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自述:每一个囚犯,都想找一个笔友
gezhong2022-06-20  100

故事FM ❜ 第 312 期 看到今天的标题,你应该也能猜到,故事FM 的「铁窗泪系列」又来了。 先给新来的听众解释一下,故事FM 采访过很多在世界各地坐牢的故事,这一系列的故事就统称为「铁窗泪系列」。 但今天这个故事有点特别,它不再是坐牢的体验,而是从一个狱警的角度来讲述他的观察。 /Staff/ 讲述者 | 树先生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翌辰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Boxes Autumnal Moping 02.Cascading Bells Too 03.Dave Porter - Deliberations 04.Ben Salisbury - Watching 05.Frets Problem After Problem 06.Looking For

狱警自述:每一个囚犯,都想找一个笔友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晒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没错啊,看到今天的标题,你应该也猜到了故事fm的铁窗类系列又来了。 对于新来的听众,我先解释一下故事fm呢,采访过很多朋友在世界各地坐牢的故事,这一系列的故事被统称为铁窗类系列。

但今天这个故事有一点儿特别,它不再是坐牢的体验了,而是从一个预警的角度来讲述他的观察提示一下。为了保护讲述者的隐私,本期故事我们做了变声处理。 我是树先生。

今年三十岁,我是一名预警,每个省应该都有一个那个人事考试网,你所在这个省吧,所有的这些岗位他都会集中的发布在上面。我们那儿是招有八个名额。

当时二百多人报。我记得那时候好像是过年之前吧,过年之前就出了一个成绩排名那当时考的第一名,我们是体现了两两个月到了一个单位报道的,因为编制一直不满就体现让我们去锻炼。

因为我们要上高速要走一段时间的高速。在高速上我就一直在想穿着的警服的样子,还有一个进入了一个监狱,那个大门里面那个世界未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之前跟看这个监狱的岗位的话?

大东,我也没去过监狱,大多就停留在那个啊电视剧影视剧里面,清代的那些电视剧吧,犯人就关在了个劳伦里边儿。

然后牢头就在这摆张桌子上面,放些酒花生在就在那喝酒吃花生,然后家属就给银子啊什么的,大概就停留在这些。

然后到了之后就到了一个组织部门,我们去报道报道之后就到了一个卫生科生卫科。

生活卫生科去领制服啊想,然后就把那个知乎穿上的第一瞬间,然后先自拍一个发给家里人发给朋友发个朋友圈看一下。

我觉得挺好的,很多人点赞啊。朋友当时就虚荣心吧,得到了一定的满足,我最关心他就发不发枪。

当然后面进去之后也被攻着几次枪枪是由那个枪库里面统一管理的,我们是只能佩戴一些基本的那个几些具辣椒水啊,甩棍手铐。

低伤害的一些东西,因为枪的话,如果被犯人夺去的话,那是比较很危险的一个事情。

每个监区的监区长来领着你分到那个监区,然后我们当时是分在某一个监区里边儿,然后当时是我们的教导员,我们是三个人带着我们第一次走进了那个监管区,里面进去就有很大的一个足球场。

上面一个人都没有,然后路上很整洁,很整洁,地上很干净,全是周围密密麻麻的监督,墙上贴满了一些改造的一些语言呐,但是你在路上看不见一个反,里面很大很大,就和一个专科学校规模可能差不多。

我们走了大概有有几分钟吧,然后就到了我们当时的那个。

一个车间现在服刑人员主要是以那个劳动改造为主,他们劳动改造的话全在车间。你的车间里边。

车间就跟我们在那个电视上刊登建的那个社会上的那个生产车间基本上是一样的,全是一个一个的工位罪犯就一排一排的,就是在那个工位上做他们自己的,每天的那些任务,什么人都有里面就你在社会上看到了什么人。 嗯,里面都看得到,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全是光头。

当时的话,我们车间化主要是以一些电子产品为主,然后我们现在做的是一些。

纺织类的物产品也有许多出口,到欧美刚进去的时候,他们不看你的,不管你从他们身边走过,还是从他们背后走过,还是从他们的面前走过,他们绝对不会抬头来看你。

他们只顾着埋头做他们自己的事儿。但是后面知道,这是因为有规定,据说有外兵来,还是有民警过去新民进过去的话,他们是不能抬头看的。

不能与你直视后面当然熟悉之后上班上酒了之后。

呃,这个问题要好一些,但是他们不认识的人,他们是绝对不敢抬头来看你的,因为这是违反规定的,会受到处罚的。

我当时分在那个管教岗位管教岗位的话,主要事情比较杂,主要就做一些那个文字上的材料,然后还有一些对这个罪犯的一些教育,每天就记得就是早上上班,然后去做办公室,里面一到了一个办公室,就每天就写材料啊,还要找那个罪犯弹心。

你去那个那边儿?

研究罪犯的时候,其实罪犯也在研究里。

我们刚去了那个新民警罪犯也会研究你,他会研究你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还会来试探你。他会用一些看似违规但又不违规的一些东西,跟你打擦边球来试探你,看你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就比如说我刚去第一个月遇到的事情,就当天他们在吃饭,我就在那个饭堂里面巡逻吧,然后有一个罪犯。 他看着我,因为我之前就看着他,我和他眼神有个接触。

他就靠近那个走廊的那个座位,他就把右脚就伸出来,伸到了一个走廊。那儿他看过是什么反应,看过是是斥责,他还是我绕过去。

当时如果绕过去的话,他觉得诶,你这个新民警胆子小还是什么的,如果我赤着他让他把脚收回去的话,他又会对你有另外一种感觉,就说这个管教这个新民警不好惹啊,还什么什么什么的。

然后当时就有个追翻,就故意把脚伸在那个走廊边儿,然后被我斥责,让他把脚收好很多很多。这样的小事,他会,他会试探你。

试探完了之后,他就会以后在做事,面对你给他下达的一些任务的话,他会有不同的那个回应的方式。

这是全市师傅,还有一些老民警教我的,就说你刚开始去工作的话,一定要在那个饭群里面,要树立自己的微信威望,然后当时还让我们锻炼就在里。刚对前讲话,百度个光头就蹲在地上,篮球场上。

晚上因为收了工,回去吧,就每天完成了劳动任务,回了个监区的时候,都会进进行一个讲评。

然后当时就叫我们秦明君去整队呀。

对钱进行一些讲话,买多双眼睛把你盯着,而且你不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有的杀人有抢劫。

你要站在他们面前讲话的话,你也首先得不惧怕。他们真正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就不紧张,反正我也没看他们。

我看他们都是看到头顶,看到他们的光头,因为刚去的话,看他们眼神的话。

只要不光有交交流的话,你说他们现在改造,但是他们眼神里面他们有,特别是杀人犯。他看你的眼神是不一样的。

你跟他们衍生接触的话,你刚去的话,你你会发触一般就对讲讲话的话,我是尽量避免跟他们有野生接触的。

我一般就飘渺的看一下,扫一下之后呢,眼神再盯在每位一个点上,就墙墙壁上,或者是盯在某一个人的头顶上。

这样大概经历了可能要。

两三个月吧,这样的情况才稍好一点。

我们要开展工作的话,你必须首先你要认识嘴,翻我们那儿几百名追完要求,就是说,你必须在三个月内你坚持追犯,你就要叫得出他的名字。

这些都是强制性的,硬性的指标必须要背的。当然这个我觉得90%的同时是背不下来的。 当时我们去的话,我们的那个领导钱区长就告诉我们,就说。

你只要把几个监督港,我们那边叫监督港,就犯人里面的组长什么的?

你把这几个头子扔做,基本上你工作就能正常的开展。所以说我们刚开始去,就是先认识了230个就犯人里面的投资啊。改集会的一些成员,这个改集会就是改造积极分子委员会里面就说比较像积极向政府靠拢的。

就首先先把他们认识一般,有什么事要安排呀,或者要找哪个发言人谈心的话,一般就是让他们去找他们评论书,我给你。

讲讲几个吧,其中一个我对他印象表深,是因为他跟我一个姓,我们整个监区里几百个人,他跟我唯一跟我一个星。

然后我就去查了一下他的那个资料,当时看着那个他的那个犯罪经过,其实我想把它掐死的心都有。

他是住在我们周边一个县城里边儿他们的一个小村子,里面村长家是在自己家里边儿开了一个小卖部。

平时卖点儿生活用品啊。

零食啊,酒什么的。有一天,他就跑到那个村长家里面去打酒,打了个散装白脚,然后就发现那个村长,还有他老婆都不在,家里面只有一个撕碎的小女儿。

就在别人家客厅里边把那个小女孩抢强暴,看完他那个犯罪经过的话,到现在为止,我没跟他说一句话,所有任务都是对他都是从严,因为我觉得他手段特别恶劣。 还有一个是我觉得是应该判死刑的。

结果是司缓。

他们是从有一个城市包了一个黑车,到另外一个城市去,总共是四个人,四个人。然后就在高速路上要到了一个城市的时候,因为那个晚上包的车,那个出租车,那个司机,他老婆不放心。

他老婆就说我跟着起去,但是车里只能坐五个人,他老婆就到那个后备箱里面去。

嗯嗯,坐着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还没下告诉我,然后就说借口要上厕所。

那个司机刚刚把那个车停住,就直接用那个匕首直接把那个司机捅了,就捅了十几刀。

这把那个司机同时在车上又用那个钢琴大概450公分长的一个钢纤,把这个后备箱打开,一一个风对着里面乱捅就啊,别人老婆也同时在这个车里面。

最后强呢,一百多块钱,两部手机对,这就两条人命。

他们四个人全部都没判死刑,全是死缓。

其实还有挺多类似的这个东西之前不接触的话,觉得世界是其实没你想象中的这么复杂的,但是你接触了这些事情之后。

你会觉得其实这世界它是分成两层的时候吧,油层是浮在表面上的,就每天我们买奶茶呀,上街买奶茶。

然后看电影啊,然后很女朋友吃饭啊,每天都是很。

很安静的,其实在这一这一层下面还有一层就诠释这些东西。

在故事fm之前播出过的耗子里的女人们。那期节目里,主人公瑞尔讲了自己二十年前在国内坐牢的经历。

那期节目的留言里啊,就有不少朋友说那是二十年前的监狱。我们很想知道现在的监狱是什么样的生活条件。 这次正好可以请树先生来介绍一下。

只要进了一个监狱的大门,他们所有的吃穿醋型全是免费的,包括他们的一些小病生病什么的。

我们监狱里面有我们自己的医院吃的,他们也有标准国家规定,好像是每个月。

每个人是几百块吧,两二百多块吧。

那个生活费我有点儿记不清,大概就二百多的样子。他们叫那个劳动改造,他们是有收入的,叫那个最低劳动报酬不会很多,但我知道的就多的话,每个月就我们所在的监狱。

每个月一百多万,你买一些生活用品是没问题的。 他们生活的条件很比较好,80%都是小监视,每个监视就十个人左右,每个监视都有一个电视。

之前我觉得监狱里面肯定会。

各方面条件都会比较差,但是当时我去第一天去了那个宿舍之后,我发现他们的宿舍并我大学寝室还要好,就你能想到的都有,能在里面看电视,能洗热水澡,每天都有热水供应。

休息的时候他们能唱卡拉ok,你在外面KTV里面能听到的能唱到的歌,基本上在里面都能唱到说的话,他可以找家人寄给他,他也可以在每年年初的话自己定,但首先他的书都会经过教育科,我们的外面的科室教育科。

进行一个初步的一个审核,要保证那个家人寄给他的书,还有他自己定的书,那个内容是健康向上的,不能涉及色情暴力,违反国家政策的一些东西。

经过一呃,那个审核之后就能到他们手上。

一般的话,他们想看的书基本上都能激进来。我们主管的那个显示,好像有个追犯还在看那个神经让我问他,我说,你看得懂吗?他说,反正都有打发时间。

他说以前在外面的时候没时间看书,然后现在进来的话,什么书他都想看一下。

那我们那儿说到一个写信的话,因为我要检查了一个新建他们所有寄出去,还有寄进来的新建五幺进行一个检查检查的话,他们记得最多的话就是寄给女间的就是女子监狱呢。进去之后,每个人都想找一个那个笔友。

其实这个也理解,就找一个那个心灵的一个寄托,因为很多进去之后就跟老婆君离婚了,离婚了之后,其情感上还没有一个寄托的。

董监狱是有女有女饭,监区还有男饭监区,后面整合之后才把那个女方监区的女方调到专管女方的监狱里面去。

他们之前或多或少会有一点点接触就说话什么的,然后掉了个监区,他们也会互相交流下,这是一个点。

还有的是,有时夫妻两人一起犯毒,还是一起犯罪,分别被关注两个监监狱。

然后他们互相通信的话又会叫,嗯,我会叫我的老婆童奸似的。 御窑跟我朋友介绍一个必要,就这样一直循环,这个网就慢慢的越拉越大,越拉越大。

到最后就反正就70%吧,左右都是,都是写给女子监狱最神的,就是现在有个已经持续了。

两年多啊,刚在接触这一块儿的时候,他就在给那个对方写信,其实他自己也是迟缓,他已经48岁了,现在还是迟缓。

对方的话可能也是五十岁左右,可能行期也比较长十几年吧。

他们互相就说,那我满型的时候我来接你,要不你满型的时候你来接我。

其实大家都知道,我看这个信的时候,我也觉得很渺茫的,这很渺茫的,你五十岁,你再关二十年,你出去七十岁了。

你去接别人,他们其实我觉得他们自己也清楚。

也清楚这个很多东西是不不现实的,但是他们就活在自己的谎言当中,他只是在乎。据说现在的这个过程有这个过程,因为进去的时候很多父母也不会管你。 秦代圣他们是没有寄托的,想找一个笔友,甚至是男的都可以。

他们就想聊一下,每天有一个拍案头,你知道吧,如果没有希望的话,在里边很危险的。我们在里面追怕他们,追怕他们就是。

死杀基本上据说要有罪犯自杀成功,那你这个监区至少得有两三个民警陪葬,严重的话,拖紧服务一般出这个事,这种事他很大的事情。

你必须要有人来背光。

所以说,我们特别怕他们自杀,他们只要谁心情不好,谁打电话家里有什么问题,家里有辩护啊什么的。

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找他们的胎心,进行一个心理疏导。

我们也怕把他们出事了,在外面的时候吧,他们有的可能是大老板,有的可能是权力很大的,有的可能是经济能力很强的。

但是在进来之后,他们所有的朋友,包括他们自己,打电话,写信,都会发现他们的所有的身边的朋友都不在了,就没人去关心他们。 你简单的一句关心,可能会他会感动很久。我有一次接触一个罪犯。

他很严重的皮肤病,他是那个营血病?

他身上全是巴掌大的,红的一块一块的。他们所有监视的人不是不敢跟他接触的,比如说他在那个小板凳上错过。

他站起来之后,别人当这个厂里面会把那个小板再拿去水龙头上洗了,洗了,在擦干边再做。

那段时间我就看着他,情绪也不是很好。 然后我就去找他谈话,其实他很敏感,因为我一走进他,他就往过退。他不自觉的往后退。

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的一一种歧视梳理。

我走进他一步,他就往后推一波,然后没办法。我说,我们俩要到了篮球场上去走走吧,散散散散步,然后我们就在篮球场上,我就问他就跟他聊天什么的。

然后后面发现他是一个三务人员,他是因为贩毒,家里面不管他,然后老婆也是离婚了。父母不管他商务人员没有汇款,没有回接,整个人就被社会抛弃了。

他之前他就他说他。

在进来之前,他就患有这个营血病,但那时候不严重,身上可能就几块乒乓球大小的几块。然后进来之后。

因为监狱医院里面不像社会医院一样,他什么药物都很齐了,就他只能解决一些小问题,专门的一些疾病号是没办法解决的。

很严重的话可能会送到社会医院去,但是手续很复杂,风险很大,一般是不会这样办理的。 我跟他接触几次,刚开始他对我也是比较排斥他就哎,肯定也是。

也是来走走过场啊,聊聊天,觉得我会自杀呀,什么什么什么的就来帮我稳定一下就就走了。然后这个事情我跟了跟着四五个月,也逐渐看着他的那个病情逐渐的严重。 我打过几次报告之后,然后监区领导又去跟医院沟通。

然后医院又去奔,跟那个监狱领导沟通,然后追踪,让他到我们当地的一个社会上的一个医院去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并且给他开到了专门治疗了一个病的药差的时候,虽然没有耿直。

但是缓解了不少这个事情完了之后,他非常感谢我,每次一跟他聊天,他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感谢你。

我觉得我只是做了一件我自己应该做的事情,那个事情确实也是我的本职工作,但为什么他就这么感动,我就觉得他们可能就是在里面对他们确实关心是不客户的,因为你确实照顾不过来的。 每个每个检群的民进救木救木点软犯人是我们的几倍几十倍?

他现在已经掉到其他监区去了,偶尔在医院我带其他病犯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他也到医院碰到的时候。

每次都跟我鞠躬。

就你们一瞬间,可能是一瞬间,你觉得有些事情是值得的,因为舒先生在采访中分享的这个信息量极大。

一期节目的体量肯定覆盖不过来,所以今天先讲到这里。下一集里舒先生还会讲述更多在监狱里的见闻。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败折,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52.html
00

最新回复(0)