧。我说,反正我挣别人的工资,我跟人打工挣钱,我跟你,那你又不够工资,你还给我生气,我也是挣出本儿气,我就出来的。

后来我就自个儿一直就嗯,个人打工了,休息的时候,有时候兼职做了一下收工,在儿子上了大学之后,理解这股毛了足的劲儿终于用上了。

他开始疯狂地打工,但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也就只能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做过售货员,也做过家政工,睡过十块钱一碗的地铺,也洗过按分钟交水费的早。

他在雇主家也曾经受到过不少的委屈,但他从来都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时间去想这些,即便是家政工,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日。

他也排得满满当当的。

比如有时候他会去给老人做饭。

有时会去帮人接送,小孩儿有时会去饭店刷盘的洗碗,这些小时工都是他的日常,他饭店的干特别累,关脚都疼,胳膊也疼。哎呀妈,全都疼不停的。因为我小职工吧,跟那正式的工还不一样。

人能歇着你不能歇你这二小时计费的呀。

没有活儿,你得找活儿干去,你也不能歇了呀。 大家也不想去,你干活儿就不躺了。

到那个饭店里边,全人劲儿又有了,就想不起藤来来干活儿,麻烦也顾不上了就。

这人就越带越懒,越吃越馋,你越干活儿就他越有劲儿。哎呀,觉得干活儿就是一种乐趣,我想什么回龙观呢,什么五道口啊,什么五道园我都去过这饭店你知道吗?还哪都跑一回来。每天大家都十一点半十二点走五站走回家来,你们能走吗?

哎,夜里十二点,你想想没有车就我打车也不值,算是走回去,我丢掉走回来了,也不也不觉得害怕,结果有姐们儿刚50岁,我昨天还问他,我说明天干小时候给你去嘛,他来一句,明天啊,下雨明天天冷。

我说,天冷多穿衣服就完了。你看我说,一件事儿,你不想做,你会找呛个理儿去拒绝他。是不是我说你想做的话,你会搅着脑汁的去干净?

我说,明天我去,你不下岛家等着吧。

他不想干,怎么都不行。哎,我现在我就想挣。我想干理解的工作并不是什么高薪职业,但是他就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力赚着辛苦钱。

他也在攒钱上非常有自己的一套,因为钱不仅仅能证明他自己的能力,能让她不再被老公看不起,也能给理解方方面面的安全感。 我说,这干着活就能攒着钱来,一个一个月也不要挣4000。

涨3000块钱,没问题,没房租咧咧,我这吃的500钱,我现在都能够我房租就一个月300多就是一个平房,就是一个呃,农村盖那个两层小楼,我住了一层,就这么一间房的没有收七八平米外围公共卫生间,反正就是不方便吧,洗澡什么都不能洗,发现日常吧,这个做点儿饭吃什么的,简单的都有我,我对吃饭没啥要求,不要求休息的时候哎,有时候就方便面。

埋在挂面遗嘱就行了,反正我花钱是挺省的,那个也不怎么花,就是网上也说花了200的那种,买点东西什么的没没,没什么钱,我就一个月挣4000,我干了几年,我不攒了几十万,我也差不多嘛。

那现在我也能赚钱,我老公学也也言可无言了。他嘴里不说他服气了,那位跟我说啊,北京,你那儿回给我找一个谁用的呀。哎呀,他干不了。

我老公长得又高油又长,那样一看就是不是干活的人,我干几年都没问题,反正就是说,哎。

不管什么人都得独立在这儿挣钱,你挣钱可以发言权,没有挣钱你能发你有发言权吗?

你看我当时的时候我要买房,那会我们北京房不是买不起,能买得起。我老公不同意,零五年北京房屋都看遍了,那个房子都便宜20多万三十多万。

我们那会儿丁金都交了1000块钱又退回来了。钱那户型不好,又怎么怎么着,那又远了,它又偏僻了,这房子楼层又高了。

这不行,那也不好,就不买错过了。你说在北京这么多年,玩儿一下租房住,很有气的我,我当时我狠的押切吃。

我说我现在没有钱,有钱我自然买,我不告诉你。

哎呀,我就一零年,我自己个找找钱,冲我们烟台那边买个小房子,我老公也不知道,也没跟他要一分钱,买了后一年以后才跟他说的。

我就是搁在欧气的时候买的,刚开始也欠了债借的钱,后来我都还清了,你说起码有个word,将来回去以后度假什么的,一个有地方住呀,也没多少钱。

我我,我儿子也说啊,那钱哪清楚。我说,我儿子就告诉你吧,你妈在山东买个小房子,虽然说不大话,说的万,也算我这买的晚还来玩,再不吭声的。

后爷以后的干活打工了。

我老公挺吃惊的,啥时候买的,我买好一年了。

后来有人吵架告诉我他买房,你不告诉我什么大事,你不告诉我,我告诉你有用吗?我说,北京在房我都告诉你,你让我买吗?

你听我咋买了?

哎呀,反正是就女人就在独立。我跟你说就是独立你,你不能说什么都衣服难,但是而且我是结婚,我也出钱了,买车我都出钱了,我资格多少还得存款,那我也挣钱了,是不是你也不管我不管你,反正我挣我的钱。

你回去对我可是请了我说老公现在对我挺好的,要是没我儿子,我老公老公理了,我还不跟他呢。

未来,呃,那孩子就就跟我老公在一块儿,这么这么求着呗,要不现在张嘴是离婚,离婚离婚。我说你知道现在大岁数了,我说这这能过。

我也不是,不能挣钱我也能养活自己。

你看我这前两天有意请了我老公说回来吧,那个怎么怎么着?我说没钱干没吃的呀,那我光吃的呀,我也不是猪。

是现在吃饭花多少钱,你不想多挣点儿,咱俩钱嘛。说实话,人都退休金,我们这没退休金,能干就先干着。

但干不动的时候再说是不是听理解,讲述时充满斗志的状态,让我觉得这好像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故事。但是当我问起理解有什么后悔的事情时。

他却说自己这一生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上班,尤其是在结束了服装生意之后,因为要照顾儿子。

他没有办法找那种能交养老保险的固定工作,这才让他即使现在已经上了年纪,但只要身体还允许,就不敢多休息一天。

而李姐也从来没有期待过儿子可以给自己养老,因为在他看来,早年间错过了在北京买房的机会,没能给儿子留下一套在北京的婚房,这让儿子现在的生活已经倍感压力了。

而他也不再想给下一倍增添负担。

其实每一位我们采访到的老年打工者,几乎都会提到不给儿女增添负担这件事情。

尤其是我们今天的第二位讲述者,皇叔,我的名字叫黄子坑,今年56,我来自四川紫铜线,现在在无锡机械上里边上班像四川像我这么大年龄的,在外边打工的人并不多。我大孙子都十二岁了,小孙子都十岁了。

结果童年呢,差不多都没在外边了,但是我想法又又不一样,人嘛?

和天怎么奋斗一天,你成天这样玩啊,说啊,也什么也也没什么意思。哎,茶馆里面喝茶打打牌也没什么意思。哎哎,有的人看的看,有的人像我就看不开嘛,就是我估计就跟那一次有很大的关系吧,应该是嘿嘿嘿丢丢丢丢哎,我农村小孩儿嘛哎,初学历比较早,初中就没上那会儿干零工呢。我们老家那会儿一天才挣五块钱。

天不亮到城里边去干活,晚上45.56点才能回家。

有了小孩儿以后感觉了这个经济不行嘛,收入不好嘛,一个月才挣。150,你想一想,跟我一个朋友,他在西安过春节时候回家,他跟我聊几个。哎。

他就说他一年那会儿差不多能挣个3000多块钱吧。那一年那会儿3000多块钱,对于农村来说就呢,该三间小平房了,相当的不错了。那个。

那我肯定愿意跟他到外边儿去。真的是头一年去,我就挣了5000多块钱,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出门打工让黄叔的年收入一下子翻了30几倍。

但是因为背景,离乡每年只能见到一次女儿,这让他觉得自己没能见证女儿的成长是一种遗憾。

便开始研究一些既不用出门又能够赚到钱的办法。

那个时候,农村出门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赚了钱之后就会想要回家盖房子。

他听说有一种机器可以做出质量上乘的楼板,看上去像是一个很有市场的商机,但等他买了机器回来,却发现推广的并不顺利。 那一年买了一个机器花了。

花了七八千,再然后那个投资失败了。

哎,就是好点吧,我打工成了两年的钱,就全部亏了。亏了以后那一年我我就没出门。

我女儿那会儿上小学没出门。有一次我在茶馆里边喝茶,他来了对我讲,他把他经过两毛钱给我买个小本儿。

当时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想两毛钱我都给女儿掏不出来,我心里什么想法?

特别难受。

我这对女儿讲,我说以前抽的用吧,但把哎过了春节以后出去打工,自己就感到比较伤心羞愧。

到这时候想来想还是要出门吧。

不出门,这些孩子你看问我要两毛钱都拿不出来,那你怎么办?

这家人是不过了,对吧,小孩还小孩得上学到最后,哎,又出门去了。 这一次对我的印象是最深刻的。我是经常经过老婆两个讲期这个事情。我说。

你看那会儿小孩,我都卖了一两毛钱。

我就给孩孩子拿不出来,那也是认为一个一一种动力。

就这样,皇叔再一次走出家门,从打零工重新开始,一路成为了在山西承包开采建筑材料的包工头。

却又因为附近煤矿的坍塌事件,皇叔的场子一起被关停了。

他从日入2000多块钱的大工程到失去工作,心理的落差要比当年投资8000多块的失败还要巨大。

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回到家里。

女儿小学时发生的那件小事儿,成为了她心中的发动机,他立刻收拾行李,转战南方,再一次从零开始成为打工人。

我那会儿平均平均差不多,你看一天接近2000块钱,我在刚开始干这个工作啊,还是跟别人学徒一个月才挣1056干上一段时间自己都会了嘛。

干这个工作接近十年吧,都是马琴呢,前段时间都是每天晚上还加班呢?

早晨的练班就就到场了,差不多要干到晚上九点,中午吃了饭就去干起来,还不休息,不是感觉不到嘞。哎,我现在也行,但我们这个场面一个月也能挣个一个满五六吧。

租一间小房,一个月200块钱,哎,放一张床再放个冰箱啊哎,放个洗衣机啊,空间都没多大了。

每个月工资差不多,就是连个两天到3000块钱。

其实全部成像又想想多存点钱哎,直接姥姥之后哎,不用靠儿女生病了,或者是先干个别的什么啊,自己就就以前能拿出来嘛。

呃,孩子他也他自己的家庭嘛,我就一个女儿,肯定想让自己的儿女儿生活越好,越当父母越高兴呗,对不对。黄叔的女儿已经在老家有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

工作也很稳定,早就不再是需要和爸爸要两毛钱买本子的小女孩儿了,但皇叔却依然不停地打工。

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因为还有一件事也深深地影响着他。

这我们村里边有一家,他的祖辈,上面就是瓦房。

他呢,一生中什么都不干。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村里边那个老头了,家里边儿农忙的时候,宅阳啊,大国收谷啊。

干什么弄花儿,请您人在这些田地里边干活。

他直接端那个茶杯,到茶馆里边儿喝茶去了,就不管想喝酒啦,吃没钱啦,就把家里边粮食拿出去卖上上班儿面的老辈留下来的是瓦房。

他就拆下来卖了。这卖了干干毛房。

他大儿子结婚的时候,他的每个儿子修一间房诶,每每个儿子花一分钱。

他还要叫儿媳妇儿供他一个月拿多少钱,这肯定不愿意呗。

他这里就吊死了,他大儿子家里边儿呢,删掉自杀了吗?

哎,这不是我听到这心,我亲眼看见的,接到对我的启发也比较大呢。这里你活成活成那个样子,就这也是有什么意思呢。

真正的好吃哪做啊?

像我们现在我感觉到活力比较充实一点,最同时的就是能挣到钱诶,嘿嘿嘿嘿嘿,我女儿去年就过春节的时候,就不让我出门了。

他就说他现在工作也比较稳定嘛啊,不必不必叫我们再出来吃这个。

我听到心里爱是蛮高兴的,爱养公女儿懂事了。哎,能知道爸妈的辛苦了,我说,你的心情我来理解,但是我呢,还身体还行,还能吃得消。

我再出去干一年?

嘿嘿嘿,像今天的前两位讲述者理解,和皇叔一样,这些出身农村来到城市,为了赚钱而老年打工的人还有很多。

不过也有一些不以赚钱为首要目的的老年打工者们,比如我们今天的第三位讲述者月阿姨岳阿姨曾经在湖南省益阳市的一家二甲医院工作了30多年。

以终极卫生技术人员退休的他本可以享受着拿着退休金,住在100多平米的房子里安稳的老年生活。

而他却在退休之后离开了易阳,来到深圳,成为一名老年深飘。

我的名字叫月牙泉,今年已经58岁了,退休三年了,嗯?

退休以后在深圳市的一所民办学校当校医,我真正退休是2018年的8月。

嗯,在退休之前的几个月,我就确实有点迷茫。

我上班的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在老家,其他亲人都在深圳这边啊。我丈夫呢,是在呃2011年的时候,他就是因病去世了啊。然后儿子呢就?

大学毕业以后就在深圳工作,父母呢,一直跟随我弟弟妹妹,他们就在深圳,已经嗯住了,20年嘛,我平时都是每年的假期啊。

看看了一到两次,然后平时是通过电话呀,视频就跟他们问候啊,陪伴在身边的时间就是可能就我最少了。

嗯,以前工作也离不开,现在就是退休了。我不管怎么样,这是我最大的一个原因吧。当时我也想,我说在深圳,我们现在有还没有的立立足啊。就在这一点上,当时是有一点迷茫的,岳阿姨的父母身体都还可以完全能够自立。

他想和父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却又不能承担高额的租房成本,他便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包吃包住,又能结合自己专业的工作。

便想到去应聘一些民办学校的校医。 但几乎所有招聘校医的年龄要求都是45到50岁以下。

岳阿姨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海投了几个学校,竟意外的收到了回音。

当时他学校一二千个学生,然后校医已经走了半个月了,所以就比较急需嘛。招聘的那个副校长,他就认为我一个是退休了,可能你家里当时还没有什么牵挂嘛。 阅历啊,办医院工作啊,业务缩值这方面应该是没问题,综合缩值这方面简历,里面有一个市里政协委员的这一个经历,所以他们一看说,哎,市政协委员的话,那这个都不用考察了。

立马就确定下来,让我来工作。

当他带我到这个工作场地以后,我就是看着没有窗户啊,里面当时比较凌乱啊,工作和生活就是在20平米以内的空间里面。

晚上也住校生嘛,所以我就24小时都在学校。

我当时有点犹豫,过了两天,我后来一想,啊,我说年乱的那场所我可以去自己清理啊。

虽然说空间不是很大,但是我自己把它布置好了以后我还感觉有找到了一些归宿感。如果说这老家啊,你虽然说房子大一些,但是心里找不到那种归属感吧,亲人没在身边的话,我觉得还是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的感觉我,我这一点感觉挺深的嗯。 虽然岳阿姨在一开始十分担心自己的年龄不符合招聘的标准。

但等他真的找到了工作之后才发现,对于用人单位来说,退休人员不需要缴纳医保,社保这些问题。

反而简化了招聘和入职的流程。

月阿姨就这样很快的开始了退休返聘后的工作。 第一天,我们把那个门打开,以后正好有一个学生,他就说,哎,我胃痛,我就咨询了一下,他说没吃早餐。

我正好拿着一个牛奶,我就每自己的早餐嘛。

哎呀,我就很热情嘛。我就说,那你拿去喝吧,就把那瓶牛呢就给他了。

学生他就拿了他,他就去喝了的,反正小孩子嘛。

跟人相处啊,这些方面我觉得很自信的,我这感觉过了以后我妹妹就呃说提醒我,他说你不能随便给学生吃自己的东西,这得如果说有什么问题。

那那反而不好。当时,哎,我觉得欠锦瓶有热情还是不可以的。

有时候学生觉得哎呀,你们好像就是图个点酒啊,搞个创可贴呀。 但是我们做下来以后,感觉到自己的责任挺重大的。 在岳阿姨入职后的一年多,新冠疫情爆发了。

萧熠的工作量也暴增,像是量体温扫描,健康宝收集行程码,这些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日常的小事了。

但对于作为校医的约阿姨来说,在学校日常的疫情防控成了校医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给学生测量体温则需要每周上百次的重复。

尤其是每一次学生放假开学后的一段日子,岳阿姨都要连续工作好几天,加班到深夜。

起初他是为了陪伴父母和儿子来到深圳,选择了这份工作,却因为疫情减少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而岳阿姨也在这一段经历中重新思考起关于陪伴和孝顺的含义,最好的一方面就是家里也挺支持我的,就没有什么其他的牵棒嘛,就一心一意在干这个。

如果说我们一整天的24小时陪伴在父母身边,嗯,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呢,父母他们本来就是一直很勤劳的人。

嗯,如果说我们这位子女在身边照顾他们事物巨蟹的全部的包揽了老人家啦,他就会有一个这种什么感觉来,感觉自己就是废物一样的,好像什么都干不了啦,就好像只是等着怎么怎么样啊,就觉得没有被人需要的那种感觉。 父亲,他因为眼神,嗯,不是很好嘛。现在视力有点模糊,他干干什么其他,但他就可能觉得自己干不了。

当时呢,有一点他就把他作为了他的事业,就是我每周周末的时候,从学校回到父母家里的时候,他每次都会问,哎,你什么点到啊啊,我去接你啊。

我当时呢我就想啊,只拿了个箱子,并不是很重,也不是自己不能拿回去。

我当时想,哎呀嗯,人眼神也不好,就别来接我了嘛,等下又怕摔着什么的哦,他就很致意的来接我啊。后来我一想,啊,老人家肯定他是作为他的一个呃,为儿女呢,还能做点什么?而且这个想法后来我就这么一想呢,就让他每次我一下地铁出地铁口,他就会在地铁口那里等着我。 呃,这是我自己呢,也感觉很温暖。他同时就跟我拿着箱子就一起回大家。

他就觉得就是他现在的事业的一样。

嗯,后来我就每次他在前面走,拿着箱子我就会把拍下他背影,嗯嗯。

我就觉得现在的状态可能是我所希望的最好的状态,也粗略的想过一下吧。说哎,以后没有工作啦。

父母也老了,或者说也没在我们身边嘛。

嗯,孩子也各也各的生活,可能我们到时候会去养老院吧。

嗯,不敢想太多。

如果说现在我在工作,我的工作状态还跟年轻人一样的,我就没有时间去感觉这个老的状态。

反正也觉得哎,不想边牢吧,哈哈哈哈。 也许今天节目中的三位老年打工者们的故事,他们并没有那么传奇的人生经历。

但他们的情感却又是那么的朴素而动人。

在做这个选题的几个月来,我也留下了很多遗憾。

比如说我在十一回京登记的时候,小区门口的保安大叔发现我是他的老乡,便主动和我聊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才知道他已经60多岁了。

年轻的时候,在老家放了一辈子的羊,现在人老了,放不动阳了,便来到北京当保安。

这一干就是三年多,他一个人在北京住着上下铺的保安宿舍,而他的老伴儿则是孤单一人守着老家的大院子。 我本来和他约好了,找一个半夜我到港庭里来听他好好的给我讲讲自己的故事。

而北京的新一波疫情,却在我们约定好的采访时间的前两天爆发了。

大叔每晚都需要去看住每一个进入小区的人,需要他们扫码,只要被发现有一人漏网,他可能就会失去这份工作。

而对于已经62岁的他来说,失去这份工作则意味着可能再也不会有下一次工作的机会了。

而夜间高强度的工作,也让他的白天不再有时间和精力能够和我聊聊天。 还有一个让我觉得很遗憾的故事,是另外一位在我家附近摆摊儿卖铁板儿鱿鱼的大叔,他已经快60岁了。

他是北京第一批开始卖题板,由于的人也见证了,由于从每串一块钱涨到每串五块钱的变迁。

我每次去买铁板鱿鱼,他都会和我聊上几句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和我讲起北京体板鱿鱼的摊贩们从一号线沿线到中关村,在南迁到四环外的流动时。

也会教我买铁板。鱿鱼的时候要找河南人开的摊儿,尤其是那些会加洋葱的摊儿,一定不会错。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呢,就会和我吐槽起自己的儿子有多么不争气。

儿子和儿媳,妇儿两个人赚的钱,还不如他一个人摆摊儿赚得多。

他现在只能风雨无阻的摆摊儿给孩子凑钱买房。 我本以为这么健谈的,他会很愿意来和我讲一讲他的故事。

却在我带着录音机去找他的那一天,换来了他的反问,你采访我能有什么用,你能让我赚到更多的钱吗,你能让城管不要每天来抓我吗?

后来旁边卖手抓饼的大姐还和我说,大叔甚至怀疑我很正式的出现在他的摊位,准备录音时是要去偷他的手艺的。

这些拒绝虽然在当下令我很沮丧,但我也强烈地感受到他们内心巨大的不安全感,并发自内心的理解他们的拒绝。

对我来说,这期节目不只是有三位讲述者,其实也不只是有五个故事,而是有千千万万个就在我们身边的老年打工者们和那些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发出声音的人。 当我开始想象他们的人生,去想象他们年轻的时候的样子。

又不禁会想到,现在的我们总是开着玩笑说希望早日躺平,早日退休,而谁又能保证自己在几十年后不会成为老年打工者呢。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节目的最后,让我来介绍一下本系列节目的合作方华夏基金作为境内最早从事养老金资产管理的基金公司之一,华夏基金具备了20年的养老投资经验。

在养老金业务领域,硕果类类11.85亿,国民投资人的选择已经累计为投资人赚取了超过345800000000元的收益。 大家都知道养老需要趁早规划投资,可以从我们当下做起,如果大家想要未来的养老生活,也能够多姿多彩,不妨从当下开始你的养老投资计划,为几十年后的自己积累一份时光的窥总。 嗯嗯嗯?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制作人陈诗,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婚姻,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3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