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王飞,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
gezhong2022-09-18  85

我的使命完成,张玉环得到了他应得的自由。 故事FM ❜ 第 397 期 1993 年,江西省进贤县张家村村民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的两名男童,最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但在上周二,也就是 2020 年 8 月 4 日,在服刑了 9778 天之后,江西省高院判定张玉环无罪。 从 1993 年到 2020 年,张玉环被关押了近 27 年,这使他成为了中国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当事人。 张玉环被释放后,他的家人写了一封感谢信,把帮助过他们的人都列了进去。而这上面出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律师王飞。 /Staff/ 讲述者 | 王飞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子 爱哲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LA1 - Moby(逼供) 03.把握时间 掌握方向 - 林生祥(宋小女探监) 04.eero - Eno(庭审) 05.Unbraiding the Sun - Goldmund(片尾曲)

我是王飞,张玉环案的辩护律师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安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1993年,江西省进贤县张家村的村民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的两名男童最后被判处死刑,还期两年执行。

但是在上周二,也就是2020年的八月四号,在服刑了9778天之后,江西省高院判定张玉环五岁。

从1993年到2020年,张玉环被关押了将近27年,这使得成为了中国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无罪释放当事人。

张玉环被释放之后,他的家人写了一封感谢信,把帮助过他的人的名字都列了进去,一一感谢。

而这上面出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律师王妃故事fm的听众朋友们,你们好。

我是张玉环案的申诉和再审的辩护律师王菲,我和王菲相识于2014年,那个时候他是公益机构大爱清晨的志愿者。 王菲经常给弱势群体做法律援助,此前就给江西乐平案和河北廖海军案这两起冤假错案成功平反过。

王菲最早接触张玉环,这个案子是在2007年。

一个江西的一个媒体人,江西电视台的他在现在在离视频了,要曹云兰啊。找到我,他就说,哎呀,有一个呃,我之前的一个采访对象,他呢,有一个心病老师压在他头上,他觉得他想帮一下这个人。我说,你这个采访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说是一个医生。

我说那医生,他跟这个当时有什么关系?

他说当年在他们的村里面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两个小孩在水塘里面发现,那么本来家人以为这两个小孩是溺亡溺死,准备把这小孩子就埋掉。

但是呢,就是这个医生,这个医生叫张幼玲,他当时可能也是因为村里面都去看这种发生,这么大一个事情都去关心嘛去看。然后他去看了以后。

他说不要买,他说这个孩子有可能是他杀,因为他当时看到小孩的嘴角有绳子的这种勒痕,然后另外一个小孩呢,好像?

他觉得当时这个水塘离村子这么远,小孩一般不会去那个地方去下河游泳,所以说他就觉得这个恐怕里边有技巧。他当时就建议建议去报案,那么当时村里面的这个村村民还说,哎呀,报报案是不是要钱。

然后他说,他说报案不要钱,你们就赶紧去报。 实际上他跟张玉环呢。 嗯,他们还属于那属于一个同族的。

兄弟的关系,然后呢。后来这个事情就张玉环被被抓了,被带走了,呆走了。他当时也觉得恐怕这个事情也就是张玉环干的,他也没觉得这个案子有什么问题,但是后来有一个有一个契机,就是这个张幼龄,他的一个同事,那么可能也因为一些事情进了看守所,然后跟张玉环就恰巧关在一个看守所里边。

这个同事出来了以后,就就问这个,张有龄说,你们张家村有一个叫张玉环,你认识不认识?

然后他说,啊,认识啊,我们还有一些关系呢,它差不多是我的同族的弟弟,那是他怎么了?说这个人呐,在监狱里面不断地叫冤叫屈,然后还甚至自杀。

他说,我没有杀人,我是被屈打成招的,我是冤枉的。那么张幼玲就对这个案子就产生了一些疑惑,当时他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过了很多年。

甚至到了2012年了,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还在教渊教区,所以说他就心里面就想,当年这个案子成为一个凶杀案,也是因我而起。

那么他说,我就想把这个事情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张玉环干的,这所以说这个记者呢,实际上应该是张幼玲是找到了记者啊。那么当时曹英兰把这些材料发给我以后,我就觉得很惊讶。我说这个案件的证据这么简单。

竟然把人给关了二十多年?

几乎就是只有正只有口供,其他任何的直接证据都没有,因为他这个犯罪共故事主要就是靠的。

可以说基本全是靠张玉环的这个口供,那么,我当时就是我,即便我抛弃抛开这个口供的合法性的问题,比如说这个刑讯逼供的问题,那么我单纯从它的真实性的来来讲。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口供所呈现出来的犯罪故事非常佳额,具体假在哪些方面呢?

呃,首先他说的是。

杀人的时间时间是在中午十一点,那么我看了张玉环家他们的房子,他们的房子其实是在一个大马路的旁边。

可以说那是一个村里面的一个主干道,离这个马路这么近,在大中午的时间去杀人,我觉得不太可信,还有杀人动机,杀人动机,我都觉得简单的确实不可思议。

说他当时做活,回来以后,发现小孩子在扒他们的这个墙上的土,然后呢就是墙上的土就往下扒。

他就觉得当时啊,认为小孩儿很调皮,然后就打了小孩说小孩就抓了他,反手去抓了他,抓了他以后呢。

嗯,他很生气,然后同时联想到小孩以前到了他们家的油盐啊,所以说就顿生杀机,想把这个小孩给杀掉,那么就?

呃,实施了这样一个杀人的行为,这些都是在在口供里面说的。然后我当时判断,张玉环自己有两个小孩。

比这死亡的两个小孩还要小一个成年人,似乎我觉得因为这么一个小孩儿调皮这个小事,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常见的小事儿。然后呢去杀人。

我觉得这不像一个成年人做的事情,我认为有很大的一个冤错的一个可能。

除此之外,当年公诉方提供的物证里面还包括声称是类似小孩儿的麻绳和陈氏用的麻袋。

但是王菲也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证明麻袋和麻绳跟小孩儿有个接触,后来这就是元月份元月份,那么到了三月份以后,我们就去了一趟南昌。呃,因为这个张玉环被关在南昌监狱。

我们任何一个案件都必须要见了这个当事人以后才能决定是不是要委托,是不是要要给他深深渊。

呃,因为我们必须确定确定这个人是。

最起码十有890日被冤枉的,我们才可能会为他申诉。

第一次见张玉环的时候,张玉环特别激动,然后就说话语无伦次。

他说,二十多年了,都没有人来过问我的案子。

终于今天竟然有律师来要见我,就感觉到很很意外啊。那么后来我当时就我是一种不太相信他的一种。

我用这种姿态跟他谈话,我说,这事儿恐怕是你干的吧,你到底有没有杀人?然后他就反应很激烈。他说我,我绝对没有啥人,两个小孩跟我没有关系。

我说,你敢不敢给我发个读史,他说我我,我可以发誓。然后他就毫不犹豫。 我说,既然你说不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认了?

他说,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我是当时被刑讯逼供。

然后他就给我讲了比较详细的一个刑讯逼供的一个过程。

长时间的一种连夜的这种六天六夜的这种审讯,然后给他用电机,然后呢什么蹲庄啊,那时候蹲马步。

还有给他带飞机靠,就是这个飞机,靠就是把手铐从背后给它靠起来,然后呢背在后背上啊,用一个东西翘,或者是塞这个矿泉水瓶之类的对,然后他尤其说到,他说,他说,还用狼狗来咬我。

啊,咬我的下棋。因为每一个这种冤假错案,实际上我们都会听到这种刑讯逼供的故事。但是狼狗撕咬。

我是第一次听到,我觉得还挺震惊的。我们的审讯人员想象力很丰富,嗯,呃。另外他也说,当时办案人员还用就是威胁。他说,你如果还不承认这个杀人,那么我们会把你老婆也抓了抓来。

然后呢,让他也经历这样的审讯,那么他就是觉得当时他说他说,他说本来家里面小孩子特别小。如果说。

我老婆也被抓了,那小两个小孩就完了,就整个家庭就完了。

所以说他说啊,在那个情况下就实在没有办法,就是他就说娇田千不灵交替地不应的这种状态,然后就就就承认了。

他当时跟我讲这些情况啊。

讲完以后,我觉得从我的内心,我觉得应该九成以上,这个人是冤枉的。

因为我,我看他的表情,我觉得这个人不是一个很狡猾的那种人,应该他属于比较木呢比较本分的这样一个人。

对啊,所以说从我的内心,我觉得应该相信他建了以后,然后我去我在,我在晋贤应该待过,有印就在晋贤县张家村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因为我,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我喜欢去了解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因为你通过对他性格的一个了解他的为人处世的一个了解。

去呈现一些更多的一些当年的一些细节,完成我们的这个内心的一种确信。

当时我们见了他们的当时的村长村长,就他跟我讲,他说张玉环被带走那一天啊,他说,其实公安先找到我,让我去叫张玉环,然后让叫他去吃饭。

因为他当时已经知道了,他提前已经知道了张玉环那天可能要被带走了,用公安找过来,那肯定没好事儿。

然后他就吃饭的时候,就就观察张玉环,他说吃了两大碗,还吃得很香。

当时心里面想,他说这个人心理素质也太好了,干了这么大一件事儿,他还能吃得这么香,而且还在公安面前就有点儿不可思议的那种感觉啊。

而且他也给我透露透露,就是说在两个小孩失踪的当天晚上,其实张玉环实际上也去参与过,找着两个小孩。

后来我也了解,就是说小孩儿在做尸检的时候,张玉环也过去围观了。

围观了以后回来还告诉这个他的前妻宋小女,然后去描述啊,这两个小孩是怎么死的,怎么死的。然后当时宋小女就说,害怕你不要跟我说。 张玉环被抓之后,宋小女一直顶着杀童者的妻子,这个名声在为张玉环奔走。

并同时艰难地抚养着两个孩子。

1996年,因为生活所迫,宋小女改嫁给了县人的丈夫。

但是在婚前她向现任丈夫提出的两个条件,一要无条件的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好,二,他不得干预自己去探望张玉环。 那张玉环被释放之后,媒体采访宋小女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刷屏绿环感动,有无数的再审议案进行公开宣判。

宣告张玉环无罪,他还见我一个棒,他应该抱起立之神。

我们第一次去进贤的时候,宋小女应该她都她都回来了。她当时我也对她拍了一些视频,然后呢,对他进行调查,也做了笔录。

然后他就跟我讲,他说张玉环是一个好老师的一个人,他说我,我绝对不相信他会去杀人杀两个小孩。

他说,而且我们家的小孩也那么小,他怎么可能下来去手跟我讲,然后另外就是说他讲他?

他有一年得了,应该是子宫癌,然后呢,他就当时还做了手术,手术好像不是很成功,然后当时身体状态很差,他就想去,本来就是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

后来他的现任的这个丈夫就说,你去看一看张玉环,他就来了。

南昌监狱去见张玉环,当时他就说,张玉环,我,我都已经我都已经要快死了,我就是想再问你一下,两个小孩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然后这个当时张玉环就哭着就告诉他说,小女啊,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害这两个小孩啊。我是无辜的,对,当时好像这两个人。

都还是情绪还是都都是很激动。这个他给我讲这个事情,我当时我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啊。首先我觉得他们就是虽然说因为这个这种命运的着重,然后呢让让这两个人就是最后被迫的去离婚改嫁。

最后分开。

但是实际上我觉得作为前妻,她还是一个非常有情有义的一个女人。

呃,另外呢,我们也了解了一下,就是死者呢。两个小孩家跟张玉环家有没有什么大的一些矛盾,后来村民们回忆回忆,就觉得除了张玉环的母亲,这个人就是说属于比较泼辣的性格,就有时候可能会啊,是因为一些啊,谁家的牲口啊,吃了他家的东西,然后他可能会骂呀什么的。

就是除了这样的邻里纠纷,似乎两个小孩家跟张玉环家没有什么没有大的矛盾,甚至那个小的那个小孩跟他们家关系反而很好。

两家小孩儿也经常在一起玩。

因为那个小的那个小孩儿,实际上跟张玉环家就中间就隔着一条马路,大概就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做了一些调查以后我就见了,呃,张玉环当年的那个在看守所同间时那个那个御友吧,他就跟我讲,他说他说这个,当时在看书所里边,张玉环的这种表现天天喊冤,天天又是绝食啊,又是跟别人打架,这个打架就是因为别人。

别人给他起个外号叫花生米,他就非常不满。

啊,花生米的意思就是说你是要被枪毙的,要吃枪子儿的。所以说枪子儿嘛,跟花生米是很像,所以说就是当时同奸似的人就这么叫他。然后他就说张玉环很不满。

他说我没有杀人,我是被这个巨大成招的,我是冤枉的。

我通过这些外围的了解,我觉得我觉得更加去确信他杀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刑事申诉近亲属都可以作为申诉人。 所以张玉环这个案子中,张玉环的母亲,哥哥,妹妹全都作为申诉人。

总共委托了八位律师共同发力,其中王菲和上满庆律师是由张玉环直接委托。

这个案件呢,我们主要的工作还是在启动,申诉以后呢,跟办案机关不断地去沟通,就是说这个案件一定是个错案。

是毫无悬念的一个惨,而且这个案子已经人被关了这么多年,也希望这个司法机关能够尽快地把这个案子去解决啊。所以说这个过程啊,大概这是从一七年一直持续到一八年一八年六月份。

法院就打电话说这个案子立案复查了。

当时很高兴,通常是司法机关认为这个案子确实有问题,所以说才可能会练复差。

立案复查以后,我们主要就是针对案件材料的分析了,因为我们手里边会有更加详实的一些材料了。

而且这个案卷分析了以后,我就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案子是个百分之百,是个冤案了。

甚至我们在安全里面其实看到了,就是有一个一一个能直接否定了作案时间的一个证据,因为判决里面认定是中午十一点多。

张玉环把人给杀了,但是卷里边有一个小女孩儿的证言,他说当天中午十二点多,他看到这两个小孩儿就是往那个下马塘水库。这个水库就是就是在第二天发现尸体的那个水库就是往那个方向去走。那你判决怎么认定他十一点就被人杀了呢。但是这个证据实际上在原审的。

元神的就是第二次一审的时候,律师也齐了这个证据,但是呢,这个证据就法院在判决里面就只字不起,这整个就完全忽略掉了这个证据。嗯,没有做任何的评价。

那个年代,我觉得人们的头脑里边就是这种可能就是满满的有罪推定的思想,就是一个人到了法庭。

就是好像我们看起来怎么看他就是罪犯。

他所说的所有的辩解都被认为是狡辩,是为了在推卸责任。在这种可怕的,有罪推定的这种观念之下,确实有时候可能人会丧失一些理性,会让你不太去关注对他有利的事实和有利的证据。 而且我们当时八个律师,我们的分工就是说,我们所有人独立的阅卷。

独立的去发表意见,我们不受任何人的。

干扰我们分头去阅卷,中间都不沟通,那么我们就想判断我们最后能否达成一个一致的意见。

所以最后我们应该是比较欣慰。所有人的观点就是这个案子是一个明显无罪的一个案件。所以说,可能我们就分别的每个人都向向法院结交了我们的代理意见。 后来到了一九年三月份,这个案子就。

当时江西高院就打来电话,说这个案子决定再审。按照我们那些以前的一些经验,基本上一个案子被被原审法院决定再审,通常就意味着这个案子要改了2020年的七月九号。

其实开庭的时候双方的就是检察院和我们律师的观点,应该是都是这个立场是相同的。

都是建议改判无罪检察院明确的就表示说改变,改判无罪。

嗯,他们的意见是这样,当然,这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再审案件大多是双方比较和谐的,没有冲突。

既然这种案子基本上启动再审,就意味着可能大家也就是在在这个是否有罪的问题上,也也基本上达成了一个共识吧啊,当时开庭开邮三个多小时啊,我印象我说的比较多啊,而且我说的还是比较激动,尤其说到。

没有任何的实质性的证据把一个公民给抓了,然后关起来,然后呢,又用这种比较残酷的刑讯逼供的手段来逼迫别人去说假话,我就觉得就觉得确实是非常不可思议。所以说,我当时我就说,我说,在这个法庭上我没有感觉到。即使你检察机关建议改判无罪,我说,我没有感觉到喜悦。

我感觉到的是痛心,就是痛心。你们为什么用了二十几年才建议他改判无罪,你们当年在此做什么?

当年我们的司法底线有没有,有没有人去坚守,他当时说的还是比较比较激动的啊。在那个法庭上,整个可能三个多小时的庭审,估计我说了两个多小时,最少我我这个人的辩护比较喜欢。 嗯,有感而发。

我觉得辩护这个东西虽说是个案子,但是案子实际上是人嘛,你都是在为为这个有血有肉的这个人,他的人生。

他的这个遭遇,他的这样一个不幸的一个家庭,在为他为这样的一个事情辩护。

所以说,我觉得辩护有时候不需要那么高深的东西,只需要去去从一个善良的人的角度。

然后呢去说出一些长情长理,我觉得都足够了。 宣判,八月四号将近一个月吧。 宣判。那一天,我觉得听到无罪这两个字,我原本认为我应该很平静,因为这个案子是我。

这是我早都想的一个结果,但是实际上在无罪那两个字说出宣布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

心里面还是有一些有一些波澜的啊。三年多,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我给了张玉环这样的一个,我帮他实现了他的自由,他应得的自由。

但是那天是八月四号的宣判,实际上是通过视频的方式。 张玉环本人在监狱,然后呢,监狱连线连到法庭,然后法庭里面宣告他无罪。

然后是由监狱释放他的,因为我还有另外一个厅要开庭,所以说我就没有一起去进贤。

那么后来我是在。

呃,我是在这个新闻上看到张玉环回家,大家这种家人喜极而泣的那种场面,算上张玉环案,王菲已经成功平反了三起冤假错案。

每次平反成功,王菲都会收到非常多新的委托请求。

王飞狗数了一下,他现在手上还代理着七八个院案,大部分都已经被关押了十几年,这其中还包括已经被执行的死刑的。

包括我最近接手这个案件,这个也是属于这样的一个跟张玉环案类似的案件。

我们的当事人当年已经被执行死刑了,但是呢,他家人谈起这个案子都是痛哭流涕,就认为他们的家人是被冤枉的,而且我们做了一些外围的调查,我们也觉得那个案子问题很大,可能确实也是一个冤家错案。

但是很很痛心的是,这个这个当事人就就已经没了。

啊,已经离开有二十多年了,所以说那天我见当事人家人的时候,我就啊要了他们的一张照片,我有时候就会经常看这个,当时的照片就是,虽然说他已经去世了,被执行死刑了二十多年。

哎哟,有时候我经常会看他,只觉得我还是觉得还是在跟他对话吧啊,所以说心里面啊,觉得。

也许有一天,我会给他一个清白,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8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