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北方村庄里的爱情故事:玉凤回家之后
gezhong2022-09-10  89



一个北方村庄里的爱情故事:玉凤回家之后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上一集讲述者高瑞说到,为了能参加儿子的婚礼,老崔被迫去请前妻玉凤回这个家,玉凤还真的回来了,而且这回来的代价也非常高。

我刚才说玉凤不是嫁了一个比他大一些的,这个老汉,因为他的兄弟一直都没有再结过婚,所以呢。

两个兄弟就只有一个女的在这个家里边给持家。

兄弟俩赚的钱就都给了他,然后玉凤回答的时候,不仅把钱都给带回来了,而且把家里的粮食都给卖了就是啊,可以说就是把那个家里边的所有的东西都给带走了。

能带的就都带了,不能带的就变卖成了现金带走了啊,直接导致了的结果呢,就是那个男的那个老汉就给一下子,真的是给气中风了,然后现在已经没了。

人已经没了,眼看着就要不如一个。

我们说安翔就是老年生活的这样一个阶段,因为他们都已经将近要六十了。

突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就相当于他这二十多年相信的一个东西,觉得自己拥有的一个特别好的一个东西突然就没了。 嗯,变成这样子的时候呢?

人家那个村子里边的人真的是就是大家就组织人上老崔家找玉凤,就是说你,你这人怎么能丧良心,就是你怎么能这样子,但也没办法了,玉凤也并没有要回头。 嗯,所以后来这个村里边的人来闹,那因为也并不是自己的至亲。

就只是村子里边的人看不过,然后跑到这儿来闹一闹,闹完之后也就回去,那后来这个老韩人也就没了玉凤,她把这个钱拿回来干什么呢,就是第一就是盖了房子。

因为孩子要结婚,把房子给又盖了一盖,然后第二是就用在孩子结婚上了,然后就孩子结了婚。

嗯,那我当时就问我妈,我说,那这回来就是要再过下去嘛,就是你想已经?

五,六十岁的人了,就是我。当然对于老年人,对爱情有激情没有什么,但是折腾了,真的这个事情已经折腾了他们的大半辈子了,就是65年。我妈说,哎呀,那个玉凤肯定是想回来好好过。

你想他这样子回来,他肯定是想回来好好过。 但是就是人已经不一样了,就很难好好过下去。我妈说了一个就是很细节的雨。

问题就于凤,因为当年出的车祸。

他这个地方的钢板到他现在开始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后遗症,就是他没有办法躺下睡觉。

我们正常,你会躺下,你可以躺下。

他没有办法躺下睡觉,所以他整晚上就没事情,就是他顶多可以靠着休息,随着你的整个身体的机能的逐渐的退化,它已经好多年,就是有了这个问题。 嗯,就是逐渐变成了习惯性失眠。

那这个事情是非常让老崔特别不爽的,因为他不睡觉,他不可能在那儿干坐着呀,他随便干点啥就会出动静,一出动静,那老崔就会被吵到。你想睡觉,一出动静,他吵到他就不爽,然后就开始骂,有时候骂狠了吧,那玉凤就会搬这个老事儿吗?

就我怎么才成这样子的,就是我为什么现在睡不着,我为什么会有这个钢板,嗯,就是那整个这个争吵就会愈演愈烈,到最后老崔还是会打他暴力的,这个事情呢,在农村我,我诚实的说啊,当然就是不是一个多大的事,金牌忘结了。

现在呀,我们是夜班的。

睡醒,那是今天,今年过年回去。呃,三十儿,我是三十儿到的家。

呃,我们就回我们老院子那个贴春眠儿,然后呢就见着了老翠,老崔就从家里出来,我们就聊了几句啊,就说,哎呀,瑞瑞回来了什么的,我当然没有问他了。

然后但是我并没有看到玉凤。 在回去的这个路上,我就问我爸。

我说,哎,玉凤呢,怎么不见玉凤?

我爸说余凤走了,我说怎么飓风怎么走啦。

然后我妈说啊,被打跑了呗,就是我之前描述的,也不安生三天两头的潮,然后动不动老崔还打打他,嗯。

然后尤其是这个孩子已经结了婚了,就是房子也盖了,孩子婚也结了面子,活儿做完了。

甚至孩子的威胁也已经没有了。

我妈说的原话就是老崔肯定没想留他听说是又嫁了一件儿。

嗯,但是这个部分呢,就是嫁到哪儿了,嫁给谁了,嫁的这个家庭怎么样,我妈也不知道,就是周围的邻居,就大家也不知道,那然后这就回家,我也见了小景。

就他在我脑子里,我闭上眼睛,他的形象就是永远是短发烫的卷儿染的颜色,然后永远就是笑着。

当时看到他的时候,我又特别恍惚,就是他穿了一个红色的那个棉袄,一个黑色打底裤,一个小靴子就是笑着,就提着那个东西就走过来了。

这么多年,中间几乎我每一次见到他,他都是这个样子,永远是笑着的。

然后而且能自己去享受在农村,可有的这个就是比如说农村的娱乐,就是这个在家的这个妇女,然后愿意出来唱唱跳跳的。然后大家一起唱唱跳跳。

他跟老崔在这条街上,就老崔凯住在那儿,他也还住在那儿,到现在小三十年了,他们俩的关系持续到现在也小三十年了。 嗯,我就问我爸妈,我说小景为什么不跟老崔结婚?

我爸说,小景不一定愿意跟老崔结婚,因为结了婚就意味着他有更大的责任。

他要养老崔的孩子,他要照顾老崔的老人,他自己还有孩子,有老人要照顾,所以小景不见得要结。

再者就是老崔以及老崔的家人,也不会让他娶。

老崔年轻的时候一直算是能挣钱的人,那取进来,农村没有讲那什么,这是共有夫妻共有财产,要一人一半,但是肯定的是你如果是夫妻,那老崔挣的钱,那小景肯定就会花啊。小景又是一个爱吃爱玩的人,然后小景还有可能往自己的家给自己的孩子带点儿,所以呢啊,老崔或者老崔的家人?

有这个顾虑也不一定会取,就变成了整个这件事情,就就是我真的到最后我就觉得特别滑稽。

一个两个人都没有全情投入的一个感情持续了三十年,将近弄跑了一个人,就是让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再次变成了没有家庭就是小景的老公。

然后老催他们家呢。

玉凤身体上发生了这么大的问题,他?

越老,就我妈说她越老,她的这个后遗症啊,它的这个副作用会越爆发,因为当时的那个都是在什么我们县的医院,就是那个医疗技术是非常有限的。

再一个就是他让另外的一个家庭,另外的一个男的,几乎失去了自己这半辈子奋斗的所有的东西,然后他现在又再嫁了一家。

你也不知道他未来的状况会怎么样,两边的孩子?

嗯,小景的孩子呢,就真的处在一个没有人管的状态,就是就在我来看我,我问我爸一个问题,我说老崔接下来怎么过,小景还年轻,小景比他要小个将近十岁。

明显我这次见他都还是可以还张罗着这个戏剧团跳舞团跳舞队。

老崔,我这次见他,真的是?

嗯,头发灰灰的,就是因为白头发变多了嘛。

然后这次见面也没有调侃。

我经常会用这个话,就是老崔这辈子过成这个样子,他到底在过啥呢,就是我经常会拿这个话跟我爸聊。

那我爸就说老崔就过得跟我一样呀。

有孩子现在也上大学了,就在农村,孩子能上大学,有工作很不错呀。 这件事情在我逐渐因为他从我小的时候到我青春期到我长大成人到我开始自己谈恋爱。

尤其是在我上了大学之后,这个故事已经变成了一个我。

真的,呃,我开始有有更多的角度去思考他,或者去看待他有有几个东西,第一个是在农村社会里边就几乎没有标签化这回事儿就比如说小景这个状况,或者说老崔这个状况在农村,没有人拿小三来去形容小景,我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人拿小三这个标签来去标签小景来去形容他的做法,我没有听到任何人拿复兴汉渣男来去形容老崔。

包括我这一次问我爸。

我说,我真的我,我就说,爸,我我,我不相信,就是你难道心里边对于老崔没有一点这个觉得这人挺不地道的,就跟我们家的这个教育很不吻合,你难道不觉得这个人很坏吗,就是我,我一直想要去挑战我爸,就是觉得他这个人没有问题,这一点我爸说了一个话,本质上呢,老崔是一个好人,不管是我爸还是其他的谁,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只要张开嘴,老崔绝对帮忙,然后他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儿。所以你可以看到在我爸的概念里边。

老崔和小景这件事情不是坏事儿,就这真的是我问我爸的问题,就是,难道老崔不怕被骂吗。

就是我爸说没有人谁骂呀。

就像我在一开始说到就是老崔是我小的时候更期待的父亲的样子,幽默的,风趣的小景呢,是一个我现在看来,包括我这一次去我之前,说实话,我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是很喜欢他。

但是我必须得说,我这次见他。

我更觉得啊,他活成了他自己想要的样子。

然后我一直觉得这个故事特别吸引我的点,是周围人的反应和他们自己身处这个漩涡之中的态度。真的去对照这个事情和我看到的,在网上的,或者是我身边就是在城市生活的周围的人,这个事情去比照,我觉得有一个特别根本性的东西的差别。

成就他们每个人选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农村社区的包容性。

你这点我我特别呃,有同感就是你跟我讲的过程当中,我就是在想这故事特别像一个我们现在网上一些啊,忽然很热的好比明星,什么出轨故事之类的一个在网上发酵舆论去讨论的这么一个啊影射,因为发生在村庄这个小环境里,好比这一条街道上。

反倒是让我觉得在。

这个村庄里的环境里,大家反应比网上的要更包容一些,大家也更容易接受一些让大家的反应,你包括帮他去讨一个公道,但是后来又适可而止这个边界感,我反倒发现比这些所谓文明的网上社区的东西表现得更好,说个玩笑就是嗯,过年,因为在家这个看春晚。

就是我们都知道,因为吴秀波的这个事情,北京春晚把他的这个主持都剪掉了。

我当时在看北京春晚的时候,我的一个想象就是。

老崔,如果生活在网上,可能再也没有人去请他做水席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是你一个生活有污点的人加引号啊,你怎么还能来给我们家这个婚宴做水席呢?

如果按照同等的逻辑,就是这么个逻辑,但是在我们村,就像我爸反复跟我说的话就是,呃,虽然我我爸因为并没有受受过什么教育,就是小学毕业。

但是我爸他总能更立体地去看一个这个人。

我并没有。在我长大的这个过程里边,我没有看到我爸和老崔的关系有任何变化,任何因为这件事情而变得更冷了,关系更淡了。

没有,我好幸运,我是长在这样一个家庭。然后我有了这些教育,我幸运,我生活在那一个就是不是很单一的一个农村社区里边。

它的复杂度,丰富度,多元度立体度,让我?

开始对于更多的我现在或者未来,我会接触到的东西更有包容度。

这些年,高瑞每次回老家都会去了解一下这个故事在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他至今还没有和几个故事的当事人当面聊过这个事儿。

他想等几位年纪再大一些,到时候找老崔,玉凤和小景,分别坐下来喝个酒,问问他们怎么看待自己这一生的选择。 高瑞计划,那时候再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这故事里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没有标签儿,也没有评判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如果你是故事iphone的忠实粉丝,每次听完故事随手转发一下。

或者点一下公众号,最下面的好看都是对故事收集者最大的支持。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5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