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来那位怒怼相亲角的青年,聊一聊他 30 岁没车没房的底气
gezhong2022-08-28  224



我们找来那位怒怼相亲角的青年,聊一聊他 30 岁没车没房的底气

在一起是自己的结婚不是为了自己的吗,个人结婚为了自己就是条件都在好那个挺挺帅的表白,谢谢大家。

有些阿姨会说,哎,小伙子挺挺清秀的,但是但是,但是他会觉得为什么不是上海人很多很多,他会写什么无婚史或什么梧桐居史。然后我觉得这其实非常非常奇怪,看到一个女生没有同居室的话,我严重怀疑她的。

他在正常的时候严重怀疑他是否正常人,你刚听到的这段声音来自于一段短视频。

视频中,一个青年人站在上海人民公园的相亲脚里,评论父母为子女相亲的这种现象非常强烈的表达了他的价值观。

这段视频的标题是海龟男子怒怼上海相亲角,表示女人没有同居室,是异类视频中的青年人,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孟尝。

而他的这种价值观形成于2008年左右,当时他还在上大学。 嗯,我叫孟尝。然后,嗯,今年三十岁。 我觉得零八年可能是我重生的一个,使得零八年是节点嘛,被称为这个公共舆论,或者说公共空间的元年嘛。

然后呢,从零八年前后,包括社会产生一些松动,产生一些向往,包括尤其我上大学那几年的时候,还有博客嘛。

当年那些年的,有的那些博客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就是其尺度之大,以及那个舆论空间之宽松,现在是完全难以想象的。当时我上大学那会儿我自己也写,当时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一个网站叫人人网。

对对,就是一度有机会成为中国的facebook。但后来由于运营的很差,没有成,但他们认为说八零后这一代可能人往的那波人是平均素质最高的一一群人,是因为这群人当时在互联。

人网上完全不聊,这些年轻人该想的问题比较多大一体更哲学,论战和公共一体论战左右之争,包括他们是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有不同的分言,讨论公共一体尺度之大,话题真是难以想象的。

并且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在吵架,都在论战,论战都是发文章。就我不同意你,我就写文章。

所以说,深度参与这个圈子,那群人都深度的参与了一种在中国很少出现的思辨和公共讨论的一种氛围。所以说,我当时就跟朋友做线上空间。

写文章当然有些讨论非常幼稚,现在才水平也不高,但是你在二十岁上下就参与这样的讨论是非常难得的经历,相当于是极为极为特殊和免费的公民教育。

所以说,通过这些圈子,那就已经离知识分子很近嘛,印象最深的一次一次。这个山龙当时一零年是一一年,是理想国沙龙可能就是近十年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活动,当时还在前门市中心市中心的地方,然后排队进场,然后抢票,然后。

文化活动以及这种公共领域的话题,做到那个程度简直已经是巅峰了。真是你会会到现场,就一眼看到三十个认识的人,就属于这种就全是同文层。台湾讲同文层嘛,大六喜欢讲同类那种盛况,就是年轻人排着长队进去,听这个听何为芳,陈丹青讲话。 中国的这个现代汉语词典中对权力的定义是夺取,我认为靠近了。首先我觉得我们物质每个人也靠着那些。的确,我劝你在前通上要为人民服务,受到生活的有益一种还是要有劝说。

我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吴思跟后卫芳老师的一次对谈。那次对谈哈,是那期沙龙的最后一场。

是在哪个地方来着,我记不得在北京在一个艺术空间里面。呃,那他们对谈当时已经超时了,但是全场鼓掌不让他们结束,因为贺卫芳老师那天喝了酒。

红光满面的他们就超时了一个半小时。

当然了,那天的话题尺度知道说此生在在中国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就是他们两个也聊嗨了,聊到最后就已经是演讲了。然后我慧芳老师,我觉得她是中国中国最好的演讲家之一。

后来我们都把手都鼓腾了,就是讲得太精彩了,就是京剧频出,印象深刻,就是他们出来之后,大家还围着他们不让走,我也在旁边。

然后我们一直往外走,一直把这个慧芳老师来接她的车送上车。一群人差不多得有230个人,还在那里继续讨论,就是这种。

这种盛况我是可能比较接近八十年代年代的范围啊,就是那可能是最后的辉煌了。那之后,那好像是最后一届理想过,沙龙再也没有了。 孟尝刚毕业的时候来到北京,进入了自己一直梦想的媒体行业。

也开始有机会和自己喜欢的公共知识分子们每天打交道。

但是工作了没多久,他就开始感觉媒体内容的生产方式也像流水线,时间久了就失去了新鲜感,而和公共知识分子的接近。

也并不能解决他自己的问题。

当你真的见到他们并且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之后,你会发现你没有办法通过追随他们,通过崇拜他们通过羡慕他们来成为你自己。你要找到自己的我,这是丹青老师跟我跟我亲口说的,就是说你崇拜我们这些老东西,说的没有用,你要找到你自己的东西。

那我就想说,我对中国已经足够了解,但是这是一种这种这个盲目自信,所以说,决定决定是时候。

出去看看吧。

2012年,孟尝申请到了欧盟的伊拉斯墨项目。

这个项目是由欧盟的很多所大学合作完成的。

学生就像中世纪的学者一样,可以辗转于不同的大学。学习这个项目,也尽量录取来自不同国家的青年人来促进多元文化之间的碰撞。 那几年,在这个项目的这个项目完全改变。

改变了我的我的一生。可以说,然后那我去的时候,其实非常多元的。你有来自卢旺达的人,有来自智力的人,然后有来自德国的人有来自希腊的人,然后大家背景各不同,有人做空乘,有人上过战场。

勇人按过按钮杀过人,参加过军队。

有人做过很多年记者,有人有人抱着孩子来的。然后有两点就是说,一,人类社会太多元了,什么样的形态都有,就是你完全不能拘泥于你看到的小的社会逻辑,小的生活方式。人类所面临的处境是完全不一样的,各种形态人都有,你想活成什么样都可以,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反过来人类社会太一样了,人没有什么区别。

就是你,无论你是来自呃,罗旺达。

小村庄的一个人,还是来自德国的一个中产家电人,还是来自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富二代。

他们成长起来遇到的问题我是谁,以及我要怎么样,我跟父母关系怎么样,我跟同学关系怎么样。

我有没有得到认同,有没有童年阴影,以及我长大后要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这个钱不够付房租,怎么我做的事情,人们认不认可有没有意义感?我父母干不干涉我的选择,然后我那个男孩为什么跟我约会了一天之后不再理我了?

所有的问题一模一样,所以说,这让你看到人类社会的多元以及统一性,于是你就对人有更多的包容和理解。

就在孟尝兴奋地迎接多元文化洗礼的时候,和很多来自中国的学生一样,语言成为了他最大的困扰。

去了之后,发现别人说话我听不懂,然后我说话,人家也听不懂,所以说我当时怎么改英文呢?我当时像老友记一样。

像真的像富人自己一样。我很幸运抽到了我们的,但是学生宿舍最好的一栋就是我们不住学生公寓,我们住一栋独栋的别墅,就在花园那种。

然后我们七个人注意到楼上楼下四个女生,三个男生,总共七个人,一个塞尔维亚人,一个法国姑娘。

两个加拿大姑娘,其中一个是印度背景,然后两个美国人,一个我中国人,然后他们每个人都有北美,北京,包括那个蔡维利亚人,他们的英文都是都是美式英文,他们之间没有英文问题,只有我有英文问题。

于是那我的做的方法就是说,他们整天在下面穿着睡衣什么的,在客厅里面闲聊,就放着对吃的啤酒什么的闲聊。这种一闲聊,可能就一晚上。

你一边在喝酒嘛,聊各种东西,就他们用各种鲤鱼,那完全是碾压式的,那基本我基本没有几句能听懂的。

他们讲笑话,你只能跟着笑音,真的不知道笑点在哪里。 但是我的坚韧之处在于,我知道这是我最好的方式去学习,于是呢。

他们任何说到一个点,一个词我不懂的话,我就会让他们停下来。我会把那个词重复一下,然后我手机。

在词典中立即输,然后有时候听不清楚,他们会拿过来帮我输。输入之后,我就把那个词标新标记下来,再回到我房间。我之后几天会在温习那个词,就看是怎么用的,会查他怎么用的。

有这种相当于免费的,高强度的,并且场景式的英语教学我几乎半年就过关了。 所以说我就用这种笨方法,完全就是厚脸皮的。

那还有一点就是他们愿意为我把话题停下来,是因为他们都喜欢我喜欢我的前提,但是因为我外向。

我用英文说的不怎么样的时候,都已经可以把用英文讲笑话,把所有人都逗笑。我最后也是班里最会讲笑话的。

但我就是脸皮后,就不管什么party我都去。

我一开始可能只能听别人讲,但我后来就开始主动带领话题,然后你能讲笑话,把别人逗笑。

我半年后已经可以跟当地的女生约会了,比如说我在派对方认识一个妹子聊的,然后很开心。我觉得他长得很好看,说话要很有意思,我会主动给他发facebook说。

然后要不要一起去一下,那可能不是约会性质,他可能会带着他朋友,我也会带着他,我的朋友,但我们就增,我就增加了接触嘛。

我很适应这条,我没有任何不适就接受这条,因为我在国内也是这样。

他们跟中国姑娘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区别他们更独立。 我跟女生去吃饭,我可能就顺着觉得说呃,中国直男的想法,就说我要我要付钱,不然人家会觉得我小气,但那女生就给我掀桌子,就她就问我说为什么你要付钱,我说男人,就连父亲都觉得受到了侮辱。

就是我,我现在但是完全理解这一套了,我也完全认同,就是说,你相当于默认女性是支付能力更弱的主题,这跟绅士没有关系的。

包括女性的独立体现在各个方面,你在任何事情上你都不能男性别墅是任何事情上,比如说我们如果我要搬家的话,我也会让我的朋友来,其中也包括女生,这跟她力气大不大,没有关系,大家你装装东西什么的,搬一搬都是可以的。女生跟男生一起抬箱子,没有任何问题,你不能拿这个说是男人说是?

这就是指南没有别的手段,那姑娘后来再也不跟我约会了嘛,就觉得我这个人很傻逼嘛。就我也现在也觉得我当时肯定是个中国来的,傻逼对那想法都是很成就的,那后来就不断的被教育嘛。

我甚至在跟外国女生接触中,也会出现一些中国男性的一些反应。然后我会拿这些去问我的国外的朋友们,他们再来教育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想。

在欧洲待到第四年工作到进入第三年的时候,我发现我成为了一个上班族,每天朝九晚五下班后就就去跟朋友喝小酒,然后聊天,看电影,去逛博物馆去谈论艺术,谈论哲学这些。

固然是很好,并且我没有任何焦虑,感觉欧洲生活太爽了。

零首付买房,每个月付给银行的钱比我租房,还要我一分钱都不存。我挣的所有的钱都拿去旅行和体验,因为我觉得这是最最值得的投资。

我只投资我自己,所以我所有钱都去体验。比如说我喜欢看球赛,我去所有我喜欢球队,在主场看一场比赛。

我周末都飞出一看球赛,然后他们说有一个有一个音乐节,是什么很好玩。如果我欧洲同学说很好玩,不管多少钱,我一定会。 然后呢,我去欧洲所有的国家旅行毫无压力,我作为一个上班族。

准中产就是毫无生存压力,并且生活太爽,这跟我在国内完全相反。

孟尝在欧洲过着安逸,舒适生活的时候,中国国内进入了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气氛。

孟尝通过微信朋友圈感受到了这种诱惑,印象最印象最深刻的刺激就是不少朋友开公司吧,当时就有做数字货币的,然后也有朋友做生活方式的做葡萄酒。

然后对也有朋友开公司做媒体,然后做自媒体,当然也起来了,感觉大家虽然过得很不好,整天加班什么的,但是大家都把自己的想法付出时间。

我就纠结了,差不多有七八个月就七八个月,每天的纠结回不回,回不回。最后的一个刺激是,是我在欧洲实现的,在m四三实现一个成就,是说他们在类似阿姆斯特丹的单项空间或三维失误的一个地方办了一个沙龙,我是其中的一个对谈嘉宾。

于是我在一个半小时内差不多890个收中用全英文演讲。跟我对谈的是当时荷兰最红的纪录片制片人和那个主持人。

他当时成为荷兰网红,他拍的那个关于中国的纪录片在整个欧洲电视台播放,然后他当时爆红。

让我们俩对谈关于中国的互联网和这个媒体。

然后我当时就想说,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这边做记者,然后我在一个类似三位书和单向空间这样的地方做一个对谈嘉宾,应该是我做这件事情的顶峰了。

就是我当时嗯,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我知道我已经抵达天花板,我提前看到了天花板在哪。

如果有有一天我离开欧洲的时候,一定不是因为混不下去了,一定不是因为我在欧洲觉得痛苦不安,我一定要在我。

高潮处结束就是最幸福,最成功的时候结束。

去年六月份,受到一位朋友的邀请,孟尝搬到了香港。

其实回国我没有住在北上广,然后我住在香港,可能有点不一样,但是我由于平时接触和打交道都是跟国内打交道,所以说我也把它称为回国了。我首先很惊讶的一点,就是说。

我留在国内的朋友们都享受了中国这波崛起的红利,然后他们无论是买了房也好还是什么,他们其实都很有钱,就是在我看来。

因为大家都觉得国外人很有钱,但是我中国的朋友比我欧洲的朋友有钱太多了,就是大家都很有钱,然后同时大家都活得很痛苦。

就是大家其实很有物质实力,但是仍然焦虑,那这个原因是什么呢?

比如说我一个朋友,然后他在北京,在这个三环买房了,平时这个工资大概是一万多,其实也没有说特别多,他每个月交一些房贷,嗯。

就是我感觉他过的生活,他挺好,他有房,然后还有车,然后每天都过得很好。我,我欧洲几乎所有朋友都没有车,因为我在m三都骑自行车。

就是大家对物物质的理解是不一样,我到现在也没房,没成一个三十岁的人,我仍然是个欧洲人似的生活方式,当我提到什么的时候,他们就会说,不现实。

我,我说,过两年可能想搬去柏林,我真的有能力搬去玻璃,那对于他们来说,你一个人马上三十岁了,然后你过两年要搬去柏林那柏林之后干嘛了,就是他们。

我的思路不是线性的,比如我搬去柏林,可能是因为我觉得那段经历对我很重要,我有想解决的问题。

但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说你去了伯利,那你的人生轨迹又断掉了。

那什么是不断呢?就是说你一直工作买房,然后在这个行业内,在这个公司里积累往上走,然后挣更多的钱,然后孩子也可以在这个学校上,就是他们的思维是线性的。 我没有办法现行的思考,就是因为我觉得线性不就是死吗,就你最限行两点之间直线直线通往的不就是死亡嘛,就是。

没有办法线性,我一线性就虚无了,我就早晨没有办法起床,我就如果一向他们线性的话,就会抑郁症。

因为在欧洲的你做一个很普通的,可能就一千欧出头,就是很普通的工作,就是相当于我们这边大学毕业生一千欧多点就是这个扣过税了,然后你可能还不错的一个工作很低森的一个记者或一个机构的人,一家公司的人不那么商业的公司,可能是你税后可能二千欧,这样子这都不到二万块钱,但我在中国很多的朋友月薪都是突破一万五和二万的。

我在欧洲朋友想想突破二万人民币,如果算成差不多三千欧元的突破,二万人民币的很少很少,都是极大的商业公司。并且他们?

角色一定很重要,或者律师平时代工的都差不多,并且他有税调解,你一个牙医可能一个月挣五万,然后一个餐馆这个服务生可能挣二万多,但是睡给你一拉,最终那医生之弊服务生过一万,他们俩住一个小区。

这是非常正常的。

而在国内,你一个被驱赶的那些那些人群,跟一个金融白领的生活方式天壤之别的,像欧洲这样的社会保证了你作为一个普通人。

也可以去公园阳光灿烂的公园散步,也可以在在河边骑自行车,也可以活得很体面。

但是呃,你在网上的话,可能欧洲有天花板,于是大多数人可以接受。作为一个普通人。

欧洲兜住了你底线,封住了你的上线,这是欧洲的问题和优点。在在中国上线看上去很容易,因为阶层流动嘛,感觉向上是流通,你身边的人转眼那个人上市了,转眼那个人融了一千万。

然后去开了家公司,然后他们都是你身边人,你会觉得说,哎,这人这么傻逼都能干成这个我也能干。 每天媒体都在告诉你马云在做些什么,于是你觉得你可以成为马云,就是这当然是很扯的,但是大家会有这样的憧憬,会觉得说向上的通道是打开的,而往下是万丈深渊。为什么呢?因为在欧洲,一个普通人活得刚才说的很体面,无论社会制度层面,还是说文化层面就是人们。

有起码的尊重,但在中国,所有人都明白往下走往下跳是什么后果,粉身碎骨往上爬,上面还有路往下看万丈深渊。所以说,所有人都不想成为被碾压被践踏,被侮辱被伤害的那群人中的一个。 结婚是给社会看的,在一起是自己的。结婚不是为了自己的个人结婚,为了事情,所以条件都在好。

它是非常好的年龄学的年龄学的样本。 说,你来看看,他能知道社会在沃斯多?

并且你有正好跟朋友用朋友来上海玩,然后我就告诉他,这是最上海最一致的来自不太魔幻吧。挺真正体现了社会上最热点的就是人们最本质的焦虑需求嘛。所以说他其实真实,最真实。

就跟市场一样,他刚才也在说,他说父母如果如果带着带着子女的信息到这个地方,并且也售卖刚一回国,孟尝的确发现自己的价值观和国内的环境格格不入。

但是怒怼上海相亲脚,这个视频拍摄倒腾,以至于后来被风转观看了上千万次。

完全是出于偶然哦,我是真的,就是还有营销公司问我说怎么操作的,我是真的就是去逛公园,然后带朋友,我朋友在欧洲的好朋友室友来来上海玩,然后我们在附近喝了杯咖啡,这样就说去逛逛,因为我也一直关注这些相亲讲的相关媒体报道嘛,那但是嗯,离视频的两个这个小姑娘就是非常随机的,就遇到我说你是不是来来相信我说怎么可能。然后他就说,我们能不能就是问你两个问题。然后他就开始问我了,然后我就不知道是采访我就。

旁边还有阿姨在跟我说话,我就非常相当于大家围裙,像聊天一样的,然后就一边看两边的阿姨,一边就是聊几句天,然后旁边有个小姑娘用iphone路的。我说,你们用在哪的时候不一定用,就是踩几个人看视频,那时候看捡出来什么就一天后他们就发了。 一是我,其实所有的这些,这些爆款的文章也好,这些都是我用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去冲撞前现代社会建筑,这是非常明显的,就是我用我在欧洲理解到这些东西,冲撞这些价值观,并且用好的表达方式把它表达出来。

第二点是让我让我认识到就视频的。

强,所以说我最近在考虑是不是我在不妥协我对内容的理解的情况下,用视频的形式做些事情。所以说我最近也在谈这些视频的本身的传播力就是文字的十倍。

我我一篇文字的最高上限也就是百万级,但是视频可以到千万级,其实视频下面挺我的特别多,非常多就是,但是骂的声音更容易被人们看到。

后来我写了篇文章回应嘛,这其实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那我其实就完整的把自己价值观输出出去。我话已经说完了,剩下的事情跟我无关了。

受这次爆款视频的启发,孟尝打算重回公共话语空间,来输出自己相信的价值观。

就像博客时代写文章论战一样,而这件事的第一步就是要找到和他一样的人。

我觉得第一点就是要找到同要找到共同体,就是说你在大共同体跟你是另一方向或不同方向的话,就要是找到小公共体抱团取暖,身边应该有一群跟加州恩和庆幸相投的朋友。

第二是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做一点点传播和初级,就是初级,就是你把你小功力相信东西传播出去。

如果你真的不想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东西,防守就好,就防守就守住自己,不被同化会改变。对孟尝来说,能不能守住自己相信的东西,是不是一个叛逆的青年?

跟年龄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嗯,就是其实国内看上去有很多有创意,我想法很叛逆的人,但我非常非常认同许志安说过那句话,说你们有什么叛逆的,你们活得非常饱受和寻味道具。

一个四十岁的人,他是真的怕你,他就敢对着九五后说,你们有生怕你们都活得特别循规蹈矩,形式是不重要的,被咒是那个质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叛逆和自我。

就你是不是真的有强烈的自我和个人主义,没有真正的这些叛逆者,反叛者是真的反叛,不是说出来哦,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

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实习生王彤,你觉得青年人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欢迎在留言里和大家聊一聊,祝你五四青年节快乐,只要有理想,有价值,我们都是青年人。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没有出发吧。 和这样的幸福和残酷的情。

双紧紧燃烧了叔爸爸有冤案的别人,那是一部长裤子的青春节。

去燃烧吧,别要出爸爸能让那辛苦而残酷的情穿紧紧燃烧吧。 别要出发吧,他说,妈妈有原来的别人让那幸福而苍枯的情。

想起我一个微笑那段子而美丽的神经,曾爱过德尔人啊,是又能随边亡?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0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